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嗜血殿下强索吻 第175章 血沾染水化冰
    :

    夜凌风没有多余的言辞,抱起洛影就往迷雾森林的外面飞快窜去,树杈一瞬间变成了皮鞭,一遍遍的抽打着他们俩,着鞭子不是普通的鞭子,而是浇灌了老女巫口水的鞭子,打进肉体无法痊愈,手上的人若是没有找到对症的药物,整个人都会溃烂而死。

    这一路,夜凌风感觉到比走任何路都漫长,身体本来就受了伤,再加上遮住毒辣的巫鞭,让他整个人疼的在抽搐,即使这样,他还是在 用身体护着包裹着洛影,等到终于离开迷雾森林的时候,洛影是完好无损的。

    洛影被放了下来,看见他背后的伤开始流脓了,两只眼睛跟放在烈火里面烧一样难受,甚至是比刚刚夜凌风拒绝自己更难以接受一些,“为什么,你不是不爱我吗?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这也是为了和南宫师兄信守你所谓的男人与男人之间的承诺?”

    “不是,”夜凌风低头看着洛影,说,“这一次,是我还给你的,你曾救了我一命,现在,我们两清了!”

    说罢,夜凌风转身就离开了。

    洛影望着他背后布满的伤痕,还有他连走路都费劲儿的身影,像是被什么东西哽住了喉,她还有那么多话想要跟他说,她还有那么多的爱意想要跟他倾述,可是什么都来不及了,什么也说不出口了,洛影知道,这一别,可能就真的是永远了!洛影十分清楚当夜凌风获得了这枚不死魔戒之后的行动是什么,之前他对自己的师尊的忍让,对金弓射手挑衅的一再退步,对鬼面君肆意追杀伤害他血族一人的隐忍,从这一刻起,都会变成历史,夜凌风终究还是夜凌风,即使过去了一千年,即使血族早就已经分崩离析,他骨子里面的那股傲气,他与生俱来的不服输,着一些,是那岁月和伤痛永远也抹不去的棱角。只是她南宫洛影没有那个福分在看见这一幕了。

    夜凌风在迷雾森林夺取不死魔戒的这一天,清泉庄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这一日南宫拓发现尹沫琪的伤势不容乐观,前一天她在给南宫一门的师兄弟画画像,因为笔墨尤为的出奇,画法高超,那栩栩如生的感觉吸引了很大一波人,尹沫琪也是个热心肠的女子,见这么多人喜欢自己的画作,就一不做二不休,午饭和晚饭一起省了,干脆一直划到了天黑,身体酸痛累的倒在床上就睡了下去。

    这天早上出来的时候南宫拓发现尹沫琪的伤口开始出现端倪了,想起自己当初和夜凌风的约定,不自觉感到愧疚,因为三日之前曾有捷报从西界传来,说是大获全胜,还着重提到了夜凌风的功绩,而且洛影果真如夜凌风所说好几场大战下来毫发无伤。同样是男人,如果夜凌风都信守承诺保护了他的心上人,那么他南宫拓也不是什么伪君子可以轻易食言之人,所以,这一早在南宫拓的逼迫之下,尹沫琪终于下水了。

    当尹沫琪走近桃花池的瞬间感觉浑身畅快,这桃花水上面碧色清透,底下一层铺了桃花花瓣,脚踩上去还是软软的,水很清凉,但是因为正上方阳光直射的缘故也丝毫不感觉到寒冷,尹沫琪享受着这一切,南宫拓却不耐烦了。

    他训斥人训斥习惯了,在加上尹沫琪看起来年纪小,南宫拓更是以长辈的身份看待自己了,训斥尹沫琪跟训孩子一样,“别在水里玩了,小心待会太阳又偏了,明天又得重来,看看你的伤,快把伤口泡进水里。”

    还没等南宫拓说完尹沫琪就把胳膊一下子浸没入了水中,所有的事情几乎是一瞬家发生的,当尹沫琪的血液沾到桃花水的那一刻,水立刻凝固成了冰,这冰块在刹那间扩散开来,南宫拓眉头一蹙,当即跳了下去拽起尹沫琪的胳膊就从未凝结的冰块中强行拖了出来。

    当尹沫琪的脚离开水面的最后一刻,所有的水都凝聚成了冰,南宫拓不敢多想,他瞧着尹沫琪被吓坏的表情也断定她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所有的南宫一门的弟子听见异常的声音也都跟着跑了过来,当他们一群人赶到桃花池边的时候南宫拓和尹沫琪已经失去了踪影。

    “这是怎么回事?空竹,桃花池边不是一直由你负责看守的吗?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空竹也是冤枉啊,望着本来好好的一池桃花水,现在凝聚成了冰,而且这冰似乎没有消停下来的意思,还在往四周蔓延,着急的舌头都打结了,“我……我,这……这个我也不知道啊!刚刚只是听大师兄说他要领尹沫琪小姐来这里跑桃花水治疗伤口,这,尹沫琪小姐毕竟是个女子,所以我就避开了,也没想到这……”

    “好了,不用说了,你们在这里守着,另一队人去找寻大师兄和尹沫琪小姐,以防他们遇上什么不测,我现在就去青山找师尊!”

    “是!”

    号令一下,所有人都开始各自行动了。

    尹沫琪被南宫拓揪着胳膊一路拽到石洞里,南宫拓望着尹沫琪的伤口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尹沫琪也是被吓傻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问:“刚刚,刚刚那水是怎么了?”

    “……”

    见南宫拓没有说话尹沫琪更是着急了,“嗳,你怎么不说话?你带我来这个石洞里面做什么?外面那发生了什么事,大家会有危险吗?你倒是回我一句啊!”

    “你还是先担心你自个儿吧!”南宫拓难的的吼了一声,尹沫琪可从来没有见过南宫拓发火,对南宫拓的影响,感觉他虽然穿的十分威武,在众师弟面前也是一直端着架子的,可是其实骨子里面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人,一个很有礼貌也很会关心人的男人,只是他内心的那把火似乎被故意锁了起来,被他冰冷的外表给掩盖住了。

    南宫拓在原地转了两圈,从来都没有这么失过章法,嘴里一遍遍的念着:“血,血,这桃花水只有在遇上白幽王的血液才可能凝结成冰!”

    “白幽王?什么意思?”尹沫琪对这称号好熟悉,忍不住问了一句。

    “当年白幽王负了樱花泪,这樱花泪在一棵桃树面前哭了七七四十九天,这泪水最后汇聚成一池水,那桃树感受到了樱花泪的伤心,最后居然也决绝的死去了,只留下那一片片花瓣陪伴着樱花泪的泪水,”南宫拓讲述着桃花池的来历,接着说,“樱花泪的泪水在任何情况下都没有反应,只记得又一次白幽王受了重伤,求得师尊带他来清泉庄疗伤,他在任何地方都没有事情,唯独他的血滴进了桃花池会让湖水凝聚成冰,这是死去的桃树精在作怪,他知道是这个人伤害了樱花泪,才唯独拒绝为他疗伤,可是,可是为什么桃树精对你的血也是如此的嫉恨呢?”

    尹沫琪被这唯美有凄惨的故事给迷住了,过了十秒钟才反应过来,摆摆头说:“我可没有伤害那个樱花泪姑娘,我根本就没有见过她!”

    “这个我当然知道,樱花泪早在一千年前就死了!”南宫拓咬了咬唇,百思不得其解。

    尹沫琪望着他焦急的样子完全不理解他在担心什么,不由得问:“你怎么了?你为什么把我带到这石洞里面来?”

    “我答应过夜凌风我会保护你的安全!”南宫拓的回答简洁明了。

    “可是,不就是水结成了冰吗?大不了我不下去就是了,也没有必要逃到这里来啦,”尹沫琪眨巴眨巴她那双无辜的大眼。

    “你不懂!”南宫拓解释道,“清泉庄是师傅的圣地,我违反规定私自带你进来就已经犯下了大罪了,若是让师傅知道你还把桃花池里面的水变成了冰块,指不定会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情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