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嗜血殿下强索吻 第128章 猜不透的心
    :

    洛影笑了笑,说:“大师兄向来都是一个很有主见的人,洛影知道,旁人的看法并不会影响到大师兄的抉择的。”

    南宫拓顿了顿,低下头说:“其实,也并非全是如此!”

    并非如此?洛影有点听不明白了,问道:“大师兄这是什么意思?”

    南宫拓深吸一口气,忍不住皱了皱眉,然后又立刻松开了,关于这一次的开口,南宫拓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这个世界上还有那么一个人,我其实很在乎她的想法。”

    洛影抬头望着南宫拓。

    南宫拓静静的说:“比任何事情都在乎。”

    美丽的天鹅湖畔似乎奏起了唯美动人的钢琴曲,原本平静的湖面上如今凌波微动,好像它能感应到面前这对男女的内心情感一般。

    洛影心中原本的平静,被南宫拓的一句话,激起了千层浪,她直直的望着南宫拓的脸,她从来都没有见过南宫拓如此温柔的一面。或许见过,是在千年之前?白闾医师还活在世上的时候?当她和南宫拓还只是两个单纯的孩童,在一起嬉戏玩耍的时候?又或许是在梦里,洛影的梦中,南宫拓是那般清纯。

    还是梦里吧!即使是一个梦,那都比千年之久来的真切,来的深刻。

    两个人就这样默默的站着。

    倏然,湖水中的一只白天鹅扑打了两下翅膀,洛影的眼波灵动,连忙从南宫拓那吸引人的眼神中收了回来。

    南宫拓也眨了眨眼睛,故意往向了遥远的远方。

    洛影站在南宫拓修长的影子里,从小到大她似乎一直站在南宫拓的影子里,这个男人没有办法带给她太阳一般的温暖与光明,却能够时时刻刻的把她守护在怀里。洛影知道,无论如何,南宫拓都会竭尽全力保证她的安全,不管在何时何地。

    可是,他们之间似乎有那么多的不可能,若是将来师傅把使者之位传给南宫拓,那么南宫拓又怎能痴恋于儿女情长?按照师傅的说法,成为守护的使者,里跟红尘情事诀别的时间就不远了。

    不要再胡思乱想,南宫拓也不会有这样的想法!洛影在心中叫醒了沉迷于梦中的自己,转身说道:“师兄,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事,就先……”

    “去吧,”南宫拓点点头,放走了她,眼里还在一直盯着刚刚扑打翅膀的那只白天鹅。

    洛影小心的望了望南宫拓,她能看出来他并没有生气,甚至还有点……他是在开心吗?洛影没有再胡乱猜测,只是道了一句:“洛影告退!”便转身走了。

    听见洛影离开的脚步声,南宫拓手里的那根枝叶折断,刚刚的短短几分钟,已经变成了拿工驼一千年来最值得纪念的时间,洛影的眼神,南宫拓这辈子都不会忘记,这是他在心痛,“洛影,你在夜凌风身边的时候,也是用这种柔情似水的眼神那般注视着他的吗?”

    南宫拓不得不承认,他很夜凌风,却又是那般的羡慕他。

    这时,刚刚扑打翅膀的那只白天鹅有了倦意,脑袋耷拉了下来,南宫拓摇摇头,抱怨道:“为什么刚才不睡?”

    白天鹅扑打翅膀选的可真是时候。

    洛影匆忙离开天鹅湖畔后就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心脏扑通扑通的狂跳不止,忽然,有人在敲门,洛影心中一惊,“谁?”

    “是我!”

    洛影提起的心这才放下,说道:“进来吧。”

    毒墨望着洛影脸红心乱的样子,不禁好奇的问:“师姐,你这是怎么了?”

    “我?”被这么凭空一问,洛影显得更加慌张了,“我……我能怎么了?”

    毒墨抓了抓脑袋,“这不是我刚刚问的问题吗?”

    “你……”洛影着急的说不出话来,只好恼羞成怒,“你就那么爱说话?”

    “我……”毒墨有点摸不清头脑,“……我,还好吧。”

    洛影望着他傻傻的样子,说道:“你在沙漠那么艰苦的地方呆了那么久,难道连‘不该问的别问’这么浅显易懂的道理都不懂吗?”

    毒墨晕了,他这是一不小心又踩到了哪一颗雷?

    “师姐,难道是大师兄他……”

    毒墨本来是想说是不是大师兄因为洛影擅自废了两个首领的胳膊给废了,说了她一顿,可是没想到洛影脸色立刻就泛青了。

    “毒墨师弟,你学习毒术这么多年,应该听说过黑蝴蝶吧?”

    不是吧,又来?!

    毒墨望着笑嘻嘻的洛影,整个人都紧绷了起来。他这一天是遭了什么霉运,居然连续两次被威胁,而且,洛影和南宫拓用以威胁的东西居然是同一样!这真的事巧合吗?

    “洛影师姐……我的……我的记忆力很差的!”毒墨一遍说着说着,一边默默地往后退着。

    “什么?”洛影反过来居然被毒墨搞糊涂了。

    毒墨嘻嘻一笑,洛影师姐这是什么意思?她是真的没听明白还是在故意考验我?可是转念一想,毒墨在心中自己骂自己:毒墨你个笨蛋,洛影师姐是一个多么聪慧的女人啊,会听不明白你的意思?简直是可笑!

    “没……没什么……”毒墨摇了摇头,冲着洛影摆出一副乖巧的模样。

    洛影可不吃这一套,她也没有给毒墨好脸色看,刚想起身走上前来,之间毒墨脚底抹油,喊着,“洛影师姐,我还有事,就不得打扰你了!”紧接着毒墨就消失了,身后留下一团黑色的薄烟,这是瞬间隐身散。

    “臭小子!”洛影摇了摇头。

    另一边,尹沫琪终于睡醒了,睁开眼脑袋还是昏沉沉的,因为晚上哭过,她的眼睛现在肿的跟金鱼眼一样。

    尹沫琪捂着脑袋,眯起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而房间里,墙壁上贴满了篮球明星的海报,纯黑色的地板,造型独特的书桌,还有那些特别的赛车收藏柜,这一切都在给尹沫琪送来同一个消息——这是一个男生的房间。

    等等,如果是一个男生的房间,那么她现在正在睡的床是谁的?

    尹沫琪的嘴型oh my god,两根指头拈起被子的一角,然后十分虚着眼睛往里面看……哦,还好,还穿的有衣服,而且是昨天的衣服!尹沫琪松了一口气。

    虽然说自己的玉体还完好无损,可是这里到底是谁的房间?尹沫琪回忆起昨天,那还早呢的是一个非常不愉快甚至是令人伤心的一天。夜凌风他……

    不!尹沫琪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不要想他,不能想他!现在思念他还有什么意义?他不是口口声声的说他已经腻烦她了吗?而且,居然还在下着那么大的雨的冷天把她一个人丢在那种荒凉的地方,而去和洛影幽会。

    他真的这样做了吗?他心里在乎的那个人真的还是洛影吗?尹沫琪靠在咯人的床头上,想起了洛影的话。是啊,夜凌风和她短短一两年的时间怎么敌得过夜凌风和洛影的千年?那是一个怎样的数字?那是一个尹沫琪倾尽一生也没有办法逾越过的鸿沟,遥远的可怕。

    尹沫琪曾经也有过这样的担忧,可是夜凌风说服了她,夜凌风用他的行动说服了她。尹沫琪低下头,和夜凌风经历了这么多的艰险,和他走过了生死,尝过了爱情,尹沫琪知道夜凌风是爱她的,可如今的问题是,夜凌风的心中真的只有她吗?

    想着想着,尹沫琪变得越来越烦躁,她只觉得自己身上的骨头都被人趁她睡着的时候给全部抽掉了,如今的她,只想静静的躺在床上,蒙上被子,闭上眼睛,这一觉一定要睡它一个天荒地老。

    可是,这个美好又不切实际的愿望被门外稀稀疏疏的声音给搅碎了,尹沫琪坐直身体竖起耳朵,外面的说话声变得越来越密,可是再怎么争吵他们似乎抖没有冲对方大吼大叫,似乎在故意压低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