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嗜血殿下强索吻 第60章 另一种爱
    :

    餐桌上,尹沫琪一边吃一边娇嗔道:“凌风,你天天把菜做的这么好吃,让人家很是担忧啊!”

    “担忧什么?”

    “担忧你会惯坏我的胃呀!”尹沫琪一脸惆怅的说,“吃惯了你做的这些好吃的,别的东西我现在可是碰都不想碰了!”

    “那没关系!”夜凌风习惯性的把牛奶摆在她左手边的位置,方便拿。

    “没关系?”尹沫琪的语气上扬,问道,“为什么?”

    “因为,我打算天天做给你吃!”

    尹沫琪唰的脸变得好红,虽然嘴里没说,心里却是满满的感动。

    这算不算是‘白头到老’的另一种说法?

    嘻嘻!

    吃完饭,他们跟老板娘礼貌的道别后便离开了青峰山,开车行驶在路上,越走尹沫琪越发的觉得不对劲儿,她不禁扭头问:“凌风,你是不是走错路线了?”

    “怎么?”

    尹沫琪趴在窗子上,认认真真的前瞻后顾一番,回答说:“这看起来好像不是回家的方向呀?”

    “谁告诉你我们要回家了?”

    “不回家?那我们这是要去哪?”

    “xxx医院!”

    提起医院,尹沫琪倒是有点想胖妞了,那晚跟她喝醉以后,尹沫琪独自跑出来找厕所,刚走到厕所门口就看见里面的保洁阿姨正在打扫卫生。

    这样进去可是不行的,万一被发现违反纪律喝酒,倒霉的不仅是她,连胖妞都套跟着一起受到处罚。浴室尹沫琪只好蹑手蹑脚的溜出医院出来找公厕。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是上个厕所的功夫,一回来,医院居然已经是大火四起。好在医院平时有消防演练,听说这次的大火只有两个护士因为跑下楼太匆忙胳膊被蹭伤了,其他人都是安全离开的。

    尹沫琪在心里想:也不知道这火灾是怎么引起的,不过医院的建筑设施那么好,应该不会有太大的损失吧。

    可是这份猜测在夜凌风踩下刹车的那一刻,被画上了大大的叉!

    尹沫琪望着面前这栋面目全非,连亲妈都认不出的废墟,惊呆了!这还是那间富丽堂皇的贵族级别的医院吗?如果不是夜凌风亲自载她来,她完全会怀疑自己走错了地方。

    经过几番询问,他们才得知院长和医护人员暂时住在了东边的一栋旧楼里。他们二人循着路人指引的方向走了过去。

    轻声叩门,只听里面传出一个男性的声音:“请进。”

    推门进去,尹沫琪一眼就瞅见了院长老了不下十岁的脸。

    “院长。”

    “是你啊!”院长摘下老花镜,开始还是满脸阴郁,现在居然笑脸盈盈的走了过来。

    尹沫琪在心里感叹:没想到即使医院出了这么大的事,院长他老人家对我的态度居然还是这么亲切!我就这么受欢迎吗?

    想到这里尹沫琪瑟着的伸出手,“院长您好!”

    谁知院长却对她完全视而不见,直接忽视她的手径直走到了夜凌风跟前,还感激涕零的握住了他。

    这是怎么一回事?

    尹沫琪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了,之前在医院她可是站在能够呼风唤雨的地位,为什么夜凌风一来她就失宠了?

    不公平!

    尹沫琪撅着嘴一屁股坐在了前面的椅子上,没有耐心的听着院长跟夜凌风的寒暄之词。

    “怎么样?大家还好吗?”

    “大家都安全的撤离了,除了两名护士受了点轻伤,其他人都完好无损,只是……”

    “只是什么?”

    院长有些为难的说:“只是这次医院损失十分惨重,之前你投资的那些钱,可能都……都已经付诸东流了!我真的觉得很对不起你啊!”

    投资的钱?他们在说什么?尹沫琪愣住,凌风给这家医院投资了?为什么?本来还吊儿郎当的坐在那,这时她竖起了兔子那么长的耳朵。

    “院长何出此言,怎么是付诸东流?看,你不是把沫琪照顾的白白胖胖的吗?”说着,夜凌风瞧了一眼尹沫琪,嘴角边带着迷死人不偿命的微笑。

    院长也哈哈的笑了,连连说:“是啊是啊,尹小姐的伤已经差不多痊愈了,看看现在,活蹦乱跳的!你资助我们医院那么大一笔资金,帮你照顾一个病人是我们应该做的,再说,救死扶伤本就是我们医生的天职。”

    院长的这席话让尹沫琪恍然大悟,原来这么长时间以来医院里所有的医护人员对她恭恭敬敬照顾有加,并不是因为她有什么特别之处,而是因为这里最大的股东是——夜凌风!

    可是这家伙是什么时候给医院资助钱的呢?又是为什么要投资医院的呢?能够在这么豪华的医院里称上“一大笔资金”,应该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吧!

    尹沫琪一边在心里画着一圈圈的大问号,一边好奇的在院长的桌子上来来回回胡乱瞄着,不经意间,她发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尹沫琪站起身从桌子上拿起那张照片,上面是两个男人,一个人是院长,还有一个年轻的男人……怎么这么熟悉?

    回忆起那天和胖妞喝醉了,胖妞口口声声的喊着“鹏飞”,还因为手里没有他的照片伤心落泪,于是尹沫琪突发奇想,就让胖妞一遍口头描述她一边给画了下来。而那副画像上面的男人和这张照片上的长得极为相像。

    这时院长走了过来,说:“这是我和我儿子的合影。”

    “您儿子?”尹沫琪张大了嘴。

    院长呵呵的笑了,反问道:“怎么?我们俩长的不像吗?”

    “不是不是,挺像的,”尹沫琪有些混乱的摇着头,“那,您儿子叫什么名字?”

    “他叫鹏飞。”

    “鹏飞?”从开始的不确信到被彻底证实后,尹沫琪有些不高兴了,最后把照片放回桌子,质问道,“是你拆散了胖妞和鹏飞?”

    院长显然被她突如其来的话惊了一下。

    “为什么不回答?”

    院长垂下头,不禁叹了口气。

    尹沫琪依旧在一旁为胖妞打抱不平道:“院长,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啊!该不会是你嫌弃胖妞?”

    院长没有说话。

    “难道是你儿子嫌弃胖妞?”

    “为什么我或者我儿子要嫌弃胖妞呢?”院长说着打开抽屉,拿出一张照片递给了尹沫琪。

    “这个是……”尹沫琪望着照片上的女生,眉目俊秀,身材窈窕,她第一眼根本没有认出来这个大美女是谁,可是低头再仔细一瞧,五官和胖妞极为相似。

    “她叫晓霞,也就是大家口中喊得胖妞,”院长揉了揉满是皱纹的眼睛,缓缓道来,“晓霞本来是个性格温顺的好姑娘,她和鹏飞也是众人看好的一对金童玉女,本来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可是直到十年前鹏峰出了车祸,不幸……”

    尹沫琪的心被秤砣砸中了,她为刚刚没有弄清楚真相就不分青红皂白的指责院长而感到羞愧。她扶着院长慢慢坐下,还是无法理解这惊人的变化,“可是,胖妞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十年前,鹏飞走了,晓霞的精神上遭受了很大的刺激,甚至严重到一度轻生。最后一次,她服下半瓶安眠药,被她母亲发现了,还好送来的即使,经过抢救终于捡回半条命,遗憾的是,记忆神经受到了创伤。”

    “失忆了?”

    院长嗯了一声说:“原本以为失忆了也好,失忆后就不会想起那些伤心的事情,免得再寻短见,可谁知她忘了所有人却唯独没有忘记鹏飞!真是造孽啊!晓霞的妈妈不断哀求我救救她的女儿,我也没有办法,只好狠心告诉她鹏飞出国了,再也不会回来!”

    尹沫琪明白院长的良苦用心,失恋总比死别要好得多。

    “从那以后,晓霞就跟变了个人一样,不但脾气越来越暴躁,就连身材也开始发福走样,最终,连工作也丢了,为了给她一个希望,我就把她招来医院当了一名没什么事情干的护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