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嗜血殿下强索吻 第67章 男厕强吻
    :

    接着他们继续望着夜凌风。

    “但是因为有事在路上耽搁了,所以来迟一步,给你造成误解,我很抱歉。”

    沐帆不相信,“有事?什么事情需要立刻处理,来机场接个人都会迟到?”

    “选床!”

    “什么?”

    “双人床。”

    “……”

    “不理解吗?”夜凌风又耐心又生动的描述了一遍,“两个人同居,晚上需要用到的,睡觉,或者是其它的,必需品!”

    瞬间,所有人不约而同的把头转向尹沫琪。

    尹沫琪恍惚中看见他们的眼珠子都要蹦出来了。

    沐帆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他的身体不自觉的向前倾,迫切的问道:“你的意思是?”

    “我和默契要同居了!”夜凌风微微点头,目光打在所有人身上,“新家在绿茵星空。”

    所有人还在一片哑然中,猛地,小刚一拍桌子,嚷道:“我知道那个什么星空,那可是珊海市最贵的一个环河别墅!”

    “别墅?

    “就是在那个什么松鹤路的那个天价房?”

    “对对对,上次还登过晚报的那个,说什么普通人不吃不喝一辈子连人家的一块砖都买不起!”

    “哇塞!那么贵?”

    “……”

    包厢里炸开了锅,沐帆皱着眉望着尹沫琪,他还是无法相信夜凌风口中的一切。可是又能怎么办呢?沐帆打算坐下,却被夜凌风叫住了。

    “这杯酒,我还是要跟你喝的。”

    “为了什么?”

    “为了感谢你。”

    “谢我?”

    “感谢你在我不在的那段时间对我们沫琪的照顾!”

    沐帆一脸严肃:“我做的那一切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这个我当然知道,只是,”夜凌风的眼里闪着冰刀,“现在我回来了,更不会离开,所以从此以后尹沫琪的人生,由我负责!”

    说完,他仰起头,一滴滴的红酒从他的绝色唇中滑进。

    这一次起来回暖气氛的是夕晴,坐在左逸的身边,她至少应该做些什么才对。

    在她的一箩筐的嬉闹下,包厢里的温度从刚刚的零下到了现在热情洋溢的春日。

    尹沫琪的心中五味杂陈,夜凌风凑过去在她耳边轻声道:“我出去一下。”

    “呃,你……”尹沫琪望着夜凌风迅速离开的背影,喃喃道,“去哪呀?”

    对面,沐帆的酒一杯接着一杯,不一会儿红酒都光了,他接着又开了一瓶白的。

    尹沫琪有些担心:这样混着喝下去会不会醉啊?

    可是经过刚刚的那件事情,她若是现在上前劝阻,指不定又惹出什么幺蛾子,到时候再传到凌风的耳朵里……

    提到夜凌风,他怎么出去那么就还没有回来?到底是去干嘛了呀?

    尹沫琪耐无聊赖的用勺子搅了搅碗里的鸡汤,一手托着下巴,眼神在四周瞎晃悠,不小心,她瞥见了夜凌风椅子的腿,上面居然有几个深深的手指印?!尹沫琪震惊了,看着桌子上的那只空酒杯,难道是……

    尹沫琪立刻冲了出去!

    可是餐厅这么大,到底该去哪找呢?

    匆忙之间,她从三楼跑到一楼,又从一楼跑回三楼。

    “去哪了?”寒冷的大冬天里,尹沫琪的额上居然渗出些许汗水。

    “先生,先生,你怎么了?先生?”

    不远处一名服务员的叫喊声吸引了尹沫琪的注意,倏的,她注意到那件熟悉的灰色衣服,于是匆匆忙忙赶了过去,走近一看,真的是夜凌风。

    “凌风?”

    “小姐,你认识这位先生?”

    “嗯,他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我刚刚从这儿经过就看见他在这儿,他……”

    “哦,没事了,你先去忙吧!”尹沫琪支开服务员之后,蹲下来看着垂着头的夜凌风问道,“凌风,你怎么了?”

    虽然夜凌风没有回答,可是他发出来的急促呼吸,让尹沫琪不禁回忆起曾经池痕把那管装满她的血的试管扔在雨中的场景,难道是因为她的血?

    尹沫琪警觉性的开始进行全身自我搜索。

    没有啊!

    那这是怎么回事?

    尹沫琪小心翼翼的抬起夜凌风的头,他那双冰蓝色的眸子发出微弱的光。

    这时有个人路过,尹沫琪慌忙的把夜凌风抱住,等路人走过之后,她干脆一边抱着夜凌风,一边往另一端尽头走,走着走着,居然走到了男厕所门口。

    铃铃铃……

    “谁这么不长眼现在打电话!”尹沫琪艰难的掏出手机,一看居然是夕晴,“喂。”

    “沫琪,你和凌风去哪了?都快吃完了你们怎么还没回来?”

    “我现在不方便讲电话。”

    “为什么?出什么事了吗?”

    “没没没,那个,”尹沫琪在女生中个子算比较高的了,可是在夜凌风面前她是如此的娇小,她一边吃力的扶着夜凌风,一边夹着手机说,“你们吃完了就先走吧,不用管我们了。”

    电话那头夕晴完全不知道她在玩什么把戏,“尹沫琪,什么叫先走不管你们了?我夕晴是那种重色轻友的人吗?说,你到底在哪?”

    “我……我在在男厕所!”

    啪,手机摔掉在地上。

    这时她似乎又听到了细碎的脚步声,没办法,无计可施之下,她干脆硬着头皮将夜凌风搀进了男厕。

    夜凌风无力的靠在墙上,眼睛在黑色和蓝色只见转变。

    “好了,你不用可以撑着了,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

    尹沫琪说完后夜凌风才放下戒备之心,仍旧依靠在墙壁上,可是脸上有些许的放松,幽蓝色的瞳孔变得如海水般清透。

    “我检查了一下,我的身上也没有伤口啊,你怎么会……”

    夜凌风掀掀唇:“酒。”

    “酒?你喝酒了也会变成这样?”

    夜凌风轻皱眉,说:“所有食物。”

    “所有食物?”尹沫琪惊讶之余又明白的更清楚了,他原本就是吸血翼人,能够摄入的东西之后血液和月光,相处这么久,虽然早就知道夜凌风不吃东西,但是万万没有想到他是不能吃人类的食物。

    尹沫琪在心里有些自责,这么久,她还还是满了半拍,并没有完全的了解他,可是,他为什么不说呢?

    想到这里尹沫琪变得很生气,嗔怒道:“你明知道自己不能喝酒,干嘛还要喝?”

    “我的能不能不取决于身体。”

    “那是取决于……”

    “心里!”夜凌风闭上眼,低语,“这么久,居然第一次感觉到害怕。”

    “害怕?”尹沫琪听不懂,“怕什么?”

    “失去你!”

    尹沫琪愣住了,这不是一直应该是她担心的吗?他在开什么玩笑,失去她?就算是那一天他亲口告诉她,他不想要她了,她也会执着的跟在他屁股后面三天三夜吧!

    “凌风!”尹沫琪轻声呼唤。

    夜凌风缓缓睁开双眼,如蓝宝石般璀璨的眼睛里充斥着数不清的情感,“沫琪,我真的不敢想象再次没有你的生活,那已经远远的超出我的能力范围之外了!”

    多么诚恳的一句话,多么朴实无华的一句话,多么没有修饰没有点缀的一句话,却是尹沫琪活了十八年听过的最动听的一句话!比那些甜言蜜语、海誓山盟来的更为真实!

    尹沫琪在心里嘲笑自己的肤浅,为何还会那么在意他说没说过“我爱你”三个字呢?难道他所做的一切都不足以证明他的真心吗?

    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零碎的脚步声,接着是夕晴的声音,“这真的是沫琪的手机!”

    尹沫琪下意识的摸了一下兜,空的!她这才想起来刚才手机落下来之后没有去捡。

    “糟了,夕晴肯定会冲进来的!”

    夜凌风的眼睛一闭一睁,眼瞳只是持续了几秒钟的黑色又转化为蓝色。

    失败了?

    脚步声越来越近……

    夜凌风艰难的支起身子说:“我去隔间里。”

    “来不及了!”尹沫琪勾住夜凌风的脖子就贴住了他的唇。

    一步……

    两步……

    三步……

    停住!

    尹沫琪悄悄眯着眼,看见站在旁边那个人的脚,并不是女生的鞋子,不是夕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