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嗜血殿下强索吻 第97章 我要名分
    :

    尹沫琪站在台下,心里一般欣慰,一般伤感。欣慰的是,她发现夕晴成长了许多,伤感的是,在这过程中,她也意识到自己究竟错过了多少。原来很多事情,真的是错过了就回不去了。

    这时一个眼尖的记者发现了杵在人群中的尹沫琪,倏地就把摄像机个话筒转了过来,问道:“你好,尹才女,我们是樱尚白裙社保的。”

    听到这话,其他记者也纷纷的扭过了头。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尹沫琪觉得有些小尴尬。她仅仅向那个记者点点头,就打算撤了。不料记者却死命的拽住了她,坚持问道:“那个,尹才女啊,听说你和夕晴一直是好闺蜜和好朋友,这次她去了西部支教,你有什么话想说的吗?”

    好闺蜜?好朋友?是啊,她和夕晴的友谊可是整个樱尚上上下下都知道的,学霸配学渣。只是……难道大家还不知道她和夕晴闹掰了的事儿?可是,现在这种场合……

    出乎意料的是,台上的夕晴居然发声了:“其实我和沫琪是……”

    没等她说完,忽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进门处。只见一名卷发仿若混血的气质男推门走来,路过一个手端香槟的服务员身旁是迅速的抄起一杯酒一饮而尽,紧接着利落的扔在了一旁的喷水池旁。在所有女生口水都快要流下来的时候,男子无视所欲的桃花色目光,径直走向左逸。

    左逸显然是被惊到了,之前,他原本正慵懒的靠在一根柱子上,身边围满了讨好献媚的莺莺燕燕的女生们,可实现在,他正缓缓的直起身子,目光被钉在了那个卷发男身上。

    卷发男子抖了一下西装,熟练的解开了袖口,激烈的步伐突然停在左逸跟前,一双黑色的皮鞋和一双白色的皮鞋两两脚尖相碰,卷发男没有说一句话,他只是凝视了左逸一秒,就捧起了他的脸吻在了他的唇上。

    伴着左逸手中的酒杯花落,发出一声清脆的碎裂响声,整个舞会都沸腾了!

    一个是气质非凡的韩硕,一个是英俊潇洒的左逸。两个人站在一起,简直就是绝配。

    左逸:“你这是要公开?”

    韩硕:“难道你还需要我做的再明显一点?”

    左逸:

    左逸:“在我和你的事业里,你最终选择了我?”

    韩硕:“没有什么么选择,从来都只是你!”

    左逸:

    左逸:“你愿意跟我去瑞士?你可能会失去现在拥有的一切的!”

    韩硕:“你就是一切!”

    左逸:

    左逸:“那我爸那边怎么办?”

    韩硕:“数数在场的人数,估计他是想蛮都瞒不住了!”

    左逸终于笑了!他担心了这么久,居然在今晚得到的都是他想要的答案。左逸再次贴上韩硕的唇,说:“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怎么说!”

    “可是我在乎!”

    “什么?”左逸起身,韩硕是什么意思?难道他在乎其他人的眼光?

    韩硕咧嘴一笑,露出右边的一刻小虎牙,说道:“所以,我们得有个名分!”

    左逸的脑袋咣当一响,问道:“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韩硕邪邪的看着他。

    左逸背后阵阵发亮,他……他他他他……他该不会是……要在这儿求婚吧?!!!

    紧接着又有一个想法钻进了左逸的脑袋,待会儿是他单膝跪地还是韩硕先呢?

    韩硕看着左逸一脸紧张的表情,不禁在内心里感叹:我未来的那谁真是太可爱了!

    “我的意思是,瑞士可以办证吗?”

    “额?证?”

    韩硕耸耸肩,说:“如果不行,我可以等到你留学后,然后移民到可以的国度。”

    左逸痴痴的笑了,说:“如果你说的证跟我想的证是一个款式的证的话,我愿意跟你移民到非洲!”

    韩硕摇摇头,打趣道:“呃……我不太喜欢黑人。”

    “真的?”

    “可是,如果你晒黑了的话……”韩硕故意顿了顿,上下打量左逸一番说道,“一定会把我迷死的!”

    说罢,韩硕牵起左逸的手,对面的一群人识趣的让开了一条道,离开时,韩硕和左逸朝尹沫琪挥了挥手。

    尹沫琪唇语:“保重!”她知道,他们这次,是真的再见了。

    韩硕和左逸相继点头后离开了这个热闹非凡的毕业舞会,留下一堆睁大眼睛张大嘴巴的人木木的站在身后排成几排。

    紧接着所有人把目光都转向了尹沫琪,因为韩硕和左逸离开的时候,只跟她一个人打了招呼。

    这时,夕晴抓起话筒说:“我和她,从不是朋友,之前不是,之后,更不可能!”

    夕晴说完后怒摔话筒,话筒着地,整个毕业舞会里回荡着吱吱吱的噪音。

    尹沫琪简装连忙推开人群追了出去,嘴里还喊着:“夕晴,夕晴,夕晴你听我说!夕晴!”

    夕晴忽然停住步子,她僵硬的回头,“你知道?”

    “……”

    “原来你早就知道!”夕晴痛苦的笑着,问道,“那么,这么多年,我是什么?”

    “夕晴!”尹沫琪想要安抚她,却似乎不知道该从何处开口。

    夕晴也没打算给她这次解释的机会,她持续的咆哮道:“那我是什么?这么多年了,我暗恋左逸这么多年了,尹沫琪,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我把心事都说给你听,我把你当做我最好的朋友,我都快把心挖了给你了!”

    “我也是!”尹沫琪眼眶绯红,她喊着,“夕晴,难道我对我们友谊的在乎程度你感觉不到吗?”

    “友谊?在乎?”夕晴冷冷的笑了,“你在乎吗?你在乎的是谁?尹沫琪,你在乎的从来都只是你!是你的幸福!”

    “我也在乎你!”

    “你在乎我吗?你在乎我会当众把我和左逸的第一次戳穿?啊?”夕晴留下两行泪,“就算是我用了手段,就算在这件事情上我骗了左逸,可是你呢?难道你就从来没有骗过夜凌风?”

    尹沫琪摇头,解释道:“我没……”

    “你没有?夜凌风离开之后,你和沐帆夜夜去吃宵夜,聊天,玩,难道你对沐帆就从来没有动过心?”

    “夕晴,我……”

    “沐帆说你吻他了!”

    “什么?”

    “那晚,在画室,”夕晴望着尹沫琪,一个字一个字的提醒,“夜校,十二点!”

    尹沫琪怔了怔,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和沐帆之前并没有谈恋爱,我只是一直在安慰他而已,可是后来,他发现自从他和我走近之后你就会时不时的出现,时不时的表现出你对他的关心,如果说是他对你不肯撒手,倒不如说是你的暧昧一直在给他希望!”

    尹沫琪不敢相信,沐帆和夕晴居然是在演戏?

    “所以,后来我想了想,你当初对我的报复,让我和左逸这辈子都没有戏,不单单是因为我对你发了火,”夕晴笑了笑,说道,“还是因为,你吃醋了!”

    “吃醋?”

    “吃沐帆的醋!”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夕晴眯着眼,说道:“你很快就知道了!看来,老天待我不薄!”

    尹沫琪不解的望着面前这个短发女生,她不是似乎,是已经,她已经变成了另一个人,尹沫琪根本就不认识的一个人。

    “尹沫琪,你让我失去了左逸,你以为你用谎言编织的爱情就很牢固吗?”夕晴愤恨的望着她,说道,“有的时候,意想不到的事情,就在你的背后!”

    夕晴的话里有话,尹沫琪站在原地,闻到了那熟悉的清香。

    不,不不不不不!尹沫琪砸心底极力否定,可是当她回头大刹那,她看见夜凌风高大的声音落在月亮之下。

    “凌风?”尹沫琪突然紧张起来,他到底是从什么是后来的?他听到了吗?他相信了吗?他……会和自己分手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