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嗜血殿下强索吻 第146章 同居威胁
    :

    到底是为了什么?尹沫琪越发觉得自己看不懂夜凌风了,这个男人她似乎从来都没有摸透过,他是纯粹与复杂的结合体,怪只怪那双清澈的眼眸,让尹沫琪完全失去了一个正常人应该有的判断能力。她不顾夜凌风的阻挠推开他横在自己面前的胳膊就跑上前去,手掌一把拨开了洒在地板上那片乱糟糟的黄土。

    倏然,几条镶嵌在木质地板上颇深的抓痕倒影在尹沫琪黑色的瞳孔里,她的眼里一阵动荡宛若十级地震一般,“这是什么?”

    “不要看了,”夜凌风的声音比尹沫琪的更为无力,他冷冰冰的手伸过来想要遮挡住尹沫琪的视线,却不料被尹沫琪粗鲁的推开。

    “你的嘴里就不能有一句实话吗?!”

    愤怒决了堤,宛若失了方向的瀑布倾泻而下,洪水猛兽。

    尹沫琪在愤恨中猛地转过身,她有前言无语堵在胸口,她对身边这个男人已经爱入骨髓忍不了半丝谎言,何况她本就是个眼里揉不得沙子的女人,“你……”

    夜凌风眼神黯淡,猛然间到了下气,尹沫琪倒吸一口凉气伸手想要去扶住,夜凌风虽身材精瘦然而单凭那挺拔的身高也不是尹沫琪这般弱女子可以支撑的了的。尹沫琪抓住了他的一只胳膊二人一同跌倒在地上。

    “凌风!”尹沫琪扶住他的手被什么东西打湿了,黏黏的,从他的胳膊下抽出来一看,血!

    尹沫琪的双手发抖,仿佛正在失去血液的人是自己,泪水从她灵动的眸子里流出滚落滴在夜凌风惨白的面庞上,夜凌风浓密的长睫微微闪动却始终没有睁开。

    今晚注定是满上的一夜,屋子外面的灵宠鸟兽好似知晓了什么一般一整夜都没有发出一声鸣叫。屋子里面,静静地,只有壁炉里燃烧的火苗不识趣的在跳跃。

    在隐痛中,夜凌风的嘴角费劲儿的扯了扯,阳光铺洒进来,他的身上暖洋洋的。夜凌风缓缓睁开双眼,嘴唇边全是血腥味,这味道……

    夜凌风突的一下坐直了身体也顾不得哪一块又被撕开了哪一处又被撞裂了。

    “沫琪,”他的唇喃喃,一阵有幽蓝色的光芒从他的掌心发出发了疯一般撞开了所有的房门,诺大的别墅空空如也,就连原本散落在床上尹沫琪的那些乱七八糟的衣物也全然消失了。

    夜凌风的嘴里全是尹沫琪血液的味道,尹沫琪的血液对他来讲是十分有诱惑力的,哪怕只是闻到一丝丝夜凌风都会不由自主的展开嗜血的欲望,那种感觉不是香甜,而是放纵,是吸毒人把持不了的诱惑。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难道是他在身受重伤的情况下不顾尹沫琪的抗拒吸了她的血?可细细一想,若真的是那样失去理智尹沫琪是绝对不会有力气从这间屋子里面自出去的。夜凌风是一个自控能力极强的吸血翼人,尤其是在尹沫琪跟前,然而若是在受伤惨重极度缺乏的情况下,他不敢想象没有了正常人意识的自己会变得多么不堪。

    这个世界那么大也是那么的小,同样彻夜未眠的人还有可可。

    “他们居然……居然同居了!”可可躺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上的吊灯,灯光直击双目刺的她眼睛酸痛她却始终没有移开的意思,“两个正值情窦初开的青春年华,男的俊朗帅气,女的柔美灵动,同生活在一个屋檐下,这不是干柴碰上烈火吗?”

    可可捶胸顿足,恨不得以头抢地了。

    “不对,”可可猛地从沙发上滚了起来,“我还有沐总指派的任务呢!万一他们两个未经世事的小孩儿真的有了什么,我该怎么和沐总交代!搞不好闹出一个未婚先孕再来一个私生子的头条,我这辈子都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第二天天刚擦亮,沐家少爷家的房门就被咚咚咚的一阵敲响,沐帆采取一贯策略——不理!

    可是这招今天似乎失了效用,他越是不答应外面的敲门声越是雷大,还丝毫没有打算走开的意思。

    沐帆抓起枕头堵住耳朵,在床上狠狠的翻滚了几圈猛地坐起身来,低声咒骂,然后懒洋洋的爬下了床,“谁呀,一大早上的!”

    砰,门开了,沐帆被一双无辜的眼睛盯着,盯得背后直发毛,原本的怒气怎么就一瞬间消失不见了,反而自己竟然有些尴尬的感觉,他吞了口口水。

    “你干什么?”沐帆把褶皱的跑到肚脐眼上面的衣服往下扯了扯,然后很不自然的咳嗽两声整了整自己滚成鸡窝的头发,“可可?这,这一大早上,有事吗?”

    可可扶了扶鼻梁上的金丝边框眼镜,“公司有些和同需要你亲自看一下。”

    “合同?”沐帆睁着惺忪的睡眼,这本大少爷还没睡醒呢,看什么合同啊,“咱明天再看成吗?”

    “可是明天就要签约了。”

    “那就明早看,”沐帆一手撑着旁边的门柱子,就像稍一不留神自己就会摔下去一般。

    可可坚持:“这次的合作方来头不小,我担心出什么纰漏,若是一早匆匆忙忙的……”

    “你是在为下一季度的最佳员工奖做准备吗?”

    “什么?”

    “放心,我不像我老爹那么死板,”沐帆从容的点点头说道,“我这边接受贿赂也可以走后门,所以你不用那么积极不辞辛劳的一大清早赶过来。”

    可可愤愤然的瞅着面前这位纨绔的少爷,你侮辱我就罢了,你居然连带着连你爹的颜面都丝毫不在乎,真不知道沐总听见这番话语会怎么处置你这个逆子!贿赂?走后门?我薛可可若是想拿下那最佳员工奖还需要搞这些乌七八糟的?你这个小少爷未免也太看不起我十多年来积累的经验了!

    可如今跟他置什么气?就算是当真了这家伙也未必会放在心上,何况他现在半睡不醒的,估摸着也不清楚自己嘴里在咕哝着些什么,可可秉着好女不跟男斗的原则勉强的挤出一丝笑意,眼神却瞥见了旁边一道修长的身影,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啊,“多谢沐总经理看得起,不过,想要那最佳员工奖的貌似不止我可可一个。”

    沐帆虚着眼睛:“啊?”

    “借过!”

    没等沐帆反应过来,他就被裹着一身寒气的不明物体挤开了,回头定睛一看眼珠子差点蹦出来,“夜凌风?

    今儿是怎么了,庙里来烧香的这么多?夜凌风的出现这才让沐帆全然清醒,要知道这家伙可是昔日的情敌啊,怎么会无缘无故的一大清早跑到自己家里来,还是跟可可一起的?

    夜凌风身穿黑色风衣里面一件纯白色v领t恤,头发本是无心抓了两下却格外显眼,鼻梁上架着一副四边墨镜,只是单单的站在客厅中央,仿佛就成为了全世界的焦点,这就是传说中的自带光环吧,连久经世事的可可豆看直了眼。

    沐帆歪斜这身体瞅见了可可犯花痴的眼神,心里立刻火冒三丈,老子身上就穿了一件抱抱的背心,浑身的肌肉轮廓如此显眼,皮肤在常年打篮球的情况下晒了一身均匀有男人味的 古铜色,你丫的居然瞧都没多瞧上两眼,如今却被浑身山下裹得那么严实的夜凌风勾去了魂魄挪不开眼神,到底是眼瞎了还是眼瞎呢。

    “喂!”沐帆的一声吼让可可一愣。

    “干嘛啊?”可可瞪着沐帆心里极为不爽,若是平时穿成这样也没什么,一个男生大大咧咧当少爷的更是没什么约束,可是现在家里多了一个女生入住怎么还能够这般没有节制?穿成这样是出来卖肉的吗?还是人家夜大律师好,走到哪都是仪表堂堂浑身上下穿的整整齐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