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野龙 第十三章 想见的哥哥
    大罗当晚就上报了在净月城遇上铜朝的事。他没有通过后勤官,而是启用了自己与其他几名第三基地成员的特殊联系方式。

    陆贤在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激动坏了。

    他冲出屋子,向着黑夜的荒凉草原,仰头看着满天的星辰,完全不顾一个年过半百老人的形象,也没有拘束自己身为科学家的那种沉稳。

    只见他抓一把地上的野草,在嘴巴里咀嚼了两口,然后腥臭的味道令他无法回味,一口吐了出来。

    因为这里是“七号地”生物兵器试验场,隶属科学家张尧的“地盘”。

    大半夜的听见试验场的外头有人发疯,他披着一条毯子就出来看了。

    几名脸上现出凶光的,身形十分结实的大块头男子跑了过来,见到张尧之后汇报着:“张总工,陆教授是不是发癔症了?刚才小主人从他屋子里出来,教授就跟着从后面跑出来,在那边开始发病了!”

    张尧伸出手去:“带酒了吗?”

    其中一名男子从背后腰间取下一个酒囊,递给张尧。

    张尧接过来之后道:“明天开始这个月的试验场卫生你打扫。明令禁止酗酒,你可真听话。”

    那男子一脸无辜,心想早知道不拿出来了。

    接着张尧又伸出手冲着几位:“有烟吗?”

    几个壮汉纷纷摇头,面面相觑的各自互使眼色。

    “烟不禁止啊!什么态度?有就拿出来,我要去跟老哥们庆祝一番。”

    还是刚才拿酒的那个人,他又是从身后摸出一包烟递过来。

    “行了,就你了,这个月的试验场全场地卫生取消了。”

    那个人一脸开心,但是面色凶光依旧不减。

    这几位壮汉,本来就是七号地试验场的刑事官,每天专门以人力与实验猛兽做特训的人,久而久之,他们的脸除了见到人类会稍微缓和一些,一般时候都是要大开杀戒的模样。

    但是看到他笑了,张尧立马抬起手来:“那就打扫一年的吧!”

    “哎哎,总工,不说了不禁烟吗?”

    张尧坏笑着:“可我没让你们随身携带啊!可以在自己屋子里抽,带出来什么意思?”

    这时候一个年龄只有十几岁的小男孩走了过来,看上去有成年人的那种沉着,清秀模样,穿着一件大人的长袖衬衣,牛仔裤,脚上是一双牛仔短靴。

    他上来一把抢过张尧手里的烟,又拿过他的酒囊。

    张尧拉着脸求饶道:“小祖宗,我跟老陆去…”

    “消息是我告诉他的,净月城执行搜捕任务的罗爱国,找到了铜朝。我想申请这次前去协助。”男孩把烟酒抓在一只手里,伸开手臂指向一边。

    张尧试探的问着:“那我要是不同意呢?”

    刚说完,男孩手里的东西一下子变的像失去了物体的结构本质,瞬间化作极为细小颗粒状的尘雾,从他的手上散落了下来。就像把东西瞬间腐烂掉,腐烂的化成了分子状态。

    张尧赶忙伸手过去接,心疼的叫着:“你这个死孩子啊,这可都是花钱买的唻!”

    男孩没有理会,转身朝来的方向,那个与七号地基地建设有几百米距离的小农家院走去。那里是他一个人的居住场所,在七号地,除了张尧本人之外,是绝对禁区。

    站在旁边傻眼的几位,感觉这个男孩的行为太不友善、太没商量余地了。可又都不敢招惹,因为这家伙就是统称“第三基地”的奇兵之一,未来“七神兵”的统帅级人物,即便现在年幼,也毫不亚于其他几位。

    在某个既定的时刻里,张尧曾对其他几位教授说过:林卫兵这孩子,他到底能发挥出多大的能力,有多恐怖我是真的不知道。各种最尖端科学仪器进行测量,都爆表了。

    但是他现在只有十三岁,在人道主义上说,他还不可以被列入极端任务执行人员的行列。

    张尧不想违背这条很久之前就定下来的,仅仅属于“第三基地”的规矩。其主要原因还是出于私心。

    因为在首都白星城的那些常规科学家推论,说铜朝想着就是个野蛮生长的怪物,是否已经具备超越未来七神兵级别的本事,未从可知。

    张尧是怕铜朝比林卫兵厉害,或者说怕他死在铜朝手里。在第三基地的现有成员中分析,铜朝已经是有复仇心理的怪物了。

    已经天亮的时候,陆贤和张尧躺在一望无际的荒草辽原上,两个老家伙像个儿时的玩伴,相互抓着彼此的手,激动的指向天空。

    “看着吧,七神兵终于可以成立了!铜朝找到了,再有五年,东华共和国在世界的地位,人类世界无可匹及!”

    陆贤激动起来手都是哆嗦的,张尧一贯不喜欢泼冷水,但这次他却说:“去年七号地研究经费,因为怪物暴走脱逃的事,减去了不少。你也知道,前不久上头给拨款了,足够多的研究资金,我基本上都用在了狩猎兵器的研发上。现在时机基本成熟了,我觉得可以行动。”

    “什么意思?”陆贤甩开他的手,向一侧躲开的坐了起来。

    张尧也坐了起来,愁眉不展的看着陆贤不高兴的样子。大家都是科学家,又都不傻,当然陆贤是知道张尧所说的“狩猎兵器”,指的就是改造人以下等级的驯化野兽。

    那些驯化野兽已经没有了基本的形体特征,狼不像狼,狗不像狗。总之是诸多有攻击性的猛兽,几乎都被列入七号地研发计划中了。

    其中最直观的的外貌特征,就是巨大!而原本种族的外貌看不出来,是因为这些猛兽都被加装了理性武器,也就是野兽可以自行使用的杀伤性武器。

    倒不是说动物会开枪放炮了,就拿鬣狗的实验品来说,它比自己以前的身形要大了三十倍,四条腿的高度都超过了两米!咬合力可以达到一千吨,奔袭平均速度也有一百多公里时速。

    这种科学改造野兽,除了使用过类似铜朝当年胎死腹中时,陆贤给他使用过的那种合成垂体激素之外;还在动物骨骼上加装了后天的钢板,身体外部也有加装关节辅助机械装置。

    想象是专门用来应付未来战争中,那些假想敌的东西。那一定是可以与坦克相抗衡、与远程打击火力进行厮杀对决的超级科技“武器”。

    这些全都被列入了东华共和国的军事一级绝密,有内部的人曾调侃说,这根本就不是用在人类战争上的,宇宙之大,谁能保证未来不会有外星觊觎者的造访。

    陆贤是绝密科学研究的主将科学家,他当然是很清楚这一点的。张尧想要委婉表达的意思,就是要用这些刚刚实验成型的怪物,去狩猎铜朝!

    “能有什么意思?绝密产物,死也要回收科学数据样本呗。”张尧下意识的向后躲了一下,他估计陆贤肯定会感情用事给自己一拳。

    可事情发展的完全没有逻辑可寻,陆贤只是有气无力的问了一句:“是上边的指示吗?”

    “之前怪物脱逃事件,已经殃及友国人民了,我们不能把自己的科研成就洋洋得意的用在给世人带来灾祸上!我们的初衷是保护世人!”

    “可铜朝是人啊!他不是你那些半成品的野兽!”陆贤拍着胸口说:“那可是我看着他长大,养了二十多年的义子啊!”

    “二十多年你陪过他几天啊,还不都是一直不怎么回去带他。”张尧低着头说,他不敢直视陆贤,这话本身就带着讽刺。

    陆贤起身朝基地建筑走去,冷冷的说着:“别以为你有一群人造的恶魔,就能欺负我的儿子!要狩猎,打狗也得看主人!你觉得你的数量众多,好啊,是骡是马比比看。”

    陆贤这一年来都在七号地居住,偶尔会去首都开会,张尧和其他几位教授一样,他们都很清除,七个老哥们里,就只有陆贤是没有“根据地”的。

    那么,他说数量众多,和比比看,是还有决胜底牌没亮相吗?

    “好兄弟,这的确是上头的意思!你可别跟我记仇啊!”张尧起身追上去,一路小跑着。

    陆贤站在远处,冲这边抬手制止他过来:“没错,我们是兄弟,可在你决定要服从上头的意思那一刻,这个兄弟,就算不上是好兄弟了!你是要杀了你兄弟的孩子,是一个本可以叫你一声大伯的侄子!”陆贤大喊着,说完转过身去,摆一摆手,像是在道别。

    张尧开始犯愁了,心里叫屈的埋怨着:你们这群当官的,是,顾全大局,干嘛非要选我张尧啊!不是还有火阎王和森罗恶鬼他们么,凭什么就是我了呢。

    看到陆贤朝着七号地北侧的铁丝网围栏走去,躲在农家小院墙边的林卫兵,身形一闪,来到了距离这边少说也有一公里的围栏外。

    他躲在土路旁,紧贴着铁丝网生长的是一些茂盛的笤帚秧苗,林卫兵背对着站在这里。

    陆贤忧郁的心情,低着头,像个颓废的老人,沉重踱步走了出来。

    “教授,您是要徒步走去十几里之外的小镇,搭公共汽车离开吗?”林卫兵走出来站在陆贤面前。

    陆贤看了他一眼,一摆手:“你出来干什么来了?送我一程啊?行了,老叔心领了,熊孩子赶紧回去,一会老张要冲人家发飙了。”

    他说完,绕过林卫兵朝乡镇方向走,沿着土路走比较远一些,从土路北边的小树林穿过去抄小路,会近一些,但是树林里杂草丛生,根本没有路。

    陆贤试探着跳了进去。林卫兵摆出一副“真叫人不省心”的样子,摇了摇头,身形一闪,靠近陆贤之后一把抱住他的腰,再猛的向前一闪,两个人同时消失了。

    陆贤吓了一跳,周围的事物瞬间就看不清了,只觉得自己的眼睛出现了幻觉。

    等到能看清周围的时候,他跟林卫兵已经站在了小镇的公路边上。

    前后几乎就是一眨眼的功夫。陆贤有些不高兴的推开林卫兵:“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叫人操心呢?唉…算了,小镇我也到了,你走吧,以后别在人前卖弄。我不喜欢。”

    林卫兵眉梢歪着,两手一摊:“没有人叫你喜欢我啊?我是想去见见我那个传说中的土龙大哥!我抓你是想让你给我做介绍人。”

    陆贤一下子就明白了,他指着七号地的方向,“哎?对了,你离开七号地,高压磁电围墙怎么没有报警呢?”

    “嘿嘿,昨晚告诉你消息之后,我就随手给拆掉了!”林卫兵嬉笑着,一把抱住陆贤,“净月城是吧,地图上我已经确定过位置了。咱们走!”

    陆贤大叫着:“哎哎哎,你…来人啊,抢…”

    他想要大叫让小镇上的人过来阻拦,那个“抢劫”的“劫”字还没有出口,两个人像幽灵一样在小镇的公路边,瞬间消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