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嗜血殿下强索吻 第69章 好友是gay
    :

    “走,上车!”

    “去哪?”

    “好地方!”夜凌风灿灿的笑着,上车后,帮尹沫琪扣上了安全带。

    开在路上,尹沫琪再三思量,还是开口问道:“凌风,你刚刚说的很久,是什么意思?”

    夜凌风显然迟疑了片刻,“沫琪。”

    “有多久?”

    “吸血翼人,皇室之子,”夜凌风眉头紧蹙,“永生!”

    “永……永生?”

    夜凌风的手捏紧方向盘,这么长时间以来他都不愿提及这个话题,可是今天却因为一时之气脱口而出,是他的情绪自我控制力降低了,还是他真的从心底里太在意尹沫琪了!

    尹沫琪低着头,垂下的头发遮住了脸,夜凌风没有办法看见她此刻的表情。他只能感应到她的心理很乱。

    “你后悔了吗?”

    “为什么你总是这样问?”尹沫琪抬起头。

    “我和你不是同类,”这是夜凌风不愿承认却又不得不承认的实情,他的心理一直充满顾虑,他能否给尹沫琪想要的,能否给她一个女人该拥有的一生,爱情和幸福。他不确定,所以他总是愿意在物质上给尹沫琪最高的享受,似乎这样做可以填补他内心的一点恐惧。

    “这就是你一直耿耿于怀的吗?”尹沫琪望着夜凌风,质问道,“还是说你在担心你会后悔?”

    夜凌风显然被激怒了,“我?我会后悔?”

    “不是吗?我的容貌将会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渐渐老去,你却依旧保持着现在的年轻和帅气,该担心的不是应该是我吗?”

    “那倒不必了!”夜凌风似乎又冷静了下来。

    尹沫琪不理解他情绪的快速转变,问道:“你什么意思?”

    “我有证据证明我的真心!”

    看着夜凌风得以的扬了扬眉,尹沫琪心里很不快,明明是他挑起的事端,为什么现在先眉开眼笑的人也是他?

    尹沫琪把头转向窗外,“我不信!”

    谁知夜凌风猛地一踩刹车,他打开车门走带尹沫琪那边然后又打开她的车门,这期间的时间还没超过一秒。

    尹沫琪惊魂未定间,夜凌风绅士的伸出手臂,“请!”

    这里是?

    尹沫琪环顾周围,美丽的野百合,高大的梧桐树,精致的大门,清新的空气,还有那个……别墅?

    难道这里是?

    “请开门,女主人!”

    夜凌风的话证实了尹沫琪的猜测,由于上次来这里是在圣诞节的夜里,外面很黑,当时也处于惊讶又欣喜中,她根儿就没记住路。

    这次是白天,再次仔细的瞧一瞧,简直就是个梦幻仙境。

    尹沫琪掏出钥匙打开门,里面完全是另一番景象。美到她没有办法找出形容词。

    “这……”尹沫琪不敢相信的转了一个圈说,“上次来,还没有装修啊!”

    夜凌风点头,说:“昨天才完工。”

    “昨天?”尹沫琪走上二楼,眼前的这组家具好面熟啊,像是在哪里见过!

    她仔细回忆一番后,记得上次她用黑色蕾丝睡衣诱惑夜凌风的时候,夜凌风坐在床上手里哪的那个图纸上画的跟着个一模一样。

    难道,那个时候就已经开始装修了?

    “你,这个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从青峰山回来以后。”

    “……”尹沫琪感觉自己还没缓过来。

    这让夜凌风更加得意了,“所以,我的证据不错吧?”

    “这算什么证据?”

    “和你白头到老的证据!”

    “白头到老?”

    夜凌风慢慢走近尹沫琪,“也许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也许我们有很多的不同,也许岁月会改变你的外貌,可是我对你的心,永远不会变!”

    “凌风。”

    “而这里,就是我的诺言,”夜凌风无比认真的望着尹沫琪说,“我想和你有个家!”

    尹沫琪扑上去紧紧的搂住了他,“谢谢你!”

    夜凌风抱紧她在原地装了一圈,尹沫琪差点飞起,眩晕中,她听见夜凌风在她耳边问:“所以你考虑好了?”

    “什么?”

    “我在饭桌上当着众人宣布的事!”

    尹沫琪望着他问:“你是认真的?”

    夜凌风微微点头。

    “同居?”

    “同居!”

    “那……你说的选……双人床的事?”

    夜凌风手指着一个方向,尹沫琪侧目望去,一个纯色的双人床正老老实实的躺在卧室里。

    尹沫琪捶着夜凌风的胸口,娇嗔道:“你好坏!”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搬进来跟这个坏人住?”

    “额,坏人啊!那我可得好好想想了!”

    夜凌风神情紧张的望着尹沫琪,本以为她会思考好一会,不料下一秒尹沫琪就脱口而出:“明天!”

    噗嗤!

    夜凌风不禁笑出了声,怎么她比自己还要着急一些?!

    第二天,忙忙碌碌,望着那一箱箱没有拆封的盒子,尹沫琪开始幻想她和夜凌风美妙的二人世界。

    这里的落地窗很迎阳光,每天早上她和夜凌风躺在那张可人的大床上,被温暖的阳光唤醒,然后她可以眯着眼睛色眯眯的欣赏夜凌风换衣服的样子,他结实的腹肌和精壮的身躯,他换衣服的场景都可以变成一场走秀了吧?

    紧接着夜凌风这位美色兼技术结合体的厨师会把健康又美味的早餐准备好,望着美男吃着早点,还有比这更爽的事情吗?

    最重要的是,夜凌风居然答应在毕业之前和她同床了!虽然只是单单纯纯的睡觉觉,可是能够抱着他感受到他吻着他的其为入睡,已经比隔着一道巨墙思念好的太多了!

    叮咚!

    一声门铃吧尹沫琪从幻想中抽离出来。

    难道是夜凌风?

    一打开门,居然是左逸!

    “怎么,不打算请我进去啊?”

    尹沫琪最然很疑惑,但还是礼貌的让他进来了,当左逸进门的时候,尹沫琪的心头又添了一把火。

    “左逸,你怎么来了?”

    “来找你,”左逸自来熟的从冰箱里拿出了汽水。

    “我的意思是,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尹沫琪觉得很奇怪,她不是今天才搬家吗?而且没有通知一个人,连夕晴都没来得及告诉,他怎么就……

    “废话,你忘了凌风那天在饭桌上怎么说的了。”

    哦!尹沫琪一拍脑袋,她想起来夜凌风曾经宣布过绿茵星空,整个珊海市,能有几个绿茵星空呢?

    “可是,”尹沫琪低头望着左逸带来的行李箱还有大包小包的问,“你这是打算去哪啊?”

    “我被老头子赶出家了!”左逸没好气的说着。

    “什么?你被赶出来了?”尹沫琪连忙挨着左逸坐在了沙发上,关切的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你又把左伯父的珍藏字画给买了?”

    回忆起来,左逸的父亲算是那种宽宏大量的类型了,以前不管左逸在外面怎么玩,成绩怎么差,闹出什么幺蛾子,左伯父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能过去就过去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直到有一天左逸在外面赌博欠了一大笔钱,又不敢找左伯父要,就只好偷偷把家里的一些字画拿出去卖了换成现金。

    就在左逸还在感概这些字画怎么会这么值钱的时候,左伯父知道了,那可是对他一顿痛打,连续一个星期不准回家,他只好躲在尹沫琪的家里,三天后,左伯父用两倍的价钱赎回字画后才原谅左逸。

    难道这次是历史的悲剧重演了?

    左逸无奈的摇摇头说:“没有,这次,更严重!”

    “更严重?”尹沫琪想来想去还是想不出原因,只好大胆猜测,“你不会是……把你爸公司的股票给卖了吧!”

    “比这个还没办法收场!”

    “你杀人了!”

    左逸扶额,“你倒是希望这样!至少这样,我家那老头还愿意出钱包我,可是现在,这件事情它……它……”

    “什么?”

    “它没人能帮得了我啊!”左逸将汽水狠狠的放在茶几上,捂着脸说不出半句话。

    尹沫琪愕然的望着他问:“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我……我可能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