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嗜血殿下强索吻 第153章 拽着不撒手
    :

    那种黏糊糊的感觉居然弄的让沐帆想哭,这辈子,他也就为他奶奶过世的时候哭过一次。

    沐帆一遍开着车一遍从后视镜里反复的观察着薛可可的状态,那人从 一上车就没有动过。倒不是可可不乐意动,而是身上就单单的过了一条浴巾,这个沐帆天杀的居然没有给她那件儿衣服,或者是把自己裹严实点也成啊,就这么把她放在了驾驶座上,他***车子的玻璃也不管,一阵风来,可可生怕把自己身上那过着的小浴巾一不留神给带跑了,被沐帆这厮看过了就罢了,她可不想赤裸裸的坐在沐帆的副驾驶座上招摇逛市还被监控给拍下来,那个时候可就真的是伟大了,全世界都知道她薛可可的名字了!

    不,我的理想还没有远大到世界出名呢!

    还有一方面就是,真的是太他妈疼了!疼死了,疼的就差可可在地上的打滚,求着一声给她来一针止痛剂了。

    好不容易撑到了医院,沐帆又把可可报了进去,这可让所有人都惊呆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儿?深更半夜里一个大男人抱着赤着肩膀全身上下只围了一条白色浴巾头发还湿漉漉的女人撞开了大门站在大厅中要来回张望。

    沐帆也顾不上自己的少爷面子了,左顾右盼的时候找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嘿,小张!”

    一遍刚从电梯里走下来的女护士闻声一惊,看见了画面更是一惊,还好她的下半张脸被口罩给遮住了,不然的话那嘴巴张的能够生吞一头大象。

    “沐帆?”小张愣了两秒连忙踏着小碎步跑了过去,望着沐帆急的要死的脸,再看看他怀里的那张……那个人没有露脸,整张脸都死死的埋在沐帆的胸口里,可可是太不怕地不怕,可是这种被无数人观赏自己只裹了一条浴巾的勇气,她一介弱女子实在是拿不出来。

    “这,这是怎么了?”小张瞪圆了眼睛,沐少爷怀里抱着的女人是谁啊?还有这打扮这点数,这……

    小张完全摸不清路数。

    “别傻站着了啊!快去找赵医生!”沐帆没好气的嚷着。

    “赵医生?赵医生是看妇科的,她……”小张点了点可可的背,难道是……

    妇科?沐帆哪里知道这个,这一家是他爸爸出资的医院,里面的人呢他公子哥可是认识不少,沐帆只是估计着可可是个女人,所以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赵阿姨,哪里还分得清科室!

    小张眼瞅着沐大少爷是完全乱了方寸,这个时候问他醋是不是天的他估计都会点头,罢了罢了,小张一摆手,说:“走,先过去,把这位小姐先放到床上,我们再找医生来看看。”

    沐帆的头点的像个啄木鸟。

    一路上,在小张的东问西问下,沐帆才结结巴巴的说出了事情的原委。

    小张叹了一口气,觉得好笑,“原来是在浴室滑到了啊!伤着腿了?那我去骨科找徐大夫,他最懂这个了。”

    “好!”沐帆跟丢了魂似的。

    小张前脚刚踏出门,沐帆又不安生了,对着门口就高喊一句,“路过猛叔诊室的时候让他也跟着过来瞧瞧,还有那个小海也是,能够来的都先过来。”

    沐帆是不嫌事多,他就是想把这家医院有能力的全叫出来,虽说薛可可只是滑了一跤,可是伤在哪他完全不清楚,表面上是腿疼,可是万一伤到了腰呢?万一伤到了里面的经络呢?万一……再伤到了内脏?沐帆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胡思乱想些什么,他低下头望着可可,之间可可双唇发紫,两只眼睛紧紧的闭着,两条细细的眉毛纠缠在了一起,一只手攥成了拳头,另一只手……正紧紧的拽着自己的衣袖呢。

    那么一刻,沐帆的心是动容的,他突然感觉在可可的心里,自己突然有了分量,她,是信任他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对可可的心里想法十分的在意,在这位薛可可的眼里,他沐帆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难道只是 一个纨绔子弟?难道只是一个没长大的男孩儿?又或者是一个只知道依靠老爹的孬种?

    沐帆的一颗心被高高的悬挂了起来,还就挂在城门口,那么多人看着,那么多双眼睛盯着,导致他没有办法放下身段直接问可可,但又怎么也猜不出来这个女人的心里到底想的什么。一颗心就这样风吹日晒,雷雨暴淋,总有一天,要么是这颗心被某个人给收了过去,要么就是这颗心啪嚓 一声碎成两半,然后从城楼顶上狠狠的砸了下来,深深的埋在了土壤里面,从此再也无人问津,他的心事,也绝口不提。

    没一会儿的功夫徐大夫就来了,他以来显示恭恭敬敬的向沐帆点了点头,沐帆哪里还有心思讲这一套啊,他的每个眼神都在告诉这徐大夫:老徐头,今儿个这人你要是给瞧好了,我爸那边好说,本少爷亲自去给你美言几句让你在a市的医院里混得风生水起,可今儿个你要是给看砸了,砸在了你得手里,我也绝对会砸了你得饭碗,说都别想好过。

    徐大夫对沐帆的威力是绝对不敢怀疑的,还记的揪在两年前,沐帆也是背着一个女生来到了医院,那个时候那女学生失血严重,医院里血库的血包刚好也不足了,沐帆就让医院自己组织捐血,可是捐血哪里是个小事情,后来沐帆一瞪眼,说,如果谁是这个血型不捐的话,明天来自就让他滚蛋,可谁要是捐了,我让他一下三代都过得顺风顺水。

    他这话一出有的人相信了有的人不信,还好当时的血筹集够了,女生也没有了生命危险,第二天,医院就变了一副模样,本来人满为患的床铺突然空了几床,本来没钱看病的家庭突然有了一大笔钱,当时被救的那个女生就是尹沫琪。

    如今两年过去了,他沐帆少爷又抱了一个人进来,脸上的劲儿完全不对了,如果说之前是着急,是担心,那今天就是爱剜他的心,他的肉,他的脾肺肾。

    徐大夫看的很仔细,后来又为了确保安全做了几个ct,拍片之类,这一路可可豆没有撒开过沐帆的袖口,沐帆也没有挣脱,紧皱着眉跟在旁边,不管做什么都陪着。那样子,就像是在宠爱自己的女朋友。

    后来几个护士担心可可冻感冒了,说要不先换身衣服,这样也方便男医生检查。可可迟疑了一下,还是没有松开沐帆的手。若是在平时沐帆这个嘴贱的肯定要说,怎么,你这么抓紧我不放我的意思是想让我看着你换?可惜沐帆现在是没那个心思开玩笑了,安抚了可可两句就匆匆的走了出来,走的时候他明显的感觉了可可的不愿意,好好的名牌衣袖都被她给扯皱了。

    几个小护士把可可围起来之后,沐帆出去了带上了门儿。这是一个非常年轻穿着白大褂朝气蓬勃的男人走了过来,他就是沐帆之前口中说的小海。

    “帆哥!”小海比沐帆小两个月,家里长辈关系特别好,他也欣赏沐帆,所以称他一个帆哥。

    小海没走近就发现沐帆不对劲儿,走进一看,发现一张帅气的连都揉在一起了,原本潇洒洋溢的五官此刻没有形状的扭曲在一起,小海奇怪的哟了一声,问道:“我说帆哥,怎么啦?”

    沐帆没有说话,做了个手势,小海知道他的意思,笑嘻嘻的说:“咱们医院不抽烟,我身上就没有!”

    “他大爷,哪个王八蛋给的这个规定!”沐帆低声咒骂了两句。

    这一骂让小海乐呵了,咱们医院背后的老板是谁,你不知道啊?若是你老子是王八蛋,那你小子是谁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