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嗜血殿下强索吻 第158章 诱惑臆想
    :

    沐帆也不需要耍横,说到底他还是沐旋凯的儿子,沐帆不帅贫嘴一本正经的时候单单是往那一站,那器宇轩昂、高人一等的架势就立马显现了出来。

    最后也没用上之前想好的瞎编胡邹的理由,管理员就默默的献上了钥匙。就是这个一次,沐帆还是灰常傲娇有沐旋凯那样的一个老子的。

    扭开门锁走进屋子的时候,沐帆明显的顿了顿,屋子里显然是没有人的,可可在医院,怎么着都不可能回来,可是越是这样,沐帆越是变得心慌了。这算得上是第二次他来到可可的家里,第一次也就是昨天晚上了,因为事态严重一切都变得十分慌乱,在加快乐好几倍的节奏中,沐帆压根儿就没有注意到这个房间的人和摆设,留在脑海里的只要可可那白花花的身躯。

    沐帆安静的走了进去,脸上的表情异常凝重,门口摆着一个简单的木色鞋柜,鞋柜胖是一双女士拖鞋,还有两双精致的高跟鞋。显然,这个房间不是那种经常有可人来的,因为家里就这一双拖鞋,连个备用的都没有。沐帆的脚步很缓慢,路过浴室门口的时候他不自觉的停了下来,抬起的手臂居然还略微颤抖。

    轻轻扭开浴室的那扇门,昨天晚上的那一幕还鲜活的保存在他的大脑里,第一次进去的时候太模糊,就是那么一瞬间,沐帆是本能反应开门看见了什么不该看的又连忙关上。就是那么连三秒的事情,除了白色他真的什么都没有看清。然而,第二次进去的时候就完全不一样了,他甚至愣了愣才想起来要去拿浴巾的。可可斜躺在地上,一只胳膊艰难的支撑着自己的身体,由于用力的缘故,可可的锁骨格外显眼,她是才出浴缸就摔了下来,身上还带着那些水滴,一滴水从可可的脖子画下,沐帆的眼神就不停使唤的也跟着走了,可可很傲人,可可正值女人的成熟期,那里简直就是巅峰时代,水滴落下,似乎砸进了沐帆的眼眶里,生疼!

    沐帆连忙去取浴巾,给可可披上的时候他想要把浴巾全部帮她裹住,可是好死不死的偏偏看见了可可扭在一起的两条腿,像是一条被困在岸上的美人鱼。沐帆的嗓子灼热,不断的吞咽着口水,这是丝毫不起作用,仿佛就是蒸锅上面的那一滴小小的水珠,一瞬间的功夫,就被蒸干蒸完,蒸的魂飞魄散。沐帆的身体不受控制的躁动起来,他激动的连忙合上浴室的门,空荡荡的房间发出砰的一声响。沐帆闭上眼睛使劲儿的摇了摇头,试图把自己从恍惚的幻境中拉出来,不断的提醒着自己今天来是干什么。

    其实沐帆从下班的前一个小时就开始惦记着可可了,医院的确什么都不缺,吃的喝的用的,还有专门的大夫一天来看好几趟,可是沐帆打骨子里是一个心思细腻的人,他捉摸着可可在医院怎么也得呆上十天半个月的,这十天半个月是一个男人忍忍也就罢了,但是可可是个女人,她怎么能够那样呢?于是沐帆就琢磨着下班后来可可的这里那几件干净的换洗衣物,本来是不需要这么麻烦的,直接去商场里买几套就完事儿了,遗憾的是沐帆不知道可可的尺码,也不敢胡乱猜,他是可以胡乱买啊,但若是可可到时候穿着大了小了又不舒服了,这不是找罪受吗?思来想去,还是觉得来可可的公寓那几件衣服比较容易。再说了,自己救了可可一命,私自来拿衣服也是为了她好,不应该因为这件事情跟自己翻脸吧?

    沐帆的如意算盘打的精精的,真不愧是沐旋凯的后代,完全就是一个资本主义家行商的好胚子!

    路过客厅,里面的摆设十分清雅,没有什么贵气的东西,都是一些小清新,阳台上栽了几盆水仙花,书架上摆着一排排整洁有序的书籍,旁边有一个咖色的小木桌,桌子上只放了一套青花瓷的茶具,沐帆看到这个情景微微的翘了翘嘴角,那种感觉就像是他也加入了这样的生活,他甚至可以想象出和可可在一起的周末,两个人在金色的阳光下品着茶看着书。别看沐帆是个体育生,在球场上跑起来跟疯了一样,可是骨子里面他还是一个娇俏书生,有的时候,他可以抱着书看上一阵天,遇上喜欢的,还真的能够达到废寝忘食的境界!

    “你会这样吗?”沐帆发癔症一般嘴里咕哝了一句,然后望着那咖色桌子上的杯子,“该多准备一套了!”

    再往里面走就是可可的闺房了,单单是走进去的瞬间,沐帆就问到了女人特有的味道,那就是女人味吗?可可的床是榻榻米,看起来十分的温馨,颜色选的不亮不暗,那种优雅女人的感觉不断的散发了出来,沐帆望着这间屋子,气息不断的加重了,他舔了舔自己干涩的唇,然后手忙脚乱的从柜子里面拿出了一些衣服,还有那些能够让他流鼻血的内衣,沐帆的手单单是提着它,男人的反应都开始变得越来越强了,他真的很想抽自己,这样的他,和那些偷内衣的流氓有什么两样?

    为了避免自己下半身再次失去控制,沐帆匆匆的把一副塞进包里就想离开,这时却听到什么东西哔的一声。沐帆在客厅里面瞅了一眼,是电话,那是一款进口的电话,所以功能远比国内先进的多。沐帆好奇的多瞅了两眼,发现上面一个红点一直在闪,手就鬼使神差的摸了上去。

    一瞬间,那个机子出声儿了,“您有三条消息未读。”

    机器:“第一条消息,可可,是我,老郭,怎么这周没有打报告,少爷那边可还好?”

    老郭?沐帆的眼神变得狐疑起来,少爷?难道是郭江?郭江是沐旋凯身边的司机,说是司机,倒不如说是心腹,这人有胆有某,一直被沐旋凯带在身边,表面上是沐旋凯的私人司机,实际上在背后为公司出了不少的力,当然沐旋凯也从来没有亏待过他,所以老郭对沐旋凯也一直是忠心耿耿。

    同样是沐旋凯的手下,可可和老郭有联系也属于正常显现,只是,为什么他一开口就问了“少爷”?沐帆没敢往深了想,也不愿意平白无故的去怀疑一个人,尤其是可可,如今可可的地位在他这里完全不同了,那不是一般人能够比的。沐少爷也傲娇了一回,原来心里放进一个人,融进一段情是这般的一个感受,啧啧嘴,其实还挺不错!

    机器:“第二条消息,可可,是出了什么事儿吗?”

    沐少爷撅噘嘴,心里暗骂:有本少爷在,能出什么事儿?我就信了你的邪,你个郭江自己有老婆有孩子,在这儿一个劲儿的关心可可是个怎么的意思?难道……

    沐帆在自己的脑袋里跟自己打了一架,立马打消了那老牛吃嫩草的念头,郭江?不不不,应该不是那一号人!

    机器:“第三条消息,可可,周一了,记住把少爷的行程表打过来,身边还接触了些什么人,别忘了老爷安排你去少爷公司,到底是为了什么!”

    沐帆愣住了,完全是僵住了,郭涛带有一些乡音的沙哑声音一直回荡在他的耳边。

    “别忘了老爷安排你去少爷的公司,到底是为了什么?”

    沐帆早就知道薛可可是他父亲沐旋凯调过来的人,当时沐帆没在意,只知道父亲说可可是一个能手,这是他第一次独立经营一个公司,以后难免会遇到些磕磕碰碰,所有人都是这么过来的,沐旋凯是有心锻炼锻炼沐帆,可是再怎么着这宝贝儿子也是自己的一块心头肉啊,小磕小摔没有关系,但是身边得有一个把持着大局的人,就是一个能够看出来沐帆什么时候回撞南墙,在他撞上墙磕得头破血流的情况前一秒能够拉这个人一把。可可就是一个非常有经验又细心的人。沐帆去过几次公司,在开董事会的时候也听过不少次薛可可的名号。自然在可可进公司的时候没有起任何的疑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