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嗜血殿下强索吻 第93章 回忆
    :

    “想知道么?”莉莉说着将丰盈的嘴唇渐渐向南宫拓的脸颊靠近,近到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他的每一次呼吸。南宫拓也不自觉的将脸转了过来,就在快要贴在莉莉两片朱唇的那一刻,莉莉调皮的向后退了一步,笑着说:“教室见!”

    “拜,”南宫拓骑车的动力仿佛比刚才比赛时增强了百倍,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北苑,不料在拐角处看见一个身影,可是由于速度太快根本来不及刹车,对面的女生被狠狠的撞倒在地。

    南宫拓连忙抱起她跑到了医务室,挂完号,交完医疗费,南宫拓满怀歉意的来到了受伤的女生跟前,“你……没事吧?”

    那女生连忙摇头,“护士说只是擦破了点皮,待会换上药休息一下就可以走了,”说完女生脸上依旧笑容满面。

    “不疼么?你一直傻乐个什么劲儿?”

    “真的……真的不记得我了?”

    “什么?”听到这话,南宫拓这才开始仔细打量起面前的这个女生,粉嘟嘟的脸颊被漂亮的大波浪卷发环绕,弯弯的眉毛下是两颗黑葡萄般的大眼睛,这唇红齿白的模样,里里外外都透着灵气,南宫拓怎么看怎么眼熟,“你,哦!你是昨天莉娜找来走秀的那个模特!”

    这样被猜出来了女生好像显得并没有那么开心,她仍旧直勾勾的盯着南宫拓,问:“真的,就只记得这些么?”

    南宫拓完全不明白她的意思,有些木讷的望着面前这个真人芭比。

    “看来真的是忘记了,”女生有些丧气的耷拉下脑袋,嘴里嘟囔着,“南宫哥哥怎么可以这样!”

    “你叫我什么?”南宫拓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瞪大了双眼吃惊的说,“你是……小可?”

    “南宫哥哥!”那女生从脖子里很小心的取下一条项链,放在了南宫拓的掌心。

    “血心石!这个……你还留着?”

    “南宫哥哥送给小可的礼物,小可怎么会丢呢?”

    南宫拓温柔的揉了一下米可的脑袋,感叹着,“多久了?有十年了吧!爷爷还好么?”

    “爷爷在庄园挺好的,他还会经常提起你。”

    “对不起啊,答应过你我会回去看你们的,可是……”

    “我知道你很忙,”米可打断了南宫拓的自责,“爷爷也说你会忙着考大学,忙着帮伯父打理公司。”

    “小可,我……”

    “南宫哥哥,你不用因为这个感觉到抱歉的,”米可和十年前一样把手放在南宫拓的胸口,说,“我知道我会一直住在这里!”

    南宫拓笑着点点头,问:“小可,你怎么回来樱尚念书?你来这里为什么没有来找我。”

    “南宫哥哥,我……”

    还没等米可开口讲话,南宫拓的口袋就传来了急促的震动声。

    “喂。”

    “拓,你在哪?怎么没有在教室里看见你?”

    “哦,”南宫拓这才记起自己和莉莉有约定,可是再回头看着还受着伤的米可,他犹豫的说道,“沫,我有事耽搁了,下课了在咖啡厅见吧。”

    地下室的光有些暗淡,莉莉仰着头靠在椅背上,右腿高高的挂在货架上,旁边摆着没喝完的可乐。这是莉莉从来不离手的东西,里面苏打水的冲击感伴着淡淡的苦涩,是她最喜欢的味道,可是因为南宫拓说碳酸饮料对身体不好,她就乖乖的每次只喝完里面一半。

    “不用谢!”

    莉莉舌头底下轻轻发出“切”的一声,接过左彦递给自己的一叠文件档案,慢慢翻阅起来。

    “米可,年龄十七,性别女,”左彦做作的故意把女字发了很重的音,这让莉莉反感的白了他一眼,“来自东岛的薰衣草梦幻花园,自小被她的爷爷抚养长大……”

    “爷爷?”

    “对,”左彦点点头说,“米可的爷爷算得上是她唯一的亲人了,没有人听说过她父母的消息,只是据说米可的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出车祸去世了。”

    “警察局里也查不到么?”

    “我会去试试的,还有,这里,”说着左彦把莉莉手上的档案又翻了两页,食指点在第三行,“他们俩应该算是很早就已经认识了,南宫拓八岁的时候生了一场大病,他的私人医生嘱咐说安静的自然环境会给南宫拓的康复提供一个良好的契机,所以南宫先生调查了很多地方最终就把他送去了东岛,南宫拓在那里呆了半年,我想,爱情这东西日久难免会……”

    “闭嘴啊,你也懂得爱情?”

    “好吧,算我小人了,你可以否认南宫拓,但是米可这个女生吧……”左彦耸耸肩说道,“大家都知道在樱尚,如果考试分数没有超过录取分数线三十分,是不会有人铤而走险报名的,因为那样铁定会被刷下来,可是,她,这个米可,是樱尚学院有史以来唯一一个踩着录数线进来的。”

    莉莉抿着唇沉默了片刻,问:“这样意味着什么?”

    “呼——”左彦长嘘一口气回答,“意味着她可能也会是你有史以来遇到的最难缠的情敌!”|

    热闹非凡的时尚区忽然之间变成了一条狭窄而又寂寥的黑暗长巷子,这条巷子左右两端空荡荡的,一眼望不到头。原本富丽堂皇、恢宏雄伟的时尚区一眨眼全部倒塌,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座古老神秘、光怪陆离的村落。巷子中的一切错综复杂的交织在一起,这让莉莉眼前一黑,她僵直的身躯原木讷的地转一圈后用恐惧的眼神凝视着周围。

    诡异的是,这条巷子上竟然没有一个活物!

    此刻,极度压抑的莉莉想要放声尖叫,却感觉自己的脖子被一只无形的手紧紧掐住,都发不出半个音来,天太黑了,仿佛变成一块浸了墨汁的抹布,马上就要掉落下来。所有的事物都是那么冰冷不详的可怕。

    猛地,她拼命向后退去,开始大声叫喊:“不要,不要过来!”

    顺着莉莉的视线望去,她的前方正缓缓飘来了一个笼着黑色长袍的东西,浑浊不堪的样子没有一丝生气的吊在半空中,若隐若现的晃动着,之后勉勉强强的组成了人类的形状。

    “血之冷,留下来。”

    他的声音沙哑,气息显得很虚无,仿佛是一名濒临死亡之徒的绝望挣扎,莉莉的明亮的瞳孔里闪烁着黑袍人不断晃动的影子,她目光呆滞的杵在原地,没有了力气逃跑,也更加没有勇气走近去看清这个东西的脸,因为让莉莉恐惧的是,实际上他也许根本就没有面孔。

    “血之冷,侍仆找了你好久。”

    好久?

    莉莉战栗的吞咽了口口水,浑身颤抖,想要移动脚下却不听使唤,“我,我不是血……血之冷……”

    “你凡人的躯体里流淌着主人的一滴残血,是主人的一部分,留下来,我会保护你的。”

    凡人?莉莉满脑子的疑问,却根本不想知道答案。

    “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也不认识你主人,我家是汕海首富,保镖千人,所以……就算我真的有危险也不需要你保护,”莉莉的语速异常的快,她激动地握紧了拳头,“不要再跟着我了!”

    黑衣人没有预料的笑了起来,从他的喉咙里不断的发出难听带有轻蔑的噪音,他没有理会莉莉的警告,继续向前飘动着,“血之冷,明晚就是七星逐月之日,他们马上要来了,你所谓的保镖不过只会令他们爪下多几匹冤魂,面对生死,只有当你自己披上铠甲那刻才能的到真正的救赎,不要去愚昧的指望任何人,侍仆的时间不多了……”

    “别……别再过来……”莉莉被吓得瘫倒在地,纤长的手指在地上胡乱的摸索着。

    “侍仆没有时间了,血之冷,记住这个咒语……”黑袍人说着说着越走越近,他故意把自己嘶哑的嗓音压的很低,仿佛周围还有别人存在一样,“这个咒语会在危险的时候帮助你,记住,凯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