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野龙 第三章 义父他们
    天亮的时候,铜朝似乎以自己的完胜,结束了这场“浩劫”般的恐怖事件。

    他拖着疲惫的身子,光着膀子,浑身血淋淋的从村外走了回来。

    进村的时候,众多的村民等候在那里,他们有的拿着锄头,有的拿着钢叉,各种各样的农具出现在人们的手中。

    最前边的老猎人,端着枪,看到铜朝之后,大喊着:“就是这个家伙!他是个领头的,昨天晚上要不是我用枪打他,他也不会带领自己的部下这么快就离开!”

    “你这个怪物,还敢回来是吗?乡亲们,打死他!”

    金爸爸和金妈妈突然从人群里冲了出来,对众乡亲大叫着:“大家不要这样,这是我们家旁边陆先生的儿子,他是铜朝啊!你们看着他长大的,都不认识了吗?”

    铜朝被冤枉,却只有小爸小妈出来给自己辩证,他心酸的叫了一声:“爸、妈!”

    金妈妈回身看着铜朝,心疼的跑上去:“我可怜的娃娃啊……”

    “砰——”

    一颗子弹打穿了铜朝的胸膛!

    “老驴头,你疯了你?大活人你瞎啊,打我家孩子!”金爸爸大吼着冲上去要夺下老猎人手里的枪。

    众人也都傻了眼。没错的,那是个人啊,子弹打穿了胸膛,铜朝的胸口流血了,嘴巴里马上又血液被呛了一口,喷了出来。

    金妈妈失神惊恐的叫着跑了过来。

    铜朝噗通一下跪在了地上,金妈妈一把抱住铜朝:“老天爷啊,我的娃娃啊……”

    她大哭了起来,喊叫着:“老头子,赶紧叫人啊,孩子身上给打烂了。”

    铜朝恍惚的看着远处的晨曦亮光,阳光一点点的洒向这边,照射在身上,暖暖的。

    “小妈,快…叫小爸,还有…还有乡亲们!”铜朝眼神迷离的,无力的眨巴着:“快跑…东边…东边发大水了!水库…水库塌了!我能听见…听见洪水…洪水来了……”

    金妈妈大叫着:“孩子他爹!娃娃说东边水库塌了!来洪水了!叫大家快跑!”

    金爸爸顾不上这些,招手大叫着:“我儿子说了,来洪水了,你们爱跑不跑吧!”说完,他跑过来抱住铜朝。

    铜朝一把扯住小爸的衣领:“别管我!你俩跑啊!”

    “娃娃,当爹妈的怎么能扔下孩子不管呢,叫你爸爸抱着你,咱们一起走!”金妈妈心疼的眼泪直流,搀着他的手,帮着丈夫一起,将铜朝抱了起来。

    铜朝着急的一口鲜血呛到了鼻子里,他撕扯的用尽全身力气,使劲打滚的掉在了地上。

    “你们走啊——”铜朝握紧了拳头,使劲的砸着地面。

    他努力使自己想要变化龙的样子,可是体力不支,身体的表面,时有时无的显现出龙鳞,却又缩了回去。

    金妈妈舍不得孩子,还要回来。

    可铜朝竭尽全力将自己的脸变成了龙的样子。

    他冲小爸小妈大吼着:“滚——往西边山上跑!快!全都滚——”手里捏着一把泥土,朝小爸小妈撒过去。

    金爸爸金妈妈拗不过孩子,只能抹着眼泪,跟随众人方向,朝着西边山头跑去。

    距离村子不远处的公路上,一辆公共汽车停下了。

    凤香从车上下来,对司机师傅道着谢。她心里很紧张,因为昨天听说怪物的事儿,已经狂暴的逃窜到了自己家乡的地方。所以她连夜搭车,准备回到家里一探究竟。

    铜朝有气无力的看着众人都跑掉了,他迷上眼睛,尽可能的去探听着洪水来的方向。

    突然心中咯噔一下,脑海中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他能感觉到,凤香正在回村子的小路上,一路小跑的朝这边走来。

    白星城东华科学研究院总部,针对大型动物科研事故的紧急会议正在进行。

    陆贤等科学家,都相互研究着怎么应对“七号地”怪物狂暴逃窜事件的应对策略。

    突然有人从外边跑了进来,凑到陆贤耳边说道:“教授,南国您所在家乡地带的一处水库决堤了!应该是怪物所为,大概会引发洪涝事件。”

    “什么时候的事?”陆贤大叫着站了起来。

    “十分钟前接到的军队电报!我从情报处开车过来的,车子就在门外,我都没敢停脚,研究院的门卫都差点被我撞到!”

    陆贤越发生气的冲众人道:“七号地谁负责的?站出来!”

    “我,怎么了?”与陆贤同为好友的“第三基地”创立人之一的张尧,是一位集生物学和量子生物工程于一身的科学家。

    陆贤指指点点的冲着他:“老张啊老张!不是说动物实验要紧密封锁紧密封锁的吗?现在出事了,怎么了,你说怎么了?”

    “七号地有专项人守着,跑掉的军队会抓回来的,不行可以就地处决,到底出什么事了?”

    “狂暴的野兽把一个水库给弄塌了,现在那里的百姓正承受着洪涝决堤,要死一大群人了啊!快想办法,你负责的手下什么级别,能出面吗?”

    张尧咬着嘴唇,凑过来低声道:“我负责的那个孩子现在才七岁,能到什么级别啊!你负责的不是一条龙吗?难道级别不够?”

    陆贤凝重的摇摇头:“我怕那孩子没办法发挥自己的全部能力,级别是够用的。唉…实在不行,给西疆千城,还有其他几个打电话吧,先平息事故再说,不然我们的秘密基地项目就要搁浅了。”

    张尧很赞同的点着头,他一把抓住身旁一个年轻人的肩膀,严肃的说道:“马上联络千城教授,告诉他七号地事件,代号七个零!”

    “是!”年轻人马上起身走出了会议厅。

    在座的所有人都被这两个威望极高的科学家给震慑到了,他们虽然也是研究所的部署科学家,但是都是基础科学研究的成员。

    对于高层秘密科学研究的会议,似乎是邀请他们到场做做样子。原本只是科研动物基地失守,被研究动物逃走的事件处理会议;现在似乎是变成了危险生物大逃亡的严重事件了。

    另外五名与陆贤、张尧一样是“第三基地”项目创立人的几位大科学家,被通知之后,纷纷派出了自己负责的专项科学王牌奇兵。

    事件发展直到快中午的时候才有了消息。

    千城教授火速从西疆地域赶赴首都白星城,在见到陆贤、张尧等其他众位老伙计的时候,他很失望的摇着头。

    “依塔克到现场了,灾难无法控制。你负责的孩子也不知所踪了。”千城教授从陆贤的手里捏过他还在抽的烟,放在嘴边猛吸了几口。

    吴波、图大雄、尤风楚三位教授都表示很遗憾,因为他们负责的专项奇兵也去了现场,回来报告的结果,跟千城教授说的几乎一样。

    谈小平教授却一脸得意的笑着:“该,真是活该,这件事要是先告诉我,我们家金火,一个人就可以搞定了。可惜啊,金火这孩子到场的时候,他自己分析事故程度时告诉我说,已经没有拯救的必要了。”

    陆贤大吼着冲过来:“老谈你什么意思?大家都在心急如焚,你他妈的居然说风凉话?”

    “老陆,少给我来这套!他们受得了你的暴脾气,我可不惯着,反正现在铜朝也不在身边,要不,让我们家金火给你消消气?”

    谈小平一贯的理智做派,从未被情绪所驱使过,站在一旁的另一个雷同铜朝一样存在的,被他叫做“金火”的年轻人。似乎有着与铜朝一样的命运和能力。

    在教授说出这话之后,金火向前走了一步,仿佛要按照教授的指示,对陆贤教授做些什么似的。

    谈小平冷冷的斜视着金火:“大人说话,小孩子滚一边去!混账东西,我没下命令,你敢对我陆兄动粗?不想活了吧?”

    金火马上低头表示抱歉,缓缓的退到了一边。

    其他教授的旁边,除了陆贤,他们都有一名特殊的年轻人跟随的一旁,这就是后来被“第三基地”赋予神圣使命存在的“七神兵”!

    可是现在,该处理的事还是要去理清头绪的。

    谈小平撇了撇嘴,搂着陆贤的肩膀,低声道:“你该不会以为铜朝死了吧?我可不这么想啊!我个人觉得,你应该先把事件平息为好,铜朝这孩子,没问题的。相信我。”

    陆贤狐疑的斜眼看着谈小平。

    谈小平不自在的松开了他的肩膀。回身冲众人道:“老伙计们,叫咱们的精兵干将,出动吧?还等什么呢?”

    随即,他卖陆贤一个面子:“老哥哥,说句话,怎么才算可行?”

    陆贤也欣然接了这个台阶,一拍桌子:“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至于那些害人的畜生,杀无赦!”

    在场的其他五名科学家,包括谈小平,都纷纷站到了陆贤教授的身后,身后五个人个人冲着屋里的其他五个年轻人,大手一挥!

    五名年轻人立刻异口同声道:“杀——”

    五个人瞬间在整个密闭的屋子里一闪不见了。

    五人离开后,谈小平看着张尧:“张哥哥,你不行啊,这么场面的时候,咋就你的那个小玩意没来呢。”

    “哼哼~明知故问。”张尧负责的手下奇兵,还是个不经世事的小孩子,自然是还在他管辖的基地里呆着,等待慢慢长大。这个时候的任务,就先让其他几位“哥哥”大显身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