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嗜血殿下强索吻 第106章 你怀疑我?
    :

    “是她!”

    洛影不相信,这绝对不可能是真的!一个堂堂血族二殿下,那么高贵的血统,命中注定的女人,怎么可能是一个区区的、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凡人?

    又或者,比起这个,洛影不愿相信的是,夜凌风命里的那个女人,居然不是她?

    此刻,夜凌风的眼瞳变成了美妙的冰蓝色,他声音强硬的说:“所以,救她便是救我!”

    救她,就是救夜凌风?真是可笑!难道夜凌风这是在告诉洛影,即使是她出手救了尹沫琪,也并没有破坏她的规矩?难道这个时候她在乎的还是那点破规矩?

    洛影嘴角泛着苦涩,脑海里的思绪混乱作一团。翻来覆去的像想来想去似乎也无可奈何,于是,洛影一咬牙,手指兰心,两片紫罗兰花瓣逐渐合拢,混着浅紫色的光芒铺在了尹沫琪那只被开水烫伤的腿面。

    没过一会儿,那片深红的伤口就开始复原,最后完全消失了。

    洛影深吸一口气,却看见夜凌风此刻正紧紧的搂着尹沫琪,可能是因为施展法术的原因,尹沫琪已经悄无声息的进入了梦乡。洛影望着尹沫琪酣甜的睡像,在心里说道:若你不是躺在夜凌风的怀中,也许我们还可以成为朋友。

    只是,人生有太多的不如意了!

    回到家中,夜凌风将尹沫琪放到床上盖上被子后就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当他走进客厅时,看见了洛影消瘦孤寂的背影。

    “你知道这一千年的时间,我是怎么熬过来的吗?”洛影的声音里带着几分失落,回荡在阳台上,几缕薄薄的夕阳洒在她柔和的面庞上,导致她的脸一半是阳光,一半是黑暗。

    洛影,她是个双面天使!

    “熬?”夜凌风整个人的身体趴在栏杆上,望着不远处的一颗法国梧桐,说,“如果你的是‘熬’,那我的一千年又该用什么词来形容呢?”

    洛影皱眉,转身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夜凌风苦笑,“是你把我封印进玉炼瓶的,你现在居然问我是什么意思?”

    洛影怔了怔,他是怎么知道的?遥想当年,玉炼瓶还是洛影从师傅那里冒着生命危险盗走的绝世宝物。相传,当年洛影的师傅青衣老头游走四方,到处施善积德,就在第四个年头路过半妖果的时候,看见一个老怪马上就要吃了一个小女孩,于是就大力出手相救了。

    可是另青衣老头没有想到的是,他这无意中出手救下的,居然是幽灵女巫的第二个孩子。女巫得知此事之后兴怀感激,为了报答青衣老头,女巫决定将幽灵圣物玉炼瓶赠送于他。

    再次之前,玉炼瓶是幽灵女巫用来处置那些不守规矩私自相恋的小幽灵的,里面本来就带着混有巫术的处罚妖水。然而,当玉炼瓶换了新主人之后,青衣老头就把里面施入了更加恐怖的魔咒,使得妖水灵力不断增强,而惩罚度当然也在不断上升,导致每一个被关进玉炼瓶的妖都会受尽死亡边缘的折磨。

    想到这里,洛影低垂着眼眸,她的心中其实也有众多的不舍,可是当时的她别无选择,她解释道:“凌风,我只是为了救你!”

    “救我?”夜凌风的情绪开始不受控制,一千年了,整整一千年了,他待在玉莲瓶中受尽苦难,有那么多的疑问却无处解答,有那么多的难过却都无处可说。

    夜凌风咬着牙问:“为什么?为什么把我封印在玉炼瓶里?为什么在血族受难时却让我独自长眠?为什么……”

    忽然,洛影扑上来,吻在了夜凌风的唇上。

    压抑了这么多年的感情,似乎在这一刻爆发,她不顾夜凌风的反对死死的勾住了他的脖子,狠狠的咬住了他柔软的唇,洛影的舌尖正在深情的诉说着如海的思念。

    猛地,夜凌风用力推开了洛影,他抿着唇,呆站在原地。

    洛影急促的呼吸着,头发因为刚刚大幅度的动作变得有些散乱,沉默中,洛影低声道:“为什么?真的需要问吗?难道我表现的还不够明显吗?”

    夜凌风没有回答,只是转身看向了窗外。这时的天已经暗了下来。

    洛影的心似乎被撕裂,她所做的一切可都是为了夜凌风啊,他怎么能够反过来如此质问着她?洛影不甘心的问:“难道,这么多年我对你的一片痴情,都只是枉然?”

    夜凌风的手攥成了拳打在墙上,深邃的眼眸望着遥远的林荫道。

    面对夜凌风的沉默,洛影的心中一咯噔,忍不住开口问道:“你?你……在怨恨我?”

    洛影不敢相信,更不愿相信。她深爱的那个男人,怎么能够恨自己?她曾在心中许下毒誓,此生,除了夜凌风,她谁都不嫁,即使孤老终身,她也绝不变心!可是,此刻这个男人的态度是……

    夜凌风的手越攥越紧了,他的瞳孔里闪着微光,那一场血战虽然说他没有亲身经历,可是每一幕似乎一直都浮现在他的眼前,每一个伤痛都是那么的清晰,每一滴血液都在他的体内沸腾。夜凌风顿了顿,说:“是,我是恨!可是,我不知道我到底该很谁!”

    什么?

    洛影听不懂夜凌风的意思,只是慢慢向他走进,静静的站在他的身边,似乎,这样就足够了。和一千年前一样,她不奢望能和他牵手同寐,只是这样安静的站在他身边,那样端详着他,可以听到他的声音,可以嗅到他的味道,知道在他的生命力,她是唯一一个能够也配的上站在他身边的那个女人,洛影已经很知足了。

    洛影给的爱,是如此的安静。她本就不是一个占有欲极强的女人,她对夜凌风是那般的默默付出,一千年,只是站在夜凌风的身边,她已经觉得自己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然而,当尹沫琪出现的时候,这一切似乎都已经改变了。洛影的心开始改变,她学会了吃醋,她学会了嫉妒,她更学会了索取。

    当洛影看见夜凌风深情的望着尹沫琪的时候,她知道,仅仅的站在夜凌风的背后是没有用的。当洛影看见夜凌风仅仅的抱着尹沫琪的时候,她知道,远远的守护在夜凌风的身边是那么不满足。她想要牵起这个男人的手,她想要拥进他的怀里。她想要的越来越多,却不知道,夜凌风给她的独爱已经到了尽头,远远没有超出男女之情,夜凌风能给的,已经不多了。

    站在窗户边,夜凌风缓缓合上双眼,声音沙哑的说:“我不知道,是该恨你救了我?还是该恨我自己没有用?在亲人落难的时候,没有能够陪在他们身边是我的错,在血族被外敌血刃的时候我没能奋勇抗敌是我的错,在父王被鬼面君的长戟刺穿父王心脏的时候我没能挺身而出是我的错……”

    “凌风!”洛影实在听不下去了,她不愿意看着夜凌风这般自责,“那不是你的错!”

    “不是我的错?”夜凌风喃喃自语,问道,“你知道我父王的尸体是在哪被发现的吗?”

    “……”洛影当然不知道,从离开的那一刻起,她就再也没有打算回到异界了,她本就不属于那里,如果哪里没有了夜凌风这个男人,她的存在根本毫无意义。

    “伴月崖崖底,”夜凌风毫无情绪的说出这五个字,字字如冰刀一般刺进了他的心脏,“崖底,那个冰冷、潮湿、黑暗的地方,他临死前连我的最后一面都没有看到!”

    一滴泪从洛影的眼中流下。

    夜凌风的手从墙面上松了下来,这么久了,他坚强的外表早就已经被血淋淋的回忆打烂,在所有人面前,似乎只有洛影才能让他卸下所有防备,好像一个战士,归田很久,直达此刻,才缓缓脱下那一身千斤重的铠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