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嗜血殿下强索吻 第152章 谁不方便啊?
    :

    当年可可想,可能是因为她自个儿的缘故,因为自身的出生和家庭的背影没有一件事情能够拿到台面上说的,薛可可很早以前就发现了自己有自卑的倾向,这类人,即使有朝一日成功了,也很难真正的拥有自己的气场,特别缺乏安全感,身边的人只要稍稍的露个好脸色她都会以为那是恩赐,自己不知所措,可可一直在想,那个自己心甘情愿付出一切的前男友就是被自己这一点给吓跑的。

    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那男人压根儿就没有瞧上过她,所谓的在一起不过是玩玩儿罢了。可可经受过世态炎凉,曾经一遇上事儿就扯开了嗓子哭,满脸淌着泪花的人早已不复存在,经过实践的雕琢研磨,她的心外面早就砌起了围墙画作顽石一般坚硬。

    薛可可等候着,等着身体慢慢恢复,她也想过最严重的情况,自身一个人在外如果自己都不懂得照顾自己,估计她是没有那个命活到现在的。所以,她的手上紧紧握着手机,如若是一两个时辰过去还是没有好转,她就打算拨打急救电话了。

    然而,薛可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等来的不是什么急救人员,而是……

    砰,门被打开了,薛可可躺在地上瞪圆了眼睛瞧着从门口里毫无征兆下冲进来的脸,然后那脸一闪而过,门又被重重的合上了。

    那是什么?幻觉吗?

    因为隔了一道门的缘故,外面的声音传进来闷闷的、断断续续的,可是有一句话可可捕捉到了。

    “……内个,里面情况还有点复杂……不方便……一个人进去就好……剩下的人在外面等……”

    姓沐的,算你有良心,还知道什么避个嫌!可可咬着牙,那一瞬间晃了过去,应该什么都没看见吧?可可的心跳噗噔噗噔的,那刺骨的痛早就抛到九霄云外了。

    没等可可脑筋转过弯来,浴室的房门又被打开了。

    他姥姥的,进来的居然还是同一副面孔!

    不是说不方便吗?不是说一个人进去就好嘛?不对,难道外面都是男同志?不不不,那可不成,语气被小区的男同志……老大爷……小年轻看见了自己光着身子的狼狈样,还不如就沐帆呢!他嘴上厉害,可是这种事情他的嘴是绝对严着的呢!可可知道自己的这位小少爷,平时衣服得理不饶人的样儿,但是关键的时候什么是非黑白分的门儿清,道德底线完全不亚于他本人的身高啊。

    沐帆进来的那一刻可可没有叫,没有什么抓狂大喊流氓,她已经不是十七八岁的小女生了,早已过了那大惊小怪的时段,有个人来救她护着她不让旁人看见,这是好事儿,她平时跟沐帆磕磕碰碰,你怼一句我掐一下,这么多年,也只收和沐帆在一起的时候她可可会那个样子,仿佛是……回到了十七岁……

    不,不是,只能说那是比尔呢的十七岁,十七岁的可可还在饭馆里洗碗擦地,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有事儿没事儿被老板呵斥一通,大事儿小事儿被可人辱骂几句,那些都习惯了,再刺耳也抵不过她耳朵里面起的那层厚茧子。

    躺在地上的那老很是淡定,可是沐帆这边却慌了神儿,他刚进门就把门扣子给合上了,刚才第一眼的时候沐帆没看清,只是恍惚的看见那地上十字格子的黑白瓷砖上什么白花花的一片,猛地合上门后站在外面愣了足足一分钟的时间找回魂魄,这次再闯了进来,沐帆可是清清楚楚的看见了白花花的不是银子,而是可可的肉了。

    一颗心脏毫无章法的乱跳着,沐帆面红耳赤,两只眼睛在房间里面游走了好一会儿才瞥见旁边的挂钩上有一片很大的浴巾,他二话没说就给扯了下来,眼神游离的给地上的可可盖上后一把将她整个人都抱了起来。

    二人没有任何话语,更没有一秒钟的眼神交楼。可可咬着唇,沐帆瞪着眼,硬生生的把人扛起来后一只脚勾开了门。

    打开门的一瞬间薛可可懵逼了!

    这忒***都是什么情况?

    外面站着的可不是可可之前想象的二混子男青年,上了年纪的老大爷,或者是还没有成年的男娃娃,都是一群妇道人家,大姑娘小媳妇还有胖婶子老大妈,你丫的沐帆是个什么玩意儿?居然跟他们说不方便自己没吹号子就冲锋了?

    这一次可可把视线收了回来直勾勾的望着沐帆,沐帆的精力高度集中,额头上还渗出了几滴汗,里面的衬衣靠领子的部位扯开了,因为慌张的缘故他的头发也没有任何形状可言,光滑的下巴下面是男性突出的喉结,凝视着沐帆的侧脸,可可不禁的咽了口口水?浑身燥热难耐。老娘是饥渴了吗?这么多年没碰过男人,就是被这家伙单单一抱,整个人都酥了。

    沐帆是樱尚校园里远近闻名的微笑王子,他的笑容是能够融化冬天积雪的那种你暖,可是还不刺眼。偏偏沐帆又不是那种温柔带奶气的书生样,他爱好篮球,一年四季,只要篮球场还在没有被炎炎烈日给烤化了,没有被皑皑积雪给淹没了,有事儿没事儿他总会去练球架子地下连两手,长年累月下来,他的皮肤都是那种一致的小麦色,浑身的肌肉紧实,轮廓鲜明,再加上他明媚的小脸,怎么看怎么给劲儿。

    做了电梯下去后沐帆匆匆的往前走,或者说从一开始他就是匆匆的,急匆匆,着急的路上连闯了两个红灯,这可是自从他有车以来第一次被罚。

    之前在电话里面和可可正聊得起劲儿,可是怎么突然间对方就不回话了,打电话怎么打都打不通话,着急的这位少爷在自己家里跟猴儿一样上蹿下跳。一遍遍的拨了过去,手机都捂烫了,这可不,好不容易打通了,那边却告知于是摔倒的消息。沐帆那个心里急的,他知道可可是一个人住,所以很担心她的安全,着急火燎的赶来之后才知道自己的那两张罚单是值得的,这笨女人,居然一个人在浴室里面坐着,脑袋里面都想什么呢?就这傻样还在公司里面说什么精明,有头脑?沐帆在心里咒骂了几十遍,可是骂又没什么卵用,还是送医院最直接最有效。

    还好他的车停的不远,没有听那个傻叉保安的听到旮沓里面去,不然就完蛋了。沐帆抱着可可呼哧呼哧的向自己的车子跑了过去,可是两个手都用着在,哥们儿没第三只手掏钥匙啊!

    磨磨唧唧半天,可可算是看明白了,问道:“你要是放哪了?”

    “……裤兜里,”沐帆声音低沉沉的。

    “左边右边?”可可望着他问。

    沐帆试了个颜色,就是可可左手垂下来的这边。

    薛可可也没有含糊,虽说她在女生中算不上重的,可是怎么着也有一百斤啊,让沐帆端着一百斤跑出跑进,任凭他再有力气也经不起这样耗着。

    “喂你……”

    沐帆浑身抖了抖,薛可可想都没想直接伸进了他的裤子口袋,可是要是拿东西有点重,滑到了最里面,薛可可的一只手伸了进去,不小心就碰到了不该碰的东西,沐帆一激灵,身体不自觉的晃了一下,那碰撞的感觉更加明显了。

    这一瞬间,空气都凝固住了。

    什么车子呼啸的声音,什么夏季虫鸣的叫嚣,全都被隔绝了,沐帆抱着可可一动不动,可可的手伸进沐帆的裤子口袋里也定格了。都是成年人,却也都是没有什么经验的“小屁孩儿”,遇到这种情况,两个人都慌了神。

    最后还是可可先动了,沐帆累他可以受着,可是可可的疼实在是忍的太久了,她都有种错觉自己的这条腿已经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