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野龙 第十九章 行动开始
    “人在临死之前,会有走马灯一样的回忆画面在脑海中闪回播映!”

    铜朝在函授就读净月城抽象逻辑学时,其中抽象概念选修课的时候,曾有个姓程的同学这么跟他讲过,不知是真是假。

    那个时刻,他是无法理解的,因为当时还是个“学生”。在理解能力上,多有欠佳。

    那个姓程的同学说:因为我们都没有死过,所以无法去体会那种感觉;那么,这就是抽象概念的一种理解能力了。

    此时的铜朝,被两个壮汉拖到了外边的车子里,车子上,并没有林卫兵所提到的那个“饲养兽”!

    他怎么…骗我?!

    铜朝模糊的意识之中,上车后,被人狠狠的在头部用尖锐的东西砸了一击!虽然仍没能让铜朝完全昏死过去,但是铜朝已经无法再动用浑身解数去防御外力击打了。

    车子开始发动,铜朝趴在车子里,车外呼啸而过的风景,透过一丝车门的细微夹缝,光线闪烁着投射进来。

    仿若就是那个曾经自己没能去理解的抽象概念——死亡前的记忆走马灯!

    金爸金妈!你们现在好吗?儿子应该抽时间去看你们的,留一点钱,说几个安慰二老的善意谎言;说凤香现在学业忙,没办法回来看望你们……

    艾三哥,你找到你的爱人伴侣了吗?兄弟把公司都交代好了,启东和连星是两个不错的兄第;我还特意给你找了个愿意为了目标去低三下四的好手,以后见到了,当他跟启东和连星一样,他一定是个重情义的人…

    义父,孩儿不孝,孩儿只是想把自己活的无所不能,配得上未来七神兵的名号;依塔克兄弟说,你在七个顶尖科学家里边,军备力量最薄弱,要是儿子回来的时候,能给你扬眉吐气,那是多好的一件事啊!儿子不想当反骨的混蛋…

    小林子,你是不是弄错了啊?饲养兽没在车子里呢!你的身体不适好些了没有,我不怪你没有来帮我一把,你还太小呢…

    凤香,我是要去陪你了吗?那边的世界很孤单吧,看来我铜朝也就是这种没用的命运了,还打算在未来之日我凭自己本事把你救活呢…可是…可是啊…

    漫长的路,漫长的没有尽头的那个光线闪烁,停止了。

    铜朝被人拉起来,从车子上拖出车门,丢到了一个满是尘土的水泥地面上!周围散发着刺鼻酸性的恶臭!

    晃动的铁链声,还有某种巨型生物喘息的低沉轰隆作响!

    “老板说了,小秋愿意吃了他,那就让它吃!被吃掉的话,证明这个家伙就是一块午餐肉;要是小秋喜欢,把玩一阵踩死,或者他不喜欢吃这个口味的,那就等老板回来了再说。”

    其中一名壮汉说完,招呼着其他人都离开了,一声巨响,似乎是关上了什么仓库的厚重大铁门!

    耳畔一声解开枷锁的声音,巨大的铁链轰然落地,细碎的金属撞击水泥地面的声音,伴随着灰尘扑入铜朝微弱呼吸的口鼻里。

    釉色娱乐城里边,那个肥硕的老女人观看了铜朝被制服的整个过程。她一直躲在门口的角落里没敢出声,铜朝被抓住带走后,她笑眯眯的冲香芝丽丽叫好起来。

    “丽丽小姐!就知道你来了,肯定一切杂碎都不是问题。刚才他早早在我面前嚣张的时候,我就知道过一会他就没本事闹腾了。所以我压根没跟他计较。”

    香芝丽丽把金属球棒扛在肩头,像个小公主一样的撒着娇:“白妈妈,有钱的老板都这么忙的吗?说好了十点,这都过时了,水灵灵的姑娘这么不招人心急了吗?”

    肥婆从服务生的托盘里拿了一杯咖啡,抿了一口,坐在了沙发上。

    娱乐城大厅在铜朝被带走之后,没几分钟就收拾的一尘不染。香芝丽丽一手扛着球棒,一手掐着腰,撒娇的跺着脚:“白妈妈,今天人家好不容易挑选了可爱装,一会来挑人的老板们,都是丑八怪的话,那我可就不接见了啊!可不可以嘛?”

    看着小姑娘摇晃着身子撒娇,肥婆连忙摆手:“过来过来,稳稳的坐一下嘛!有钱人,你以为是买回去当小老婆啊!还不是当个玩具,玩几天就扔一边去了。身子干净,就图一手货的乐子!有几个臭钱,都把自己可当回事了。赚金主的票子,可不就要看人家任性嘛!”

    香芝丽丽小碎步跑过来,侧身坐在肥婆的沙发一旁,鬼精鬼精的眨巴着大眼睛。凑过来小声的说:“要不等金主来了,咱们拿了钱,我就专门给他们医治一下他么的任性吧!我就想试试,看看是他们有钱任性的厉害,还是我手里的棍子够粗!”

    “丽丽小姐,我的大小姐哦!这里虽然是近海的净月城,你有你的手段随便就能出境走人,可老妈子我还要守着跑不了的和尚庙呢!给我留个活路嘛!”

    香芝丽丽听完,皱着娇气的眉头,噘着嘴站了起来,把手里的金属球棒往前一丢:“随便了,反正我带来几个,他们都要买走,否则我就免费送给他们!敢挑三拣四,拉出去喂小秋!”

    球棒被一名打手接住了,肥婆想要叫住香芝丽丽好说好商量,别闹小女生脾气。可香芝丽丽一把扯开了发髻,小跑着上二楼去了。

    大罗这边,十几个军魂岛的行刑官已经出发了。女后勤官一身黑西装倚靠着一棵纤细的小树,树干颤悠悠的随时都会折断的样子。

    她摘下黑边眼镜,那一块白皙的手帕擦拭着:“时间来得及吗?你不担心你那个兄弟,真就给喂狗了?”

    大罗白了她一眼,这叫她万没想到,这个粗鲁的家伙还会翻白眼?

    “行刑官注意,锁定人质方位,开力场,加重力电磁护盾!我要来了。”大罗对着天空说完,把上衣脱了下来。

    衣服丢个后勤官:“转过去,我裤子也要脱。”

    后勤官接住上衣,转了个身,不屑的叫着:“真受不了你,让尤风楚这老家伙给你设计一套三防战衣不好吗?难怪他会叫我来给你打后勤储备工作了。”

    大罗没有回应,后勤官摇摇头:“走这么快?”一回头,果然大罗没了影。

    釉色娱乐城面前的公路两端路口处,已经有人在那里进行路段封锁了。像是用来装饰舞台的那种巨大背景板,直接横在了两端的路口上。

    封路的一边是一名身穿当地警方交通警察制服的人,戴了夸张大的墨镜,看不出样貌。

    他们两个,纷纷指挥路口的交通车辆绕行。指挥手势声影但十分标准,主要是很严肃,诸多驾车司机感觉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的样子。这两位可比净月城平时的交警酷多了,直接站在马路中央,丝毫没有担心,担心会有马路杀手开车撞上来这种事。

    封路完成,从路口两端的巨大背景板后面,分别跳下来四个人,这四个人都穿了贴身的海蓝单色的工作装,还戴了红色的建筑工地那一类安全帽。

    娱乐城的楼顶上还有一个人,躲在霓虹招牌一旁,不仔细看根本不容易被发现。

    这个人冲着走向娱乐城的八个人,分别示意了一个奇怪的手势。

    之后这八个人就开始飞速的朝着娱乐城这边跑了起来。

    娱乐城门外路上,还有香芝丽丽的三两保镖车,和一辆假警车,两辆冒充的巡警摩托。

    跑到近处的时候,车上的人都发现了不对劲,纷纷下车,每个保镖手里都拿着手枪,正准备朝两端跑过来的八个人射击。

    其中一个戴安全帽的,距离几十米远的时候纵身一跃而起,他在半空挥舞拳头,落地之时狠狠的朝着其中一辆摩托车砸了下去!

    那摩托车瞬间就报废了,从中间被砸扁了,油箱里开始迸溅出汽油。

    这八个人和封路的,还有在楼顶指挥的,正式随大罗前来净月城的十一个军魂岛的特种行刑官!

    砸了车,这名行刑官抬手抓住一名假冒的警察,随手一转,感觉这人的脑袋绕着脖子转了好几圈。

    接着,另一辆摩托被他一脚给踢飞,摩托车落下来的时候,那些保镖开枪了!

    子弹打中了飞过来的摩托车油箱,路中间的半空瞬间爆炸,一团汽油火焰四散迸溅开来。

    那边的四个行刑官,身形左右躲闪的快速逼近,近前之后,每个人都伸手干净利落,对于眼前香芝丽丽的保镖们,丝毫没有手下留情。

    他们几乎都是同样的动作,跑到一名保镖面前,抬手照准了脑袋用力拳头一挥,脑袋转几圈,人就倒下了。

    其他保镖都吓傻了,根本没见过这么狠的家伙。那是要多大的手上力气,才能像敲拨浪鼓似的把人头给打的像安装了轴承的旋转木马!

    一名保镖对准了一位行刑官,子弹打中了行刑官的肩膀。这行刑官快步上前,一个箭步带着周围的灰尘起了风,高高的跳了起来,一拳砸在这个开枪射击自己的保镖脑袋上,只见这保镖的脑袋猛的向下点了点头,就顺势一头栽倒在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