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嗜血殿下强索吻 第96章 毕业舞会
    :

    经过了连续几天的训练,尹沫琪的跑步成绩在不断上涨,她和那个巧克力男孩儿的革命友谊似乎也在不断升温。可是就在最后一天考试的时候,男孩儿却没有来。

    尹沫琪等了好久,她甚至要求体育老师把她排到最后一组进行测试,可是男孩儿还是没有出现。她不禁走过去问:“体育老师,如果有人错过了今天的测试,会怎么样?”

    体育老师有些生气,毫无犹豫的说道:“无法毕业!”

    “无法毕业?”尹沫琪突然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体育老师记下了上一队的考试时间后,她转身对尹沫琪说:“不过不用担心,因为没有人愿意冒这么大的风险老挑战最后一次的权威。”

    没有人?尹沫琪望了望四周,再次确认一遍没有男孩的身影之后,不禁问道:“可是,明明还差一个人啊!”

    “还差一个人?”体育老师的语调是不敢相信的往上升,知道她翻阅一遍名册之后,她摇了摇头说,“所有人都来了!”

    “什么?”

    “好了,别在这儿跟我耍宝了,平时演的还不够吗?”体育老师一副很不耐烦的样子。

    “老师,您这是什么意思?”

    体育老师无奈的拿着成绩单拍了拍自己大腿,说:“是,你是我们樱尚学院很有名的人物,可是你得知道在我这里,你和别的学生没有差别!”

    这番话让尹沫琪更是糊涂了,她可没因为她在学业上有所成绩就不把其他人当回事啊。为什么老师今天会这么说呢?

    “老师,我……”

    “你说你平时没事儿天天那个巧克力在那自言自语有什么意思?不管你是在表演吸引众人的关注还是有什么其它的小算盘,可是在我这儿,没用!考多少就是多少,想要得到别人的关注,先得拿出点成绩来!”体育老师严声厉色的讲了一大串话。

    尹沫琪实在没听明白?一个人?拿着巧克力自言自语?于是问道:“那……那那个,巧克力男孩儿呢?”

    “什么巧克力男孩儿?”

    “就是那个……”

    突然,一声刺耳的哨子响,体育老师结束了和尹沫琪的对话,命令她立刻去跑道的白线前面站好。

    又是一声哨响,尹沫琪拼了命的竭力奔跑。

    刚刚老师的那番话是什么意思?没有巧克力男孩儿这个人吗?难道一直都是我自己的幻觉?这不可能啊!可是……为什么大家都说没有见过什么男孩儿呢?

    尹沫琪回忆起之前,她挨个的问有关于巧克力男孩儿的事情,大家的答案是如此出奇的统一——不知道!而且想想刚才,同学们的表情都是乖乖的,还像是在……嘲笑她?还有,她和巧克力男孩儿认识了那么久,问什么到现在还不知道他的名字呢?甚至,她连打算问他名字的想法都没有产生过!尹沫琪越跑越快,越跑越急躁。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这种事情好像在哪也发生过,到底在哪呢?

    ……雪灵!

    尹沫琪突然想起来有关于雪灵的事情,雪灵和夜凌风离开的时候,她用法术抹去了所有人的记忆,可是不知是什么缘故,她没能够抹去尹沫琪的。难道,这次也是一样?那个巧克力男孩儿并非常人?

    想到这里,尹沫琪的心中一阵哆嗦,自从雪灵和夜诺带着一大批吸血翼人离开以后,她和夜凌风的生活似乎已经回归于正常,所有的特异功能和可怕的杀戮都仿佛是上辈子的事情了。然而现在,信仔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也许,我应该去问问凌风?”

    尹沫琪自言自语中,立刻向校门方向跑去。

    身后传来老师的叫喊声:“尹沫琪,你去哪?尹沫琪!尹沫琪!”

    喊完之后,体育老师望了望手里的计时器,一看,居然合格了!再一抬头,尹沫琪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尹沫琪一口气跑到了家,刚推开门,一遍喘着大气,一遍到处叫着:“凌风?凌风?凌风?你在家吗?凌风?”

    呼唤多遍,尹沫琪还是没见到夜凌风的人影,这不对啊,如果在平时,她只需要轻微的动一下唇,夜凌风就会立刻从楼上下来。怎么今天?

    没办法,尹沫琪只好手扶着栏杆,一步一步的爬到第二层楼,一个个房间挨个搜索之后,夜凌风居然还是不在。

    “难道在上班?”尹沫琪趴在地摊上,拿起电话就拨了过去,可是一番询问过后,那边居然说夜凌风已经好几天都没去公司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一种不祥的预感迅速窜上尹沫琪的心头。

    这一夜,尹沫琪实在难眠,夜凌风仍旧没有回家,巧克力男孩儿的事情也没有得到答案,最重要的是,明天就是毕业典礼了!

    这一场告别是欣喜的,也是伤感的。毕业,似乎成了说不出口的字眼。尤其是,这一天,夕晴他们也会结束数月的支教活动,返回学校。

    毕业典礼在早上,院长亲自做了演讲,感概这一届学生的出众和特殊。紧接着有几部不同系别的代表上去也发表了讲话,艺术系的代表人是尹沫琪。

    似乎一切都在完美的进行着,可是唯一的遗憾就是,夜凌风不在。

    他,居然会错过她的毕业典礼?

    时光非款,很快就到了所有同学一直期待的毕业舞会。樱尚学院这次也是按照传统,毕业这天,准许同学们喝酒了。可是,所有人都心知肚明,这绝对不是他们的第一次。

    尹沫琪手端红酒,站在人群中,有些局促不安。望着对面的一角,那里被校记者为了个水泄不通。想必不用猜也知道,被围起来是是这次去西部支教的人们。学校的各个晚报都在争着报到和大理宣传这件事情。

    呼,尹沫琪深吸一口气,她转身走向了右边灯光下正在借酒消愁的左逸。

    “嗨。”

    左逸喝完了杯中的红酒,向尹沫琪点点头。

    尹沫琪靠在左逸旁边的位置上,也喝了一口酒。

    左逸有些奇怪的望着尹沫琪问道:“怎么?你一个?”

    “嗯!”

    “凌风呢?”

    尹沫琪耸耸肩,“我也想知道他在哪。”

    左逸呵呵一笑,感慨道:“同是天涯沦落人啊!”

    尹沫琪轻挑眉,问道:“什么意思?”

    紧接着她在舞会上扫视一圈,问:“韩硕呢?”

    “……”

    左逸一沉默。就绝对没有什么好事儿发生,尹沫琪望着他,问:“你们……分手了?”

    “分不分手,就在今晚了!”左逸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让尹沫琪看了又伤感又好笑。

    “今晚?”

    “明天我就要去瑞士了。”

    “什么?”尹沫琪被惊讶的脸手里的酒都不晃了。

    左逸叹息一声,歪斜在一旁,缓缓解释道:“是我爸,他逼着韩硕在我和他的事业里面选出一个。”

    尹沫琪摇头,说:“那可是个难题啊!”

    “我知道!”左逸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说道,“可是,这是我老爸唯一能够接受我和韩硕在一起的条件,我不能放弃!”

    “如果,韩硕最后的选择是你呢?”

    “我爸会把公司的五分之一股份转给他,但是他必须陪我一起去瑞士留学,学习管理。”

    “你知道,韩硕要的,并不是钱!”

    “那我能怎么办?让他选择他的事业?放弃我们的感情?放弃我们的未来?和电视里演的那样,默默的做一个承受着?然后活在痛苦里十多年,之后等我老了,再临死前念一句,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左逸的情绪显然很激动。

    尹沫琪知道,左逸不是什么能够隐忍的人,从小到大的优越环境,已经让他习惯了想要什么就会得到什么,可是这次,他似乎遇到了一个用钱用权买不来的东西。

    “那……如果,如果韩硕选的是他的事业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