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嗜血殿下强索吻 第177章 师徒反目
    :

    “为了一个区区的凡人,值得吗?”青袍老人望着这个自己亲手调教出来的土地,他从小教他武功,教他法术,教他如何变成一个铁石心肠的男人,他甚至想着等到自己仙鹤西去之日将自己辛辛苦苦创立出来的南宫一门传给他,可是现在,这个逆徒居然为了一个凡间女子跟自己过不去。

    南宫拓望着自己叫了师傅叫了几万年却始终没有办法看清楚面具下的他的那个老头,说,“没有什么值不值得,只有愿不愿意!”

    “你……那你就受死吧!为师就当做没有过你这个徒弟!”青袍老头恨得骨头缝里面都在咯吱咯吱的作响。

    南宫拓是一个学武的奇才,可是他毕竟太年轻了,几万年修为的间隔可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填满的,在与师傅抗衡到现在的他,额头上已经渗出了虚汗,整个人的腿也开始发软了,即使这样,外表的他,还是那么的淡定从容。

    尹沫琪站在旁边看的是最清楚的,她看见了南宫拓极力隐藏起来的痛苦表情,又想起刚才那个青袍老头的话,忍不住劝道:“南宫拓大哥,算了吧,别再和你的师傅斗下去了!”

    “你安静点!”南宫拓没有看她,尽力把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掌心一点,本来在修为上面都吃了不晓得亏,现在在这种关键时候更不能精力涣散,否则就真的前功尽弃了!

    尹沫琪着急的直跺脚,“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了我吗?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以慢慢商量的!你没有必要这样那性命去搏啊!”

    南宫拓咬紧牙关,唇展开了很小的幅度,“首先,第一点,我这么做不是为了你,你别多想了,我这么做完全是因为我和夜凌风的君子之约,其次,也就是第二点,商量?夜凌风听你的话,就算排出他爱你这一点,他的本质和我的师傅是不一样的!”

    “……你什么意思?”尹沫琪问道。

    “夜凌风虽说外表冷漠,但是他的心是善的,至少他知道什么是对什么事错,可我的师傅呢,他慈眉善目,心底却无比的阴冷,在他那里,他认为对的就是对的,他认为错的,那就是错的,没有什么可以改变的,更没可能商量,所以,你还是打消你的念头吧,”南宫拓艰难的说着话。

    尹沫琪奇怪的望着他,问:“你的意思是,那个老头是个坏人?”

    “他若是进来了,第一件事情就是杀你,你说,他是好人,还是坏人?”南宫拓的力气正在急速耗尽的过程中,他只是在尽力的撑着,他祈祷着夜凌风会快点回来,即使那希望真的很渺茫,他比以前任何一次的战斗都要努力,甚至赌上了性命,连南宫拓自己都在问自己,他这么做,真的仅仅是为了他和夜凌风的约定吗?真的只是为了守信用不食言,愿意付出一切?

    尹沫琪听傻了,“你说什么?他要杀我?为什么啊?”

    “为什么为什么?你就只会问为什么?你自己没有长脑子吗?”南宫拓快撑不住了,整个人的耐心也万桥消失殆尽,他在拿着最后一股力气做着殊死搏斗,他看不清外面,整个人的视线都开始变得模糊了。

    外面的青袍老人也没捞到什么好处,他玩玩没有想到当自己使出十成功力的时候南宫拓居然还能坚持这么久,他真的是不简单啊,可是这么不要命的坚持下去,自己的修为正在被活活的吞噬,青袍老人心有不甘啊,现在放弃就等于放弃了面子,他是尊师,他是南宫一门的掌门,手底下掌管着多少使者,绝对不可以败在自己的徒弟手下,要不从今以后这连还怎么抬得起来呢?

    二人都在超出寻常力气的坚持着,他们两个人都持有着不同的观念,其实青袍老人心理是震撼的,不仅仅是对南宫拓的法术,更多的是,这个一向对自己言听计从的徒弟,怎么在一夜之间像是变了一个人,如今为了一个凡界女子和自己大动干戈,真是不可思议啊!

    尹沫琪被南宫拓骂的稍稍走了神,仔细回忆起刚刚和南宫拓的对话,只有三个字不断的不断的徘徊在她的脑海里面,“唤尸术”“唤尸术”“唤尸术”!

    猛地,尹沫琪走近南宫拓,张口就问,“这……这难道跟唤尸术有关?”

    此时的南宫拓的脸色变得煞白,刚才还只是在他的脑门上渗出了一层细丝丝的汗水,可是现在呢,居然是一颗颗豆大的汗珠直往下掉,尹沫琪看着吞了口口水,真的很想问他,你渴吗?

    “还好,你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笨,和猪还是有一些区别的!”南宫拓打趣道。

    尹沫琪被南宫拓的精神给折服了,“你真是个天才啊!”

    “谢谢夸奖,不过,有点太过,太假了!”南宫拓也奇怪了,他平常是没有这么油嘴滑舌的啊,如今居然有心情开起了玩笑,这貌似是人生中的第一次,今天真是一个吉祥日啊,尹沫琪也算是有了福气了,南宫拓的好几个“第一次”都在这一天贡献给了尹沫琪,第一次带一个女人去泡澡,第一次为了一个女人而和自己的师傅反目成仇,第一次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喝师傅大动干戈,第一次在公众场合露齿一笑,第一次和别人呢开玩笑还有一个第一次,那就是他可能会在人生中第一次尝到死亡的而感觉,南宫拓已经深深的感觉到了,身体里面的经脉和气息开始变得越来越不对劲,师傅那边像是有一个什么机器,把这个山洞里面的阳气全部给吸走了,南宫拓只是开始觉得整个人变得呼吸困难,头脑发胀,像是被按进了一个深潭水里面, 无法呼吸,整个人都变得迷糊了。

    尹沫琪真的对面前这个人无语了,简直是无可救药,“你当我那是在夸奖你吗?你真的是太看得起自己了!都什么时候了,我真希望我现在有一面镜子,让你好好看看你自己,都已经变成了什么德行,居然还有心情说笑?这是开玩笑的时候吗?南宫拓,你会死吗?”

    前面的一句连着一句,每一句都是责备,甚至带着愤怒,可是当尹沫琪讲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声音突然就变软了,她甚至开始害怕了,南宫拓在尹沫琪的心中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人物,这么年轻功力已经如此身后了,而且他还在那么多人中间起到了首领的作用,他一定是有国人的才华的,不然不会这么厉害!尹沫琪认为,她死了没关系,她怎么样都没关系,可是她没有理由拉着南宫拓啊,他和自己明明就是萍水相逢,没有必要为自己的生命而付出什么,更何况,他赌进去的是他的生命!

    “南宫拓大哥,你听我说,”尹沫琪慢言细语的说,甚至声音开始变得很小,生怕会惊扰了面前的这个人,“我,尹沫琪,没有那么金贵,不值得你这样去保护,你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我相信,你活着的价值和意义比我更大!更何况,我尹沫琪和你顶多撑死算得上是好友,君子之交淡如水,我尹沫琪只不值得你这样放付出的!只是,若是我死了,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看见凌风,没有等到他回来,请你务必转告他,我爱他,我对他的爱,从来都没有改变过,他是我这一生中遇到过最美丽的幸运,若是有来生,请他务必等我,等我十八岁的时候,请他老找我。若是我还记得他,那是甚好,可是我尹沫琪万一喝了孟婆姥姥的汤,下辈子的时候忘记了他,请他一定,一定要来找我,并且让我爱上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