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嗜血殿下强索吻 第123章 拆穿谎言
    :

    只是这一次,也是相隔许久,不同的是,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已经变得更加难以捉摸了。

    雪灵转身,狐媚一笑,她的容貌没有发生丝毫的变化,只是,当初那双纯真的双眼已经不复存在了。雪灵搔首弄姿,用细而媚的呻吟感慨道:“殿下为了见我一面,真是费了不少功夫呀!”

    夜凌风皱眉。

    雪灵嘻嘻一笑继续问道:“怎么,殿下不明白吗?”

    “那日你在?”

    雪灵扭着纤细的小蛮腰,说道:“殿下指的可是那个雨天?是,我一直都在!只是雪灵万万没有想到,殿下居然能够徒手爬上那么高的山峰,真是佩服啊!”

    雪灵的话语和态度远远超过了夜凌风的想象,此刻的他只想直奔主题,“既然你看见了我在万窟山留下的字条,你也应该也知道我是为何而来。”

    “殿下的心思,雪灵区区一只九尾狐怎敢擅自揣摩?”

    “嗬,”夜凌风苦笑一声,说,“既然你非要有一个高低贵贱等级之分,我就直接问你好了,”

    夜凌风从来不是拐弯抹角、遮遮掩掩之人,他没有丝毫犹豫的问道:“堕落谷,发生了什么?”

    雪灵手抚长发,反过来问道:“如果我说不知道,殿下是否信我?”

    “雪灵,我信!”夜凌风双手后背,回答道,“可若是一只狡诈的狐狸,又有何信任可言?”

    “妙啊!回答的妙啊!殿下回答的真是妙!”雪灵拍了拍掌,阴冷的笑着,伴着她的笑声,风吹得似乎更加猖狂了。雪灵的脸在空中千变万化着,最后停在了恶狠狠地狰狞面孔上,“你果然是血灵帝的儿子,就连说话时候的口吻都和他一模一样!”

    说完,雪灵一转身飞向高高树梢,树梢太过纤细,在寒风中上下摇摆,雪灵指着天痛苦的控诉着:“想当初我是如何的恳求他,让他相信我,可是他呢?他把我说的话都当成了什么?他只是摸着我的头,告诉我,我是一只顽皮狡诈的狐狸!”

    夜凌风听着雪灵的声音盘旋在空中,她雪白的长裙薄纱在树梢上肆意飞舞,“你在指责父王?”

    “怎么?难道不可以吗?”雪灵怒瞪双眼,喊道,“我知道,你们都认为血灵帝救了我的性命,在异界又待我不薄。现在看我,我是一个不知感恩的白眼狼了!可是,你们又有谁知道我受的苦呢?你们谁又真正的看到了真相?”

    夜凌风站在地上,说道:“真想不真想,我已经不想再追究了,如今,我只想知道在堕落谷,到底发生了什么?”

    雪灵哼了一声,说道:“堕落谷?殿下,你在开玩笑吗?我想你已经猜到了,不是吗?不然,你又怎么会费劲心机的来到万窟山寻我?”

    说着,雪灵又跳上了另一个枝头,“为了避免金弓圣手的怀疑,你不惜利用尹沫琪,把她一个人丢在冰冷的雨天里,你可知道那里遍地都是饿狼?她是会死的!”

    雪灵猛地凑近夜凌风,夜凌风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就是一个冰山摆在那里,而冰山的下面,没有人能够看得清楚。

    “不过,”雪灵一提音,“你连自己的性命都没那么在乎,又怎么会去在意别人的呢?殿下,被金箭射中的滋味不好受吧?还好这一次有洛影姑娘救了你,你有事怎么做的呢?”

    雪灵故作惋惜的叹了一口气,说道:“为什么你夜凌风身边的女人,总是受伤?”

    夜凌风目不转睛的望着雪灵,这个女孩,他已经不认识了!

    雪灵嘻嘻一笑,点点头,说:“是,对,我一直都在!你身边发生的一切我都知道!”

    夜凌风不想再看见这样的雪灵了,他只是淡淡的问:“夜诺呢?”

    提到夜诺,雪灵面色不由自主的变了,她收起刚开始的笑脸,严肃的说:“难道你之前都没有认真听洛影说的那些话?七魂阴火,从天而降,敢问吸血翼人有谁能够保命逃脱呢?”

    “他死了?”

    雪灵看见了夜凌风忍不住垂下的双眼,哈哈的笑了,雪灵突然尝到了胜利的滋味,尤其是战胜夜凌风的滋味,哪怕仅存一秒,也是复仇硕果的一部分。

    “不想问问是谁干的?”

    夜凌风收起哀伤,说道:“我自己会查出来的。”

    雪灵皱眉,“怎么?你不怀疑是我做的?”

    夜凌风浅笑,“你一个修行仅仅千年的令狐,又怎么控制得了七魂阴火的煞力?”

    “恩,”雪灵腔调怪异的摆弄着她纤细的爪子,说道,“你还算不笨,但是,聪明就说不上了,若是你真的足够聪明的话,就应该阻拦住这次惨剧的发生!”

    夜凌风点点头,说:“我不否认这是个惨剧,只是,对于你来讲,也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成功吧!”

    “你什么意思?”雪灵突然恼怒。

    “如果我没有猜错,这次堕落谷一案的目标,应该是我!”

    “你?”

    夜凌风平视前方,似乎不管在什么时候 ,他的身上总是带着与生俱来的优雅,“其他的吸血翼人不过都是无辜的陪葬品,而你……不,是你背后的那个人,是那个操纵你如操纵玩偶一般的人,他的目标,应该是我!”

    雪灵狐媚的脸上一块青一块紫,咬着牙问:“你是如何发现的?”

    “百密尚有一疏,就算一个人伪装的再完美,都会露出狐狸尾巴,何况你还长着一条。”

    夜凌风半开玩笑的回答令雪灵怔住了,雪灵没有笑。,夜凌风也僵住了,他们之间,再也没有了曾经的亲密无间,只能是如此尴尬的相处着。

    到底是谁变了?

    “我露出了哪一条狐狸尾巴?”雪灵问道。

    “还记得那次在雾雨森林吗?”

    “雾雨森林?”雪灵想了想,摇摇头说,“不可能,那一次我用的是最高幻术,绝对不会露出破绽的!”

    “不,不是你的幻术,”夜凌风叹了口气,说道,“你的幻术很好,比之前提高了很多!”

    之前?哪有什么之前?雪灵努力不去回忆她和夜凌风的曾经。

    夜凌风没有生气,只是继续说着:“白骑军的表现也很出色,当时我是真的相信了!只不过……”

    “不过什么?”

    “第二天我又折返了回去。”

    “什么?”雪灵不可思议的问,“你,你又回去了?”

    夜凌风点头,说:“当我折返回原地,那里除了一片荒地,什么都没有留下。没有什么雾雨森林,没有什么另一个结界,更没有什么姓柳的男子的墓碑。”

    雪灵无奈一笑,原来被人当面拆穿谎言是这样的感受,她顿了顿说:“之前我还认为血灵帝是偏私,他一心要把王位传给你是因为他更爱你的母亲,可是今天我算是明白了,你夜凌风就是天生的王!怀疑就是你们皇族骨子里面的本性!”

    “这方面,夜诺确实不如我!”夜凌风神色暗淡,如果夜诺也曾有那么一丝的怀疑,也许就不会……

    夜凌风懊悔道:“只不过一开始我的判断就出了错,我以为你那么做只是想让我放弃沫琪,老老实实的跟你回去继承血族的王位,怪我!怪我没有基本的防备。”

    “基本的防备?”

    “没有防备一个和我从小就相处在一起,我待她亲如妹妹的女子,居然会想要我的命。”

    雪灵腿脚麻木的向后退了一步,树枝在风中吱吱呀呀作响。

    “亲如妹妹?”雪灵的牙齿被咬的咯咯直响,咆哮道,“你这是在责怪我?或许你应该去问问你的那个父王,到底为什么!哦,对了,他已经死了。”雪灵邪魅一笑,问:“那么,你要不要去陪他呢?”

    倏然,山峰四周金光闪闪。

    夜凌风回头一看,发现他和雪灵已经被包围了。怎么会这样?金弓圣手?他们是怎么跟来的?夜凌风绅士奇怪,为了防止金弓圣手寻到他的踪迹,他专门选择了一个暴雨天驱散他身上的异香,还收起翅膀避免他们看到他翅膀上面的蓝光,为了绕道来到万窟山给雪灵留的言,他甚至不惜徒手放过冲上云霄的安魂山,可是,现在是怎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