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嗜血殿下强索吻 第112章 洛影受刑
    :

    南宫拓生性内敛,洛影却是一个比较活泼开朗的女孩儿,两个人在白医坊这一待就是三十年,按理说他们应该称呼白闾为师傅,可是白闾一直没答应,于是,只让他们俩称呼自己为白医师。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两个孩子和白闾的情谊逐渐身后,可是,他们的心中一直有一件事情不太明白。

    这一日在火炉旁,南宫拓端着一瓶刚刚提炼好的妖灵,望着白闾问:“白医师,拓儿能问您一个问题吗?”

    “好啊。”

    南宫拓托着肉肉的腮帮问道:“白医师,为什么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你笑呢?”

    白闾摇了摇手中的扇子,炉子里的火更旺了,“我的一个门牙被打掉了。”

    “那又怎么样?”南宫拓不明白。

    白闾轻声叹息,“牙没有了,笑,还有什么意义?”

    南宫拓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那个时候,他还是个孩子,他只是单纯的以为,白医师不笑是因为他觉得没有了门牙笑起来不好看,他是在怕丑。

    可是,十年后一个黑色夜晚,外面寒风呼啸,白雪皑皑,

    夜,冷的发抖,白闾毫无生气的卧在床榻上,剧烈的咳嗽不止。

    “白医师!”

    “白医师!”

    南宫拓和洛影趴在床前呜咽。

    “没事的,没事的……”白闾握住了南宫拓和洛影的手,脸上却绽放出了笑容,他的声音嘶哑,像是即将被飓风连根拔起的破落松柏,吱吱呀呀的作响,“好了,好了……终于……我终于可以去找我的牙了!”

    牙?

    伴着一声雷鸣,白闾撒手人寰。至死,他都没有炼成百妖之心。

    青衣老头不明白,是白闾真的不会,还是在故意骗他。

    白闾逝世以后,青衣老头为了抹去自己囚禁白闾、强迫其炼就百妖之心的恶行,打算秘密处死南宫拓和南宫洛影。

    却不料,当青衣老头再次见到南宫拓的时候,发现他是一个武学奇才,经络奇特,悟性极高,再见洛影,待在白闾身边几十年,她对医术存有慧根,医术的绝艺程度已经远远超越了所有南宫一门的学医之人。

    请一老头心想:也许,她能够炼得百妖之心?

    为了一己私利,青衣老头决定暂且留下南宫拓和南宫洛影,可是谁知这么一留,居然把他们俩留成了南宫一门的主心骨。

    在白闾身旁几十年,南宫拓和洛影虽然没有学会炼的百妖之心的法术,可是却也颇有收获。南宫拓学会了如何隐藏自己的情绪,而洛影学会了了不得的医人之术。

    随着南宫拓的逐渐长大,他才开始慢慢明白,白闾口中的“牙”并不是真正的“牙”,代指的而是白闾的结发妻子。

    倘若没有了生命中的那个她,笑,也许真的没有什么意义了!

    “呃……“

    洛影从嗓子眼儿里发出的痛苦低吟唤醒了沉思中的南宫拓,他抬起头,发现师傅双浑浊的眼睛正死死的盯着自己。

    南宫拓依然是一张扑克脸,他的“牙”,似乎也快要没有了。

    “拓儿,你认为,为师应该相信她吗?”青衣老头转身问道。

    南宫拓望了一眼洛影,又微微抬起头看着青衣老头的那个方向,回答道:“师傅向来明察,心中自有定论,徒儿不敢妄加揣测。”

    青衣老头哈哈大笑,疯狂之后捋了捋花白的胡须,伸出手掌往回一拽,倏地一下,在半空中被高高吊起的洛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吸引了过来,伴着咚的一声重音,她被狠狠的扔在了冰凉的地面上。

    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这一摔,尹沫琪不偏不倚的刚刚好摔在了南宫拓的脚下,可是,南宫拓还是淡然的站在原地,没有上前的一丝,也没有后退半步。

    青衣老头缓缓收起手臂,说道:“洛影,为师姑且信你一次。”

    “咳咳咳……谢……谢师傅……”洛影趴在地上艰难的抬起身子。

    “别着急谢,”青衣老头做了个打住的手势,问道,“夜凌风,真的会相信你?”

    “……”洛影趴在地上身体的疼痛感让她说不出话来。

    “虽说一千年前你和夜凌风相处不错,可是,那毕竟是一千年前的事情了,过了这么久,你还能够确定夜凌风他会待你一如从前?”青衣老头默默走向洛影,语重心长地说,“洛影啊,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上,变得最快的,就是人心了!”

    洛影用带血的手撑起自己的半边身子,气息微弱的说道:“夜凌风,他,不是人!”

    嗯,青衣老头古怪的点点头,他伸手抚摸了一下洛影的头,瞬间化作一团青雾。

    远处的大门被悄然打开,青衣老头的余音回荡在空中,“机会只有一次,洛影,可别辜负了为师放你一条活路的慈心呐!”

    砰,大门被合上,整个冰天火牢都安静了下来。其他南宫一门的弟子也都随着青衣老头一同离开了。这时,那个执行挥鞭酷刑的大汉走了过来,满是横肉的脸上写满了愧疚,道歉道:“对不起啊,洛影师姐,是师傅他老人家……”

    洛影躺在地上,摇了摇头。

    肌肉大汉也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只是笨拙的穿上上衣走了出去,整个牢狱里,只剩下了洛影和南宫拓两个人。

    南宫拓望着躺着地上的洛影,扑克脸上露出了罕见的表情。

    而洛影,却在地上费尽力气的冲南宫拓笑了笑,一张一合的口型正在说着:“没事儿。”

    南宫拓深吸一口气,半跪于地,小心翼翼的将洛影从地上抱进怀里,尽管他已经是十分谨慎了,洛影还是发出了痛苦的微吟。南宫拓的手突然僵在半空中,他的脑海里全是那个风雪夜白闾去世的画面。

    死亡,有的时候可以来的那么突然,那么简单!让人没有丝毫防备!

    沉寂片刻,南宫拓试图再次将洛影抱起,这一次,洛影控制住了自己,可是南宫拓却清晰的听见了她咬紧牙的声音。

    南宫拓的心在滴血,他抱起洛影站起身来后,言语恶狠狠的说:“总有一天……”

    猛地,洛影捂住了他的嘴。

    南宫拓顺势低头望着洛影,她的眼眶中闪烁着泪珠。

    不,是不该说的,都已经隐忍了这么久,绝对不能因为一时的冲动!

    南宫拓深吸一口气,说:“我送你回去!”

    “嗯!”洛影应了一声,胳膊无力的滑下。

    朦胧间,洛影似乎正在和一个男子在酔莲池里摘莲子,男子的眼眸笑如弯月,洛影的清脆笑声回荡在整个池子里。小船顺着微波轻轻飘动,经过一板莲花是,洛影低头瞧见了男子袖长的手,她的心一阵悸动。迟疑片刻,洛影还是壮了壮胆,决定去牵男子的手,只是就在她伸出手的瞬间,小船忽然翻了,她和男子一同跌入池子里。

    可怕的是,洛影不会游泳,落入水中后的她只能到处扑腾挣扎,心中充满了对未知的恐惧。最后,一个强劲的浪花打过来,洛影被无情地拍进了深水里。水中,洛影初次尝到了溺水的滋味,她睁不开眼睛,没有办法呼吸,手和脚乱动却怎么也起不到任何作用。在翻滚中,洛影仿佛被吞噬,然而在这种危险关头,她心中第一个惦记的人,居然是那个男子,他的安危是她没有停止希望的原因……

    “不要!”洛影大喊,猛地睁开眼,却看见了另一张面孔——南宫拓。

    不是他?

    原来只是一场梦!

    洛影的心中居然燃起一丝失落。

    “做恶梦了?”南宫拓声音轻柔的问。

    洛影点点头,发现自己的手居然正抓着南宫拓的手,于是连忙收了回来。

    南宫拓的眼神停在自己的手上数秒,接着问道:“感觉好点了吗?你之前已经服下了金玉丸,身上的伤我也替你上好了药,我相信用不了多久,你就可以下床走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