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野龙 第五章 长情的人
    铜朝离开了自己的家乡,那个洪灾泛滥的水乡,真的就变成了大水之乡。

    他背着凤香的尸体,不知道走了多久,但是已经走出了大水的灾区。天也黑了下来。

    渐渐的,他能在远处看到抢收庄稼的人;也许是知道南国水乡受灾,这里的百姓怕收的晚了遭到波及吧。

    “阿香,别担心,我义父是个大科学家,他一定有办法让你醒过来的。我铜朝发誓,这辈子只会在乎你一个人,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不会抛下你。”

    黑夜里,背着爱慕的姑娘,在未知的路上继续走着。

    这时候,铜朝听到了一丝淡淡的呻吟,像个快要死的人在呼救。

    他下意识的回了下头,“阿香,是你吗?”

    不是,阿香冰冷的身子,铜朝感觉不到一丁点的暖意。

    那吃疼的哀怨之声越来越有气无力。铜朝闭上眼睛仔细的感知了一下,在前边!

    他大步跑了过去,是一座桥,桥上的一辆厢式货车只有车头悬空在撞断的桥栏杆上,桥下没有多少水,但是堆满了各种样式的泡沫箱。

    “喂!有人吗?你在哪儿?”铜朝大叫着。

    桥底下,一个稍稍肥胖的老男人,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拿着一块石头使劲的砸着桥墩:“救命…好心人,救命啊……”

    铜朝听到了,他朝着四周的黑夜使劲的眺望着,眼睛似乎有了一种特殊的能力,可以在黑夜之中看清楚单绿色的旷野。那些之前看到的抢收庄稼的百姓已经消失无踪了,或者说,自己已经走到了一个荒芜的山野腹地。

    背着阿香,一手拖着阿香的身子,一手抓着桥栏杆,铜朝猫着身子跳了下来。

    他看到了这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

    “大叔,出什么事了?你还好吧?”铜朝走过来,一把按住这个中年男子的额头。

    他的额头在发烧,但不知道伤在了哪里。

    中年男人立刻就留下眼泪来,他惊喜中带着感动,嘶声裂肺的叫着:“南国发大水,一帮家乡受灾出来逃难的,劫了我的车…小哥,快给我止血…快,我感觉自己不行了。”

    铜朝撕开了他的外衣,看到了中年男子腹部的一个刀口子。

    “我该怎么做?我不太会啊大叔。”

    中年男子有些失望的,胸口一起一伏的抖动了几下,嘴巴想要说什么,却突然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铜朝眼见不好,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他重新回到桥上,一把抓住货车前头的保险杠,一只手使劲拖着向后拉扯。

    车底和桥面摩擦出稀稀拉拉的火星子,就这么被铜朝硬生生的给拽了上来。

    等把车子放下之后,他跑到车里检查了一下,车子好像还能发动。又到后面看了一眼后车厢,里边有一条绳子,和几个什么也没有的空货箱。

    于是他用绳子把阿香绑在了自己身上,再次跳到桥下,双臂托举着胖男人,飞身一跃窜到了桥上。

    他把这男人抱到了车子的后车厢里,在他脸上打了几巴掌:“大叔,你撑住啊,我现在送你去医院!你告诉我,最近城市的方向在哪里?医院在哪里?你给我说话啊——”

    一声大吼,中年男人迷离的眼神抖动了几下,嘴唇翕动着,似乎是要不行了。

    铜朝心里暗骂:妈的这都是怎么回事啊!

    他摸了一下中年男子的鼻孔,还有呼吸。心里暗自发愁了一下,闷声叹了口气。

    管不了那么多了,我自己去找城市!

    铜朝本想着是要开车带这大叔去求救的,可是货车和在村里的时候开的农用拖拉机不是一回事。鼓捣了两下车子原地一动不动的。

    最后一咬牙,他抱起这位大叔二百来劲的身体,朝着黑夜唯有光亮的地方,发了疯的飞奔起来。

    从昨夜到今夜,铜朝一口东西未吃,也没喝一口水,但是他感觉不到饥饿与疲倦。只是这么一股脑的朝着一个未知的方向狂奔。

    这个中年男人,被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抱着,在一路狂奔的颠簸中,他有几次稍稍的清醒了几下,并下意识的捂紧了伤口。心里暗暗的想着:我不能连累这个孩子,我得活着,坚持住,老艾,坚持住……

    也就是几分钟的功夫,铜朝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一口气飞奔出几十公里。

    起先来到的是一个村子,村里的光亮被误认为是一个城市,正当他失望的准备再次朝着另外黑夜中的光亮飞奔时。

    村口一个牵着牛车的老大爷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大爷,这个大叔叫人给抢劫了,他受伤了,还在流血,能告诉我这里最近的医院在哪吗?”

    这老大爷吓的差点没站稳,看着这个年轻人怀里抱着的一个男人,身上在不停的向下滴血。

    老大爷一手指着村子里的一个方向:“这可不行啊,送到城里人流血都流死了!先赶紧处理一下,村里有小诊所。”

    铜朝要不是腾不开手,真就想给自己一巴掌。对呀,他就是在村子里长大的,小时候阿香感冒发烧,不都是在村子里打针的吗?还有小胖和二迷糊他们打架拿砖头把脑袋砸破了,也是在村医那里缝的脑袋。

    感激之中来不及道谢,只见老大爷把牛缰绳缠在牛脖子上,在它背上一拍:“老子有事要办,你自己回家,喔~喔~”

    这牛似乎通人性,乖乖的朝着家的方向走了。老大爷领着铜朝,迈开矫健的小碎步,快速的朝着村医那里走去。

    十几分钟后,村医给这个中年男子做了基本的止血和初步缝合。这医生看上去面善,比铜朝大哥十几岁的模样,像陆贤一样戴着一副眼镜。

    “小伙子,这个缝针可不行,我只能给他止血,这是怎么弄的啊?现在他的腹腔里也有血,说不准肠子也有破损,还是赶紧找个车,送他去城里大医院吧。”医生担心的说着,从药箱里拿出一支注射器,里边已经装了一点药水。

    递给铜朝之后:“这是强心针,随时注意他的脉搏和心跳,实在不行的时候打一点,别打多了,打多了心跳太快就跳死了。”

    铜朝紧张的浑身直哆嗦,他惊恐的看着一动不动的中年男子,眼泪忍不住就掉下来了。

    呢喃中嘴唇颤抖的说:“医生,这个强心针,能给我的阿香打一针吗?”

    这个时候,老大爷和村医才开始注意到铜朝背上捆着的是一位姑娘,之前,他们都以为是个大号的假人玩具。

    仔细打量着铜朝裤脚裤腿上的泥浆子,赤裸着上身,脏兮兮的年轻孩子,一脸的叫人心疼之相,并不是什么坏人模样。

    老大爷过来摸了摸铜朝背上的阿香,他一摸阿香的额头,吓的后退了两步。

    “孩子啊!你这是……”大爷惊恐的站在了村医身边。

    医生似乎猜到了什么,但还是走过去查看了一下。继而叫了起来:“你是魔鬼吗?这个姑娘都死了多长时间了?你…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铜朝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哭着乞求医生:“我们家乡出了怪物,发了大水,阿香回家路上被大水给淹了。我来不及救她…这个大叔是我半路上遇见的,他的货车叫人给抢劫了,还叫人捅了一刀。”

    “大水?你是从南国水乡来的?那不是今天上午的事吗?孩子,你可别胡说啊,这里已经是北国地界了,到水乡有两千多里路呢!你怎么来的啊?”村医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年轻人说的话。

    背着一个死人,就算坐车也恐怕不能这么顺利的离开家乡这么远。而且又这么巧遇上了一个被抢劫的倒霉鬼,这太不可思议了。

    “我爸爸是白星城的一个科学家,他常年不回来,我也不知道怎么去白星城,所以我就一头的往北边跑。我想着我爸爸能把阿香救活过来。”铜朝一边说,一边哭着给他们磕头。

    但是不管怎么样,一个年轻小伙背着一个死人,跑两千多里路,这简直太扯了。

    老大爷从身上掏出几百块钱,塞给医生:“我看这孩子,是不是新闻上说的,领头的那个怪物啊?”

    村医没有接老大爷手里的钱,只是凑过来拖住铜朝的肩,不再让他磕头,他冷静的问道:“小伙子,你给大哥说实话,你…到底是什么人啊?”

    铜朝泪眼婆娑的摸了一把,抽噎着伸出胳膊:“大哥,我不是怪物,我爸爸在我小时候给我打了什么药,所以我跟别人不一样。”

    说着,铜朝让自己的胳膊露出了龙鳞。

    就在龙鳞滋滋啦啦的从皮肤中伸缩出来的时候,铜朝突然一个趔趄向前倾倒。

    医生赶紧扶了一把:“你怎么了?”

    铜朝吃力的撑着身子。这时候,医生才发现铜朝心脏的地方,有一个伤口!

    刚进来的时候,一直没发现,也许是泥泞的脏污遮挡了。可这时候,那个伤口却喷出血来!

    “我…被我们村的老猎人打了一枪!”铜朝痛苦的挣扎着站起来,摇晃着身子。

    老大爷一把抓住村医的肩膀:“二小子,救人一命啊可是!”

    村医点点头,他走到一旁的桌子前,从抽屉里拿出一点钱来,塞给铜朝:“不管你是什么人,是怪物也好,是好人也罢。你救一个和自己不想干的人,我就佩服你!来,兄弟,我一会出去找车,送你们进城去大医院。”

    老大爷欣喜的刚要露出笑容,却听村医又说:“但是兄弟,听哥哥一句劝,人死不能复生。不管你爸爸是不是大科学家,人死了,就要楼叶归根,你得接受现实。”

    听了这话,铜朝呜呜的哭了起来:“可她…阿香她是我唯一喜欢的人。我都发过誓了,一定要把她救活。”

    村医感慨的眨了眨眼,眼窝里有些说不出的滋味。

    老大爷和村医对视了一眼,大爷说:“人呐,命里有,改不了,长情的苦孩子啊。”

    村医拿着一张写了字的纸,试探的说:“兄弟,你是不是没怎么读过书啊?”

    铜朝看了一眼那张纸,摇了摇头:“我不识字。爸爸说我跟别人不一样,就一直没让我读过书。”

    村医这下就明白了,难怪他天真的以为自己的爸爸是科学家,就有把死人救活的本事了,就是个什么也不懂的傻小子嘛。

    在跟老大爷商量之后,村医打算先报警,至少这个年轻人不是坏人,他的初心是好的,人死了,也不能全怪他,毕竟是那样一场洪灾。

    可是老大爷心地善良,说这孩子赌上性命的想要救活自己的爱人,又在半路去救一个与自己毫不相干的家伙。不管他是不是目不识丁的傻小子,这样长情的孩子,在他年轻时候的那个年代,都已经很少见了。

    感情上的照顾,老大爷说出了什么事他来担着。希望村医找个车,送他们去城里一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