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嗜血殿下强索吻 第107章 堕落谷
    :

    夜凌风叹了口气,“那场混战,他们一致认为只有我没有出现,可是,跟着我一起消失的人,还有你,不是吗?”

    洛影失语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怎么可能?夜凌风怎么会怀疑自己?洛影还清楚的记得,当初夜凌风给出的信任,可是现在,他居然也在怀疑她?

    “你……你上次说的……说的信任我的话,是为了……是因为……”洛影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仔细回忆了当时的场景,问,“仅仅只是为了安抚我?”

    夜凌风深吸一口气,“因为,她也在那。”

    她?洛影先是怔了怔,才缓过来,明白了夜凌风口中的她到底是谁,都是因为那个女人!尹沫琪,洛影在心里记住了这个名字!

    “你和尹沫琪那丫头才认识了短短一年而已!”

    “有的人,一年就能让你看清楚她的本质,而有的人,千年却仍然可以心安理得的带着一张假面,”夜凌风似乎很失望,连月光都照不亮他的背影了,“所以,时间,并不是衡量什么的标准。”

    夜凌风的话句句带刺,根根刺进洛影的心脏里。难道她和夜凌风千年的情分还抵不过他和那丫头的短短一年?洛影不信。

    不会的!绝对不会!

    洛影一步跨进月光下,银色的纱披在了她的脸上,“即使如你所说,时间并不是衡量一切的标准,可是,时间却是丈量一条生命的长尺!”

    说着,洛影转身望着夜凌风,问道:“你和她,真的有未来可言吗?她的生命是有尽头的,她的青春是有期限的,你以为你和她最后能有个什么结果?回答我啊!”

    “能够守护她一辈子,一切都值了!”

    夜凌风淡淡的语气让洛影的咆哮变得如此滑稽可笑。

    值了?洛影才不信这些鬼话,她告诉自己,夜凌风说这些,只不过是为了气她罢了。虽然夜凌风嘴上不说,可是他的心中还是在埋怨自己,都是因为她,他才没能和血灵帝见最后一面。他在怀疑她?

    洛影顿了顿,问道:“难道你都不好奇吗?为什么金弓圣手会忽然出现?”

    这个问题其实夜凌风早就想过了,金弓圣手一直奉命于收尾人界和异界和平的使者,通常不会轻易现身,即使有的时候为了保持平衡,他们也不会大批量的出动,为了不留下丝毫的蛛丝马迹,金弓圣手们总是会三三两两的行动。

    然而,这次的情况却全然不同,金弓圣手们不仅大规模出动了,而且派出的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就单单是拿夜凌风被射了一支穿心箭来讲,他居然之前丝毫没有察觉到周围的危险。折让夜凌风深知此金弓圣手的法力高深。

    “守卫的使者们派出了大批的金弓圣手,还是一等一的高手,这就说明,有什么大事即将发生,但是我不理解的是,为什么你们选择的目标里会有我?”

    洛影纠正道:“首先,不是即将发生,而是已经发生,其次,不是选择的目标里有你,而是,你就是我们的第一个目标!”

    “第一个?为什么?”

    “因为,这次发生的案子,所有的关联因素最终都指向了你!”

    夜凌风没搞清楚,“案子?什么案子?”

    “堕落谷一案!”

    “……”夜凌风皱眉。

    洛影有些吃惊的问:“你不知情?”

    看着夜凌风紧蹙的眉,洛影已经知道答案了,不禁有些懊悔。

    “你后悔告诉我了?”

    “是!”

    夜凌风耸耸肩,“我知道你也有你们的规矩,你放心,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和从前一样,我绝对不会逼你做任何事情的。”

    “不,不是因为这个,”洛影似乎匆忙的想要解释。

    夜凌风望着洛影欲言又止的样子,问道:“怎么了?”

    “……”

    眼看洛影的神情越来越不对,夜凌风变得有些焦虑,“到底出什么事了?”

    洛影抬头望着夜凌风,眼神迷离的问:“就算你认为是我出卖了血族,你还是一样的关心我?”

    夜凌风回答道:“我向来公私分明。”

    “哪个是公,哪个又是私?”

    夜凌风望着窗外,“关于你的事,都是私。”

    洛影笑了,她知道自己没有看错人,只是,接下来的事情,到底该怎么开口?

    “如果你不愿意讲,你可以不用……”

    “不是不愿意,”洛影即切中打断了夜凌风的猜疑,低头道,“只是,我希望你能有一个心理准备。”

    夜凌风听到此话,转身过来。

    洛影深吸一口气,解释道:“这次使者派我们金弓圣手联合行动,是因为堕落谷发生了惨案。就在上个星期,那一烧起了七魂阴火。”

    “七魂阴火?”

    “是!”

    等等,夜凌风突然觉得什么东西吸住了他的喉咙让他喘不上气来。

    堕落谷?七魂阴火?

    夜凌风回忆起当初跟血族翼人道别的场面:

    夜凌风飞向雪灵,问道:“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雪灵不情愿的说:“如果我还想再试试改变一下你的想法呢?“

    夜凌风毫无犹豫的回答道:“那你只不过是在浪费时间而已。“

    “好吧,“雪灵终于妥协了,她太了解夜凌风了,再这么僵持下去,除了浪费时间没有任何意义,“那你多保重!”

    “你也是!还有。”

    “什么?”

    “帮我照顾好夜诺!”

    雪灵莞尔一笑,“你猜他已经听见了!”

    “他总是那么爱偷听!”

    夜凌风的话音未落,就听见夜诺在不远处做作的咳嗽,然后和旁边的人开始不搭边的聊起了天。

    雪灵和夜凌风不禁笑了起来。

    突然,雪灵有些伤感,“这一别,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了!”

    “不会太久的!”

    “但愿如此!”

    夜凌风点点头,说:“你和夜诺一定要带这批血族翼人去跟血族其他的人会和!”

    “我会的!”

    “避开大道!”

    “我会的,我和夜诺商量了一下,决定走堕落谷。那里人烟稀少,道路狭窄,四处都是岩石峭壁,即使白骑军知道了我们的行踪也没有办法追上我们的速度。”

    堕落谷,原来是雪灵曾经提到的堕落谷。

    夜凌风皱眉,他望着洛影,问:“堕落谷怎么了?”

    突然想起之前的事情。

    “你饿了么?我去给你煮东西吃,”睡眼惺忪的尹陌琪听见开门声,噌的一下从沙发上跳起来,到是让夜凌风变得有些不知所措了。

    “不……不用了,”夜凌风不自然的抿了抿双唇,缓缓走下楼梯。

    气氛凝重的有些尴尬,尹陌琪扯了扯自己的衣角,说,“霖风,我们今天晚上不如……”

    “我出去了,”夜凌风迅速的打断了尹陌琪的话语,抓起桌子上的车钥匙甩下一句话就离开了,“不用等我。”

    这一刻的夜凌风是那么的冷漠,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把尹陌琪推到自己的世界之外,让她再也找不到路口走进来。

    尹陌琪傻傻的站在原地,第一次发现原来这个毫不犹豫从身边走开的男人已经占据了自己的内心,他的义无反顾竟会让自己如此心痛。

    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是没有血肉之躯的,它不会因为你的眼泪而停止运转为你啜泣,它依旧是它,仿佛一个没有心的孩子,残忍的恶心,灿烂的美丽。

    安塔利不夜城依旧霓虹灿烂,觥筹交错。人们放肆的身姿在这里挥舞。你可以看到五十岁的大妈在这里化装成二十出头的花样少女和别人缠绵,你可以可以看到还没踏出校园的青涩学生k粉之后呆滞醉人的模样。你看到人们赤裸裸的性与金钱的交易。安塔利没有悲伤,没有年轮,仿佛这里是脱离地心引力的另一个世界,各种纸醉金迷成了这里的独一无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