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苗女修仙缘 019章 身死道消
    突然,汐茹好像看到外婆的身影,瞬间清醒过来,全身的疼痛突然不见,身上的威压没有了。她站起来看向妇人的方向,那是外婆吗?她竟从来不知道,原来外婆也是修仙者。

    汐茹从储物袋取出一个丹药,也不管是什么丹药,吞入口中,感觉身体舒服多了。

    乒乒碰碰的声音传来,外婆的身影和那名男子战在一起,灵光四溅,她眼见外婆赤手和黑衣男子相激。

    “外婆,”

    汐茹喊了一声,苏宁微微一愣,转过头看了汐茹一眼。突然一把利剑射在苏宁的手臂上,瞬间鲜血直流。汐茹懊恼,自己做什么?既然给外婆添乱了。

    “外婆接着,”汐茹把自己的小剑扔给苏宁。

    苏宁一个跳跃,接过小剑,剑身慢慢变大,苏宁瞬间如鱼得水,占了上风,黑衣男子吃力,一个剑气刺向男子,男子身上也同样流着血。男子阴寒的眼珠转了转。

    “今日你放过我,我便放过那小丫头,如何!”男子捂着伤口说道。

    “哼,你以为我会信的你说的,好让你日后再寻仇,”苏宁冷哼一声道。

    原来他本想日后再寻来,竟然被这老太婆猜到了,原以为对付一个小丫头,不费他多长的时间,没想到竟遇到这个老婆子。

    “既然如此,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男子阴寒的声音再次传来。

    外婆为何不答应他?汐茹哪里知道苏宁时日不多,她不想日后自家孙女被人追杀。虽然自己不知道自家孙女怎么招惹到这个阴恨的男子。想到自家孙女不告而别,一离开家就是一个多月,自己找了好久,一找到差点吓死了,自家孙女差点死在那个黑衣男子手中。

    不得以只好冒着道消身亡。也要除了这个后患,也是自己为孙女做最后一件事了。

    “哼,”苏宁不悦的哼道。

    两人又打了起来。汐茹不安的看向外婆,她感觉外婆有事瞒着她,今天让她感到非常不安。

    两人打了半天,周围的树木被破坏的不成样子,大地一片狼藉,看着苏宁熟练的斗法,竟然和男子不分上下。难道外婆的伤已经好了。汐茹猜想着。

    慢慢的两人渐渐分出上下,突然,苏宁感觉自己气血翻腾,糟了!没有想到旧伤复发了,猛的吐出一口血。

    “外婆,”汐茹焦急的喊道。

    “你现在旧伤复发,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男子冷淡的说。

    什么?外婆的伤,我竟然没有看出,汐茹懊恼万分。如果今天外婆在这里发生什么意外她决对不能原谅自己,一切都是自己惹的祸。

    “只要你肯放过我们两人,我会把它给你,只要你放过我们,”汐茹请求道。

    现在她不管什么了,只要外婆活着,比什么都好,那怕要她下跪也行。

    “汐儿,”苏宁冷声呵斥。

    “外婆,汐儿不想失去你,”汐茹感觉有泪珠在自己的脸上流。

    她只是一个七岁女孩而已,只是想要外婆陪她平平安安长大,再看她成家生子而已。

    “哈哈,你以为现在说这些有用吗?”男子冷笑。

    手中灵气逼近苏宁,双方又斗在一起。苏宁感觉越来越吃力,只能用密术了。

    苏宁双手不停变幻,一股强大的力量击向男子。男子闷哼一声,瞬间嘴角流出鲜血。

    男子狠狠的咬牙切齿:“好,好,没想到你竟然能伤了我,就不要怪我了,”

    男子阴恨的声音中带着邪气。

    他突然从怀里拿出一物吞了下去,男子周围涌来好多黑气,那里魔气!汐茹瞪在大双眼,媸可是体会过这种痛的。

    魔气渐渐把男子包围了起来。苏宁见状连忙对汐茹道。

    “汐儿,快跑,”苏宁惊骇的跟汐茹说。

    “不,我不会离开外婆的,”汐茹坚决的说,打死她都不会走的。

    “嘻嘻,你们谁也走不了,嘻嘻,”黑衣男子此时已经入魔了,接着一股黑气向他们击来。

    “汐儿,快走,”苏宁一把推过汐茹,汐茹狼狈的往后退了退,摔倒在地。

    魔气瞬间包围了苏宁,汐茹只听见骨头嗞嗞作响的声音,那魔气的厉害她自是知晓,眼泪慢慢流了下来。

    苏宁忍着无止的病痛大喊:“我跟你拼了,”

    呯的一声巨响,一股巨大的光茫刺的汐茹闭上了眼,

    等她睁开眼时,整个人怔住,外婆竟然自爆了。眼泪划过脸庞。

    魔气散尽,两具身子掉落下来。

    “外婆,”汐茹恐慌的大喊,

    碰的一声,击起一片尘土,汐茹狼狈的向苏宁爬去,她不想发生的事还是发生了。苏宁满身鲜血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为什么?为什么?汐茹一遍又一遍的问自己。

    汐茹连忙走到苏宁的身边,摇了摇苏宁。泪水大珠大珠的往下落。

    “外婆,外婆,你醒醒,醒醒啊!”说完忙从储物袋拿出丹药喂给苏宁。

    “外婆,外婆,”汐茹一颗一颗的往苏宁嘴里喂,也不管是什么丹药。

    黑衣人缓缓爬了起来,看了一眼苏宁,暗笑终于被自己给解结了吧!阴恨的看向汐茹。黑衣男子刚想要解结了这名小女孩。

    脑海中一声“滚,”震的他又吐了口血,没想到旁边竟然有高人在,他竟然没有发现,他可不想在这里送了性命,暗自记住汐茹的样子,狼狈的消失了。暗处的人影闪了闪。

    “都是我不好,我不好,我不该进这里来,”汐茹哭的稀巴烂。

    或是丹药起了效果,苏宁微微动了动手指,苏宁感到湿润的水珠落在她脸上,咸咸的,她费力的睁开双眼,入目的是孙女哭的不像样的脸。

    汐茹呆呆的看向苏宁。

    “外婆,你醒了,”汐茹高兴的说。

    “汐儿,”苏宁气若游丝的说。

    “外婆,”汐茹抓紧苏宁的手,害怕她下一刻消失一样。

    “汐儿,记住外婆说的话,不要让别人知道你的血脉,外婆快不行了,”苏宁费力的说完,又咳出一口鲜血。

    “外婆,不要,你…一定…会没事的,汐儿…不要…外婆离开…汐儿,”汐茹断断续续的抽泣起来,一边从储物袋拿出疗星草欢快说。

    “外婆,我已经找到可以治好你的伤的药了,外婆…你看,”连忙拿着疗星莫递过苏宁看。

    “没用的,汐儿,”苏宁缓缓抬起手擦了擦汐茹的泪。

    “为什么会没用,”汐茹呐喊着。

    苏宁没有回答汐茹。

    “你一定要听外婆的话,不要去报仇,也不要去找龙家,”苏宁越来越虚弱,感觉随时会死了一样。

    汐茹连忙使劲的点点点头说:“我答应…外婆,外婆…也要…答应…汐儿,快点…好起来。”汐茹边哭边断断续续的说。

    苏宁微笑的看向汐茹,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外婆,”汐茹歇斯底里的喊着。

    “外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