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冰山总裁的贴身狂医 第二百九十六章 宁愿站着死,不要跪着活!
    ,精彩小说免费!

    缓步向陈诚走去的林一凡,淡声说道:“老家伙,我给你交代遗言的机会,不过你只有十秒钟的时间。”

    “我是天正门的长老,我大哥是天正门的大长老,你敢杀我……”感受到林一凡身上散发出的森寒杀意,陈诚怕了。

    他没想到对方这么年轻,竟然是明劲中期的武者。在对方手中,他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想要活命,唯有亮出自己的背景。

    别人或许会忌惮隐世第一大门派天正门,可惜,他太不了解林一凡了。

    别说他只是天正门的一个普通长老,就算他是天正门的门主,在他动了杀心的时候,结果就已经注定,唯有一死!

    “时间到!”陈诚的威胁在林一凡听来就是一个笑话,淡漠的吐出三个字,他的身子突兀的消失在原地。

    “住手!”在林一凡淡漠的吐出三个字的时候,于正就知道要出事。

    爆喝一声的他身子一弹而起,向擂台上冲去。

    虽然陈诚因为银队长虚无缥缈的许诺想要林一凡的命,有错。但不管怎么说,陈诚毕竟是天正门的人,而且他大哥在天正门的身份,仅次于门主。

    不管出于何种原因,于正都不能眼睁睁看着陈诚死在自己面前。

    于正的反应很快,但林一凡想杀了人,他根本就阻止不了。即使他是在场众人中实力最强的明劲中期武者,也阻止不了林一凡杀陈诚。

    突兀消失的林一凡再次出现的时候,站在了陈诚的对面,他伸出一根手指在陈诚的额头轻轻一点,‘气’透体而出,没入到陈诚的脑海中。

    “砰!”

    一脸惊恐,张大了嘴巴的陈诚,到底也没想到,自己真的是被林一凡一根手指头碾死的。

    他的身子直挺挺的倒了下去,摔在擂台上,发出一声闷响。

    于正此时刚好落在擂台上,看着死不瞑目的陈诚,他周身突然爆发出狂暴的气场。再次看向林一凡的眼神,像是要生吞活剥了对方。

    “你怎敢杀他?”红着双眼的于正,看上去就像是一头择人而噬的凶兽。

    这一次的道会,天正门的天才弟子南宫昊被废,而且为了不引起和炼狱战队的矛盾激化,还被逐出了师门,接着陈诚又被杀。

    如果她还不出手灭杀林一凡,他都不知道回去该怎么交代。

    “你有病吧!”林一凡看向于正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白痴,“想要我命的人,我为何不能杀?”

    难道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陈诚想要她的命,他只能乖乖的站在这里等着对方杀,若是反抗就是他的不对了?

    “他是我天正门的长老,你杀他,是要与天正门为敌?”于正并不是不讲理的人,但此时,无理也要争三分。

    天正门是隐世家族第一大门派,陈诚已经爆出了自己的身份,这小子还敢毫不犹豫的杀人,这是在挑衅天正门。

    “在他踏上这个擂台的时候,天正门就已经是我的敌人了。”林一凡淡声回了一句。

    啥药自己命的人,不管对方是谁,他都不会畏惧。

    隐世家族第一大宗门有如何?

    想要自己的命,就要做好被自己杀的准备!

    “说得好,不愧是我南宫昊唯一佩服的人,有骨气!”突然寂静下来的演武场,在这时响起一道狂笑声。

    脸色苍白的南宫昊躺在冰冷的地面上,看着在于正狂暴气场下巍然不动的那个消瘦身影,他似乎在对方身上看到了自己。

    有着一颗强者之心的南宫昊,从来不知道怕为何物,这也是他被誉为隐世家族天才修炼者的原因。

    若因为敌人的强大就退缩,失去了强者之心,还如何让自己变得更强?

    这也是银队长陈诚那些人逼他自废修为,他宁愿使用‘禁技’,也不愿屈服的原因。

    宁愿站着死,也不要跪着活!

    林一凡这才注意到躺在地上的南宫昊,看着曾经孤傲的那个少年,此时狼狈的躺在地上,他眉头一挑,“南宫昊,你修为被废,是因为我?”

    之前陈诚说南宫昊因为他被废掉修为逐出师门,在他听来不过是对方找的借口。

    此时看南宫昊狼狈的样子,似乎在他来之前,发生了他不知道的事。

    “你不过是嫉妒我修炼天赋的人,给他们找一个除掉我的借口而已。”南宫昊从一开始就猜到了银队长的用意。

    他原本可以解释的,但于正和陈诚的态度,让他真正的看清了人心。解释,不但不会改变结果,只会让他遭受更多的羞辱。

    南宫昊的声音很平静,但平静的声音就像是一块投入平静湖面的石子,让各怀心思的众人脸色都变得不太好看。

    在银队长提出让南宫昊废掉修为的时候,隐世家族的众人一下就猜到了对方的目的。事实上也像南宫昊说的那样,他们确实嫉妒对方的修炼天赋,所以才会共同逼迫于正。

    就连被林一凡杀掉的陈诚,也因为自己的私心,逼迫南宫昊。

    此时被南宫昊直白的说出来,让隐世家族这些人脸上很是无光。

    “你倒是看的明白,可惜瞎子太多了,你这个朋友,我交了。”林一凡对南宫昊点点头,笑着说道。

    第一次见南宫昊的时候,林一凡就觉得这家伙很合自己的脾气,现在看来,他看人的眼光确实不差,南宫昊确实是只得结交的朋友。

    “你觉得自己还有机会活着离开这里?”于正向前踏出一步,周身的狂暴气场再次暴涨。

    这小子不会以为杀了陈诚,就觉得自己天下无敌了吧?

    “你先等会,我去解决一下那几个麻烦。”在于正狂暴气场压迫下的林一凡,仍是一副云淡风轻的表情。

    淡声丢下一句话,也不管于正同不同意,他身子一闪跳上了慕容天所在的擂台。

    他对慕容家可是有恩,身为慕容家的家主,恩将仇报,林一凡最看不起的就是这类人。

    林一凡对自己的无视让于正周身的狂暴气场变得更加暴虐,不过她并没有追过去。

    南宫昊刚刚轻飘飘的一句话,已经点名了银队长的目的,这个时候,于正想的更多的是今天的道会,还能不能进行下去。

    至于杀林一凡,在他看来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完全没被他放在心上。

    “我也给你出手的机会,动手吧。”林一凡懒得在和慕容天浪费口水,淡声吐出一句话。

    想要从银队长手中救出秦秋水几人,他知道自己必须要表现出足够的实力,才能让对方有所顾忌,不敢做出冲动的事。

    无论是被杀的陈诚,还是接下来要杀的慕容天龙傲天和林辰,这些人只不过是他展露自己实力的一个垫脚石。

    慕容天的实力虽然比陈诚强,但他却做不到像林一凡那样,可以如此轻松的杀掉对方。之前还有着绝对实力斩杀林一凡的他,内心的自信突然变得动摇起来。

    眼前这个年轻人,究竟有多强?

    慕容天看向林一凡的眼神一片凝重,并没有贸然的动手,“我女儿因为你被废掉修为,你不准备给我一个解释吗?”

    心中没底的慕容天这会有些后悔上来了,不过身为慕容家的家主,这时候退缩显然不合适。

    他再次提起慕容俏被废掉修为的事,其实是在变相的向林一凡服软,想要结束和对方的战斗。

    “他的命都是我的,被废掉修为,我需要解释吗?”林一凡嗤笑一声。

    如果不是他从龙鸣和银队长手中救下慕容俏,对方早就是一个死人了。就算对方修为北非和他有关系,救命之恩还抵不过这点小事?

    更何况慕容俏自废修为,并不是他逼对方做的,用这个理由杀自己,不觉得可笑吗?

    “你……”慕容天没想到林一凡会这么强势,气得他浑身抖动。

    慕容俏的娇躯一颤,原本就苍白的脸色,在听到林一凡冷漠的声音时,变得更加惨白。

    他还是没有原谅自己!

    在迷林河时,因为她的自私自利,错过了和林一凡成为朋友的机会。

    在见识到林一凡的实力和逆天的修炼天赋后,慕容俏想要做补救,却发现已经晚了。

    私自去月家庄园,是她争取和林一凡成为朋友的最后机会。即使修为被废,她也不后悔。

    但因为她父亲的冲动,她知道自己永远也没有机会和对方成为朋友了。

    “你,没事吧?”站在慕容俏身旁的秦秋水,看到对方站立不稳的样子,急忙扶住她,有些紧张的问道。

    慕容俏的父亲想要林一凡的命,那就是她秦秋水的敌人。但慕容俏在月家庄园为保护自己几人的所作所为,又让秦秋水无法去恨对方。

    尤其是在林一凡来之前,慕容俏因为她们被慕容天毫不犹豫的住处家门,自废修为的那一幕,深深触动了秦秋水的内心。

    “我,我没事。”慕容俏挤出一抹很勉强的笑容。

    “你在担心你爸?”看到慕容俏眼神中闪过的紧张和不安,秦秋水为微皱这眉头,轻声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