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海岛我为王〕〔末世无限进化〕〔从一人开始开发诸〕〔我在修仙界变废为〕〔牧场闲情〕〔穿越:带着小奶团〕〔鸿武天帝〕〔足坛第一狂徒〕〔篮坛野兽〕〔狂兵龙婿〕〔梦境游戏看门人〕〔极限警戒〕〔全球御兽:我能看〕〔恐怖巫尊〕〔华娱:从神雕侠侣〕〔特战之王〕〔浮白大罗天〕〔宋檀记事〕〔东京绅士物语〕〔魔王大人竟是我
54gongshe      小说目录      搜索
穿入武侠游戏世界的玩家 第230章 不明不白
    _:穿入武侠游戏世界的玩家 第230章 不明不白

    赌命,这是窦辟想要的,可从冯疆口中说出他心中反倒是有些迟疑了。

    他不认为这小子脑子有问题。

    也就是说,这小子觉得能杀了自己?

    可能吗?

    窦辟当然不会这么觉得,可冯疆的自信从何而来?

    难道说长公主府给他的提功丹药效果惊人,可以让他在短时间内压制自己?

    就算功力压制了受伤的自己,可自己作为人境高手的武学经验又岂是那小子能够相比的?

    哪怕自己只剩绝世中期的功力, 也能轻松灭杀好些个绝世后期,这是作为人境高手的底气。

    窦辟看向了高台,想要听听那几个人境高手的意思。

    可惜,他们还是在装死。

    不过对于这一次装死,他心中还是有些畅快的。

    那些家伙默认不插手此事了。

    虽说自己有以大欺小的嫌疑,但这小子如此挑衅自己, 杀了他, 又如何呢?

    自己是邪道中人,不在意一些所谓的名声,那是正道中人该考虑的事。

    只要这里的人不干预,那这小子的小命自己要定了。

    “小子,这是你自找的。”窦辟脸色一沉道,“你先出手吧。”

    “还礼让了,好,如你所愿。”冯疆咧嘴一笑,身影一晃。

    台下的人不由屏住了呼吸。

    他们根本想不到冯疆还真就出手了,赌命?

    比起其他的交手争锋,这一次应该才是最令人期待的。

    虽说大部分人不觉得冯疆能赢,但内心深处,不少人还是暗暗替冯疆鼓劲。

    一个后辈小辈击败了一个人境高手,这种事传出去足以震惊世人了。

    当然,更多的还是那些押注冯疆的赌徒,他们当然希望冯疆胜出,百多倍的赔率。

    冯疆现在的气息大概是绝世后期的样子,这个实力不会太让人意外。

    尤其是对窦辟来说,要是冯疆没这个实力如何敢来挑战自己?

    对此他并不是太在意。

    而且窦辟觉得这小子应该还有点杀手锏。

    只不过这些小聪明对他们这种人境高手来说没什么用。

    他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

    岂能被一个小辈阴了?

    ‘铛’, 窦辟手一抬,长剑挡住了冯疆的龙牙。

    “恩?”感受到冯疆龙牙刀身上传来的劲力后,窦辟的双眼瞳孔微微一缩。

    不得不说,冯疆的功力让他有些吃惊,比他预想的还要强不少。

    他知道冯疆修练的邪道功法,而且还是龙牙宗的正宗功法。

    如今冯疆所用的兵器是龙牙,自然能够发挥出他最强的实力。

    冯疆一触即退,而这个时候窦辟动了。

    他也就是让了冯疆一次,毕竟有伤在身,早点解决这小子好回去疗伤。

    否则伤势耽搁太久的话,将来就得耗费更多的时日去恢复。

    这一次他的伤的确是很重了。

    要不是冯疆这个杀了石龙涛的家伙出来挑战自己,其他人挑战,他肯定不会应下。

    至少也得过几日等他恢复过来再说。

    冯疆脚下连连后退,脸上似乎露出了一丝惊慌之意。

    窦辟看到冯疆的神情变化,心中暗笑。

    在他看来,这小子应该察觉到了和自己的功力差距了。

    就算自己重伤也不是哪个小辈都能挑衅的。

    身上血气弥漫,那血腥之气让靠近擂台的围观之人忍不住纷纷后撤。

    那是一种令人窒息恶心的气息,尤其是一些功力较弱的差点没直接昏死过去。

    冯疆暗道有些门道。

    对付实力较弱的,圣血门的功法气息还有点类似借势的威力了,直接让这些人失去抵挡之力。

    冯疆一咬牙,脸上露出了一丝决绝之色。

    “拼了。”冯疆大喝一声, 身上邪气大盛。

    “龙牙诀吗?这小子来头不小哇。”在场的高手当然是察觉到了冯疆的功法来历。

    绝对是非常正宗的龙牙诀。

    “打了小的,会不会招来老的呢?”

    “嘿嘿,圣血门不就是被杀了小的,现在大的出面了吗?”

    不少人暗中传音。

    不是什么人都对圣血门有好感的。

    当然也不是替冯疆着想。

    他们纯粹是想要看看冯疆背后会不会有什么高手跳出来。

    能够招惹圣血门,背后的势力岂能一般,这应该是大家的共识了。

    龙牙刀刀身邪气弥漫,一股逼人的气势压向了窦辟。

    哪怕是窦辟,他的脸色也微微一变。

    这不是装的,而是真真切切感受到了这个小子的异样变化。

    没想到还能将功力提升这么多。

    对于冯疆有一些杀手锏,他早有心理准备,可现在冯疆的功力提升还真有些惊人。

    “臭小子,也不知道你吃了什么东西,这样的玩意是厉害,可就算不死,你差不多也废了。”窦辟嗤笑一声道。

    他还不至于怕冯疆。

    在他看来,长公主府还真是厉害,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引得冯疆不惜一切。

    如此大幅度提升功力,窦辟不相信没后遗症。

    这种事都能答应下来,显然那种好处非常诱人,说不定连自己这个人境都会忍不住。

    “那也得杀了你。”冯疆手中龙牙可没闲着,数道刀劲迎面朝着窦辟劈去。

    窦辟冷哼一声,反手一剑,一剑破开了冯疆的刀劲,那道剑气继续朝前袭向了冯疆。

    冯疆身子急速朝着一侧避闪,窦辟随即跟上。

    ‘嘭’的一声,就在冯疆挡下窦辟的一刀之后,两人又对了一掌。

    这一掌让冯疆惨叫一声,整个身子倒飞了出去。

    大家可以清晰看到冯疆在半空中洒下了一片血雾。

    “冯大哥。”魏漪雪惊呼一声。

    自冯疆和窦辟交手的时候,她便站起身了,一脸紧张。

    当然,其中有她故意装出来的部分紧张,也有她真的替冯疆紧张担心,尤其是现在。

    她相信冯疆的实力,可冯疆血洒擂台,她就无法确定冯疆到底是否真的还有余力。

    她知道肯定有人盯着自己的反应,田氏那边自然不用说,怕是长公主府这边也是。

    自己和冯疆的关系大家基本上都是知道的,所以说她的反应要是不对很有可能会泄露冯疆的一些秘密。

    “小姐,怎么办?”魏漪雪边上的伙计护卫同样脸色大变。

    “小姐还是赶紧喊冯少侠下来吧。下了擂台,难道那个家伙还能追杀不成?”

    他们自然是替魏漪雪着想,为冯疆着想了。

    下了擂台,就是认输的意思,挑战失败。

    按道理说窦辟不应该再追了。

    可两人已经有赌命的约定,真正的结

    果如何谁也无法保证了。

    魏漪雪双眼紧紧盯着擂台上的冯疆,好一会儿才出声道:“我们去前面,靠近擂台。”

    这样万一有什么变故,她这边也好有个照应,不管有没有用。

    冯疆落地,踉跄了好几步才稳住身形。

    “完了。”押注冯疆的赌徒哀号不已。

    押注虽不多,但那高赔率的希望破灭,感觉损失了好几万两银子,痛心是必然的。

    窦辟脸上发狠,没想到这个小子还能挡住。

    他本以为刚才那一掌足以要了那小子的命。

    “咦?他没有杀过去?”不少人发现了窦辟的异样。

    窦辟既然站在了原地。

    按理说窦辟不可能放过这样的机会,不杀冯疆更待何时?

    “他的伤势发作了吧?”有人怀疑道。

    窦辟心中一沉,没错,他的确是伤势发作了。

    刚才那一掌他算是全力出手,牵动了体内的伤势让他的攻势不得不缓一下。

    “小子,你还真不错,没想到还能坚持,不过,接下来可就没这么好的事了。让你喘口气,拿出全力吧,不然你没机会了。”窦辟沉声道。

    他脸色保持镇定,不想被人看出虚实。

    “他这是在戏弄那小子了啊。”

    “看来是恨极了冯疆,想想也是,他的师侄死在冯疆手中。”

    不少人打消了对窦辟的怀疑,还真就觉得窦辟刚才不是因为伤势而停下。

    冯疆装作自己没看出窦辟那糟糕的伤势,脸上闪过一丝惊恐,这种神情变化很微妙,能够被高手察觉到,却一闪而逝。

    窦辟自然将冯疆的变化看在了眼里。

    这就对了,现在对面这小子已经是穷途末路了。

    窦辟不相信冯疆还有什么后招。

    “窦辟,你真行啊,在这里欺负后辈找快感吗?”台下忽然响起了一个明显带着嘲讽的声音。

    他的话立即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是一个中年男子,和窦辟的年纪看上去差不多,身上散发着一股邪气。

    “邪剑宗?”冯疆立即察觉到了这人的气息。

    由于他和邪剑宗的人接触过,比如沈悠蝶,对于邪剑宗的气息还是比较熟悉的。

    冯疆注意到窦辟的气息不稳了。

    如果说刚才还掩饰的挺好,现在明显有些不对劲了。

    虽说马上又被压下去了,但此人的话让窦辟的情绪有了剧烈的波动,连伤势都受到了影响,差点没压制住。

    “你一个人跑来洛阳,不管你的小师妹了?我听说你那小师妹和你那个师兄出门办事了,是两个人呀,就他们两人,出双入对。看来传言有误,你那小师妹和你没什么关系,和你师兄才是青梅竹马吧?”

    “程东达,你闭嘴。”窦辟忍不出喝道。

    程东达笑眯眯地看了窦辟一眼,没有理他继续说道:“我过来的时候经过长安,正好看到他们也在长安,你说巧不巧,我们还正好住一家客栈。那日退房的时候,啧啧啧~~~”

    “还请别干扰挑战比试。”朝廷的那个负责人出声道。

    程东达看了他一眼,拱了拱手道:“岂敢干扰朝廷神策军的选拔,我这就走,啊,对了,窦辟,忘了告诉你,他们两个就退一间房啊,三天,孤男寡女在一间客房里待了三天三夜,不知道某些人头上的帽子会不会变了颜色,啊哈哈哈~~”

    程东达刚走两步,又停下转身对台上的窦辟说道。

    窦辟的

    脸涨得通红,身子微微颤抖。

    周围围观的人都是面面相觑。

    有些不大了解程东达身份的心中暗道此人胆子好大,这是对窦辟这个人境高手的挑衅。

    而知道程东达身份的,他们倒是不大意外了。

    程东达和窦辟两人之间有些恩怨,没想到程东达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暴出了这样一件事。

    绝对是对窦辟赤裸裸的羞辱。

    窦辟和他的那个师妹关系不一般,现在这个师妹和他师兄的关系似乎也变得不明不白起来了。

    身为男人,如何受得了?

    “哇~~”窦辟终于是忍不住了,被程东达激怒了,怒火攻心,一口黑血喷出。

    就在此刻,冯疆动了。

    龙牙直接朝着窦辟的后颈砍去。

    窦辟现在正转过身看着程东达离开的方向。

    “死!”窦辟感受到冯疆的攻势立即转过身,一剑刺向了冯疆。

    冯疆偷袭在窦辟的意料之中。

    是个人都会这么干,在自己分神之际。

    可惜,这小子未免也太小看了自己,以为自己牵动了伤势,他就有机会了吗?

    冯疆大吼一声,身上猛然爆发出更强大的气息,同时他口中不断喷血,样子很是骇人。

    “什么?”窦辟心中一震,他想要提功却发现惊恐的发现自己体内的真气暴走。

    身子剧烈一抖,出剑的剑势似乎都变得有些不稳。

    伤势爆发了,窦辟第一个反应就是程东达那个混蛋的缘故。

    直到他看到冯疆嘲讽和不屑的眼神后,他心中忽然升起了一个可怕的想法。

    “这小子的功力~~”

    刀光一闪,窦辟的人头滚落在地。

    窦辟隐隐觉得自己的伤势爆发不仅仅和程东达有关,在最后关头更是和眼前这小子有关,可惜意识到这些已经迟了。

    击杀了对手,冯疆继续朝前冲了几步,最后直接扑倒在地。

    挣扎地站了起来,冯疆的口中鲜血不住溢出,任谁看了都是伤势极重。

    “冯疆冯大人胜出。”朝廷负责人愣了一会儿之后,才反应过来大声宣布。

    实在是太意外了,千户挑战参将竟然成功了,谁能想到?

    “冯大哥,你没事吧?快,快,快给冯大哥疗伤。”魏漪雪早就带着人来到了擂台旁。

    她身旁的护卫急忙跳上擂台,将疗伤丹给冯疆服下。

    “不要紧,死不了。”冯疆吞下丹药后笑道,“这位大人,我现在能否先回去疗伤?”

    朝廷负责人急忙点头:“冯大人尽管回去疗伤,您已经是参将了。其他的事等你伤势稳住再说。”

    听到这话冯疆欣慰地点了点头,头一歪便昏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成为无限游戏美人〕〔美强惨受对我念念〕〔花滑之我不可能是〕〔每次暗杀仙君都失〕〔我与白血病校草骨〕〔和前任上恋爱综艺〕〔顶级绿茶穿到恋综〕〔撒旦Alpha的娇宠甜〕〔我的神话体系和你〕〔万人迷她倾倒众生〕〔穿成校园文里的渣〕〔美人表里不一[快穿〕〔身为剧本组的我不〕〔云鬓楚腰〕〔这里是封神,励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