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海岛我为王〕〔末世无限进化〕〔从一人开始开发诸〕〔我在修仙界变废为〕〔牧场闲情〕〔穿越:带着小奶团〕〔鸿武天帝〕〔足坛第一狂徒〕〔篮坛野兽〕〔狂兵龙婿〕〔梦境游戏看门人〕〔极限警戒〕〔全球御兽:我能看〕〔恐怖巫尊〕〔华娱:从神雕侠侣〕〔特战之王〕〔浮白大罗天〕〔宋檀记事〕〔东京绅士物语〕〔魔王大人竟是我
54gongshe      小说目录      搜索
穿入武侠游戏世界的玩家 第195章 秘咒
    “丰前辈,你的玩笑可一点都不好笑。”

    经过半年的接触,冯疆对丰老头性子有了一些了解。

    这老东西有些不大正经。

    不过冯疆还真没发现他做什么恶,至少黎家这边一直没什么事发生。

    真的不是针对黎家?

    丰老头的话,冯疆肯定不会全信。

    他之前说不针对黎家,甚至并不打算将至阳宫的人如何。

    可真正会怎么做,还不是这老东西说了算?

    冯疆倒是知道丰老头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

    老家伙知道自己得到了昔日邪道三宗的传承,说自己将来是邪道三宗的宗主似乎也没问题。

    黎家是当年卫夫人一脉的传承。

    这样说起来,自己和黎惜悦好像就是卫天痕和他夫人的关系。

    可那都是一千多年前的事了,冯疆可不会在这上面多想什么。

    冯疆还是想过点安稳踏实的日子。

    黎惜悦身份敏感,先不说她的想法如何,自己真要和她在一起,不知道多少人的目光会盯着自己。

    就拿这一次来说,冯疆决定在比武招亲夺得第一后,便离开益州,躲得越远越好。

    丰老头这边有了至阳宫的线索,应该用不到自己了。

    自己离开,他应该没理由了吧?

    再说,丰老头现在虽还未表现出什么恶意,但冯疆心中还是发虚,实在是丰老头的身份神秘,自己一点都不知晓,天晓得他有什么阴谋。

    对于这些神秘高手,还是少接触为妙。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绝对错不了。

    “可不是开玩笑。”丰老头说完便离开了。

    冯疆摇了摇头,夜风袭来,一股凉意将脑海中的杂乱念头吹散了。

    躺床上不知道睡了多久,冯疆忽然睁开了双眼。

    “你~丰前辈?”冯疆没想到丰老头去而复返,这半夜三更的,他身上还扛着个人,“她~~啊?黎姑娘?”

    冯疆瞪大了双眼,盯着丰老头,想要听他的解释。

    丰老头将黎惜悦放在了冯疆的床上,嘿嘿一笑道:“小子,老夫为了你可是煞费苦心,今晚这丫头就是你的了。”

    冯疆的脸发黑,这老家伙还真的做了,不是开玩笑。

    当自己是什么了?

    真要按丰老头的意思,自己和那些采花贼又有什么区别?

    “丰前辈,还请您将黎姑娘送回去。”冯疆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这老东西今晚是不是吃错药了。

    “咦?坐怀不乱柳下惠?”丰老头惊疑了一声道,“别忍着了,血气方刚的,憋着可不好。”

    “为什么?”冯疆问道。

    冯疆对丰老头今晚的举动非常费解。

    “为什么?”丰老头冷哼一声道,“黎家比武招亲的事一出,不知道有多少势力会盯着,你虽说可以易容上场,但还是不保险,老夫可不想你现在暴露了身怀的秘密。既然如此,就成全你们两个,生米煮成熟饭了,黎丫头对他们就没那么大的吸引力了,不管是至阳宫还是其他势力多半会就此作罢。”

    冯疆明白这老家伙的意思了。

    他是怕自己泄露了继承龙牙宗等三宗功法一事。

    怎么感觉这老东西比自己还紧张此事?

    “我会小心的。”冯疆眉头微微一皱,“前辈你大可放心,还请你送黎姑娘回去。”

    “小心?”丰老头冷声道,“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虽说你的秘密迟早会泄露,但老夫不想是现在。”

    冯疆没想到这老东西想要阻止比武招亲。

    阻止的方法很多,偏偏选这个。

    就算黎惜悦再让自己心动,自己也不能在这个时候干这种事,否则和畜生何异?。

    “晚辈假扮龙牙宗后人势力门下的弟子,相信没人会怀疑。”冯疆说道,“这三宗势力虽然隐世,但出了一个较为厉害的弟子完全说得通。”

    冯疆现在要说服丰老头,不要用这么极端的法子。

    这种法子,每个男子都会动心,可动心归动心,有些事还是不能做的,这是为人的底线。

    “小子,为了能够登上武学巅峰,什么手段不能用?不择手段又如何?”丰老头淡淡地说道,“你这样的在江湖中根本不算什么,只不过是一个女人罢了。你真拿下黎丫头,那是她的荣幸。将来的邪道正宗宗主,是凌驾于现在昔日邪道三宗之上的人物,他们黎家要是知道,求着送女人都不为过。”

    “丰前辈,此事晚辈不能做,至于其他的,晚辈实力尚弱,可不敢多想。”冯疆急忙说道。

    他倒是没想到丰老头对自己如此看好。

    不过他知道自己继承了得到了卫天痕他们三人的传承,集昔日三宗的绝学于一身,真要神功大成,凌驾邪神宗,邪剑宗和嗜血宗之上没什么好奇怪的。

    “不像话。”丰老头轻喝一声道,“邪道中人要有邪道中人的样子,你还想当正道,做君子?”

    “前辈,邪道难道非得做一些令人厌的事?”冯疆不大认同道,“君子不敢说,可晚辈做事敢说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丰老头盯着冯疆看了好一会儿。

    “若是昔日三宗宗主知道自己的继承者是这副德性,不知道会不会死了都要跳脚。”丰老头嗤笑一声道。

    在他看来,冯疆的所作所为还真的和邪道中人完全不搭边。

    “如此说来,丰前辈的作为似乎也不像是鬼道中人那般阴险狠毒~~”

    冯疆的话还未说完,脖子便被扣住了。

    冯疆有种窒息感,可这不算什么。

    让冯疆心中发颤发寒的是丰老头盯着自己的双眼,双眼中的阴冷杀意令人畏惧。

    可以说,这个时候的丰老头和之前的判若两人。

    之前冯疆是知道对方是鬼道中人,不大可能是什么好人。

    可这半年的相处,并未发现丰老头有什么恶行。

    导致冯疆竟然忘记了对方鬼道中人的身份。

    尤其是他还是鬼道四大正宗门派的高层,那四大宗门中的高层,哪一个是善良之辈?

    没想到自己刚才那句话惹毛了对方,自己说的难道不是事实吗?

    至少和自己接触这些日子,冯疆并未发现丰老头像鬼道中人那般作风。

    自己就这么一说,这老东西就翻脸了?

    冯疆能够感受到对方那凛冽的杀机,这可不是吓唬自己。

    这才是真正的丰老头,是真正丰老头的气息。

    自己这半年见到的只不过是他伪装的身份罢了。

    “小子,找死吗?老夫是什么样的人还需你来多言?”

    脖颈的力道越来越大,冯疆发现自己的体内的真气完全无法运转,这是被丰老头封禁了。

    太可怕了,自己怎么说都是可以和地境高手交手,实力已经不算弱了。

    可在丰老头面前,和三岁孩童有什么区别?

    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

    “真当老夫不杀你?”

    “老东西,威胁我?你真要杀,早就杀了何须等到现在?说吧,你到底有什么目的?或者说,我对你还有利用价值。”冯疆倒是豁出去了。

    总不能被对方小瞧了,丰老头真要杀自己,再求饶也是无用。

    说完之后,冯疆发现自己真要窒息了,脖颈上的力道还在不断增加。

    堂堂的一个高手就要被人捏死,冯疆觉得自己死的有些窝囊。

    冯疆的意识开始迷糊了。

    “这老东西真要杀我?”冯疆忽然有些怀疑,自己的判断难道有误?

    丰老头知道了自己的秘密,一直没对自己做什么。

    冯疆对此有过诸多猜测,最后得出的结论便是自己在他眼中大概还有利用价值。

    至阳宫这件事只是其中之一。

    冯疆觉得他可能还想等着自己成长起来,自己现在的实力在对方眼中肯定不值一提。

    他一直觉得丰老头不会杀他,至少现在不会。

    而现在,对方显然是起了杀机,真要自己的命?

    是自己刚才的话刺激到了他?

    让他显露了鬼道中人的本性?

    那就是自己失算了。

    ‘咳咳咳’,冯疆弯着腰剧烈咳嗽着。

    丰老头最后还是放过了他。

    “没错,你对老夫来说,还有利用价值。”丰老头自顾自说道,“或许你猜到了一些,老夫在等你,再过十几二十年,以你的实力或许能够帮上老夫一点忙。顺便说一句,老夫早在你身上下了一道秘咒,只要老夫愿意,一个念头,便能让你上西天。正如你所言,鬼道中人就是这般阴狠毒辣,只是你一直不曾察觉到罢了。”

    冯疆心中一惊,什么时候的事?

    见到冯疆的脸色大变,丰老头冷笑道:“很吃惊吗?觉得老夫在骗你?哼,老夫的手段又岂是你能够想象的?虽说你的功法不简单,但就你现在的实力想要察觉到老夫的秘咒还差点。老夫倒是可以给你指条明路。除非是你这辈子不被老夫找到,距离太远,老夫无法激发秘咒,自然杀不了你,否则只要在老夫的视线内,老夫想要杀你,一个念头就足够了。”

    冯疆的心发寒。

    他刚才迅速将自己全身上下检查了一遍,没发现什么异样。

    可越是如此越让他心惊。

    丰老头的话不会是在骗自己,冯疆心中可以确定。

    因为自己完全在他的控制之下,如果之前没下什么秘咒,现在也完全可以下毒之类的控制自己。

    而他什么都没做,那道自己无法察觉的秘咒肯定是存在的。

    冯疆发现自己小看了鬼道中人的阴险了。

    明明知道对方是鬼道中人,就凭对方表现出的一些善意,自己就放松了警惕,还觉得这老东西有些意思。

    丰老头不时指点自己武功,对于自己的疑问也耐心解答。

    这些迷惑了冯疆,导致他对丰老头鬼道中人的身份淡化了,没能清醒的认识鬼道中人的阴险。

    而这一切也是对方的目的所在,他想要自己尽快成长起来,达到他认可的功力,到时候他肯定会逼着自己去办事。

    否则下场就是一个字,那就是‘死’。

    成了对方的工具,冯疆知道还是自己实力不够。

    若是实力足够强,岂能被这老东西阴了。

    鬼道的秘咒,冯疆倒是了解过一些。

    五道之中,鬼道在诅咒方面当属第一。

    所以说,他们下的诅咒很难化解。

    尤其是丰老头实力强大,身份神秘,他所谓的秘咒定然是鬼道最厉害的诅咒之一了。

    自己现在就算察觉到了秘咒,想要化解基本上是没任何可能。

    他现在只能期待自己境界不断提升,无上邪功不断精进。

    若是邪功大成,或许还有机会化解。

    从丰老头对自己的态度来看,自己就算是龙牙诀大成怕都难以化解秘咒。

    对于这点,冯疆心中还是比较肯定的。

    丰老头虽说知道自己继承了卫天痕的传承,但他不知道自己修练的功法是无上邪功,远超龙牙诀等功法。

    这个秘密,丰老头肯定是不知道的。

    他最多就是觉得自己得到了龙牙诀,虎翼诀和犬神诀,而他对这三门功法肯定也有很深的了解。

    如此一来,他才会觉得自己会在他的掌控之中,不怕自己的实力不断精进。

    肯定是他觉得自己最为巅峰的状态都无法摆脱他的掌控。

    所以说,无上邪功的存在就是自己一个极佳的机会,将来摆脱丰老头控制的机会。

    “你到底想要我做什么?”冯疆冷静了下来。

    秘咒一事现在想再多也没用,而且就目前而言,自己还是安全的。

    甚至有丰老头在,自己的安全更有保障。

    毕竟丰老头还要利用自己,那么总不能让自己陷入危机之中。

    真要有什么人想要杀自己,得先过丰老头这一关。

    比如黑莲教。

    这么一想,冯疆发现自己的心反倒是更加踏实了。

    算是多了一个暗中护卫自己的保镖,同时也算是一个可以指点自己武学的高人。

    既然眼下不能改变什么,就要乐观一些。

    丰老头想要利用自己,那么自己就得好好先利用他,尽快让自己强大起来。

    “等你的实力够了自然就知道了。”丰老头说道,“算了,这件事老夫也不逼你。迂腐是迂腐了些,可有时候比起邪道那些人更可靠一些。你假冒龙牙宗后人一事倒是可行,不过有一点还得注意,那就是龙牙宗等三宗的后人得知消息后,怕也会派人过来。”

    冯疆愣了一下。

    他刚才急中生智才想出了这个法子,根本没来得及想更多。

    自己的法子是不错,其中还是有致命的缺陷,就是丰老头说的。

    三宗势力的人马过来,自己这个冒牌货不就穿帮了。

    冯疆发现自己无法回答丰老头的问题,自己根本解决不了。

    “我会另想办法,绝对不会暴露身份。比如是三宗小宗势力的后人,刚刚出世,应该能说通吧?”冯疆说道。

    这个说辞冯疆曾对杨婷薇她们用过。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成为无限游戏美人〕〔美强惨受对我念念〕〔花滑之我不可能是〕〔每次暗杀仙君都失〕〔我与白血病校草骨〕〔和前任上恋爱综艺〕〔顶级绿茶穿到恋综〕〔撒旦Alpha的娇宠甜〕〔我的神话体系和你〕〔万人迷她倾倒众生〕〔穿成校园文里的渣〕〔美人表里不一[快穿〕〔身为剧本组的我不〕〔云鬓楚腰〕〔这里是封神,励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