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嗜血殿下强索吻 第151章 浴室滑倒
    :

    算起来其实薛可可出来的这么多年赚的钱也不少,可她就不是一个大手大脚的女人。因为从小吃过一般人没有吃过的苦头的缘故,在生活的各个方面她用钱都很有分寸,他知道自己的这些钱都是辛辛苦苦挣来的,花钱如流水绝对不是她的性格。薛可可节俭,却绝不抠门儿。和姐妹儿出去吃个饭唱个k什么的,结账总是抢在最前面绝不含糊。

    薛可可没有受过高等教育,身上有一股江湖气,有恩必报,有仇也必定如数奉还,当年正式她这种直来直往帅快明镜儿的性格吸引了沐旋凯,得到了沐旋凯的青睐虽不是一步登天但绝对是她一生中只能遇见一次的贵人。一边是沐旋凯的栽培,一遍是自己拼了命的努力,熬了好些年头才有了今天的地位。薛可可的钱一部分捐赠了孤儿院,她认为那些个就是无数个十几年前的自己,自己虽然 有父母兄弟姐妹,却和孤儿绝无二差,还有一部分钱存在了银行里,那是她生活的唯一保障。她没有靠山,没有亲戚,这么多年,一个女人靠自己,独立惯了,银行里的几个数字竟然成为她抓紧不放的安全感。

    生活中可可没有什么所谓的兴趣爱好,更别提像是上流社会嘴里一天天念叨的高尚情操了。她最享受的一件事情就是工作累了一天能够在自己的小家里面来一个泡泡浴了,旁边再倒一杯红酒,奢侈又享受。

    正当可可敷着满脸的黄瓜片闭目养神的时候,手机猛地响了一声,顺手拿过来一瞧,居然是沐帆,这让可可神经突然绷紧了些。真是奇怪,这种感觉是之前从来没有过的,要说是因为沐帆是他的上级那种紧张,貌似也不是。所谓伴君如伴虎,这么多年下来可可十分熟悉沐旋凯的性子,她就是那个所谓在“皇上”跟前的红人,太监,沐总裁开心的时候,那喜笑颜开“恩宠赏赐”无限,可是她可可也是见过沐旋凯翻脸不认人的时候。三年前就是因为一笔账算错了,他居然直接让一个陪在自己身边十七年的元老级的任务下岗了,那把年纪,再想找工作是十分的困难了,这次的被下岗也就是终身下岗了。

    所以每次可可看到沐旋凯的电话是心中总是油然而生一种畏惧感,她很聪颖,做事很懂得分寸,所以在沐旋凯跟前一直备受信任和重视。可这次沐帆的短信就不同了,同样是紧张,这次的紧张让可可有些手足无措。从心底里她是不害怕沐帆的,沐帆这家伙嘴上很能说,有的时候还故意跟自个人过不去,可是心还是个善茬儿。

    可可咬咬唇,犹豫了一下回了过去:泡澡呢!有事儿?

    那边的那位爷可是等的搓手搓脚的,还别说,他以前真的没有给女生主动发过短信,即使是当初追尹沫琪的时候他也只是偶尔的通通电话,在沐帆眼中,通电话其实比发短信利索多了,至少能够听见对方的声音判断对方的情绪。而短信就我那全部通了,听不见声音,找不到情绪,有的时候对方万一犯懒连标点符号都不用就完全的瞎了。

    就在他六神无主的时候可可的短信来了。

    “泡澡?沐帆望着手机上寥寥的几个字居然瞬间面红耳赤,手又开始贱兮兮的巴拉巴拉的使劲儿点了一通。

    沐帆:泡澡这件事情是随便说的吗?你这个女人怎么那么没脑子?

    哎呦喂!这边可可就完全不乐意了,这问问题的是你,这回头抱怨的人也是你!泡个澡有什么不能说的,我还就信了你这个大少爷的邪!

    可可:我怎么就没脑子了?你就不洗澡的?(吐舌脸)

    沐帆更是不乐意了,他的意思是一个女孩子,当一个男性问你的时候别说的这么真切,这是沐帆问的,那如果是别的男人问的呢?你也直接回答洗澡呢?万一是一些企图不轨的人呢?沐帆这边是越想越气,也不知气从何来,就是生气,气的胸口闷闷的,趴着不是,躺着不是,坐着不是,站着也不是,就是怎样都觉得不舒服!

    算了,一不做二不休,他得知道对方的情绪!

    这边可可刚一只脚迈出浴缸,手机忽然就响了起来,她一激动脚下踩着泡沫一滑,手上光溜溜的也没有扶住,半个人都栽了下来。

    “唔!”

    薛可可咧着嘴,半边脸都差点儿歪了,这一摔不打紧,怎么右腿不能动了,只是伴着骨头里面硬生生的疼,这种疼痛感化成了一条黑蛇慢慢的从小腿肚爬了上来,慢慢的缠绕,直到麻痹她的半个身子。

    “这下完了!”薛可可咬紧了牙关却怎么也使不上力,她是一个独立惯了的人,又或者说生活中朋友挺多但没有一个是可以再关键的时候她记得起来的,不是别人不帮她,凭她在沐旋凯身边一大红人的位置就有不少人上赶着来巴结讨好,然而可可就是那么倔强的一个人儿,凡事儿只要能自己解决,或者是自己咬咬牙就能抗住的,她绝对不劳烦别人。这么多年她已经学会了一个道理,这个世界上,她薛可可能够依靠的能够信赖的,都只有她自己而已。

    如今她半个身子都被疼麻痹了,躺在地上不能动,那头手机还在不停地叫唤。

    沐帆也是着急啊,怎么五分钟过去了,短信也不会,电话也不接,不会出什么事儿了吧,还是她又在跟自己玩什么幺蛾子?沐大少爷可是一个不到黄河不死心,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主,认准了谁,就是谁,今天逮住了薛可可的电话,不打通誓死不休。

    可可半倚在地面上,一只手勉强的撑着自己的身体,费了很大的力气还是起不来之后她也没有再敢尝试了,万一是哪上了哪断了这样硬起来更是糟糕,还不如先歇息一会儿,等到这种剧痛的感觉稍稍散去再说。

    她费力的伸了伸胳膊,连续三次才把手机勾了过来,“喂。”

    “你怎么不接电话?”电话那头沐帆没好气的质问道。

    “我腾不出手,”可可也是实话实说,嘴角还被疼的歪咧着接你这个祖宗的电话,态度也忒不友善了吧!

    那边那位也不是吃素的,“腾不出手?你不就是泡个澡吗?干啥呢你还双手都用上了?”

    “……”可可额头上三条斜杠。

    沐帆静静的听着,怎么电话那头传来了几声低吟,听得不是很真切,但是沐帆还是捕捉到了,他怔怔的问:“你干啥呢?”

    可可不耐烦了,这人烦不烦啊,这到底是公司的老板还是一个查岗的啊?怎么张口闭口都想知道人家干啥呢?

    可可:“我躺地上呢。”

    “什么?”这女人有病吧!还是把他当猴耍呢,“你这一会儿再泡澡,一会儿在地上,薛可可,我说你是在逗我玩是吧?”

    “我可没这个功夫,也没这个心情?还逗你玩,我自己都快玩死了!”薛可可这边稍稍一动,那剧痛变得更加厉害了,疼的她痛苦的恩了两声。

    “玩死了?你没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吧?”沐帆的想象力极为丰富,一个女人,不对,一个寂寞的女人,深夜一个人在浴室,还玩的哼哼唧唧的,这是在干啥?难道是……

    沐帆双眼直冒火。

    可可这可是眼前真的发黑了,一方面是被沐帆那个混小子气得,另一方面是被这疼痛感给折腾的,额头上都渗出了一层汗,“我真没工夫跟你说了,刚刚从浴缸里面摔了出来,现在腿还不能动呢,你要是没什么事儿我就挂了啊。”

    “你……你……你摔了?怎……怎么就摔了?”沐帆忽然从床上蹦了起来,连忙问,“怎么弄得,严不严重?上医院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