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嗜血殿下强索吻 第50章 公主选婿
    :

    只闻其声,未见其人。

    尹沫琪静静站在在雪灵身后,睁大眼睛四处张望着,伴着悠扬的音乐,不远处一群身材妖娆的美人鱼正滑动着优雅的舞步姗姗而来,美人鱼真是漂亮,带着迷人的尾巴,有红的,绿的,粉的,紫的,蓝的,青的,等等等等,样子好不壮观!

    最后,在五彩的丝带下引出一条光芒大道,大道的那一端徐步走来一名身穿白玉龙袍,头戴金色珠帘的男人,男人笑容和蔼,热情洋溢的朝着雪灵打着招呼。

    “陛下!”雪灵不单单是容貌发生了变化,连说话的声音都改得跟老太太的一模一样,充满了慈祥和沧桑的感觉。

    “快快请起,”男人的态度十分恭敬,匆忙扶起雪灵后,说道,“安老太太,这么远,难为您还亲自赶来了!”

    雪灵笑着说:“七公主挑选驸马,老妪怎么都得来凑凑热闹才是啊!”

    “哈哈哈哈,”男人发出一阵酣畅淋漓的大笑,回答道,“是是是,安老太太说的对!安氏一族待我们白海人鱼向来不薄,尤其是您的二儿子,当年救了本王的夫人,本王至今还铭记于心呐!”

    本王?原来他就是白海王!尹沫琪恍然大悟,不仅好奇的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他几番。

    “哪里的话,能为陛下做事,是我们安氏一族的福分啊,岂敢邀功?”

    “安老太太说笑了,额,这二位是?”言谈间,白海王注意到了雪灵身边站着的两位翩翩公子。

    雪灵眯着眼,脸上的皱纹甚是明显,“哦,这是老妪的两个孙子,前些日子,知道是您白海王的女儿选胥,他们也是跃跃欲试啊!”

    “这是,这是您二儿子的两个孩子?这么多年不见,都长这么大了!想当初还是抱在怀里的婴儿呢!”白海王惊讶中带着几分欣赏,“不错不错,都是仪表堂堂啊!”

    雪灵点点头,回头对夜凌风、夜诺二人说:“见到陛下还不快快行礼!”

    “参见白海王陛下!”

    “参见白海王陛下!”

    二人异口同声,可是话音未落,刚才那群伴舞的鱼群中有一条美人鱼突然摔倒下来,好在夜凌风反应敏捷,及时一把接住了她。

    “没事吧?”

    美人鱼摇摇头,说:“谢谢公子。”

    白海王在一旁看见了是又气又恼,立马呵斥了这条美人鱼,然而,严声厉词间似乎又保留了几分,这实在不像他的作风啊。

    这时雪灵推了推尹沫琪,尹沫琪傻乎乎的冲到前面,眼睛还在盯着夜凌风看,雪灵恼火的在后面暗地里狠狠掐了她一把,霎时她才反应过来,从袖口里掏出一只精致的檀木盒递到白海王面前。

    白海王问:“这是?”

    “备了薄礼,不成敬意!”

    “哎呀,安老太太真是太客气了,”白海王摆了摆手,身边的龟丞相就立刻驼着背恭恭敬敬的两手接过了盒子。

    “应该的!”

    “来来来,里边请!”

    安老太太他们显然是贵客,龟丞相替他们安排好了上等的房间。房间里面金丝银缕,绸缎奢华,颜色非常显眼,完全激发出了尹沫琪的创作情绪,只可惜这里没有画笔。

    尹沫琪还在到处翻东翻西,他们三人却围在了桌子上。

    “唉,你刚刚不应该那么莽撞的!”雪灵十分惋惜的说。

    “难道眼睁睁的看她摔下来?下面可都是珊瑚石!”

    “谁说我弟弟不懂得怜香惜玉的?”夜诺的话里有话。

    雪灵没有心情在为这件事情争辩,只是说到:“刚刚因为你的举动,肯定是无法成为白海王的女婿了!”

    尹沫琪闻声而来,问:“为什么?”

    “白海王本一向狂妄自傲,自觉地皇室高人一等。而且在白海,三六九等阶级概念分得清清楚楚,堂堂白海王的女婿怎么能够出手救一个下贱的舞女?”

    尹沫琪不服气:“舞女怎么了?”

    “安静点!”夜凌风打断她,示意雪灵继续。

    尹沫琪无奈,只好把嘴上贴上封条,气嘟嘟的两手托着下巴噘着嘴,听雪灵把话说完。都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对夜凌风的话就惟命是从了。

    “再者,七公主是白海王最疼的女儿,想要娶她,是绝对不能碰其她任何女子的,不过有一件事情真的很不寻常。”

    “什么?”

    “白海王刚刚的态度,按照早就流传在外的暴君名声,他对下人的苛责是不可能像今日这般收敛的。”

    夜诺说道:“会不会是因为今天有外人在?”

    雪灵点点头,说:“也有可能!但是不管怎样,接下来我们力捧的人就是夜诺!”

    力捧?尹沫琪觉得这就是天方夜谭,先不说来参加七公主选驸马大赛的才子多到数不清,就是单是说道爱情,这也是无法计划的啊?

    然而出乎尹沫琪意料的是,接下来的几天雪灵是集齐了天时地利人和,故意给夜诺创造了各种机会让他出尽风头,无论是拼文还是比武,夜诺较于其他人,都是高出不止远远一筹,就连夜凌风也败在了他的手下。

    连续几日的比拼挑选,终于迎来答案揭晓的那天。

    富丽堂皇的宫殿上走出一个仙气环绕的女子,女子衣衫华贵、气质典雅,脸上虽然蒙着面纱,却也丝毫遮挡不住她娇羞的容貌。

    白海王上前,先是举起酒杯,邀大家一同共饮。之后走到女子身边介绍道:“这就是本王的七女儿,白海的七公主白嫣二。”

    “参见公主殿下!”

    殿堂下齐声一片。

    “各位公子请起!”七公主的声音极为温柔,“多日下来,小女已经心有所属!”

    台下一片安静,似乎所有人都猜到了答案,这几天,夜诺的表现大家有目共睹,特别是跟公主一同射箭的时候,简直就是才子配佳人。

    可是当公主开口宣布的时候,所有人都惊呆了!

    “我的驸马爷是,安凌风!”

    轰然,台下议论纷纷。所有人都瞠目结舌,更别提夜诺本人了。

    就在当晚,夜诺喝了很多酒。

    雪灵和夜凌风都还在白海王的宫殿里,只剩下尹沫琪一人,她实在看不下去了就走了过来,劝说道:“夜诺,少喝点。”

    “别管我!”夜诺扬起胳膊一把推开尹沫琪。

    尹沫琪十分不理解,“这本来就是一场戏,你何必这样呢?接过不论是你还是凌风,不都达到了我们的目的吗?”

    “你不懂。”

    “难道你真的相当这个七公主的驸马爷?”

    “你——不——懂!”夜诺摇头,拿着酒壶晃晃悠悠,“你不懂我的感觉,没人能理解!总是他赢!一直以来都是他在赢!从小到大,只要有他夜凌风存在的地方,就没有人会注意到我夜诺!”

    尹沫琪被说糊涂了,她不知该怎么劝解,“你喝醉了!”

    “我没醉!放手!我清醒的很!”夜诺猛的又连续喝上几口酒,“父王也是如此!他的眼中只有夜凌风,从来都没正眼瞧过我!就连传位都跳过了我这个长子!我是长子啊!你说,你说,你说我到底哪一点比不上他?啊?尹沫琪,你告诉我!哪一点?”

    “你喝醉……”

    “你也喜欢他是吗?”夜诺高大的身体把尹沫琪逼到角落,厉声呵斥道,“你也觉得他夜风比我强是吗?”

    尹沫琪靠在冰冷的柱子上,望着快要失去理智的夜诺说:“你真的喝醉了!我扶你去休息吧。”

    夜诺突然大笑了起来,食指指着尹沫琪左右晃了晃,“我知道了!我终于知道一个可以赢他的方法!”

    “夜诺!”

    “一个……可以让他输的一败涂地,永远翻不了身的办法!”

    “你在胡说些什么?”

    猛地,夜诺将酒壶杂碎在地上,粗鲁的一把尹沫琪按在柱子上强吻起来,不顾她的挣扎,狠狠的亲吻她的脸她的唇。

    “放开我!啊……别这样,夜诺……放手!放开我!”

    不论尹沫琪如何挣扎夜诺都不予理会,他有力的手刺啦一声撕烂了她的上衣,嘴唇贪婪的吻着她,咬着她,滑过她的肩膀,就在他即将伸进她衣服的最里层的时候,猛然间被扔开了。

    尹沫琪顺着柱子倒在地上,凌乱的双眼眼睁睁的看着夜凌风将夜诺举起狠狠地扔了出去,这一击砸碎了旁边的珊瑚石雕。连续几下之后他依旧无法解气,他走过去对着夜诺又是狠踹一脚,他快要控制不住了,背上的双翅瞬间展开,伸出那对尖锐的獠牙。

    “夜凌风!”雪灵慌慌张张的赶了过来,“快停手,七公主来了!”

    夜凌风的牙停在夜诺的脖子上,他回头望着尹沫琪,她正泪眼汪汪的缩在角落里。

    “你在胡闹什么?快把翅膀收起来!”

    “带她进去。”

    “好的,”雪灵将尹沫琪搀起扶进屋内。

    她们前脚进屋,白嫣儿后脚就到了,她被眼前破乱不堪的景象吓了一跳。

    “发生什么事了?”

    这时雪灵走了出来,笑道:“嫣儿。”

    “安奶奶!他们……这是怎么了?”

    雪灵笑着说:“面对我们嫣儿这样的美女,有几个男人为了争你大打出手也不稀奇吧!”

    白嫣儿刷的羞红了脸,她还是一个不谙世事单纯善良的姑娘,“安奶奶,您就会拿嫣儿开玩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