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野龙 第十五章 私密对话
    卫生间门口放了一个“清理中、暂停使用”的警示牌,俩人走进去关上了卫生间的门。

    铜朝依靠着洗手台,掏出烟丢给大罗一根,大罗一巴掌拍在地上:“谁抽这破玩意儿啊!有什么屁话快说,先收拾你再抓他们也来得及。”

    “哼~手没事吧!”铜朝坏笑着,捏着烟也不抽,只是在鼻子下闻来闻去。

    大罗右手使劲一甩,发红的右手像融化的岩浆,手上的几个窟窿马上就补上了。待降下温度,恢复了人手的样子后,一点疤痕也没有。

    “你是不是又要遁地?”大罗向前走了几步,两手甩了甩,好像要趁其不备一下将铜朝治服的意思。

    铜朝点了点头:“哦?原来就是这么土的名字啊!遁地?是按照各种能力起名字的吗?你那个,叫什么?火遁?红手?”

    “陨石肉弹!”大罗说着:“呸~我告诉你干什么,你这个逃犯!”

    “说话别这么难听啊哥哥!我可没逃,是你们不要我了,你们都是专门培养的,我是后养的,野生产物。嫌弃,就不想要,既然不要我,我就自己走了呗。说话想想逻辑,再说,别一开口就像个憨包!”

    大罗晃一下脑袋:“憨包?我有军事学院的教官证书,你说我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是吗?”

    铜朝撇着嘴,很不屑的摇了摇头:“唉…你是来抓人贩子的,看你的架势,不觉得的有点夸张了吗?天底下那么多能去做的,非要抢警察的饭碗。不觉得大材小用,很委屈吗?”

    大罗大手一挥:“别跟我来这套!我们不是一路人,我有组织有纪律,你就是个散养的,有什么资格来说教。”

    铜朝从怀里抽出一张纸,上边赫然清楚的写着,第三基地请示国家高层部门的抓捕任务的任命书。他丢给了大罗,然后抱着双臂:“你觉得你自己能听话吗?上头的意思是要抓捕,量刑!可为什么里边说一定要活人呢?”

    “那怎么了?”

    “哼~如果我猜的没错,你是会弄死罪犯吧?所以他们在特意加了一句,要活人!”

    大罗指着铜朝大叫:“你居然黑进国家秘密数据库!”

    “你小点声!”

    “哦,你居然黑进去了?资料上说你不识字,没读过书,白纸一张啊!嗨嗨…他们还想着抓你回去之后,从零开始教化你呢。”大罗把那张纸揉成一团,用力一抓,空气中飘散出纸张燃烧的味道。

    他朝着洗手池那里手一伸,感应水龙头开始朝着他的手冲水,冰凉的自来水冒起水雾,同时把大罗手心里的纸灰也冲走了。

    “高级机密的数据库,我黑不进去,可是我知道又办法得到里边的数据,”铜朝指了指自己的头:“我这一年来,学了普通人二十年要学的东西!通过量子级信息传输,等质量替换了你们高层的数据库,看到了有关第三基地的一些消息。”

    大罗没听懂什么意思,只是怀疑的问:“你都看见什么了?”

    “除了正常派遣给第三基地的一些小小不然的任务以外,连你们的基本资料都没有。第三基地还真是够绝的,科研数据只有负责我们的特定人选有备份。连数据库都没有。”铜朝伪善的竖着大拇指。

    大罗摇摇头:“那你一定知道我昨晚抓你,是什么意思了吧?”

    “我知道我自己,所以我也能想到你们的存在是怎么一回事。哥哥既然这么说,心里一定对我这个弟弟有点私心吧!他们想要我的命!呃…准确的说是要我的身体数据,我死了,再有个替补也是一样的,对吧!”

    “原来你真的都知道了。”

    “我查过了,那个叫香芝丽丽的,是个变性人,去三基盟国做了手术,但是我不能确定她的国籍,东华没有她的籍贯记录,外国的我也不想去看。所以我觉得,她在东华共和国搞人命交易,应该是触及了第三基地的什么底线吧。”

    大罗紧张起来:“你不是说你不知道基地的数据吗?”

    “有脑子想一想也能推算出来!抓人贩子,有可靠消息了,叫警察不是一样吗?找上了所谓的奇兵,那就一定有猫腻。”

    罗爱国此时的心情是崩溃的,他没办法去诠释眼前这个跟自己是绝对同类的家伙,到底聪明到了什么程度。

    陆贤当时给内部会议上说过,铜朝是个憨厚的农村孩子,不动用超能力,基本无疑和农村傻小子没区别。

    可眼前的铜朝,叫大罗怎么去相信啊!

    “这个香芝丽丽,不光是人贩子那么简单。婴儿的,小孩的,卖给那些没有子嗣的有钱人当孩子;脑子有问题的,就取了器官,培养起来卖给富豪里重病需要的;女人,年轻的送到国外,或者国内的一些肮脏之地…”

    “就像这种娱乐城吗?”

    “嗯。从十三、十四岁,到三十、四十岁之间的,都有利用价值;就连壮力男丁,诱骗说出国赚大钱,也会送去长系青国,或者海番国等地,去黑矿山卖力,不听话的打死,或者挖掉身体的一些器官。据说还有拿人肉搞食品加工的!”

    “所以这是触及了第三基地的底线了对吗?人道主义,杀人越货、非法交易,还有什么?”铜朝神色凝重,他一点没有炫耀自己聪明劲的意思,完全是在推测。

    可是大罗却越发觉得铜朝是个可怕的人物了,他居然连底线原则之中的三条,都能猜对!

    “我不知道第三基地的规矩,照你的表情来看,我是猜对了没错吧!是不是还有自然灾害,和战争,还有什么?我好给自己规范一个圈子,触及底线的时候,我在外边提前帮你们办了!省得到时候那天抓了我,我也好有邀功给自己开罪的资本。”

    大罗没有回答铜朝,他只是大手一挥,整个卫生间就变的在内部多了一层屏障一样的东西。看不见,但是铜朝可以感觉到,那是一个简易的磁场屏蔽结构。

    “告诉我,兄弟,你说句实话,还想不想回基地了?要是你想,哥哥有办法叫你回来。”大罗伸出拳头,希望铜朝给自己一个回应。

    铜朝伸手推开了大罗的拳头:“算了吧!我想当人,不想叫人当枪使!一个人,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最爱的人也保护不了,当什么自吹自擂的守护国家的奇兵啊!”

    “可我们是武力解决一切大型事件的人!精神调度和领导层的事,我们不能去掺和!”大罗觉得有希望说服铜朝,“我们是兵!二十六年前你就是个死人了!活下来就是为了职责性的目的。没有别的,金火、长风、张龙,还有依塔克,哦,还有那个没长大的小弟林卫兵!我们都希望你回来!”

    “谁在叫我?”

    突然两个人面前一闪,林卫兵和陆贤出现在了这个被屏蔽过的卫生间里。

    铜朝看到了林卫兵,是个小孩,他嬉笑着上前摸摸他的脸蛋:“哎呀?他在叫你啊?刚说你们希望我回去?有这回事?”

    林卫兵看到铜朝,第一眼,第一次,纯粹的好感,松开抱着的陆贤,两手高举着:“土龙哥哥吗?哈哈哈,真的是你啊!”

    大罗傻眼了,这两位他都认识没错,可是他很奇怪,为什么林卫兵能突破自己的屏蔽呢?

    铜朝也很友好的一把架着林卫兵的腋下,把他举了起来,托举抛高高几下,然后放了下来。

    “说,这厮的磁场屏障,是不是个渣渣?”铜朝假装正经的板着脸问。

    林卫兵举起一只手来:“是的,大哥!”

    铜朝手一抬:“来,击掌!”

    俩人一大一小的相互击掌之后。陆贤终于说话了:“孩子,你是不打算认我这个义父了吗?”

    结果铜朝果然视陆贤不存在的样子,走过去,在大罗肩头抱了一下,极小声地说道:“他交给你了,这里的事我来办,一个不少给你送到净月城警察局里。拜托了。”

    大罗还没反应过来,铜朝就回身对林卫兵说:“你,是不是来找我的?”

    “是的土龙大哥!”

    “第三基地是不是个超级无聊,整天管来管去的破地方!”

    “大哥说的对!”

    “那土龙大哥带你去到处玩个够再说,想不想去?”

    “铜朝你……”大罗似乎感觉什么不对劲了。

    虽然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但是陆贤有种刚一见到义子,就马上要失去他的感觉。

    “大哥,小弟一切听你安排!”林卫兵大叫着。

    陆贤紧张的想要去抓铜朝:“孩子!你金爸金妈他们都很挂念你啊!”

    铜朝使个眼色:“给他俩送走!”

    林卫兵举手打报告似的站直了身子:“小弟明白!”

    大罗伸手去抓林卫兵:“臭小子我看你敢……”

    “嘿嘿嘿~”林卫兵回身一把抓住大罗的手腕,猛的向后一扯,接着又搂住陆贤的腰:“这可由不得你们了!”

    眼前瞬间一闪,整个卫生间就剩下铜朝一个人了。他长长的叹了口气。磁场屏障也消失了,卫生间的门突然就猛的被人给撞开,几个壮汉冲了进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