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嗜血殿下强索吻 第56章 喜欢过吗
    :

    只见尹沫琪不慌不忙的走了回来,蹲下身半跪在夜凌风对面。

    而夜凌风正眼睛一眨不眨的瞪着她,“你这是在干什么?”

    “走之前,我还有个问题想要问你!”

    “尹沫琪,你能不能分个场合?你知道我们现在在哪吗?”

    “就是因为我知道,我才要问,因为,在不问,可能就要来不及了!”尹沫琪清清嗓子,极力掩饰住自己的紧张,“我想问的是,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

    夜凌风不敢相信,三条冰道已经关闭了两条,还有一条也不能支撑都长时间了,她居然现在还在纠结这件事情?这个女人的脑子里到底装的什么?

    他顿了顿说:“如果我的答案是否定的呢?”

    尹沫琪抖抖肩,回答:“那我就不能走了。”

    “为什么?”

    “因为,我想的得到的还没有得到,这样离开,将会是我是我永生的遗憾。”

    夜凌风抿唇沉默,片刻后抬起头,问:“那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是……肯定的,你是不是就可以没有遗憾的离开了?”

    “不,”尹沫琪摇头。

    “什么?”

    “如果你也喜欢我,那我为了自己活下来把你一个人丢在这儿,是不是太没有人性了?”

    “你的意思是不管我的答案如何,结果都一样?”

    “不也是!”

    夜凌风显然要被她惹怒了,他深吸一口气,“好,那你告诉我,到底有什么区别?”

    尹沫琪咧着嘴,“如果你不喜欢我,我就是抱憾而终,如果你也喜欢我,那么姑且变成一个孤魂野鬼,我也是开心的!”

    “结局不过都是死罢了。”

    “人活着有活着的一万种方法,但是对我来讲,死亡,我只期待一种!”尹沫琪无比认真的望着他,“所以,现在你可以告诉我答案了吗?”

    夜凌风苦笑,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被面前这个女生吃定了。

    可是,她的生命怎么能够就这样终结?

    夜凌风眼神一转,变得诡异无比,“你知道,留下来对你来说只有死亡的一条路,可是与我而言,尚且还存在一丝的希望。”

    “什么意思?”

    夜凌风嘴角带着坏笑,眉宇间,他亦正亦邪,“我知道雪灵告诉过你我是血灵帝唯一的继承者。”

    “可是她说你并没有答应。”

    “我改变主意了。”

    “什么时候?”

    “现在!”夜凌风坐直身体,嘴角带着笑着说,“成为血灵帝,成为血族的王,我就可以号令所有血族翼人,他们的灵力也将会为我作用。”

    “而这个烂链子,”他抖了抖拴住自己的狮锁,说,“”最终不过是一堆破铜烂铁而已!”

    尹沫琪这才明白,原来只要他答应当王,他就可以活下来。可是,如果他成为王,那是不是就意味着,他们真的再也没有任何可能了?

    夜凌风望着沉思中的尹沫琪,语气上扬,“怎么?知道我可以出去你似乎有些不高兴。”

    “没有,”尹沫琪否定道,她告诉自己,现在绝对不是自私的时候,如果他可以活下来,在不在一起又有什么关系呢,他能活下来就是最好的结局了。

    “我只是……没什么!那你还在等什么?选择当王,解开锁链就可以离开了。”

    “现在不可能?”

    “不可能?”

    “我现在的身体太虚弱,控制不了整个血族聚集在一起那么强大的灵力,”夜凌风言语清晰的回答着,眼神没有从她身上移开一刻。

    瞬间,尹沫琪很焦虑的问:“那该怎么办?”

    “人饿了怎么办?”

    他的意思是?

    尹沫琪惊愕。

    夜凌风放松的靠在后壁上,“你得知道,我可没有你那么多情!如果有一个机会让我离开这里免于一死,我可是什么都做得出来,到时候你可别……”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尹沫琪就把胳膊伸了过来。

    夜凌风摊在地上的的手握成拳。

    “喝我的吧!”

    夜凌风再次警告:“我说的饿,不是一滴血、两滴血就可以解决的问题。”

    “没关系。”

    夜凌风恶狠狠的威胁她:“我是不会停下来的!也不能停下来!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碰过血了!”

    尹沫琪闭上眼,胳膊仍旧横在他的面前,“我愿意救你,第一次或许是不知情,但我的初心真的只是想救你。而这一次,我知道了你是谁,我的初心也没有因何做出任何改变!”

    外面的冰岛已经开始破裂,夜凌风知道,雪灵施展的灵术已经维持不了多久了。他望着尹沫琪,咬着牙,一把抓过她的手臂。

    “等等。”

    “害怕了?”夜凌风挺住。

    “难道,现在你也不愿意告诉我答案吗?”

    “……”

    “没关系,能这样也已经没有什么遗憾了,只是在这之前,我想告诉你我的答案!”

    夜凌风静止,他的心疯狂的在体内跳动。

    “是,夜凌风,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你!”

    “啊——”

    伴着胳膊上的一股巨痛,尹沫琪感觉浑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炸裂,有那么一瞬她整个人似乎要被撕裂开来,痛苦的挣扎中又像是溺水导致的每一次呼吸都变得那么的艰难,最后身边的空气全部被全部水淹没。

    她的身体越来越重,不断地下沉,下沉……这里,根本没有底!

    而此刻,她脑海里闪过的画面只有夜凌风,他们奇妙的初见,他的第一次强吻,他的一个微笑,一个皱眉……

    不知过了多久,尹沫琪的耳边开始出现噪音。

    “心跳……血压……”

    滴滴滴滴滴……

    声音出现,消失,再出现,再消失,反反复复,似乎进入了死循环的状态。

    她的身体麻木,唯一令还有意识的,就是这么多声音里面她始终找不到他的。

    睡了好久好久,尹沫琪睁欢欢张开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床上,身边的一切都好陌生,她透过疲惫的双眼看着那些穿着白大褂来来回回走着的人们,才逐渐明白,她这是在医院。

    有好多问题想要问,可惜她一个音也发不出来,甚至没有力气开口。

    朦朦中她合上了眼,不知道是睡去还是晕厥,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

    这时刚好走进来一个护士再给她换药瓶。

    “护……士……”她苍白的唇一张一合,发出颤抖的音节。

    护士满眼惊喜,“你醒啦?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

    尹沫琪想要摆头,可是脑袋好像不听使唤了,她只好躺在原地一动不动的问:“这是哪儿?”

    “xxx医院。”

    “我怎么会在这里?”

    “你被野生动物咬伤了,一个好心人送你过来的。”

    “野生动物?”尹沫琪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又重复了一遍。

    “你不记得了?”护士把点滴的流速稍微调快了一些,慢慢解释道,“你被送来的时候伤的很严重,胳膊上有一个很大很深的伤口,一看就是动物撕咬伤的,不过这也不奇怪,这一带人烟稀少导致很多巨型的野生动物出没,还好你来的即时,再晚一点可能就……你失血太多了!”

    失血?尹沫琪紧张的问:“那,那是谁送我来的?”

    “一个男士,个子挺高,一米八几的样子,模样还很英俊,”护士一边描述着一边似乎还在回忆的欣赏着。

    “那他人呢?”

    “送你过来之后他就离开了,说起来你还真的很幸运,能够遇上这么一个好心的陌生人,他把你背到医院来的时候神情很慌张,根本不像一个陌生人,最后还特地等到你度过危险期才离开的,走的时候也已经全额支付了你的医药费。”

    “那……”

    “好了,你已经说了太多的话,医生本来嘱咐你一定不要说话要好好休息的,虽然度过了危险期,但是你现在的情况也不太好,还是需要多休息!看见旁边这个按钮了吗?有什么需要的话按这个按钮我就会立刻过来,”说完,护士就拿着白色的药盘离开了,走的时候轻轻带上了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