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嗜血殿下强索吻 第132章 打情骂俏
    :

    “主意?”沐帆听到尹沫琪的话之后,模样十分欣喜的一溜烟儿就跑了过来,紧紧抓住尹沫琪的胳膊就问,“真的?你有什么办法?”

    尹沫琪抖了两抖,把沐帆的手 给抖下去了,她扭头望向可可,问道:“可可,你的意思是,不管怎么样,只要能把今天这场展览蒙混过关就行了,对吧?”

    可可稍作犹豫了片刻,点点头,回答道:“是的,有关这个案子我请的那些侦探们是一定可以找出失窃原因的,但是,那还需要更多的时间。所以,只要今天能够先平安的度过,以后的事情可以再继续想出相应的对策。”

    “那就好!”尹沫琪高兴地一合掌。

    沐帆凑过来问:“沫琪,你到底有什么方法?”

    尹沫琪皎洁一笑,说:“我的意思是,我可以仿造一副赝品。”

    “赝品?”

    “赝品?”

    沐帆和可可听到尹沫琪的办法之后,同时都表现的十分惊讶。

    尤其是可可,对于这个观点,她完全保持反对意见,“那怎么可以?”

    可是沐帆想了想,考虑到尹沫琪在绘画上的天赋,却似乎觉得这其实是一个不错的主意,于是瞄着可可反问道:“为什么不可以?”

    可可解释道:“这样做太冒险了!”

    “怎么就冒险了?”沐帆嚷道,“到底是你太胆小,还是你在担心沫琪把你的功劳抢了啊?”

    “你……”可可怒视着沐帆。

    沐帆却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你什么你?我怎么了?”

    “你简直就是在把公司的前景当做儿戏!”可可恼羞成怒,奋力指责。

    沐帆立马就不服了,她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公司可是他花了大代价才弄到手的,现在这个女人居然在挑战他的真诚度,实在是太可恶了,“我怎么就把这件事情当儿戏了,难道我说的不对吗?你了解沫琪吗?你知道沫琪吗?她可是樱尚艺术学院的大才女!”

    “你了解!你知道!行了吧!”可可一惊被气到五脏六腑都颠倒过来了。

    沐帆却傻乎乎的承认道:“我当然了解了!才女懂不懂?仿一幅画有什么难的?”

    “不难?”可可低声咆哮,“你以为这次来展览的贵宾们都是些门外汉吗沐总裁请他们过来参加画展自然有他的用意,这些人都是对艺术有很足够的了解和喜爱之情的?仿造一个赝品,万一到时候被他们其中的某一个识破了怎么办?这个场该怎么收?”

    沐帆刚想反击,这时候尹沫琪伸手扯了扯他的衣服,然后解释道:“可可,你的担心我很理解,我知道你是一心为了公司好,所以,你提到的这些,我也考虑过了,你想想,因为这幅山水美人腰是压轴的作品,再加上是十分名贵的花卷,我们大可以把它用玻璃盒给封起来,距离展览台稍微远一点,只要是在一米以外,加上灯光的辅助,我就可以保证不会被拆穿!”

    可可愣了愣。

    沐帆这是用胳膊肘拐了一下她的背,一副本少爷我早就知道到的表情,说道:“听见了没有!”

    “你干嘛!”可可不耐烦的拍了拍刚刚被沐帆蹭着的地方,没好气的说,“我自己长的有耳朵。”

    “那就好,我还以为你没有呢!”

    可可愤恨的瞅了沐帆一眼,紧接着打了两通电话,嘱咐好所有的事情都按着流程走之后,他们三人便一同来到了颐莲艺术公司。

    一到公司,沐帆就把尹沫琪直接带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可可去买了尹沫琪之前交代过的需要的颜料画笔以及纸张之类的,都一个个的铺在了桌子上。

    沐帆把办公室的百叶帘放下,转身问道:“沫琪,你需要多久?”

    尹沫琪仔细端详了一遍电脑里面存放的山水美人腰的图片几分钟后,回答道:“这幅画的用色有些复杂,至少大约估摸着,得五个小时。”

    “五个小时?恐怕我们没有那么长的时间了!”可可看了看手上的表说,“整个展览的时间是两个小时,现在还有一个小时的准备时间马上就要开始了,再加上我们之后还需要摆放,以及不断地调试灯光,七七八八的加起来恐怕最多你就只有三个小时的时间了!”

    尹沫琪拿起画笔,眉毛紧紧地皱在了一起。

    沐帆见状走过来,说:“别听她的,你需要多久我就给你多久,别着急,没人催你!”

    “喂,”可可被沐帆的一番话说得吹胡瞪眼,“你那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我想催沫琪的吗?我这不是也在按照公司的流程在走吗?”

    “有没有催你自己心里清楚!”

    “沐帆,你说话讲讲良心好吗?公司可是你的,到时候出了纰漏,遭殃的又不是我一个人,别把自己搞的像是一个局外人一样!”

    沐帆呵呵一笑,说道:“好像我在害怕一样,你以为谁都和你……”

    “好了!”这么长时间的忍耐,尹沫琪终于发怒了,“我想拜托二位,能不能不要在一个刚刚在感情里面受了伤的人面前,一直打情骂俏?你们是不是也得稍微那么一丁点儿的估计一下我的感受?再说了,我心在还需要集中精力作画呢!”

    “打情骂俏?”沐帆五官都不可理喻的一下子跳一起,“我……我我跟她?开……开玩笑!”

    可可听到尹沫琪的话,也是一副十分逞强的样子,言语不屑的说:“对呀,我们两个人是在正正经经的讨论工作上面的事情,怎么会扯到私人的打情骂俏上面去的?”

    说完,沐帆和可可二人不约而同的都转过身去,二人背对着背不言不语。

    尹沫琪叹了一口气,说:“行,你们都是对的好吧?但是,不管你们刚刚是在开玩笑也好,还是在聊公事或者是私事也好,总之,现在我需要要工作了,所以麻烦二位……”

    看着尹沫琪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沐帆踢了一脚可可,说:“喂,还不出去?”

    本来可可是打算出去忙这次展览的事情的,可是被沐帆这么踢了一脚,就不打算这么乖乖的听话了,还称了他的心意了,反唇相讥道:“凭什么?你怎么不出去?”

    这丫头片子!沐帆立马转过身来,说道:“咦,你这个人真的很奇怪哎,难道你没有看见这里是我的办公室吗?我的!我是主人难道还需要出去?”

    “我奇怪?外面还是你的公司呢,你怎么不让所有人都出去?再说了,你留下来在这里能帮上什么忙?只会碍手碍脚!”

    “你这女人……”

    “好啦!”尹沫琪的忍耐已经达到极限,她把颜料盒子往桌子上面狠狠一放,吼着:“我说的是你们两个,一起出去!现在,立刻,马上!”

    噢噢!

    这一次尹沫琪可是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了。沐帆和可可都没有理由继续呆下去了,也没有什么理由值得争吵,于是二人神色惨淡的走向了办公室门口,沐帆刚刚打开门,突然想起来了什么问题,连忙回过头问:“等等,沫琪,你刚刚说什么?在感情上受了伤?”

    “咳咳……”可可在沐帆身旁故意咳嗽两声。

    “我在说正经事!”沐帆 回头解释道。

    “出去啦!”可可一把将沐帆推出了办公室的门。

    沐帆也没有再说什么,和可可一同离开了,后面轻轻带上了门。

    办公室里面,尹沫琪一直感觉脚心发凉,可能是因为刚刚在沐帆家里面起床没有穿拖鞋的缘故吧。她似乎光脚习惯了,之前在家的时候,总是夜凌风在不断地提醒她,帮她穿拖鞋,现在呢,没有了夜凌风,再也没有人会记得提醒她穿拖鞋的事情了。

    难道,后半生,就真的让脚心一直发凉?想到这里,尹沫琪的心都是凉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