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嗜血殿下强索吻 第124章 你不会杀我
    :

    “当然!”雪灵饶有兴致的摆弄着手里的花骨朵,嗓音极细的说道,“不过,我相信殿下你一定不会让他们那样做的!”

    夜凌风不屑的笑了,“为什么不呢?抓住你,我便可以立即洗清自己的嫌疑,而那些无聊的金弓圣手们从今往后自然没有任何理由再继续跟我纠缠下去,大家如往日一样井水不犯河水,何乐而不为呢?”

    “恩,殿下说的也有道理!不过,若是那样的话……”雪灵的媚眼一转,说道,“殿下可就永远不会知道在堕落谷,究竟发生了什么!”

    夜凌风眼神冷冰冰的望着雪灵,说:“也许我根本就不想知道呢?也许我只是单单的想要抓住你,也许我只是想要替血族兄弟们报仇!又或者,我连仇都懒得报,我只是想立刻解开他们那群金弓圣手对我的误解,然后过着我逍遥自在的日子!不论哪个理由,都可以让我袖手旁观,看着你被抓起来!”

    “对,抓住我就可以立马这结束一切!可以为殿下死去的血族弟兄们报仇,也可以还给殿下一个安宁的生活,可惜的是,你夜凌风偏偏不是那么一个目光短浅的人!”雪灵肯定的语气,似乎拿捏得很准,“一旦我死了,你就永远不会找到那个提木偶线的人了,你不会这么傻的!”

    “可是你杀了夜诺!”夜凌风似乎还在为自己找理由。

    雪灵笑了,“那又怎么样?你真的忍心让我落在那个青衣老头的手里?他的酷刑可是闻名了的!”

    “叛乱之战的叛徒,是你!”

    雪灵为夜凌风的后知后觉感到惋惜,她得意地点点头,说:“即便是这样,我也赌我今天死不了!”

    金弓圣手越来越近,他们围起的一个金网正在悄无声息的慢慢聚拢。

    雪灵从树梢一跃而下,凑近夜凌风问道:“他们来了!你打算保护我吗?待我如亲妹妹的哥哥!”

    夜凌风目光灼灼,黑夜中他的眼眸变成了蓝色的水晶,“我会把你亲手交给他们!”

    “哦,你不会的!”

    “理由?”

    “我的身上全是秘密。”

    “我没有兴趣!”

    “真的一个都没有吗?”雪灵白色的指甲抓紧树干,问道,“殿下有没有听说过老女巫的唤尸巫术?”

    夜凌风沉默了,蓝色的眼睛在黑夜中越发的明亮。

    眼看着金弓圣手层层将他们两个包围起来,雪灵再次开口,说:“殿下,好好想想,打开环火牢笼,需要的,到底是什么?”

    夜凌风长睫忽闪。

    雪灵突然笑了,“我说过,你一定会救我的!”

    刹那间,一排排金色的弓箭从天边飞驰而来,雪灵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没有发出丝毫的抵御法术,她笑看着夜凌风,那种肯定的感觉让人憎恶。

    金箭越来越近,从远处看,仿佛是一颗颗散落的流星,就在金箭快要触及雪灵身体的时候,夜凌风抬臂挥手,蓝色的光瞬间控制住了所有的金箭。

    雪灵仰头阴阴冷笑,“殿下,第一轮,你败了!”

    这一夜,夜凌风拼尽全力帮助雪灵逃离,自己虽说特全身而退,可是身上的伤口却惨不忍睹。夜凌风回到家中,靠在角落月亮的余晖中,整个人瑟瑟发抖。金箭所致的伤口夜凌风无法复原,月光灵力又太过薄弱,他需要血,如此迫切的需要新鲜血液,可是却无处获得,这一刻,夜凌风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他如同一匹失散的孤狼,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凄凉的舔着自己的伤口。

    夜凌风靠在墙上,仔仔细细的回忆着雪灵说过的话,唤尸巫术?那是已经失传万年的女巫灵术了。因为唤尸灵术是女巫族的禁术,所以从老女巫的第三代起,就没有女巫敢再次修炼了。那么雪灵如今再次提起又是何意?

    外面的风依旧呼啸着,夜凌风借着细微的月光,用尽全力压制住体内的嗜血欲望,闭上眼,脑海里全是尹沫琪红着眼眶的场景。他明明说过要对她一辈子好,为什么现在又狠心伤害她?

    “再等等,沫琪,拜托你再耐心等等,等这一切平息之后,我就带你永远离开!”夜凌风痛苦的把地面抓了三条深深的痕迹,嘴里不断地重复着对尹沫琪的恳求。

    另一面,扑了一场空的金弓圣手回来后收到了南宫拓的严厉斥责,正当南宫拓即将斩断两个首领的双臂之时,洛影来了。

    “师兄!”

    南宫拓抬眼,眉目间竟然有些许的闪躲,“我在处理要事,有什么事,等会再说。”

    “师兄,洛影要说的正是此事!”

    南宫拓翻起的手掌缓缓垂下,面前跪在地上的两个首领被吓得全身战栗,南宫拓没有再多说话,而是带着洛影来到了侧厅。

    南宫拓坐在椅子上,拿起一个茶壶,倒了两杯茶,“有什么事,说吧。”

    洛影的神色也和以往有些不同,她没有直接面对南宫拓,而是坐在了斜对面的椅子上,手里抱着南宫拓递来的茶水,缓缓说道:“师兄,任务失败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

    南宫拓一点也都不惊讶,“恐怕,整个南宫一门上上下下都已经传遍了吧!”

    洛影望着南宫拓,心里有些难受,“师兄,你不必在意别人怎么看,只要你……”

    “你是专程来安慰我的?”南宫拓毫不留情的打断了洛影的话,说道,“如果是这样,大可不必!我南宫拓还没有落到被一些人的闲言碎语伤到的地步!”

    “师兄,你知道洛影不是这个意思!”洛影有些气恼的解释。

    南宫拓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这是南宫拓最喜爱的苦茶,也是他唯一喝的茶水,他用这苦茶时时刻刻的提醒着自己,生活的苦楚永远不要忘记,然而这素日里最苦的茶水,今天入口,却一点儿也没有苦涩的感觉了。南宫拓不明白的望着杯子,眼神居然有些发愣。

    洛影在斜对面,如坐针毡。

    南宫拓的双手合在一起,问道:“师妹可还有事?”

    “我……”

    “若是没事了,为兄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处理。”

    “我有事!”洛影慌忙站起。

    南宫拓笑了,说:“你是想救那两个首领?”

    “洛影自知没有那个能力,也不奢望能够改变些什么,只是,关于堕落谷一案。”

    “我记得师妹说过,不想再参与堕落谷一案了!”

    “我那是气话!”洛影手指缠绕在一起,低头说,“请师兄再给我一次机会!”

    “怎么给?”

    “我们已经知道了逃走的那团白雾就是千年雪狐雪灵,所以接下来目标就会变得更加明确!”

    “雪灵虽说只有千年的修行,可是她是灵力极强的雪狐,天生狡猾,用能使用幻术改变自己的容貌,这是个棘手的案子,无处入手!”

    “我有办法!”洛影上前一步。

    “如果我说我不想知道呢?”

    “师兄!”洛影走进,猛地拉住了南宫拓的衣袖。

    南宫拓被惊住了,她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应?南宫拓只是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什么办法?”

    “从夜凌风开始下手!”

    “夜凌风?”南宫拓猛然甩开了洛影的手,听到这三个字足以让南宫拓震怒,他转身愤愤地说道,“夜凌风,又是夜凌风!洛影,你就真的那么执迷不悟吗?”

    “师兄,洛请你相信我,这一次我是认真的!”

    “我还该怎么相信你?”南宫拓一拳捶在桌子上,桌上的茶杯一个个都被震了起来,发出丁零当啷的声响,其中一个茶杯直接歪斜,里面的苦水如瀑布一般倾泻而出。

    房间里很安静,茶水顺着桌子的边缘流淌而下,滴滴答答的落在地上。

    洛影被吓得缩起了肩膀。

    南宫拓的拳头没有松开,他回忆起来说道,“那个雨天,若不是你的阻挡,我的金箭就已经射穿了夜凌风的胸膛,也不至于引起昨日的事端!现在你跟我说你是真的想抓捕他,你以为我还会给你机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