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嗜血殿下强索吻 第178章 师徒对决
    :

    “还有,我们算的上市好友?我们顶多是认识!”南宫拓咬牙,坚持到现在似乎已经成为了他的极限,“尹沫琪我告诉你,有些话我本来是不想说的,但是你这个女人实在是太自以为是,总是认为自己的是对的,那么我来告诉你,在夜凌风答应带你去寻找三样宝物的时候,其实他就已经爱上了你,所以不要认为那是你有什么过人之处,就你,还妄想能够靠着一张嘴来说服外面那个老头?你还没张开口就已经死在他的手里了!”

    在尹沫琪的错愕之余,外面看似平静其实也已经乱成了一锅粥。青袍老人如何都没有料到南宫拓居然能够凭借一己之力撑到现在,究竟是他从开始就低估了南宫拓的能力,还是,这几千年的时间,其实南宫拓都是在可以伪装自己的能力值,总是只展示出自己功力的七层?青袍老人想这,如若真的是那样,那他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呢?真是细思极恐,如今只是短短数千年,若是在万年以后,南宫拓岂不是单掌就能让自己变得一败涂地?

    青袍老人其实也坚持不住了,然而身旁数千名弟子就眼睁睁的看着在,今天这战要是输了,他此生的地位也就完全崩塌,想到这里,青袍老人微微的扭转头问:“今日西界可有传信过来?”

    右边以为弟子是负责通报消息的,听到师尊开口亲自问西界那边的战事情况,他连忙上前一步,回答道:“禀师尊,西界那边前几日练练捷报,今天是最后一战也是最紧要的一战,想必时间上面会比从前跟长一些,所以目前弟子还没有收到消息。”

    “我来给你消息,”青袍老人抽搐着嘴角,脸上的皱纹密密麻麻挤在了一块,露出一张非常扭曲的脸,“西界战败,夜凌风手上逃脱,南宫洛影,当场战死!”

    下面的弟子愣住了,“师……师傅,您是怎么知道的?这,这根本就不可能啊,前几日都是大获连胜,夜凌风所向披靡,而,洛影师姐她,她根本就是毫发未损!”

    “放肆!”青袍老人怒吼一声,体内的气流开始变的和无头苍蝇一样四处飞动,“难道为师还会欺骗你?”

    “弟子不敢!师尊乃一介圣人,怎会欺骗徒儿!”那人连连鞠躬。

    青袍老人:“知道就好!去,把这个消息告诉里面的二位!”

    那小弟子蒙了,“现……现在?”

    “那你还想等到什么时候?”青袍老人的表情恨不得现在就把那弟子一掌打飞进去,如果他能腾的出第三只手的话。

    “……”

    看那小弟子还在犹犹豫豫,青袍老人怒了,“你这是在公然违抗师命吗?”

    “徒儿……徒儿不敢,”小弟子忧心忡忡的朝里面瞧了一眼,在青袍老人锐利的目光下缓缓走了过去,面前的每一步踏的都是如此沉重。

    没一会儿青袍老人的奸计就得逞了,就是那么一瞬间的功夫,他亲眼看见当那小弟子说出最后一个字的那一秒钟,南宫拓的最后一道防线轰然崩塌,那么的干脆,就像是一面坚固的围墙被雷电瞬间击中,这期间没有任何的残留,所有的一切都是一连串的,青袍老人一掌击中了南宫拓的心脏,他本来就极其虚弱的身体承受如此全力的一掌,整个人都飞了出去,弹在了后面的石柱上,石柱出现裂痕,南宫拓从半空中摔落下来,口吐一口鲜血。

    “南宫拓大哥!”尹沫琪见状慌忙跑了过去,抓住南宫拓的手就想扶他起来。

    南宫拓摇摇头,捂着胸口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那一掌已经打进了他的五脏六腑,甚至震断了他的经脉,南宫拓感觉不到痛,浑身已经麻木了,他双眼渐渐失去焦点,耳边全是尹沫琪不断呼叫他名字的声音,模糊的视线中,南宫拓看见了尹沫琪被强力拖走,他却无能为力。

    砰的一声,石洞的洞口被石门封上,南宫拓一人躺在冰冷的地面上,脑海里反反复复的回荡着那个小师弟的话,洛影死了?洛影战死了?不,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尹沫琪被边走边打,最后被几个弟子那棍子架着带入了房间里,房间里面只留下了青袍老人,还有四个他的心腹,其他人都守护在门外,没有他的命令,谁都不许入内。

    “你别拉着我!”尹沫琪使劲儿甩着胳膊,可旁边两个人始终都没有放手,像是狗皮膏药一般硬生生的是黏了上去,后来青袍老人点点头,他们才松开了手。

    “小姑娘!”青袍老人想要靠近尹沫琪,不料被她一胳膊给推开,还嚷嚷着,“干什么啊你!”

    青袍老人挑挑眉,明知故问道:“你讨厌我?”

    尹沫琪拍了拍身上的灰,有整理整理了自己的衣衫,语气像是没味道的白开水:“讨厌你?我可没讨厌你。”

    青袍老人:“那你是?”

    “我是压根儿就没把你放在眼里!”尹沫琪哼了一声,说,“你见过路边被碾死的臭虫吗?人们会因为它而影响自己一天的心情?显然是不会的,因为那只是一条臭虫,没有谁会把它放在眼里,就想你,现在站在我面前,我却对你没有任何感觉一样,当然,如果是在我吃饭的时候,还请你别到我的眼前晃,以免我影响我的食欲,恶心!!!”

    “大胆,谁允许你这样和师尊说话的?”旁边一个弟子上前呵斥。

    “你说谁大胆?是你大胆、放肆、目无尊长才对吧!”尹沫琪转身冲着那个不要命的弟子一顿好喷,“首先那老头是你师傅,不是我师傅,我没有必要尊敬他,其次,你师尊还在呢,有你什么事儿啊?你在这儿大吼大叫个什么劲儿,怎么,看着你师父今天被南宫拓大哥伤的不行了,你懂了歪歪脑筋想趁机谋权篡位?”

    “你……我……”那弟子不安的朝师傅那里瞥了一眼,在与青袍老人目光对视的一瞬间,他整个人都冻住了,“师尊……我……弟子绝对没有那种想……”

    “你出去吧,”青袍老人语气平平的说了一句。

    那个弟子显然是慌了,他太了解师尊的脾气了,这一出去,可能就没有回来的余地,于是猛地跪在了地上,恳求道:“师尊,师尊,不要啊,弟子对师尊一向是忠心不二的!”

    “出去!”青袍老人狠狠的瞅了跪在地上的那个废物一眼,在他的眼中,没有能力的弟子,都是废物,可有能力的弟子,他有忌惮,就像是……南宫拓那个样子,尽管他没有把自己的毕生绝学传给南宫拓,甚至还可以的保留了精髓,可是在今天,两个人修行上面差了几万年的今天,他居然差一点就失败了,仔细想一想,青袍老人的脊背发凉啊。

    青袍老人一挥袖子:“怎么?还得我亲自请你出去?”

    “不,不,弟子……弟子遵命,”那弟子在地上连滚带爬的离开了,关上门的时候还哀怨的往里面瞄了一一眼。

    尹沫琪冲着青袍老人一笑,摇摇头,一脸无奈的说:“真是猜对了!你果真是这种人!一个自以为是却又极度自卑的人!你总认为自己高高在上,高不可攀,所有人都改臣服于你的脚下,可是在你的内心那个隐藏起来的世界里面,你又变得极度自卑!你担心被打败,你担心被看穿,你担心自己一手建造起来的东西是个海市蜃楼,那么,老头,我告诉你吧,你的担心是对的,你的怀疑也是对的,你以为你几句恐吓的话就能够让所有的人真心听命于你?你的恐吓只是暂时的吓住了他们,暂时的困住了他们,等到他们有能力,有本事的时候,你经历一切建造出来的东西都只不过是海市蜃楼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