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野龙 第十八章 男的女的
    铜朝刚一离开,林卫兵就从刚刚的身体不适之中变了一副模样。

    他坐在楼顶上,右手凭空画了个圈,大罗的真人影像闪动几下,远在几千公里外的大罗就出现在了林卫兵身边。

    “都办妥了?”大罗半蹲下来,大手按住林卫兵蓬乱的头发。

    林卫兵斜眼看着大罗:“我什么也没做,只是确认一下土龙哥以后是否会与我们是一类人而已。”

    “那结果如何?”

    林卫兵很不开心的看着远处的大海,雾蒙蒙的,就像他现在的心情,十分的模糊。

    “罗老大,能提前让我任性一下吗?我现在不想告诉你。”

    罗爱国心知林卫兵似乎很在乎每一个改造人,毕竟内定未来他是最强的七神兵领导者、指挥官。即便现在还不是。

    “当然了,可我想告诉你一声,张尧已经启用‘天锁’了!”罗爱国起身朝一边走了几步,歪着头说:“伤及无辜之前,我会强行来这里,教铜朝做人!”

    “好的,我不插手。”林卫兵说完,他身形一闪,已经来到了海天相接之处,平躺在海面上,任由冰凉的海水浸透自己彷徨、而又矮小的身体。

    大罗飞身离开。一行在净月城一所废弃的铁路中转机库里,十几名来自军魂岛的特种行刑官,正蹲坐在杂草丛生的铁轨周围。大罗身形在此间一闪,地上灰尘四起!

    “大罗,怎么样了?”是那名年轻妖娆的女后勤官。

    大罗故作开心的马上让自己像个半吊子一般,哈哈笑着两手一拍:“过一小会,咱们去教那该死的野生土龙做人!大家都准备好杀手锏,狩猎嘛,不留活口!”

    女后勤官如释重负,长吁一口气:“你终于靠谱了一回。”

    “嘿嘿嘿~”大罗不好意思的挠着头笑起来,周围的行刑官冷若寒铁,对刚刚的对话并没有任何反应,像机器一样的呆在原地。

    铜朝进入了釉色娱乐城大厅,香芝丽丽和其他两名女子,没有在场。

    在场的只有十九名头戴黑布套的女孩。少了一个?

    看到铜朝船长保洁阿姨的打扮,旁边一个戴着墨镜的健硕男子一把想要推开他,并冷而蛮横的说道:“打扫卫生的一边去,这里没你的事。”

    铜朝右手一抓,毫不犹豫捏住他的手腕,横向朝一旁的沙发一丢,这看场的壮汉像一团破布一样的飞了过去。

    壮汉整个人翻着身子摔在沙发上,沙发质量不错,没有造成损坏,但是这壮汉却动弹不得,像是骨头摔坏了,昏死过去。

    马上,这一幕的发生,其他看场的几名打手全都目光聚焦到铜朝的身上。

    铜朝扯住自己胸前的衣服,向旁边一甩,保洁阿姨的衣服从他的身上飞到一边丢在了地下。

    “今天有一个算一个,谁也别想跑!不想跟他一个下场的,叫你们老板香芝丽丽出来见我!”铜朝大叫一声,极速冲到一名打手身边,揪着他的腰带抬手把他举了起来。

    被蒙面的女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听见有人大叫,像是闹事或砸场子的。她们纷纷吓得四处乱撞,因为手腕和腰部还拴着绳子,不由的所有人都东倒西歪摔在地上。

    铜朝随手将举高的打手丢在地上,大步上前,抓住女孩们身上的绳子,两手轻轻一扯,绳子就断了。他飞快的把束缚女孩的绳子全都扯断,同时也摘掉了她们头上的面罩。

    “都去那边等着,一会带你们去警察局,我是来救你们的,正义长存,要相信警察,今天就是他们作奸犯科的末日!”铜朝大叫着,女孩们开始朝着他手指的另一侧沙发那边跑过去。

    大厅里的十几名打手纷纷从腰间掏出了武器,有甩棍也有匕首,还有一名像是打手的领导者,他手里拿着一把外国入境的手枪!

    “干死他!”拿枪的人大叫一声。

    打手全都扑了过来,铜朝不想弄死他们,手里也就留了余力,与此同时,他也变化了自己的防身龙甲!

    拿甩棍的砸中了铜朝的肩膀,那甩棍立刻就变成了弯管儿!有几个砸中铜朝头顶的,直接就把手里的甩棍给震飞了。

    匕首扎在铜朝的腹部,没能伤到分毫,又横向的刀砍,只是在刀尖与铜朝皮肤接触的地方冒出了火星子!

    铜朝一把揪住拿匕首扎自己的家伙,拎着他的脖子凑到面前:“你听不懂人话啊!比我开杀戒,你们够资格吗?”

    说着抬手就给扔到一边去了。

    十几秒钟时间,十几名打手都感觉自己像是被工业气锤给揍了的感觉。一个个全都哀嚎呻吟的躺在地上。

    铜朝冲着拿枪的打手头头,眉梢抖了抖:“你,也来试试?”他挥动着拳头。

    打手头头心里不服,虽然搞不清楚面前的家伙是什么怪胎,但是明明就是一张人脸,肉做的人怎么可能抵御枪击呢!

    于是他冲着头朝的脸开了一枪!

    “砰——”

    子弹打在了铜朝的脸上,停住了!

    铜朝歪着头,从脸上局部生出龙鳞的地方,把那个弹头抠了下来,弹头已经变形了。

    他把弹头轻轻丢给打手头头,被他一下给接住了,弹头的余热烫了他一下,打手头头赶紧把弹头丢在了地上。

    铜朝并没有仔细去观察被自己打到的打手,一般来说,他一出拳,常人是一定会暴毙而亡的。但是因为不能随意杀生,就收了力度,只是打的这些人没有还手之力即可。

    所以哀嚎一片,是铜朝预期的效果。

    “正义长存!相信警察?”一个女子的清脆嗓音传说铜朝的耳中。

    斜视两侧步入二楼的盘旋楼梯,那个被锁定为香芝丽丽的变性人从铜朝面向右侧的楼梯上,正迈着稳稳的步伐走下来。

    与之前不同,她换了一身轻盈的装束,浅蓝色的帆布背带裤,上身是一件袖口大花边的素色衬衣。

    香芝丽丽身后跟着两名类似化妆师的女子,正随着她下楼,给她盘起常常的黑发,做了一个发髻。

    铜朝伸手一指:“你就是非法交易组织的人贩子头目?”

    “嗯,你说是就是喽!我一个弱女子,难不成你要像打他们一样的,也来打我吗?”

    铜朝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家伙们,不看不注意,这一看,发现十几名打手已经躺在地上把自己围了一圈!

    他们每个人手里拿着一个小型手电筒的东西,在一瞬间同时开启,十几股电流一样的东西击中了铜朝的脖子!

    一时之间,铜朝感觉有种炽热高温的东西在脖子一周被固定上了!尽管他一瞬间就把自己的身体变换成了全副龙鳞护甲的样子,但是热浪焦灼的感觉疼痛难忍。

    铜朝开始觉得有些窒息起来。

    “小伙子,你也太嚣张了吧?真的以为平民百姓就不懂什么是高科技吗?”香芝丽丽穿着清纯女孩的模样,说起话来却老练之中带着嚣张跋扈。

    她朝一旁打一个响指,从另一侧楼梯上,两名壮汉抬着一个箱子下来了。

    铜朝想要嘶吼一声,哪怕是用最不常用的口中吐火,烧死这群家伙。可自己眼前时有时无的视线开始出现了黑视的症状!根本无法集中肺部的空气,甚至发出声音都无比困难。

    他挥着手想要去抓那些可见电流一样的东西,但是手掌挥过之后,凭空什么也抓不到!而且每每手掌或者手腕碰到这些电流,都有种要被融化的灼伤痛感。

    那名打手头头楞了一下神,香芝丽丽冲他瞪了一眼。他马上反应过来,转身从抬过来的箱子里,打开之后拿出了一个像火箭筒的东西。

    香芝丽丽邪笑着走上前,看着铜朝,一旁的人递上一根金属棒球棍,她拿过来,双手抓着抡圆了胳膊在铜朝的脸上狠狠打砸了一击!

    铜朝的脸上虽然有龙甲保护,但是由于身体无法动弹,感觉体力也有些支撑不住了。脸上的鳞甲被这一棍子打的鳞甲抖动的开始消退。

    “你的身体结构和我们真正的人,是不一样的!懂了吗?在抓住小秋的时候,我的科研团队就已经发现了,这可是这个个国家最高军事武器的机密数据!很难得的!”说着,她仰头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等到她走到一边,那个打手头头已经瞄准了头朝的脑袋。

    “硬汉!来尝一下身体被打散架的感觉如何?”香芝丽丽一手抱在胸前,一手冲打手头头示意了一下。

    那根本就不是什么火炮之类的武器,而是一个可以发出次声波的东西!一般来说,固定范围赫兹的声波频率下,人体也会出现共振耦合。

    就像乐器的共鸣一样,使得人体神经组织、肌肉组织、血管、甚至皮肤、骨骼都会跟随共振,把人的身体进行由内而外的分解破坏!

    铜朝是改造人的身体构造,比常人的肉体谐振频率要高一个等级。

    打手头头刚一打开那个秘密武器,一股像热浪一样的东西从那个武器的前端发出,直接击中了铜朝的头部!

    这时铜朝感觉自己的脑壳正在膨胀,像要被震碎一样的感觉!不,是脑袋自己在进行颤抖,频率很高,感觉自己脸上的肉都要掉下来飘走一样!

    他双手顾不上其他,直接从两侧按压住头颅,想要让自己的脑袋停止次声波共振!可是这样的话,双手也开始失去了自控力。

    香芝丽丽觉得差不多了,摆一摆手,打手头头关掉了次声波武器。

    铜朝马上就开始胸口使劲的抖动,香芝丽丽示意躺在地上用特殊设备控制铜朝的那些打手,在打手们关掉“电流”之后,铜朝一个趔趄跪倒在地,嘴巴里“哗~”的一下,诸多的呕吐物从口中喷了出来!

    香芝丽丽噘着嘴,让自己的脸变得像个小丑,然后摇着头,凑过来蹲下身子,用金属球棒敲打着铜朝的脑袋:“你再给我变啊?哎哎,说你呢硬汉!再变个别的我看看,叫大伙也都欣赏一下嘛!”

    铜朝有气无力,浑身瘫软,强行用双臂撑着身体不要趴下去。他拼命歪着头问道:“你…你一个…一个死人妖有什么好得意的?”

    自己狼狈下场的残局,铜朝把所有信任都寄托在了娱乐城楼顶的林卫兵身上!他感觉下一秒,这副不可一世嚣张的嘴脸,就会在自己面前一无是处!

    可是香芝丽丽撇着嘴站了起来,问着周围的人:“听见了吗?硬汉说我是死人妖哎!”

    众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是一着急,想不出什么合适的词骂我了对吗?好吧好吧,你现在太难受了,你是病人我不跟你计较!呐,接下来就让小秋陪你玩玩喽,咯咯咯咯……”

    她笑着转身走向聚集在角落里的那帮女孩面前,歪着头,撩一下几根滑落在脸颊的发丝:“啧啧啧…你们的大英雄救不了你们喽!嗯~~~好可怜哝!”

    那撒娇的一声“嗯”,拐着弯儿的嘲笑这些即将被贩卖的女孩们。

    “穿黑衣服的那个!”突然香芝丽丽指着打手头头大叫:“把这些小婊砸,给我好好调教一下,带上楼,一会客户来了卖相不好,砸了我的招牌算什么啊?”

    “是,老板!”

    说着,香芝丽丽走过来,坐在了铜朝的背上,因为身体像被掏空了一般的虚脱,铜朝一下子趴在地上起不来了。

    她像个小姑娘似的“哎呀”一声:“你真坏,差点摔倒人家了!”

    铜朝现在连埋怨一句自己无能,抬手用拳头砸一下地面都做不到,他抬了一下手,又毫无气力的放下了。

    “哎哟哎哟,好啦好啦,是我不好还不行吗?”香芝丽丽笑眯眯的趴在铜朝耳边:“硬汉?你要不要猜一猜,我是男的,还是女的?还是说,是男的女的呢?”

    铜朝脑子里一片空白,似有似无的听着,却暗暗想着,快了快了,下一秒,你死定了!

    “咯咯咯咯…好吧,叫他们把这里好好打扫一下,距离十点可还有几分钟呢!你就去陪小秋好好玩玩吧!”

    几名打手上前,把香芝丽丽搀起来,接着他们就像拖死狗一样的,把铜朝从娱乐城正门拖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