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嗜血殿下强索吻 第182章 最后一战
    :

    “你怎么了?”尹沫琪望着夜凌风的表情,说,“感觉,有些奇怪!”

    夜凌风温柔的抚摸着尹沫琪的长发,吻在了她的额头上,“没事,这个戒指……”

    尹沫琪低头看着手指上面的戒指,还不理解它代表的意义,这算是……是什么呢?

    “这枚直接名字叫做不死魔戒,是很久以前一个女巫布下的咒语,它能够保证你在任何时候都是平安的,”说着夜凌风低下头来,手指轻抚尹沫琪的手,划过那一枚红宝石戒指,不得不说,尹沫琪的手很漂亮,这枚奇特的戒指戴在她的手上堪称完美,“所以,接下来的事情,我希望你和我一起!”

    这一次夜凌风没有给尹沫琪选择,也没有给她什么选项,曾经他都会先问尹沫琪是否愿意,是否有那个勇气,可是这么长时间了,他是了解尹沫琪的,更是了解他自己,面前这个女人,不能放走,他的心已经给了她,就算是被贴上自私渣男的标签,夜凌风也觉得无所谓了,他只要她,无论代价是什么。

    尹沫琪显然对夜凌风的这种做法很开心,她的选择是永远了夜凌风在一起,这一次夜凌风没有给她选择甚至让她更开心了,这就表示,他已经从心底里面接纳了她。

    “无论发生什么,我都想和你一起!”尹沫琪说话的时候,眼里全是坚定的眼神。

    夜凌风把她拉入怀中,说:“这一次的计划很缜密,但是也有它的漏洞,这枚戒指,我相信鬼面君也是认识的,所以,在面对他的时候,你不能戴上。”

    “……”尹沫琪 靠在夜凌风的肩上,没有说话,她明白这句话意味着什么,她在这群人里面渺小的如同一只蚂蚁,所以这枚戒指是她生命安全的唯一保障,如果没有戴上它,那一切就是未知的了。

    “不过,我会给你带上的!在最后一步,请你相信我!”夜凌风补充道,他仿佛不是在说服尹沫琪,而是在说服自己,下这个决心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情啊!把尹沫琪的生命置身于危险之中比让他死一万次还要痛苦。

    夜凌风咽了口口水,说起话来甚至 有些艰难,“……这一次,是最后一战,我知道,让你参与……这很不公平,但是……”

    “不公平?”尹沫琪把脸从夜凌风的颈窝里面抽了回来,望着夜凌风一本正经的问,“夜凌风,我是你的谁啊?”

    夜凌风:

    尹沫琪深吸一口气,脸都要气圆了,“想不出来答案吗?”

    “不是!”夜凌风连忙接话,可是这种话,似乎是他第一次说,他和尹沫琪在一起很久了,回想起来,居然连一次正儿八经的表白都没有,这让人家都愿意把心,把身子都给了自己,自己会不会太美誉责任感了一些。

    “那是什么?”尹沫琪紧追不放。

    夜凌风冰蓝色的眸子里面燃起来火花,双唇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一只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你是我夜凌风的女朋友,我未来的妻子,我愿意用一辈子呵护的女人!”

    这比想象中还要温暖,尹沫琪曾经幻想过无数次夜凌风像自己表白的瞬间,其实也不是那么刻意的,他们之间似乎什么都已经有了,爱情中最美好的东西就是那心照不宣,但是现在真得是在最后一步了,明天,过了明天一切都结束了,虽然夜凌风嘴上不说,整个人在尹沫琪的面前表现的也很轻松,但是尹沫琪没有瞎,这几天南宫拓大哥连门都没有出,以前院子外面还有三三两两个小弟子在相互都去,现在大家都收起了玩心,一个个全都是在练习功夫,从前脸上那种嘻嘻哈哈的样子也没有了,没和人的脸都跟扑克脸一样,这一站大家都是没有把握的,连夜凌风都没有把握,即使有了那一枚不死魔戒,夜凌风的心还是没有放下来,尹沫琪能够感觉到他整个人都是紧绷的吗,这一战,要么就是皆大欢喜,要么就是世界末日。

    尹沫琪咧嘴一笑,“那就是咯!所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注定是你夜凌风的妻子,既然这样,我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分彼此!”

    夜凌风把尹沫琪一把拉了过来,温唇狠狠的拨弄着她的唇部,两个人的心都融化在了一块,夜凌风在尹沫琪的耳边呢喃,“你会没事的!”

    这一夜注定是个无眠夜,夜凌风枕着自己的胳膊,另一只胳膊紧紧的搂着尹沫琪,他多么希望时间就停在这一刻,说起来,从他出生开始,参加的战争无数,但是从未像今天这么紧张,果然他的哥哥说得对,想要无坚不摧,战无不胜,第一件事情就是没有牵挂,可是……他已经有软肋了,还能战无不胜吗?

    夜凌风扭过头看着尹沫琪,她睡得好恬静,若是这一战赢了,她……她可以等吗?

    第二天,所有人都整装待发,夜凌风英姿威武,一双清澈的眼睛里面透着凶狠,南宫拓也带了一队人马,两个男人并肩的那一刻成为了全场的焦点。

    “放心,我这个人很有时间观念!”南宫拓拍了拍夜凌风的肩膀,这是第一次二人都肢体上的接触。

    夜凌风嘴角意思性的勾了勾,出发了。

    这一战太激烈,太惨烈,到了傍晚,还没有分出个胜负,这也完全在夜凌风的意料之中。

    “鬼面君,我带来了你想要的!”夜凌风身上几片红色,这么厚的衣服,居然还印了出来,可见里面伤的有多重。

    话音刚落,尹沫琪就被两个人给退了上来,当鬼面君看到尹沫琪的那一刹那,整个人眼睛里面都是抑制不住的兴奋。

    鬼面君张开乌漆墨黑的嘴,“你的条件是?”

    “和战!”

    “你愿意将她交付于我?”鬼面君疑惑,他不得不疑惑,先不说这位女子和夜凌风的感情,就是依照夜凌风的个性也绝不可能,他是那般的傲气,宁愿死也不可能降的,何况还是主动提出和战,这根本就不是二殿下的风格。

    夜凌风望着鬼面君笑了,“都已经送到你面前了,你还在担心什么?”

    鬼面君放眼望去,以夜凌风的实力绝对不可能赢,再坚持五分钟他们就彻彻底底的败了,“谅你也刷不出什么花招!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

    夜凌风还没反应过来,鬼面君的手就伸了过来,毫无误差,那么准确的抓住了自己的心脏,夜凌风没有丝毫的反抗。

    鬼面君很满意,“这样,我就放心了!”

    说罢,鬼面君另一只手伸了出来,黑色的雾气将尹沫琪环绕,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脱离地面,心口突然一阵绞痛,眉心出现一个红点,所有的血液从里面涌出,另一端,鬼面君正在贪婪的索取着。

    这一抹红色,染红了夕阳,夜凌风看在眼里,痛在心中,只要他轻轻一动,他就能感觉到鬼面君的手爪,那根爪子紧紧的攥住了自己的心脏,这比预期中还要严重,夜凌风手里紧握着那一枚魔戒,心里一遍一遍的数着时间,看着鬼面君越来越贪婪,越来越失去控制,一个人就是这样,在最贪婪的时候,总是会没有办法集中精力,这就是夜凌风一直等待的突破口,等到鬼面君有一颗放下防备,就是那么一瞬间没有完全集中精力把注意力全部转移在尹沫琪的血液中的时候,这就是他殊死一搏的机会!

    夜凌风做出了手势。

    所有的事情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发生,隐藏在徒弟里面的最厉害的金弓圣手全部厉声而出,几百只金色的弓箭瞬间朝向一个点突发,夜凌风的手翻转,将戒指扔了出去,挂在也尹沫琪的手上,南宫拓从怀中拿出玉炼瓶,对准了目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