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嗜血殿下强索吻 第164章 决绝的交易
    :

    夜凌风搂着尹沫琪如同怀里揣着一块宝贝,洛影从来没有见过这个样子的夜凌风,他的情绪很激动,仿佛受伤的那个人不是尹沫琪而是他。虽然和洛影来到了清泉庄,可是夜凌风丝毫没有表现出允许他人帮尹沫琪看病的样子。一旦 有人稍微的靠近,夜凌风身上的那股不和谐的气流就会把人折磨的遍体鳞伤。

    尹沫琪柔软的腰身悬在夜凌风的腿上,他的长袍裹住了她的半个身体,夜凌风苍白的手划过比他更苍白的那片脸颊,血渍留下,染红了夜凌风的胸膛。

    屋子外面一个小子咬着牙低着头站在洛影跟前,“洛影师姐,那厮太顽固,不允许任何人靠近,我们……以我们的修为完全抵不过他的一根手指头,蔡邹静不到一米,就被他给弹了出来。”

    说着那小子还痛苦的咳了两声,呕出一口鲜血。

    洛影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嘱咐了他先下去好生歇养后转身就想进屋,不了被南宫拓拦了下来。

    “你这是做什么?”洛影望着横在自己面前的那根有力的臂膀,声音变得很奇怪。

    南宫拓依旧是沉着脸,声音比那峡谷里的石头还要低沉,“你这么进去,小心伤着自个儿!”

    洛影翘着嘴,“哟,师兄现在知道关心师妹我了|”

    这话怎么听起来那么的奇怪?南宫拓是个直性子,开口就问:“我什么时候没有关心过你?”

    “这可说不准!”洛影越说越倔,越说甚至越窝火。

    可是有个人这时候更恼火,因为他压根儿就不知道这一团火从何而来,洛影小师妹的脾气一向古怪,有的时候甚至思想很狭隘,可是这些南宫拓都是完完全全包容的,今儿却不同了,南宫拓摸不清这没来由的道子,自己也难得的跟小师妹杠了一把,“洛影师妹,你这话是从何说起?擅自离队的事情我都已经不追究了,你说要把尹沫琪那个凡人带回来治疗伤口,我也是没说一个不字,到底你哪里还不满意?”

    “你当然不会说不了!”洛影咬牙。

    南宫拓转身直直的望着洛影,她显然是生气了,这位小师妹一跟自己置气小情绪就摆在脸上,以往洛影生气南宫拓都是主动承认错误二人又和好如初的,今天也不是南宫拓不乐意这样做,只是,他完全摸不着源头自然也找不到任何方法来承认错误,只是持续的解释道:“这清泉庄是我们南宫一门的圣地,这里空气清新,环境怡然,最重要的是这里吸收日月之精华,安静的适合我们一门的弟子专心疗伤,完全不用担心外界的干扰,这你是知道的!我瞒着师傅答应了你的要求,可是到了这里你却又不满意了,你能告诉我是为什么吗?”

    这不解释还好,一解释更是让洛影心绪难平,这清泉庄是个什么宝地,外人怎么能够轻易进来,可是对象一是尹沫琪怎么南宫拓的态度就改变了呢,之前在山巅的巨石上面南宫拓对尹沫琪的态度就和别人不一样,那种温柔的语气只有在自己面前才会显露出来的,为什么要在尹沫琪那个小妮子面前也脱下面具?

    “别说的好像想救尹沫琪的人是我一样?南宫师兄你不是也听关心的吗?把手撒开!”说着洛影一把推开了南宫拓横在自己面前的那只胳膊冲进屋内。

    南宫拓怔怔的站在门口,这好像是洛影第一次……第一次有点撒娇!

    洛影走到夜凌风跟前,瞧着夜凌风痛惜的侧脸整个人都不好了,心仿佛被放在油锅里炸,海底里淹,火把里烤,“凌风。”

    洛影微小的声音令夜凌风浓密儿卷翘的睫毛轻轻闪动。

    瞧着夜凌风没有抗拒自己的意思,洛影又把身子往里挪了挪,“我可以救她!”

    夜凌风没有说话。

    洛影再次说道:“你知道的,我有能力就她!”

    夜凌风沉默了一会儿,把尹沫琪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床上,然后一颗吻烙在了她的额心,这让洛影看的眼睛生疼。

    夜凌风缓缓站起身,说:“救她,你之前说的西界的混战,我们明天出发。”

    这番话让洛影愣了愣,她完全没有想到夜凌风会答应自己,之前为了让夜凌风跟尹沫琪分开,洛影想了很多办法,最有效的就是让夜凌风和自己一起上战场,西界那边的战役已经是火烧眉毛了,若是有夜凌风相助一定会扭转局面。若是在平时,夜凌风点头答应洛影一定会高兴的挑起三丈高,可是今天,这种情形之下,洛影怎么也开心不起来,她知道夜凌风的意思,这是在和自己做交易呢!他迟迟不愿意放下尹沫琪不是担心她的医术,而是怀疑她的动机。此刻夜凌风答应了她的条件,自然给了洛影一个正确的方向,今天,只要是把尹沫琪救活了,他就会跟她走。

    洛影痴痴的笑了,夜凌风啊夜凌风,你是一个君王的好料子,你的疑心,你的交易,你的运筹帷幄,都像极了血灵帝,只是血灵帝并不是一个痴情的主,为什么你偏偏是的?洛影在心中哭泣:我本是全心全意想要就她,不图任何回报,只因她在山巅只是救了你的性命,可惜你爱她入骨,怀疑我的一片真心,这个交易,我南宫洛影并没有逼迫你,今日一过,你就随我去西界,战事混乱,等你再回来的时候,尹沫琪这女人已经是半百的老人了,那个时候,我就不相信你还是这般的痴情于她!

    “好!”洛影点头,硬生生的把眼眶中的泪水憋了回去。

    几个小时之后,洛影踉踉跄跄的从房间里面撞了出来,门外站着两个男人,一个是夜凌风,一个是南宫拓。

    洛影因为施法过度身子无力的靠在门边,一手撑着门框,“已经好了,再过半个时辰,她就能醒过来了。”

    夜凌风望着她那虚弱的样子,心中仍有不忍,可是,如果不爱她就不应该再给她任何希望,如果一千年前他懂得这个道理学会残忍的拒绝,也许就不会耽误她这么久了,洛影是个好女人,可不爱就是不爱,再怎么劝说都于事无补,心里面已经被尹沫琪霸占了,就再也容不下别的女人。

    洛影睁着沉重的眼皮望着夜凌风,在心里期盼着,一个拥抱吗?一个眼神也好!甚至一个微笑,只要是你的,我都愿意张开双臂去接受,去爱!在这段感情中,洛影似乎在就放下了她原有的尊严,她是南宫一门的稍有女金弓圣手,位置在南宫拓一人之下万人之王,享受着至高无上的额荣誉,曾经在战场上也是以一敌百,一人收复了混浴人界的妖龙,她原本是那样的高傲,可是一旦有关于夜凌风的,她就把自己放的很低很低,一直低到了尘埃里。

    没有想象中的温柔,连一个对视都没有,夜凌风只是在经过洛影身边走进屋子的时候,淡淡的说了一声:“谢谢。”

    谢谢?短短的两个字,真的把彼此打得好远好远。

    “我们之间,真的就只剩下这个了吗?”洛影低声喃喃,脚下失去力气,跌到在另一个男人的怀中。

    这一觉,尹沫琪真的睡了好久好久,等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很庆幸,因为第一眼就见到了自己想见的那个人。

    “凌风。”

    “我在!”

    尹沫琪想要起身,可是浑身都没有了力气,夜凌风见状连忙上前一手搂住了她的腰把她扶了起来,尹沫琪钻进夜凌风的颈窝里,放肆的吮吸着夜凌风身上特有的异香,小脸在他光滑的皮肤上摩挲,整个人都想钻进去,夜凌风对尹沫琪来讲就是毒品,纯正的毒品,只需要吸上一口,从此就再也戒不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