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嗜血殿下强索吻 第173章 他的反常
    :

    夜凌风为洛影挡下来的伤都疼在洛影的心窝里,初来的时候洛影心中还有一些隐晦的担忧,夜凌风是不是被迫来的?夜凌风会不会趁乱离开?夜凌风会不会只是敷衍自己无心应战?可是显然,这些担忧都成为了虚无,夜凌风不仅没有离开而且还焚尽全力的保护自己,难道是恶劣的战事让他们之间的感情产生了微妙的变化?虽然洛影在心中窃喜甚至祈祷着,但是她是一个有自知之明的女人,她断然不会相信夜凌风的心意会转变的如此之快。

    “凌风!”洛影一手拉开帐篷,半个身子探了进去,夜凌风此刻正在清理伤口,朝她微微点头示意可以进来,洛影抿唇一笑走进了帐篷内,把手里的那个红色的瓶子递给了他,“这是今天才采集的新鲜血液,你先喝下!”

    夜凌风接过瓶子顺手放在了桌子上,“等我把这伤处理好了再。”

    洛影微微点头,她就那样深情的望着夜凌风,这一次的伤口触目惊心,里面的肉翻了出来血肉模糊间隐隐约约的能看着些白色的骨头,这让见惯了伤痛的洛影都不仅蹙眉,这伤若是在别人的身上也就罢了,可是偏偏在自己最爱的那个男人身上,而且还是他为自己挡的那一砍刀,豁开了这么长一条口子,洛影心里非常难过,“要不,还是让我来帮你疗伤吧!”

    “没事,”夜凌风头也没抬的拒绝了,“现在是关键时刻,你身上的力气还要留着抵御外敌,我这点伤,不算什么。”

    “你那怎么能叫小伤呢?凌风!”洛影的眼眶红红的,可怜的样子让人心疼,“你没有必要这样做的!”

    “……”夜凌风沉默着,把衣服渐渐的扣起来。

    洛影低下头,喃喃道:“如果你是觉着愧疚,对不起我……”

    “不是因为这个,”夜凌风的眼神如此坚定。

    就是那一记温柔给了洛影一颗定心丸,不是因为愧疚,不是因为他觉着对不起自己才替自己挡下一次又一次的致命伤害,洛影抓住了夜凌风的手,感受着他手心里的温柔,问道:“那是因为什么?只是单纯的为了我吗?”

    洛影无助又迫切想知道答案的眼神,应该是一个人看着都会动容的,可是夜凌风仍旧是他那张冰块脸,用手拍了拍洛影的手,说:“早点休息吧,我累了。”

    洛影点点头缓缓站起了身子,心态却和从前不一样了,走出帐篷的那一刻她的嘴角是含着笑的,至少,他对她,再也不是像从前那样冰冷了!这就说明她还是有希望的,一千多年的等待,一千多年的陪伴,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如果等待能让夜凌风那颗冰封的心融化,那这一切都值了!她什么都没有,就是有一颗能够等下去的心!

    战事一天天的在继续,眼看着即将迎接胜利,洛影突然发现什么地方不对劲儿了。洛影四处观望却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看见的身影,于是她跑向三师弟,问道:“你看见凌风了?”

    三师弟哪有那个功夫啊,现在正是最后一战的节骨眼上,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在敌人的身上,成败在此一举,三师弟摇头说:“没有。”

    “之前呢?是一晚上他都没有现身?”洛影大喊着,可是噪音太大,声音都被打散了。

    三师弟也是在扯着嗓子,“我之前好像见到夜凌风了,他还在南状一遍迎战,只是……嗳,洛影师姐!”

    洛影把三师弟的叫喊声抛在脑后,只是一个劲儿的往南边跑,她的心里突然很慌,特别慌,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到了南状一地后洛影仍旧没有发现夜凌风的身影,他去哪了?

    着急中洛影一把揪过来一个小兵,“看见夜凌风了没有?”

    小兵摇头。

    洛影不死心的又揪着另一个人,可是答案还是同样的,问道最后终于有个小兵点了头,说:“之前夜凌风他手上晕倒了,被我们几个抬回帐篷休息。”

    “受伤晕倒?”洛影被这个答案给惊着了,这么重?可是他可是血族的二殿下啊,是血灵帝钦点的继承者,怎么会倒下了?“这些天我让你们给夜凌风送的新鲜血液可都送了?”

    “送了,都按您吩咐的送到了!”

    “他可喝下了?”

    “他……”小兵抓耳挠腮道,“这个,我们只是送进去,他只是让我们放在了桌子上,没当我们的面喝,何况……他喝血,怎么会当着我们的面……”

    “放在了桌子上?他,放在了桌子上?”洛影嘴里念着,忽然想起来昨天晚上她送血液过去的时候夜凌风也没有喝,也是让她直接放在了桌子上。

    想着想着,洛影的一根筋猛地绷紧,“不对!”

    洛影往夜凌风的帐篷飞速跑去,刚才那个小兵也跟随在其身后,没有一刻的犹豫洛影刷拉一下掀起帐篷帘子,里面居然是空的!

    小兵见状也惊呆了,“不对呀,刚刚,刚刚明明是我和其他两个兄弟把他抬过来的,我临走的时候还回头看了他一眼,我看他手上还挺严重的就问了一句要不要紧,需不需要送点血来。”

    洛影回头问:“他怎么说?”

    “二殿下说他不需要,休息一会儿就好,如今战事紧迫,就让我们不要替他操心了!”小兵一字不漏的回答道。

    “他拒绝了?”洛影心里知道,血族的人受伤吸入新鲜血液是最直观有效的方式,什么休息一下,那都是胡诌,于是质问道,“门口怎么连一个看守的人都没有?”

    小兵委屈了,“洛影师姐,今天是最后一战,迫在眉睫,大家伙都去杀敌了!再说了,他夜凌风又不是一个娇生惯养的小姐,在自己地盘上的营帐里休息还需要保护吗?”

    听到这话洛影狠狠的瞪了小兵一眼,小兵被吓得连忙捂住了嘴。

    走进帐篷洛影仔仔细细的观察着周围的一切,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跟其他的人的帐篷都一样,洛影当初是想为夜凌风单独做一个房间的,可是夜凌风拒绝了,他说,这又不是来玩,大家在战场上都是平等的都是兄弟,睡的地方怎么能特殊化。

    洛影相信了,她总是那么轻易的相信夜凌风的话,即使是拒绝她的话语,洛影也是那般的欣然接纳了!可是这时他的人呢?去了哪里?离开了?洛影不敢相信,不自觉的走向夜凌风曾经睡过的床上,手掌抚摸他的被褥,不料,却摸到什么生硬的东西。掀开被褥的那一瞬间洛影浑身上下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这地下一排排整齐摆放的摆的全是她之前送来的红色瓶子!

    怎么会这样?洛影哆嗦着手打开了一瓶,里面的血液是满的,再打开第二瓶,也是满的,剩下的三瓶四瓶五瓶,全都是动都没动!洛影的目光发直,就连她身后的小兵也瞪得眼珠子都快翻出来了。

    小兵指着那一排排血红的瓶子喊着:“这,这这是怎么回事儿?他怎么一瓶都没有喝?那,那这些天他身上的那些伤?”

    “忍着!”洛影的眼神里面是碎冰渣子,“打一开始他就没打算喝,这么多天,那么多伤口都是活生生咬着牙忍过来的!”

    “忍过来的?不是,为什么呀?”小兵完全想不通居然会有这种人,自己受伤了有方法治疗却不治疗,就那样拖着。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他要这么做?”这一切似乎又回到了最开始的那个问题上,为什么夜凌风要答应自己来西界?他已经知道了鬼面君要找的最后一样东西就是尹沫琪的血,他还敢离开尹沫琪丢下她一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