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野龙 第六章 依塔克
    那位村医听了好心的老大爷说服,他找了辆车,带着铜朝和受伤的中年男子去了近处的虎阳城。

    在做了挂号登记之后,中年男子被送进了抢救室。

    当夜的值班医生无法进行急救手术,好在村医在这家医院有熟人在,他马上打了电话联系,医生到来之后手术很快就开始了。

    铜朝解掉了绳子,依旧把凤香的尸体带在身边,似乎已经有了不怎么好闻的味道。

    村医看着铜朝有气无力的样子,心里觉得有些可怜,于是他准备出去买一点东西回来安顿他。

    正当手术还在进行的时候,突然有护士跑了出来,喊叫着病人家属。

    铜朝把凤香像坐着的样子将她扶正了待在椅子上。他起身捂着胸口说:“怎么了吗?大姐?”

    “我是护士,不是什么大姐,病人你带来的是吗?需要输血,b型血,我们准备用血库的备存,这是手术的病危通知单,你看一下,没什么意见的话就在这里签字。”

    铜朝接过一张家属签字的手术用纸,完全看不懂上边写的是什么,因为他不识字,更别说签字了。

    护士用嫌弃的眼神看着赤裸上身的铜朝,似乎也闻到了令人不适的味道。

    她捂着鼻子说:“不签字的话,我们接下来的手术没办法进行的。先生,这个单子一开始就要签的,需要马上给病人输血。”

    铜朝懵懂的看着手中的白纸,又无助的抬头看着护士:“护士,我…我不会写字。”

    “什么?家属就你一个人吗?”她不耐烦的翻着白眼,“那按手印也行,等着,我去拿印泥。”

    “不必了护士小姐姐!”一个清脆的声音从铜朝的背后传来。

    铜朝立刻回头看着,眼前这个跟自己年龄相仿,却比自己稍稍矮了半头的大男孩,他印象里并不认识。

    护士走过来,“你也是家属吗?”

    “是啊小姐姐,我会写字,我来吧。”这年轻人说着从夹克内兜里摸出一只金质的钢笔,在手术确认单上签了名字,写的是两个字“铜朝”。

    护士撇一撇嘴,似笑非笑的白眼着:“行了,等着吧,家属不能随便离开啊!”

    “好的小姐姐,全听您吩咐。”

    “少贫嘴,坐会吧。”护士心里明明很欢喜,却一副高傲的姿态,说完转身就走进了手术室。

    整个签字的过程,铜朝一直愣神的看着他。

    而他却特别友好,走过来,在铜朝耳边说道:“小哥,别担心,有弟弟在呢。”

    铜朝还没反应过来,只见这个人在凤香的额头上摸了一下。

    “干什么你?”铜朝极为不满的上前一把握住他的手腕。

    他斜视着铜朝:“哥?她怎么?”

    “你到底是谁啊?谁是你哥!她怎么了跟你无关,别乱碰。”铜朝心疼的一把将凤香抱在怀里,坐了下来。

    低着头,看着凤香安详的睡着,惨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心里五味杂陈,一股一股的心潮痛楚贯穿了整个身体,以至于忘记了整整一天下来未曾进食的疲惫。

    “我是依塔克,看样貌,很多人会误以为我是外国人呢。哥,人死不能复生,入土为安吧。”

    铜朝冷冷的回答:“你说了名字我也不认识你。我要去白星城找我爸爸,他是大科学家,他可以把凤香……”

    “陆贤教授对吗?呵~原来你一直当他是你的父亲啊。”依塔克仰头叹了口气。

    铜朝抬头盯着他,语气变得缓和了许多:“你认识他是吗?没错我爸爸是教授,他是我义父,不是我的亲生父亲。”

    依塔克耸了耸肩:“原来这个你都知道了啊。好吧,我认识他,而且加上你我,还有另外五个人,我们都当他们是必须尊敬的长辈,这一点没错。可是他…”

    依塔克想起铜朝不识字,据推断,大概不光是没读过书,应该说正常的人类常识他都不太清楚吧。

    一想到这里,依塔克从背后遮盖在夹克下面的腰包里,摸出一块压缩饼干,递给铜朝:“年龄上我比你小几个月,理应叫你一声哥哥。不过在我们很小的时候,我们就是在一起度过了那个黑暗的日子。就算长久的分别,我也能感觉到你骨子里的那份善良。”

    铜朝接过压缩饼干,咬了一下,有点硬,还有点咸。

    “路上我救了一个男的,他现在在抢救,等安排完了他,我就带着凤香和你一起去白星城,行吗?弟弟。”

    这一声弟弟,依塔克眼窝里充满了泪水,他摇着头转过身去,心中暗骂:卧槽,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单纯的人呢。我这个弟弟当的,啧啧…

    冷静了片刻,正要转身的时候,村医拎着一包东西从医院外边回来了。

    依塔克脱了夹克,递过来:“哥,先穿上。”

    铜朝接下来之后,像个可怜的孩子一般“哦”了一声。

    “您好,我是铜朝的弟弟,依塔克。谢谢您对我哥的照顾,还有麻烦您送他们来这里。”依塔克冲村医深深地鞠了一躬。

    村医有些惶恐的赶忙拉住依塔克:“没有没有,嗨~你是他弟弟啊,那就好了,哎哟,你哥哥他真的…啧…哎…”

    依塔克拉着村医到了一旁,眼神骤然变的无比冷峻:“我哥没跟你说什么吧?比如,会变魔术?”

    “魔术?那是魔术啊?我天呐,那可厉害了,当时他说有人冲他心脏位置开了一枪,还有他那手上…”

    依塔克抬手示意他不要说下去,顺便从背后腰包中摸出一张银行卡:“大哥,忙活大晚上的,您受累了。我也不跟您客气,这里边的钱,随便花,我们家不缺这个。也不要拒绝,我还知道和您一路帮我哥的,还有个老爷子;当村医不容易,你不是给村里人看病好多人都赊账的么,就从这里边扣了吧。救死扶伤也不是一双手就够了的。”

    村医想说话,却又一次被依塔克打断:“我知道,我都知道。世上还是好人多,但是这个情况不太一样。大概我哥也跟您说了我们的爸爸是科学家的事了吧。嗯,这样,里边的钱,给那位老爷子换套像样的房子住,他老伴儿身子骨不好,那间老房子太潮湿了。所有花销这里边绝对够用;其余的,你就看着进点药,安安稳稳的当您的村医。”

    村医听了这一堆的话,整个人都有点不敢相信现实了。

    他结果银行卡,没说别的,赶忙拎着手中的便利袋:“这里边我卖了一些吃的和牛奶,你哥哥好像累坏了,还有他身边的姑娘,哎…”村医叹了口气,从塑料袋里摸出一瓶香水,“喷一下,遮一遮味道。别见怪,我知道人总有说不出的苦衷,既然你来了,我感觉你还是个很懂人情世故的,赶紧料理后事为好。”

    依塔克后退一步,又鞠了一躬:“大恩不言谢,这里的事就交给我好了,不能再麻烦您了,听兄弟一句,现在打车赶紧回家,老爷子还在你家门口等着呢,夜里天冷,路上注意安全。”

    说完,他接过便利袋,径直朝铜朝走去。村医连接着说几句话的机会都没有。

    看到人家这么决绝的说,村医也不好再说什么,他只得把银行卡收起来,走去了挂号处。

    在问询了挂号单的问题之后,又拜托值班医生说:“里边抢救做手术的,是我一个同学,到时候麻烦让他给我打个电话,我家里有事,先走了。”

    铜朝看到村医离开,他有些不高兴的说依塔克:“弟弟,你怎么叫人家走了?我都不知道他叫什么呢?咱还得谢谢人家吧。”

    “我又不傻,当然替你这个不省心的哥哥办好了所有事。呐,吃一点,喝一点,身子暖和有力气了,跟我到卫生间来一下,我给你看看伤。”

    铜朝点点头,打开便利袋,直接下口咬带着包装袋的香肠,狼吞虎咽的拼命往肚子里咽下去。

    当依塔克拿着香水往凤香的尸体上喷洒的时候,铜朝不解的看了他一眼。

    “哦,这个是遮臭的,你我都受得了,但是别吓着别人不是吗。”

    “嗯,行,听你的。”

    借着铜朝吃东西的空档,依塔克走到了另一边的走廊里,一根手指敲了敲脑壳,自言自语道:“人找到了,那个村医回去了,你们安排安排。”

    远在村医那个村子的上空,大罗和金火在漆黑的夜幕中看着这个并不算大的小村庄。

    金火坐在大罗肩头,倒吸一口冷风:“吁——搞定了,依塔克见到人了,开始清理吧。”

    依塔克在这边骂了一句:“混账东西,清理什么?他们怎么说也是老百姓,这事就此作罢。你们回去吧,我自己处理就好了,通知张龙和长风,叫他们也回去,我这里的卫星信号没有他们俩的。”

    大罗和金火收到消息后,马上就飞走了。

    铜朝抱着凤香走了过来,看到依塔克在走廊里自言自语,他冷不丁的问了一句:“是不是哥哥让你为难了啊?”

    依塔克佯装冷静的转过身,歪嘴歪脑袋的看着铜朝:“我觉得你想多了。哥哥没读过书,做弟弟的还不能多替哥哥着想吗?真是的。”

    他走上前,替铜朝拉几下夹克的衣领:“陆大爷说你是个多好的人,多善良,当时我们还都不当回事。这下好了,我信了,他们也必须要信才行。”

    铜朝露出了久违的笑容,但是眼窝里依然是渗出了忧伤。他低头看着凤香,心里又激动又担心。

    激动是因为终于有能帮助自己的人出现了,也就意味着很快就能见到义父,到时候凤香就有救了;担心,是怕当时村医说的那些话,印证了这个世界的极限,人死不能复生。

    依塔克看出了什么,他并不想泼冷水,只是很平和的说:“小哥,你不要太激动,我给你说个事。”

    铜朝急忙答应着:“你说你说。”

    “假如,我是说假如啊。要是咱兄弟俩回去晚了,我怕就耽误了救活凤香的时间。要不这样,咱们先赶紧找个地方,弄一个冷冻室,把凤香的身子先冷藏起来,至少这样不会坏,从你弟弟我学到的科学知识来说,就算冰冻几万年,化开解冻之后,改活过来的照样能活。”

    “弟弟你走路快吗?”铜朝问道。

    依塔克心里是有些想笑的,但表面上还是很平常的点着头:“还行,问这个干嘛?”

    “我今天抱着凤香,一天光走就走了两千里路;现在距离白星城还远不远了?”

    “不远,也就三千多里地。”

    “那咱俩走快点,我跑着,你跟得上就行,一天也来不及了吗?”

    依塔克有些难以解释,毕竟他知道自己说了谎话,这个谎话,也许是不想打破小哥哥的梦幻;也许是在为陆贤教授争取时间,哪怕是等他自己想好了说服铜朝的托词。

    他摇了摇头,不敢去看铜朝,虽然他知道,铜朝应该没有学过,有关人类极限潜能的开发训练;但还是怕他从眼神中看出什么。

    一把紧紧的捏住铜朝的肩:“哥,人总要信一次命运;该来的总会来,跑不了的。现在不是时候,陆贤教授正在着急清理怪物的工作,根本顾不上咱们这些家人。就算现在到了白星城,他也没有时间。”

    “为什么啊?”铜朝激动的喊着:“我是他养大的儿子啊!凤香怎么也算他的半个女儿吧?不救自己的家人,去管那些怪物?你说什么?怪物?我杀了那么多,怎么还有?”

    依塔克闷声叹气着:“你杀的那几只,可差远了;有个地方是咱们管辖内的,叫‘七号地’,专门研究对抗未来战争武器的动物猛兽实验,从那里跑掉的,少说也有几万只。哥啊,不要责怪陆贤教授,能力越大,为国为民,他要真是顾自己的小家,那这个大家,就放任不管了吗?我们跟别人不一样,活的自私了,我们以后心里有愧。”

    铜朝始终觉得不应该这样,并没有谁教导自己将来是为大家活,而不是为了自己的小家。可眼前这个一直迁就自己、安慰自己,帮自己忙来忙去的弟弟,都这么说了,他也只能点点头。

    “那冷冻室,你得帮我。”

    “当然了,我们是兄弟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