刚刚更新: 〔跨越时空的故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大明镇海王〕〔和透子结婚前我有〕〔总裁爹地超凶猛〕〔神州战神〕〔帝后模拟器〕〔极品护卫〕〔天道五千年〕〔海岛我为王〕〔末世无限进化〕〔从一人开始开发诸〕〔我在修仙界变废为〕〔牧场闲情〕〔穿越:带着小奶团〕〔鸿武天帝〕〔足坛第一狂徒〕〔篮坛野兽〕〔狂兵龙婿〕〔梦境游戏看门人
54gongshe      小说目录      搜索
穿入武侠游戏世界的玩家 第179章 第八重
    ,穿入武侠游戏世界的玩家老头的话立即让冯疆反应过来了,知道他动手想要杀自己的原因了。功法问题啊。卫夫人一脉显然对昔日三宗的人,现在还得加上邪神宗,可谓是恨之入骨了。察觉到到自己身怀龙牙宗的功法气息,二话不说便下杀手。冯疆可以肯定,叠龙山乌应该将自己和乌寨的关系和对方解释过的。否则让一个外人突然加入队伍显然是说不通的。可就算如此,这老家伙还是出手了。这里是乌寨,岂不是不给乌寨面子?至于乌寨追不追究,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总之,从这件事可以看出卫夫人一脉对那四个势力门派的态度了。冯疆心中无奈。看来想要得到卫夫人创出的功法难度比自己预期的还要大啊。现在对方一出手就想置自己于死地,而自己还想打他们功法的主意,岂不是太可笑了一些?想要扭转对方对自己的看法,谈何容易?再说就算对方改变了看法,自己想要从他们手中得到功法还是难上加上。如果他们真还有这门功法,显然也是一门极为重要的功法,甚至是镇宗功法都不一定,如何能够轻易交给自己这个外人呢?冯疆发现自己有些太想当然了。自己是得到了卫天痕卫前辈的传承,可现在不是卫夫人本人了啊,都不知道传承了多少代,就算自己实话实说,对方也不一定会认可。长期工程。冯疆压下烦躁凌乱的情绪,他发现自己有点受刺激了,心神不宁,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功法一事,不可能一蹴而就,还得徐徐图之。还是因为自己知道阿雅兮乌和黎惜悦的关系后,心中有了期待。觉得阿雅兮乌帮自己的话,应该是事半功倍。可细想一下,这种事关系是到卫夫人一脉的大事,黎惜悦岂会因为和阿雅兮乌个人的情谊而放弃一些原则。她或许会看在阿雅兮乌的面子上和自己见面,或许还能听自己一些解释,可想要通过阿雅兮乌从黎惜悦这边得到功法,显然是太天真了。阿雅兮乌只是一个中间人,作为自己和黎惜悦拉上关系的一个桥梁。接下来还得靠自己去争取对方的认可,然后才能做一些交换。想要交换那门功法的话,冯疆已经做好付出巨大代价的准备了。叠龙山乌暗暗松了一口气。刚才他吓了一跳。虽说他的功力强过刚才出手的老者,但对方太过突然,他根本没想到。再说对方是卫夫人一脉的人,就算自己知道了,也不好出手阻拦。而冯疆这边,他倒也不想出事。那个飞刀门自己还没来得及调查。可有一点还是可以明确的,对方的势力不弱。和这样的势力发生冲突并不明智。当然,自己这边肯定还是以卫夫人一脉为主的。黎惜悦及时叫停,让他松了一口气。“阿姐,冯少侠他~~他不是的。”阿雅兮乌急忙喊道。她的功力较弱,当黎惜悦喊出声后,她才反应过来。太危险了,要不是阿姐,冯少侠岂不是要死了?对于冯疆,阿雅兮乌心存感激,若是死在这里,岂不是让他们乌寨陷于不义之中?“冯少侠,刚才多些误会,得罪之处,还望海涵。”黎惜悦走向了这边,边走便说道。“小姐?”当黎惜悦走到那个老者身旁的时候,老者脸上还是充满不甘的。只是黎惜悦手一抬,没让他继续说下去了。“理解,理解。”冯疆这才松开了抓着刀柄的手。“听说冯少侠是飞刀门的人,恕小女子孤陋寡闻,不知飞刀门和邪道昔日三宗是什么关系?”黎惜悦问道。有关冯疆的身份,黎惜悦从叠龙山乌那边了解了一些。只不过她对叠龙山乌的说法还是不大相信的。倒不是说叠龙山乌骗他,而是冯疆的身份怕叠龙山乌也还未搞清楚。毕竟事出突然,乌寨又遇到了五道势力威逼这样的事,根本没时间去探查冯疆的底细。尤其他口中的飞刀门,现在她同样不大了解。江湖中的飞刀门有不少,只是拥有莫大势力和实力的,少之又少,而且怎么也无法和冯疆对应起来。因为冯疆修练的是邪道功法,这点叠龙山乌已经说过,而且还和昔日三宗的功法有点关系。这样的飞刀门,她真是第一次听说。因此,对于冯疆要和自己这边同行,她心中还是有些好奇的。“在下也不大清楚,有人说是老祖机缘之下得到了功法才有了现在的飞刀门。”冯疆答道。“原来如此。”黎惜悦笑了笑,没有继续追问,而是转头看向了叠龙山乌道,“乌叔叔,时候不早了,我们也该启程了。”“也好,路上小心。”叠龙山乌点头道。“爹,你就放心吧。”阿雅兮乌嘻嘻一笑道。“不可大意。”叠龙山乌摇头道,“在外面可要听话,别使小性子。”“乌伯伯,您放心,有我呢,一定会照顾好阿雅兮的。”青石蒙急忙说道,“哎哟。”阿雅兮乌小脚踩了他一下。叠龙山乌眯着眼笑了笑:“好,好啊。”冯疆在一旁听着,心思倒不在这上面。黎惜悦的反应让他很是意外。就这么完了?本以为对方还会继续追问自己功法一事,没想到不了了之了。冯疆还真想对方继续追问。这样的话,冯疆觉得对自己不一定就是坏事。只要多和黎惜悦接触,得到功法的可能性就能增加。现在对方直接结束了两人间的对话,下一次想要再找到说话的机会不知道要等什么时候了。以黎惜悦的身份,自己不大可能直接过去找她的,不要说是说话了,接下来连见到她这个人怕都很难。那么只能靠阿雅兮乌了,希望她能起作用。一行人启程了。蒙寨和黎惜悦这边有五百多人,其中护卫有一百多人。冯疆注意到了,功力最强的一个就是那个想要对自己下杀手的人境后期老头。除了他在外,还有三个人境高手。其中一个是人境中期,应该也是黎惜悦的护卫。另外两个一个初期,一个中期,应该是蒙寨那边的高手。从青石蒙对他们的态度来看,这两人是他的长辈,而不像黎惜悦这边的两个,他们两人是护卫身份。谷鮑乌寨这边同行的有五十几个护卫。带队的是阿雅兮乌的一个叔叔,人境中期高手。另外还有一个人境初期,其他绝世有五个,剩下的绝顶和一流。这些是他见到的高手,暗中是否还有什么高手,冯疆就不大清楚了,至少现在没发现。真要有的话,这些暗中的高手就算是自己也很难察觉到。冯疆知道乌寨这些人不单单是护送阿雅兮乌,他们此去肯定有另外的任务在身。比如阿雅兮乌的叔叔,他去蒙寨,应该会和蒙寨的头人们商量一些事。具体是什么,冯疆倒是没去多想了,和他没什么关系。出了乌山山脉,吴南渡便和冯疆分开了。他想着赶紧回家,将家里的事情安排一下之后便启程前往扬州。益州是乱了,路上不大安全,可为了吴家的将来,吴南渡雄心勃勃,敢为此拼一把。冯疆骑着马跟在队伍靠后的位置。对于自己这个外人,冯疆能够感受到周围的不友好。乌寨这边的或许还好一些,毕竟他们知道因为自己的缘故,阿雅兮乌才能拉回九百石粮食。蒙寨的人对自己就没那么客气了。还好自己基本上和乌寨的人一起,再加上自己懒得多说什么,蒙寨那边就算有人想要找麻烦,也无从下手。毕竟自己这边还有阿雅兮乌,还有就是黎惜悦并不赞成对自己下手,所以她的那些护卫就算盯着自己眼中还是充满敌意,倒是没有什么过分举动。冯疆知道自己之前的那个解释显然无法打消他们的敌意。在他们看来,自己这个飞刀门肯定也是三宗的后人,只不过是改个门派名字罢了。他们这一脉的仇恨,可不会因三宗后人改个门派名字就能化解的。当然,他们肯定也会猜测自己是邪神宗那一脉的。总之,他们有这样的态度,冯疆心中可以理解。理解归理解,他心中总是有点不舒服啊。好端端自己就这么被针对了,就算是前人犯下的一些错,都过了这么多代人了,这个仇还要延续至今,难道就无法化解吗?双方的恩恩怨怨,也就是当年发生过。后面随着卫夫人一脉的隐世,从江湖中消失。再加上三宗后人也被邪神宗追杀,他们两家基本上没什么交集了。在冯疆看来,以前的事大家完全可以坐下来谈谈,怎么说双方都是有着很深的渊源。比起两者的恩恩怨怨,在冯疆看来,最可恶的还是邪神宗。冯疆对邪神宗是没丝毫的好感。三天了,阿雅兮乌没找过自己。这让冯疆有点郁闷。阿雅兮乌这几天一直和黎惜悦在一起,除了停下歇息的时候,否则她们两个都在马车上。一路过来,灾民显然是更多了。不过他们这一行人,个个带着刀剑,那些灾民倒是没有冲击的意思。黎惜悦还命人将带着的一些干粮分发给了一些灾民。冯疆对黎惜悦不了解,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还无法下定论。可从这些事情来看,冯疆觉得她至少心地是善良的。心善,很多事便能够沟通。第三天晚上,众人寻了一处林地安营扎寨。说是林地,其实树木早就枯死了,只有几棵树还带着一点绿意,看样子也坚持不了多久了。不要说是被枯死,其实这些树的树皮早就被扒光了。树皮显然是被灾民拿去充饥了。所以说,这些树有些是自然枯死的,更多的可能是被扒了树皮才死掉的。冯疆坐在一堆篝火旁,边上是几个乌寨的护卫。一路上,冯疆没和他们说过话。一个是他不想多话,二则是这些护卫只会苗语,想要交流都做不到。冯疆手中拿着一根木棍,在篝火中搅动了几下,惹得火星飞溅,燃烧的木材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响声。一个黑咕隆咚的东西被冯疆用木棍从火堆中挑了出来。“哎哟,烫。”冯疆伸手去抓的时候,被烫了一下。其实以他的功力,这种烫还伤不了他的。烤红薯。大家出来,大部分是带着干粮,还有一些就是红薯马铃薯之类的。大米?很少,现场煮的话,也就是黎惜悦等少数几人才有资格分得。阿雅兮乌本想也给冯疆分一点的,被冯疆拒绝了。自己本身就不大受欢迎,真要这么做,自己岂不是更要受到敌视了?烤红薯味道其实挺不错的。可连续三天后,冯疆也有些吃腻了。虽说中间也有马铃薯换着吃,但还是没米饭来的香嘛。不过想想益州百姓的日子,有的吃就不错了,还挑三拣四的,冯疆觉得有些羞愧。周围一片漆黑,不时响起几声狗吠。那是野狗。路上多有饿死的尸首,这些畜生是不会放过的。可以说,野狗成群结队,有些甚至敢直接攻击一些虚弱的灾民。“阿姐说,明日想见见你。”阿雅兮乌过来对冯疆说道。青石蒙跟在她身后,不过在三丈开外的地方站着,双眼是盯着这边。“多谢了。”冯疆朝着阿雅兮乌拱手一礼道。他知道黎惜悦能见自己多半是阿雅兮乌这些天的努力有了效果。阿雅兮乌笑了笑没有多话,转身和青石蒙离开了。长长呼了一口气,冯疆发现自己之前忐忑的心忽然变得踏实了不少。黎惜悦要见自己,那就是好事,以此来拉近双方的关系,将来机会不就多了吗?冯疆越想越兴奋。忽然他脸色一变,身上的气息猛然爆发,前面的篝火火焰突然一阵剧烈抖动。不过这种爆发几乎是在一瞬间立即收敛了。篝火旁的几个乌寨护卫有些疑惑地朝着冯疆这边看了一眼,发现又没什么动静了,便将头转了回去。“第八重啊。”冯疆心中有些感慨,没想到第八重就这么突破了。之前和汤坛主交手的时候,冯疆还想着在巨大的压力面前能否突破,事实上并没有,自己没那个好运气。现在听到阿雅兮乌带来的好消息,让冯疆忽然心神一松,反而是突破了,有些事就是这么玄奇。一张一弛,之前是自己绷得太紧,想要追求突破,太过在意反而不可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成为无限游戏美人〕〔美强惨受对我念念〕〔花滑之我不可能是〕〔每次暗杀仙君都失〕〔我与白血病校草骨〕〔和前任上恋爱综艺〕〔顶级绿茶穿到恋综〕〔撒旦Alpha的娇宠甜〕〔我的神话体系和你〕〔穿成校园文里的渣〕〔美人表里不一[快穿〕〔万人迷她倾倒众生〕〔身为剧本组的我不〕〔云鬓楚腰〕〔这里是封神,励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