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嗜血殿下强索吻 第181章 布阵开始
    :

    “这场战争是不可避免的,一千年前就拉开了序幕,一千年后,也是时候该有个了解了!”夜凌风的眸子很深邃。

    南宫拓看向他,这也是地此意他这么近距离,这么仔细的看着这个昔日在心底里面贴上“情敌”这个标签的男人,瞧着他脸上略显痛楚的表情,问道,“你在懊悔?你希望自己参与了一千年前的叛乱之战?”

    “我本该在里面的!”夜凌风低头说。

    “你觉得你能改变什么?或者是,你觉得你能够扭转局面?”南宫拓问。

    夜凌风摇头,说:“我是很自信,但是我没有到自负的地步,如果连父王和白幽王二人联手都没有打赢的战争,我又怎么能够说自己有把握呢?只是,我应该在里面的!在我亲人最需要我的时候,在我族人惨遭迫害的时候,不管结果如何我都应该拼一把的!那是我的职责,我的身份赋予了我至高无上的荣誉,但同时我也应该有我的责任,所有的权利都和义务是相互连接着的。”

    “可是如果那样的话,”南宫拓叹了一口气,说,“你就不可能遇见尹沫琪了!”

    “……”夜凌风抬起头,没有说话,眼睛里面闪着月亮的清波,“遇见她,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

    南宫拓笑了,她第一次笑的时候是因为尹沫琪,第二次笑的时候是因为,尹沫琪的痴心总算是没有托付给错的人,“这场战争跟她本来就没有关系,不管她体内的血是什么样的,没有必要让任何人知道!”

    夜凌风从诧异的看了一眼南宫拓,他无法否认自己的惊讶,“你想保护他?”

    “其实准确的来讲,我不止是想保护她,我还想,把她送回凡界,从此不再受到打扰!”南宫拓一字一句的说。

    “你以为我不想吗?”夜凌风走到窗前,“可是这件事情已经有了开头,就注定会有结尾,她已经参与进来了,不管是不是战争需要,还是她自己的主观意愿,她都不会轻易离开的!”

    南宫拓身体里发出了一声轻笑,“是啊,说的也是!”经过这几天的观察,南宫拓早就发现了,尹沫琪这个女人,看起来娇弱,其实骨子里面比谁都要倔强,她没有像有灵力者一样低于外界的强大力量,可是她的内心却是无人能及的,那里面仿佛是被层层盾牌所包围,简直是坚不可摧,南宫拓一向觉得自己的承受能力已经算得上是不错的了,但是遇见尹沫琪之后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坚强。

    “那你的意思是……让她留下来?”南宫拓好奇的问,他没有办法理解夜凌风的心,南宫拓总觉得夜凌风这个人像是一个多面体,这让南宫拓怎么摸也摸不清。

    “不仅要留下来,还要参与!”夜凌风果断的说。

    “你疯了吗?”南宫拓怒骂,“别说她尹沫琪还是个凡人,就算是她不是凡人,就算是我们这里的弟子过去,在鬼面君的面前都没有办法成功活下来,你真的忍心看着她往火坑里面跳?”

    夜凌风动,甚至是从他走到窗子面前之后都没有动,仿佛是下了很大的决心。

    南宫拓无可奈何的说:“我看见了,尹沫琪手上戴着的那一枚红宝石的戒指就是传说中的不死魔戒。可是那只是一个传说,里面布下的只是一道咒语,没有人真正见识过它的威力,今日是你赶回来了,在她的血还没有流干的时候给她戴上了,可是你能保证每一次你都能够变得那么及时吗?万一晚了一步,那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何况这个戒指的灵力谁都不知道有多强,也许是无限的,而也许,就只有那么一次,一次的作用已经起效了,救了她一命,以后的事情都是未知的!我们冒死是因为这是我们的职责,她尹沫琪为什么啊?一个花季少女为什么也要担上这样的风险?”

    “因为她是我夜凌风的女人!”夜凌风的语气里面透着一股狠劲儿,“从她决定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就知道了这是一件冒险的事情,我随时随地都有可能直接吸干她的血要了她的命,可是她没有退缩,她还是选择了我!我夜凌风何德何能,居然能够让她受着这样的煎熬还要和我在一起!但是已经选择了,我曾经试过把她从身边推开,甚至从生命里面移除,结果呢,我们两个都痛不欲生,甚至差点酿成了灾祸!一次错误,绝对不能再犯第二次!”

    南宫拓:“可是她……”

    夜凌风打断了他的话,说:“我是血族的二殿下,有能力也有理由要求任何人为我做任何事,无论结果是生是死,没有愧疚,没有自责。可是我没有任何的理由来这般要求尹沫琪也做到同样,她为我付出的已经够多了,承受的也够多了!可是,如果我选在算了,就这样吧,那就真的要亏欠这个女人一辈子了,我不想亏欠她,更不想对不起她!所以我愿意赌,最大的赌注!赢了,还她一辈子,输了……已经欠下了那么多,我想,也不在乎这一次两次了吧!”

    停了夜凌风的话,南宫拓没有再发表任何看法,他的心里只是想到了自己的师妹洛影:洛影啊洛影,你一千年的等待只是为了换的夜凌风能够正眼看上你一次,就是那么一刹那,可是,你知道了,在这里,他夜凌风能够为另一个女人舍弃一切,甚至可以因为这份爱变得自私,这样的感情,一千年?就算是再有一万年,你有如何能够插的进去呢?

    南宫拓感到了深深的悲哀。

    这时夜凌风转过身,拿出了一样东西铺在了桌子上。

    “这是……”南宫拓走近一看,“图纸?”

    夜凌风点头,说:“这是我设计的布阵图,已经考虑很久了,虽然不能保证万无一失,但是能够想到的我都在上面标注了出来。”

    南宫拓和夜凌风一样,其实都是常年带兵打仗的,他仔仔细细的观察了这幅布阵图,上面的布阵,选择的地点,以及时间都掐得非常准,足以体现出夜凌风在这方面的经验十足,可是……

    “你分配好了你自己的位置你分配了金弓圣手的位置,你分配了南宫一门的位置,你甚至分配了尹沫琪的位置,你……你是不是漏掉了点什么?”南宫拓青着脸愤愤不平的问,好像是幼儿园的孩子没有被分到糖果一样的生气。

    夜凌风嘴角微微上翘,一脸严肃的瞧着南宫拓,说:“我没有再图上标注你,是因为,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

    南宫拓的眉毛微微一动,“这场战争是所有人应该加入的,我没有什么值得推脱的,只要不是让我临阵脱逃,其他的,你说!”

    夜凌风:“我明天会告诉你!”

    “什么?”南宫拓简直是不敢相信,“马上就要开战了,你却说明天才告诉我我负责的事项?”

    夜凌风点头说:“是的,我有个东西需要去取!”

    第二天,尹沫琪醒来,一睁眼夜凌风就坐在床边上,他的眼神很温柔,想起三年前,夜凌风也是坐在床边这么看着自己的,那个时候只要是被他盯上超过一分钟,尹沫琪的脸就会发烧一样火辣辣的感觉,但是三年后的今天,彼此已经成为了对方的一部分,四目相对的时候,尹沫琪甚至可以迎上去,就那么看着夜凌风漂亮的眼睛看上一整天。

    夜凌风把尹沫琪扶了起来,小心的也好了被子角,关心的问道:“感觉怎么样了?好些了吗?”

    尹沫琪微微一笑,“休息了一夜感觉好多了,身上也没那疲倦了,感觉力气也在一点一点的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