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嗜血殿下强索吻 第95章 巧克力男孩
    :

    “因为,你长得像我认识的一个人!”

    “谁?”

    “……”

    看着男孩儿突然沉默,尹沫琪心里就有那么一点数了,难道是前女友?他这是什么意思?这种招数未免也太烂太老套了吧!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说呢?不会是……该不会是要追我吧???

    一连串的问好在尹沫琪的心理打了个死结。她突然站起来,说道:“对了,那个……那个我晚上还有点事儿,那我就先……”

    尹沫琪做了一个走的手势后,就急急忙忙的离开了。

    这个时候,天色已暗,操场山也没有了其他人,男孩儿独自坐在长椅上,抖了抖衣衫,笑道:“真可爱!”

    尹沫琪匆匆赶回家,桌子上已经摆好了饭菜,神奇的是,今晚夜凌风居然没有去“加班”。

    “你?”

    夜凌风笑了笑,帮尹沫琪取下书包后,说:“洗洗手,准备吃饭吧!”

    “吃饭?可是你?”尹沫琪很担心,如果夜凌风在莉莉姐和妈妈面前又不吃饭的话,她们肯定会一直缠着问东问西的,妈妈还好,就是那个莉莉完全就是一个磨人的小妖精。万一她受不了莉莉的软硬兼施的“严刑拷打”,一不小心说漏嘴了可怎么办?

    就在尹沫琪还在忧心忡忡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来电的居然是妈妈?

    “这是钱多了烧的吗?都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了,就是一个上下楼的距离,还打什么电话?”尹沫琪抱怨了两句后,接通手机,“喂。”

    “沫琪!”

    “妈妈,你怎么还不下来吃饭?凌风都把饭做好了!”

    “我已经吃过了!”

    “什么?在哪?”

    “飞机上。”

    “飞……飞机上?”尹沫琪突然觉得心里有一些空空的,紧接着又问,“你……你和莉莉姐……离开了?”

    那边穿了莉莉笑呵呵的声音,说:“怎么,才一会儿的功夫,你就开始想我啦?”

    莉莉身上虽然有很多让尹沫琪看不习惯的地方,可是就这么没有说再见就分开了,她的心理居然有万分的舍不得。

    “沫琪。”

    “嗯?”

    妈***声音打断了她纷繁的思绪。

    “一个人在外面,要注意身体!你不喜欢经商,妈妈理解,妈妈也不会逼你!只是,所有的路都是你自己选的,所以,做出任何决定之前,你要思考清楚,这件事,是你想要的吗?那个人,是你想牵的吗?

    在尹沫琪的记忆力,妈妈从来不是那种煽情的女人,她也不会总是满口的讲大道理,她似乎总是在跟金钱打交道,总是在人前人后是两幅模样,这才让尹沫琪对经商彻底失去了兴趣,她不愿意成为和妈妈一样眼中只有利益的那种人。倒不是那样不好,只是,每个人和每个人的选择不同。

    然而今天,妈妈简短的几句话,就让尹沫琪看见了,妈***灵魂深处,也是有情的东西,她给出的爱,是春雨,是无声的!只会慢慢浸润,让尹沫琪逐渐成长。

    尹沫琪眼里泪光点点,她嗯了一声,说:“妈妈,我记住了!”

    “夜凌风,他是吗?”

    “是!”尹沫琪握紧手机,说,“他是,是那种怎么样我都不愿意放开手的人!”

    “那他呢?”

    “他答应帮我擦一辈子的头发!”

    不远处,夜凌风正在桌子上面摆着碗筷,突然,他的手停住了,他知道,是该想办法好好留住尹沫琪口中的“一辈子”了。

    挂断电话,一条简讯传来。

    莉莉:姨妈没有和你亲自到别,我想你应该知道是什么原因!原因就是……

    尹沫琪当然知道,她和妈妈之间,最怕的就是轻言别离。如果是她,她也应该会选择这么做吧!

    当尹沫琪还沉浸在情感的漩涡里的时候,莉莉又发来一条短讯。

    莉莉:是因为,机票已经定了,再退会很麻烦,你也知道,姨妈向来对金钱是很精打细算的!

    尹沫琪望着莉莉短信后跟着的三个大笑的表情,她应该预料到的,莉莉姐可不是那种吃了亏还莫不作甚的人,她的报复心理可是一等一的强。这两条短信,就是为了上次保洁大妈看不懂美金的事情吧。

    算了,她毁了莉莉世间美好的梦境,莉莉如今给自己泼一盆冷水,也算是公平了。

    尹沫琪转过身,望着美男,望着美食,突然觉得今晚的夜空好“晴朗”哦!

    似乎一切又都回到了从前,尹沫琪在餐桌上大口大口的吃着,夜凌风在对面笑笑的望着,时而递过来纸巾,时而递过来水杯,在夜凌风面前,尹沫琪似乎成为了一个生活难以自理的人。

    吃饱喝足后,尹沫琪躺在沙发上,不顾夜凌风说了一遍又一遍的“刚吃完饭就躺下对身体不好”。

    尹沫琪掏出兜里的巧克力,回忆起那个巧克力男孩儿。他到底是谁?

    夜凌风从厨房里忙完了,走出来,眼神怪怪的望着尹沫琪手里的巧克力球,问道:“那是什么?”

    尹沫琪转了转手,回答道:“巧克力啊!”

    “从哪来的?”

    “一个……一个朋友给的!”

    “朋友?”

    尹沫琪点点头,那个男孩儿,应该算是半个朋友吧?

    夜凌风望着尹沫琪手里的巧克力,注意力似乎比品是更加集中了,不过,他也没继续追问下去。

    次日,尹沫琪又去了学校,那个巧克力男孩儿也在队列里。这一次,尹沫琪决定和他说说话。

    “你……”

    尹沫琪刚发出了半个音,男孩儿又冲兜里拿出了一颗巧克力,递给了她。

    尹沫琪灿灿的笑着结果了巧克力,她不认识这个巧克力的牌子,于是问道:“这个巧克力你是在哪买的啊?我之前都没吃过!”

    男孩儿笑了笑,说:“那你觉得好吃吗?”

    尹沫琪连连点头,回答道:“特别好吃!感觉跟其他的巧克力唱起来有点不一样,很特别,滑溜溜的!”

    “那就好!”

    “那就好?”尹沫琪疑惑的望着男孩儿问,“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这批巧克力还没正式生产,还在调味中。”

    生产?调味?尹沫琪的眼珠沿着眼眶圆圆一转,惊呼道:“你是做巧克力的?”

    男孩儿点点头,说:“我们家是巧克力工厂!”

    “查理!”

    “什么?”

    尹沫琪哈哈的下了起来,摆摆手说:“没什么,我跟你开玩笑呢!”

    男孩儿也咧了咧嘴。

    “不过,说真的,这个味道真的很不错!特别好吃,我相信将来如果放在市面上包装好一点,一定会大卖的!”

    “哟!”男孩儿对尹沫琪另眼相看,说道,“没想到嘛,你还懂得经商?”

    “还好啦!”尹沫琪拿手比着说:“一点点!一点点!”

    “不过,最近一批我不打算先放到市面上去!”

    “为什么?”尹沫琪一副很惋惜的样子。

    男孩儿解释道:“因为最新生产的一批我准备发放到西部支教的地区。”

    “西部支教?”

    “对,我有同学在那里做志愿老师,他告诉了我很多有关那里的事情和情况,孩子们很不容易,老师们也很幸苦,这不他们马上就要回来了,我打算把这些巧克力全运过去,就当是离别礼物了!”

    男孩儿的话很窝心,看得出来他是真心的想帮助那些贫困的孩子们,可是,尹沫琪此刻却似乎对另一件事情更感兴趣。

    “你,有同学在那里支教?”

    “是啊,怎么了?”

    “额,没什么,我就是问一下,”尹沫琪咬着嘴唇犹豫了一会儿接着问道,“那个,去支教的老师都很辛苦吗?”

    男孩儿点点头,说:“听他说是的,那里的条件很艰苦。”

    “哦,和原来是这样啊!”尹沫琪有些走神。

    男孩儿不禁问道:“怎么了?那里有你认识的人?”

    “是的!我就是想问问……”尹沫琪扭了扭手指,迟疑片刻,说,“算了,还是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