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嗜血殿下强索吻 第174章 她终究败了
    :

    这四面的确没什么特别的东西,因为常年战争的缘故很多地方都已经荒芜了,洛影望向东边,一簇茵绿色隐藏在团团白雾之下,“哪是什么?”

    小兵顺着洛影手指的方向望去,眼睛骤然一虚,颤抖着小身板说:“哎呦,姑奶奶,你可别随便用手指那个方向。”

    洛影不理解的望着小兵问:“怎么?那里是不祥之地?”

    “不详,的的确确的不详!”小兵连连点头,“那里是老女巫惨死的地方,当年异界天分三块,唯独没有留出一片土地给女巫一族,后来老女巫没有办法就带着女巫一族逃到了迷雾森林里面,回到迷雾森林后老女巫为了保证后代子子孙孙的安危,用尽最后的力气布下赌咒,凡是女巫一族之外的人擅闯迷雾森林都得死无葬身之地!”

    洛影的心微微一颤,“迷雾森林?这名字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

    好像是在哪里听过的,洛影想着想着突然忆起自己在异界做医女的时候曾听到一些爱嚼舌头根的宫女围在一起讨论过,其实血灵帝是有三个儿子的,只是三皇子在很小的时候就消失了,后来他们都不明白消失是个什么意思,竟然还有一个宫女调侃,怎么,难道是三皇子比二殿下长得还俊,被人给藏起来了不成?

    其中一个宫女连连摇头,把所有人都聚集在了一起,非常小声的说:“我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告诉了你们,你们可万万不能张扬啊!这是之前听过一个姑姑说的,三皇子小时候非常顽劣,只记得那一次三皇子跑进了一片森林就再也没有消息了。”

    另一个凑热闹的宫女问:“什么森林?”

    那宫女回答:“迷雾森林?”

    “迷雾森林?”所有人都紧张起来了,气氛也变得奇奇怪怪。

    在一旁偷听的洛影感觉很奇怪,于是凑的更紧了。

    一宫女说:“不是说除了女巫一族之外的进去了都得死吗?那血灵帝陛下怎么还在四处打听三皇子的下落?”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三皇子尤得陛下的青睐,他的手上有陛下赐予的不死魔戒,传说中,只要是戴上不死魔戒的人都不回再受伤或者是收到死亡的困扰,那是血灵帝陛下去鬼山缴获的,就连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戴上了都会长生不老。”

    “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了……”

    回忆的声音在洛影耳边越来越小,她心里嘀咕着:“不死魔戒?”

    忽的,她恍然大悟,就在她准备离开的时候那小兵抓住了她,“洛影师姐,你这是要做什么?如今大战在即,你怎么能擅自离开呢?

    “放手!””洛影吼道。

    小兵仍然不罢休:“洛影师姐,就算你要走也应该跟三师兄打了招呼才能走啊!这三面都是分配了军力的,北面若是少了您,敌人万一攻破了,我们这些弟兄们这几十年的战守都会付诸东流的啊!”

    洛影猛地甩开小兵的手,眼睛发红,整个人都魔怔了:“是她,是那个尹贱人派你来的是不是?让你故意放走凌风,现在又想拖住我?想要拿到不死魔戒和凌风厮守一生,我告诉你尹沫琪,做梦!我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我洛影从来都不会输!!!”

    洛影肆虐的喊叫着,疯了一样的化成一片紫色的星星飘散了,原来这么多天的付出都是假象?都不过是要给她制造一个幌子?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洛影不知道夜凌风是不是走进了迷雾森林,她只知道当她越过拿到无形的界限的时候,。就已经把那个让无数人闻风丧胆的诅咒抛在了脑后。她对夜凌风的爱是坚贞的,她认定和夜凌风在一起远远比自己的生命更为重要,又或者,是洛影内心阴暗的一面,她没有的道的男人,尹沫琪也别想得到,即使要达到这个结果所需要付出的代价是她自己的生命。

    这一局,洛影赌对了,她往里面走,走到最深处,确实看见了夜凌风的背影。

    夜凌风定格在原地,背对着她,“你还是来了!”

    洛影怔怔的望着夜凌风,滚烫的泪水在自己眼眶里泛滥,愤怒的火燃烧着,她期待着有那么一刻那愤怒会把自己没用的泪水蒸干,“为什么?”

    夜凌风:“什么为什么?”

    “给我一个理由,”洛影的声音忍不住的哽咽,“这些天,你为我挡下一次又一次的致命伤害,都是假装的吗?都是为了来到这里吗?”

    夜凌风低下头,沉默了片刻,缓缓转过身来说:“不是!”

    洛影瞪大了眼睛望着她,脸上露出一丝喜悦。

    夜凌风冷着脸说:“我救你,是因为我答应过南宫拓,我会保护你!”

    咯噔一声,洛影怔住了,“你……南宫师兄?”

    “是,那是我和他的承诺,”夜凌风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身上的的衣服被染红了,那是他不断往外涌出的血液。

    “你的伤……”洛影想要避开那可怕的血红色,可是实在太过醒目,让人看了眼睛发疼。

    夜凌风:“从来没有治过,你送来的血,也一口都没有喝过!”

    “为什么?”洛影皱着眉嚷道,“为什么你要这么折磨自己?”

    “我想你是知道的!”夜凌风淡淡的说。

    洛影冷笑,“就是为了避开我?就是为了遮人耳目?你知道吗,就算你是血族的二殿下,唯一王的继承者,那也不代表你身上的血是无止境的,当血液流干的那一刻,你也会死!”

    “我知道。”

    夜凌风完全无所谓的样子让洛影看起来似曾相识,当她自己决定迈进这个危险的阵地的那一刻不也是这般的无所谓,这个世界上最可笑的事情就是这样了吧,当你心甘情愿为那个男人付出一切的时候,他也在抛弃一切为另一个人付出着,至于你,他连回头瞅一眼的时间都没有。

    这一刻洛影的心是凉的,就像是冰块,只需要再那么一下,轻轻拿起铁锤敲击一下,就碰磁一声,碎了,碎的了个稀里哗啦,碎的个干净透彻。

    “你就那么爱她?”洛影的脸上再也没有多余的一份表情了。

    夜凌风直视洛影,“你知道什么是爱吗?”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夜凌风,我等了你一千年,一千年呐!”洛影说着她死死记住的数字。

    “一千年?一千年前你就是因为你所谓的爱才把我关进玉炼瓶里的?就是因为你所谓的爱我连我父亲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你爱我,所以你隐瞒身份在我身边多年?你那么爱我所以才让我在血族最需要我的时候让我沉睡下去,成为一个贪生怕死的懦夫?”

    第一次,这是夜凌风第一次主动的提起一千年前的事情,洛影怔住了,“你这是在埋怨我救了你?埋怨我让你没有和你的父亲一起死?”

    夜凌风瞪着猩红的双眼,语气却没有很大的变化,一字一句的说:“如果你真的爱我,就应该给我选择的权利,甚至,在尊重我的选择之后仍然留在我的身边,而不是带着我逃离,让我对亲人的死亡一无所知!”

    “我救了你……我……我救你,也错了?”洛影的五官因为生气、愤怒、惊讶、恐惧、委屈,所有的情感如此唐突的聚集在一块而变得超级扭曲。

    夜凌风非常平静的说:“你没错,只是我不需要而已。”

    “那你需要什么?”洛影质问。

    “你知道的!”夜凌风脚踩土地,蓄势待发。

    “你做梦!”洛影大喊一声,把目光锁在不远处的一颗参天老树的腰肢上,其实她一早就看见了那里有一颗闪闪发光的类似于红宝石的东西,只是夜凌风 一直按兵未动,她也就敌不动我不动,如今不一样了,夜凌风开始聚集力量,洛影也绝对不会弱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