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嗜血殿下强索吻 第180章 不死魔戒
    :

    尹沫琪的大脑瞬间一片空白,什么残血?

    青袍老人甚是得意耳朵解释道:“你所谓的白骑军看不见你,并不是他们真的看不见你,而是因为,白骑军自成立以来就是非常忠诚的一支骑军,而你,你的身上有白幽王的残血,所以他们断然不会跟你动手,甚至是不会在你身边动手,这是对自己主人最起码的尊重。至于那桃花池里面的水能够在顷刻间凝结成冰,这桩异事只发生在三千年前,那就是白幽王身受重伤来到清泉庄治疗伤口的时候,他受的伤只能在桃花池中治疗,奇怪的是,他的血刚刚沾到池中的水,水就瞬间凝结成为了冰,而三千年后的今天,你,一个渺小如沙的凡人的血居然也能够让桃花池里面的水凝结成冰,除了你身上流着白幽王的残血以外,还有什么其他更合理的解释吗?”

    听到这里,尹沫琪算是明白了,唤尸术的最后一个宝物,就是她身上的血,难怪刚刚南宫拓会那样拼死的不让青袍老人进入洞中,他知道,一旦自己被抓住,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

    “所以,现在是要抽干我的血?”尹沫琪问。

    青袍老人点头,嘴角带着诡异的笑。

    尹沫琪不理解,问道:“你抽我的血有什么用?为什么不直接把我杀了,然后埋葬了,那样那鬼面君就再也没有办法得到了啊!”

    青袍老人捋了捋自己花白的胡须说道:“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你的血还另有用处!”

    “什么用处?”尹沫琪不死心的追问,可怜了那个青袍老头,他不了解尹沫琪,他不知道尹沫琪的个性就是打破砂锅问到底。

    青袍老人显然变得不悦了,“我说了我自有用处,你关心那么多做什么?反正都是个死,你还在乎怎么个死法吗?”

    尹沫琪捕捉到了青袍老人脸上的不安,恍然大悟,“你不回答我,是心虚了?”

    “可笑,老身有什么可心虚的!”青袍老人一挥衣袖。

    尹沫琪望着青袍老人笑了,她体内的血液正在 一滴一滴的流失,原本殷红的唇也变得极为苍白,“我真的替你感到耻辱,更替你的弟子感觉到悲哀!老头,你不直接杀了我,是在给你自己留一条后路吧?你说过会和鬼面君的人一决高下,可是你的心里根本就没有底,又或者说,从你的灵魂深处,你就是一个懦夫!你手里握着我的血,那就是一块免死金牌啊!若是你们胜了鬼面君,那你就是当之无愧的英雄,受到众人的敬仰,得到最高的荣誉!可是若是你不幸败了,那你就可以拿出我的血来作为交换保你一命的条件,可怜了你的弟子们,一个个跟着你前后卖命,却不料只是你手里的一颗颗棋子罢了!”

    当尹沫琪的此番话讲完,青袍老人的脸已经是一分钟一个色了,黑的比包黑炭还黑,对面正在帮尹沫琪抽血的两个弟子稍稍的抬起头虚着眼瞅了一眼,这让青袍老人非常的恼火,怒斥道:“看什么看?专心做事!平时教育你们的东西都记到哪去了?”

    听到师傅的训斥,两个人更是害怕了,手上的速度也组件加快。

    尹沫琪开始感觉到了害怕,不是对死亡的畏惧,在黑暗面前,她是没有忌惮的,真正让她发抖的是,在自己死之前,居然连夜凌风的最后一面都没有看到。还有那些事,她的那种来生转世的计划,都还没有跟夜凌风讲清楚,恐怕是么有机会了吧!曾经想着,也许六十岁老了夜凌风会嫌弃她,也许八十岁死了,夜凌风会离开她,可是从来没有想过会这样,还在她大好年华的时候,就这样离开了。

    没想到,那一夜,居然是最后一夜!尹沫琪的眼睛开始模糊,瞳孔开始放大,整个人感觉被掏空了,空气里面的氧气也似乎全部被抽干,连最基本的呼吸都成了困难,整个人的身体就像是承载着负重跌入海底,身体一震剧痛,浑身痉挛,可是全程尹沫琪没有发出一声,连哼都没有哼一声,咬着牙,就那样紧紧的闭着嘴巴,睁着眼睛,等待着身体的最后一滴血离开,她也就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这让青袍老人很失望,他是那般的期待着尹沫琪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嘴里面大喊着,极度痛苦的求饶,可是尹沫琪没有满足她,只有身体不自觉的抖动。

    血液流失,就快到了尽头……

    咣的一声,门被撞开。

    青衣老头刚要发作,这是哪个兔崽子居然敢违抗师命未经允许闯了进来,一回头,一股寒气直扑而来,强烈的蓝光灼伤了他的眼睛。

    夜凌风一甩手,那两个正在收集尹沫琪血液的人被打飞了,青衣老头暂时失明什么都做不了,夜凌风不顾一切的跑了过去,此时的尹沫琪已经处于休克状态,一张清澈的脸上除了白色就是那密集的眼睫毛了,整个人的身体冰凉,还来得及吗?

    夜凌风把手上的那颗不死魔戒戴在了尹沫琪的手上,一遍遍的呼唤着他的名字,他的唇吻在尹沫琪的额头上,脸上,嘴上,想要把这个冰冷的身体唤醒,与此同时外面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那桃花池里面的水仿佛是嗅到了白幽王残血的味道,整个池子里面的冰在四处蔓延,像是一颗老树的树根,把整个清泉庄都给缠住了,外面的弟子也慌张了,到处逃窜,逃开的是十分幸运,没有逃开的那些有的被冰尖刺穿了身体,有的被活生生的抬起来有仍在了地上,那桃花池里面的冰也跑到了夜凌风的这个房子里,一层接着一层,这里面的血腥味最重,让寒冰迅速集结成了最厚实的冰块。

    恍惚间,尹沫琪缓缓睁开了双眼,刚刚发生了什么?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噩梦,梦里面她像是浑身帮着石头一样沉到了海底,整个人都在发怵,海底好冷,没有氧气,整个人都躺在冰冷的海底,从来没有感受到的绝望和害怕。

    睁开眼睛,尹沫琪愣住了,怎么,怎么四周都是冰块?

    “沫琪!”

    尹沫琪听见了熟悉的声音,她的眼珠子好像不听使唤了,没有力气可以转的动,可是她分明开间了那俊朗的面孔,如此鲜明的轮廓,尹沫琪像抬起胳膊去抚摸,还是没有足够的力气,猛地一道冰穿了过来,夜凌风神速反应回身拦住了冰块的枝节,就是转身的那么一瞬间,尹沫琪的眼泪掉下来了!夜凌风的背后居然全是伤口,还是溃烂型的!

    那个弟子说的居然是真的?夜凌风的确受了很严重的伤,整个人都是被血包裹着,看不出哪一块是好的,这都是经历了一些什么?

    尹沫琪的眼泪滑落,滴落下来,接触冰块的那一刻,所有的冰都融化成了水,简直是奇迹。

    那桃花水洒在了夜凌风的身上,夜凌风的伤口愈合,洒在了被刺穿身体的弟子身上,那弟子渐渐苏醒,洒在了青袍老人的身上,青袍老人的眼睛复明。

    桃树精被尹沫琪的一滴泪感动了,那滴泪里面藏着所有的爱,里面一个个关于他和她的种种,当年樱花泪在桃树面前流的泪水,里面的爱恨交织让桃树精伤心而死,这一刻,尹沫琪的浓浓爱意,让桃树精一颗含着恨的心融化了。

    “沫琪!”

    “凌风!”

    二人相拥,相吻,这就是死了一次之后的喜悦。

    拿到了不死魔戒,尹沫琪的生命得到了保障,夜凌风这一次终于毫无顾忌了,伤口痊愈的他手刃青袍老人,号令整个南宫一门,这一次,是背水一战。

    尹沫琪抓住夜凌风个的胳膊,说:“南宫拓大哥还在石洞里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