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华娱:从神雕侠侣〕〔特战之王〕〔浮白大罗天〕〔宋檀记事〕〔东京绅士物语〕〔魔王大人竟是我〕〔在沈爷心尖放肆撩〕〔我开创了御兽时代〕〔三国领主:开局拥〕〔nba之篮坛节奏怪〕〔洪荒:玄门大师兄〕〔逆天宰道〕〔第一龙王〕〔暗金年代〕〔漂亮作精在八零[穿〕〔万界卡牌亡灵法师〕〔欢迎来到魔性都市〕〔这宿主能处,让她〕〔原来是篮球之神啊〕〔封太太她十项全能
54gongshe      小说目录      搜索
穿入武侠游戏世界的玩家 第214章 动摇
    ,穿入武侠游戏世界的玩家

    丰老头的话让冯疆心惊不已。

    冯疆倒没怀疑这件事的真实性,他没必要编造这样的事来骗自己。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种练法是完全行得通的。

    所谓盛极则衰,阳极生阴,阴极化阳,差不多都是这个意思。

    绝情峰的功法绝情绝义,若是一开始就无情无义,显然是符合功法特性,是为大家所知的修练之法。

    只不过这就显得有些中规中矩了,或许能够将功法练至大成,可想要在此基础上再做突破怕是很难。

    也就是说,这种练法无法跳出功法能够达到的上限,只能是无限接近。

    而打破常规,或许有走火入魔的危险,可一旦成功,成就将会无比惊人,会远超功法所能达到的极限。

    按照丰老头的说法,那个女子,也就是如今的绝情峰掌门显然是成功了。

    先有情,再无情,这算是将无情演化到了极致。

    有情转无情,更胜无情。

    比起一开始就无情来说,在境界上更胜一筹。

    “你想说漪雪也是如此?”好一会儿之后,冯疆一脸凝重地问道。

    他算是明白丰老头话中的意思了。

    “知道就好。”丰老头答道。

    “我承认你的猜测有道理。”冯疆点头道,“不过,你怕是漏了一点,有了这一点,那么此事就不可能在漪雪身上重演。”

    冯疆的话让丰老头有些意外:“说说看?”

    “你说当年的绝情峰掌门天纵之才,论境界实力仅次于圣者书院的那位?”

    “没错,在同辈之中,绝对是前五的存在。”丰老头答道。

    “那就对了。”冯疆微微一笑道,“你可知道漪雪不会武功,恩?应该说是她曾经会武功,后来为了脱离绝情峰,自废武功才侥幸让绝情峰放过了她。”

    “恩?”丰老头脸色微微一变。

    昨晚他和熊灿勋交手之后,自然费了一番心思对魏漪雪做了一些调查。

    对于熊灿勋待在一家商行,他还是非常奇怪的,不知道他有什么目的。

    因此查到了魏漪雪和绝情峰的关系。

    这已经是能够查到的极限了,毕竟时间有限,才一晚时间。

    他还没见过魏漪雪,本来这样一个小丫头,他根本不去关注。

    所以魏漪雪会不会武功一事,他还真不知道。

    “看来你不知道。”注意到了丰老头的脸色变化,冯疆哈哈笑道,“漪雪为了脱离绝情峰,不惜自毁丹田,如此坚决,她能和绝情峰掌门一样吗?”

    如果说魏漪雪还会武功,听了丰老头的话后,冯疆心中肯定会担心了。

    现在嘛,冯疆觉得这件事应该不会发生。

    如果说魏漪雪真想走先有情后无情的路,那武功肯定不能废。

    有绝情峰掌门的经验在,后面的绝情峰弟子再走这条路会容易许多。

    魏漪雪现在的情况便是和绝情峰掌门不同了,要说她有什么算计,不合理。

    “那就得站在什么角度看了。”丰老头忽然笑道。

    “什么意思?”冯疆眉头一皱问道。

    “魏氏商行那小丫头老夫现在倒是还未见过,若真像你所言,她是自废武功才出了绝情峰,先不说是否真的出来了,就凭她自毁丹田这件事,就能看出这丫头够狠。”

    “胡说八道。”冯疆无法接受丰老头的说法。

    “所以说,看是什么立场了。”丰老头说道,“你现在被迷得神魂颠倒,自然是往好的一面想。小子,老夫活了这般年纪,见过无数离奇的事,有些你是想都想不到,他就发生了。不管什么事,必要的怀疑是需要的,同样也要做好最坏的打算,算是给自己留点余地,以免事情真的发生措手不及。”

    “你的说法我可以接受,不过有关漪雪这件事,我接受不了。”冯疆摇头道。

    冯疆相信,自己介入,魏漪雪后面的命运肯定会改变。

    她不会再回绝情峰,若是绝情峰想要让她回去,有自己在,定能阻止。

    “随便你吧,老夫言尽于此。”丰老头不想和冯疆再争辩什么,这件事真要发生也还早。

    到时候中间多的是变故,让这小子吃点苦头也没什么不好。

    “那么圣者书院那个奇才是谁?”冯疆心中还对此人很感兴趣。

    “熊灿勋。”丰老头盯着冯疆道。

    “熊灿勋?”冯疆可没听说过这个人物。

    “怎么?你不知道?”丰老头又问道。

    冯疆脸色忽然一变。

    “看来你果然是知道的。”丰老头微微点头。

    “不会吧?”冯疆有些难以置信,“是熊老头?”

    丰老头的神情说明了一切,这个熊灿勋明显就是那个熊老头了。

    熊老头明显就是圣者书院的人,再加上丰老头和自己说魏氏商行的事,最后想要引出的不就是他吗?

    冯疆是知道熊老头武功深不可测,是圣者书院的高手,却没想到他就是丰老头口中的那个数百年来年轻一辈的第一人。

    “你喊老夫老头,不尊敬是因为老夫是鬼道中人,没想到你喊熊灿勋也是不客气,怎么?他是正道中人你也~~哦,老夫差点忘了,你是邪道中人。”丰老头听到冯疆的话后,不由轻笑一声道,“他没杀你,你应该感到庆幸才是。”

    冯疆没理会丰老头这话。

    其实他对熊老头的印象倒不是那么恶劣,只不过就是在嘴上占点便宜罢了。

    这点和丰老头是完全不同的。

    丰老头对自己是满满的恶意,要是自己有机会又有那个实力的话,肯定要将他弄死。

    给自己下了那个什么该死的秘咒,真是岂有此理。

    “其实想想,也应该是他。”冯疆说道,“你怎么对他有兴趣?有什么要针对他?”

    “哼,还不是你这小子弄出的破事?”丰老头冷哼道。

    “关我啥事?”冯疆有些不解了。

    “昨晚老夫去找你,遇到了熊灿勋,然后交手了一次。”丰老头说道。

    冯疆一阵无语,还真是自己的缘故。

    自己昨晚留在魏漪雪那边了,丰老头过来找自己,肯定是被熊老头察觉到了。

    就是不知道这两个老家伙到底谁强一点。

    看丰老头的样子,似乎没受伤。

    那么是熊老头被伤到了?

    见冯疆的双眼在打量自己,丰老头冷笑道:“别看了,也别想了,老夫怎么都比他强一些。”

    “怎么可能?”冯疆不大相信道,“难道说你的天资还在他之上?”

    “哼,老夫的岁数比他大一些,算是大一辈。”丰老头冷冷地说道,“而且他因为感情的事,蹉跎了一段时日,虽说后面有了突破,但现在的实力还不如他原先的那个相好,就是绝情峰的那个老太婆。”

    冯疆愣了一下,大一辈?

    那么丰老头的实力强过熊老头倒是可能,毕竟年长了一些,就是多练了几年功。

    不过他喊绝情峰掌门老太婆,明显是平辈的意思。

    实力还是身份?

    若是实力相当,就算年纪相差一些,平辈交往很平常。

    若是他强过绝情峰掌门,可绝情峰掌门的身份足以抹平这个辈分。

    冯疆心中有些怀疑,这丰老头真的比绝情峰掌门更强?

    不大可能吧,那可是魔道名门正宗门派的掌门。

    真要和她平起平坐的,在鬼道大概也就是那三大宗门的宗主才有这个资格。

    冯疆暗暗鄙视了丰老头一番,吹牛也不打草稿,当自己是那么好糊弄的?

    不过冯疆也听出来了,熊老头当年和绝情峰掌门那点事,对他的影响很大。

    否则熊老头年轻的时候实力在对方之上,现在的成就自然不会比女方差多少,而实际上却是比女方差不少。

    一个因感情实力停滞甚至倒退,另外一个却是因为感情导致功力境界突飞猛进,就算熊老头后面醒悟,想要追赶怕是没那么容易。

    大家都是奇才,天资真要说有多大的差距,其实没那么大。

    “你觉得姓熊的留在魏氏商行是为了什么?”丰老头又问道。

    冯疆不由沉思了一番。

    “他和魏氏商行扯上关系还留下担任客卿,其实我心中就很疑惑,之前也想过很多种可能,觉得他应该和魏氏商行的长辈有什么关系,才会特别关照漪雪。”冯疆开口道,“现在看来,之前的想法完全不对。他应该是奔着漪雪来的吧?”

    “除了那小丫头还能是谁?”丰老头说道,“你再好好想想,若是那小丫头没问题,熊灿勋能如此上心?”

    “上心?”冯疆疑问了一声。

    “自然是怕有人会再走他的路。”丰老头说道。

    这话让冯疆心中一沉。

    的确如此,当时熊老头就曾让白畅行别招惹漪雪的。

    难道说熊老头也觉得漪雪有问题,才警告白畅行别和漪雪走的太近,免得将来和他一样?

    冯疆还是不大相信,真要这样的话,熊老头怕是早就对漪雪动手了,何须跟在一旁呢?

    “我不信。”冯疆摇头。

    “哼,不信的话,你什么时候可以找那家伙问问。”丰老头说完便起身道,“离开益州是不错的选择,不过你要记住了,可别给老夫惹麻烦,否则不饶你。”

    丰老头离开了,冯疆却是心事重重。

    原本针对漪雪的事,冯疆是波澜不惊。

    不管丰老头怎么说,他都不信。

    可知道熊老头的身份后,他又待在漪雪身旁,他想要做什么?

    冯疆心中不得不多想了。

    难道说漪雪在骗自己,她并未离开绝情峰?

    其实还是绝情峰的弟子?

    她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功法修练?

    可她明明就不会武功啊。

    冯疆有些想不通了。

    他在屋中来回踱步,坐下又站起,坐立不安。

    “不行,我得去找熊老头问个明白。”冯疆无法冷静了,此事要是不弄清楚,他心中踏实不了。

    当冯疆急匆匆赶到魏漪雪这边的时候,正好看到魏漪雪和黎惜悦两女手挽着手相谈甚欢。

    “冯大哥,你回来了?”魏漪雪看到冯疆,双眼一亮。

    “你们?”两女的表现让冯疆有些意外,他不由有些狐疑地看了黎悦惜一眼。

    也不知道她和魏漪雪说了什么,应该没说自己和她约定三年后的事吧?

    否则魏漪雪可得不会是这个反应。

    “我们怎么了?”黎惜悦笑吟吟地问道。

    “你说什么了?”冯疆最后还是问了出来。

    黎惜悦掩嘴一笑。

    两女对视一眼后,嘻嘻笑着,最后异口同声道:“秘密。”

    “漪雪妹妹,等三寨的人到了,我会立即通知你,到时候过府一叙,再好好招待你。”黎惜悦说道。

    “好,我这边都没问题。”魏漪雪点头道。

    两女自顾自说了一会,直接是无视了冯疆。

    说完之后,黎惜悦直接往外走去,在经过冯疆身旁的时候,特地停下看了冯疆一眼,然后翩然而去。

    让冯疆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见冯疆盯着自己,魏漪雪有些无奈道:“冯大哥,这是我和惜悦姐约定的秘密,可不能和别人说,你也不行。”

    那就真的不好问了,这件事也不知道她们什么时候会让自己知晓。

    “冯大哥,你急匆匆回来,是有什么事吗?”

    冯疆心中一个激灵,差点就忘了正事。

    “怎么了?”魏漪雪见冯疆的神情有些古怪不由又问了一句。

    冯疆此行是为了查魏漪雪的底,这让他面对魏漪雪的时候心中有些过意不去。

    这是不信任魏漪雪。

    要是魏漪雪真没什么的话,自己这么做要是让她知道,岂不是太伤她的心了?

    可要是不查清楚,冯疆心中不安。

    倒不是说冯疆怕自己会成为第二个熊灿勋,他更担心魏漪雪。

    他不想魏漪雪走上绝情魔帝这条路。

    就算将来让魏漪雪知道了,这件事自己还得去做。

    “熊前辈在吧?”冯疆问道。

    “冯大哥,我也是刚知道的。”魏漪雪急忙解释了一下,“来益州的时候,他是不大赞同我过来的,所以我就没带上他,谁知他还是暗中跟来了。”

    冯疆相信这件事魏漪雪没骗自己,熊老头是沿路暗中保护,明显对她很看重,难道真的是为了他当年的事?

    冯疆的心越发不安了。

    “我带你去熊前辈的住处。”魏漪雪又说道。

    她知道冯疆肯定有什么要事找熊前辈,冯疆不大愿意和熊前辈接触她心知肚明。

    要不是什么大事,冯疆肯定不想见熊前辈。

    将冯疆带到了熊灿勋的小院门口后,魏漪雪便离开了。

    两人想要谈什么,她没打算参合的意思。

    “进来吧。”就在魏漪雪离开的时候,里面传来了熊老头的声音。

    冯疆倒是不客气,直接走了进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成为无限游戏美人〕〔美强惨受对我念念〕〔花滑之我不可能是〕〔每次暗杀仙君都失〕〔我与白血病校草骨〕〔和前任上恋爱综艺〕〔撒旦Alpha的娇宠甜〕〔我的神话体系和你〕〔顶级绿茶穿到恋综〕〔万人迷她倾倒众生〕〔穿成校园文里的渣〕〔美人表里不一[快穿〕〔身为剧本组的我不〕〔云鬓楚腰〕〔这里是封神,励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