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嗜血殿下强索吻 第49章 海边求婚?
    :

    尹沫琪涨红了脸快要窒息,直到她的脚停止了弹动,夜诺才将她一把扔在地上。

    “只有我,只有我自己,才能给我想要的!”夜诺歇斯底里的叫喊着,展翅飞于天际,留下尹沫琪独自一人捂着脖子,痛苦的趴在地上不断咳嗽。

    他这是怎么了?

    第二天阳光明媚,尹沫琪在床上慵懒的翻了个身,迷迷糊糊中总觉得有什么异常,睁开眼,只见夜凌风正赫然坐在她床边的窗台前。

    尹沫琪又惊又喜,整个身子向床头缩了下,手足无措中又急急忙忙的把胸前的毛毯往怀里扯了扯。

    “你怎么来了?”

    夜凌风依然坐在阳光里,柔美的光圈打在他浓密的长睫上,他缓缓开口道:“放弃吧。”

    “什么?”尹沫琪听不懂。

    “昨天晚上的事你都看见了,我,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

    原来他指的是这个!尹沫琪呆呆的望着他,他的眸子不再是从前的冰冷,清澈中反而荡漾着失落。

    “我没有想象!”尹沫琪坐起身来,十分严肃的说,“我也不需要想象!我知道你是谁!我也愿意更加了解你是谁!”

    夜凌风皱眉,他显然没有预料到这个答案。

    “为什么?你没看见我杀人了吗?你没看见我亲手把他们一个个的都变成了干尸?”

    “你那么做是有苦衷的!”

    “什么苦衷?有什么苦衷可以让我那么轻易的夺去他们的性命?你告诉我!”

    尹沫琪抓紧毛毯,说:“我知道你是为了去救你的血族朋友。”

    “我没有朋友!”

    “我可以做你的朋友!”

    夜凌风瞬间从窗台上移动到她的床上,凑近她的脸,一字一顿的说:“我也可以把你变成干尸!”

    “你不会的!”

    “难说!”

    “我相信你!”尹沫琪凝视着他美丽的眼瞳。

    这般专注的目光足以让夜凌风疯狂,他一把将尹沫琪按倒在床上,听着她急促的呼吸,“你在害怕吗?”

    “有……有一点。”

    夜凌风眼眸黯淡无光,他打算起身,胳膊却被尹沫琪抓住了。

    “不是害怕你!是害怕失去你!”

    夜凌风怔住,“为什么?你明明有一个很好的生活,为什么要毁了它?”

    “它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样美好!”

    “你知道,接下来的日子也好不到哪去!”

    “我不介意!”

    “甚至会更糟!”

    “为什么?”

    “因为,我听说你肺活量很差?”

    “什么意思?”尹沫琪懵了。

    “意思就是,你得好好练习憋气了!”

    “额?”

    “我们的第二个计划,在海底!”夜凌风坏坏的勾起嘴角。

    海边咸咸的海风,一名头发凌乱的女生正赤着脚站在沙滩上煲着电话粥,撒娇道:“哎呦,真的不行吗?”

    “真不行!现在是封闭式训练,能通电话已经不错了。”

    “可是人家真的很想去看你呀!”

    “这,我也没有办法。”

    夕晴叹了口气,“那好吧,嗯?谁在说话?”

    “呃?没,没有,是去听音乐会认识的一个钢琴家。”

    夕晴感到有些奇怪了,问:“你不是说是封闭式的训练吗?怎么还有时间去听音乐会?”

    电话那端左逸支支吾吾怎么也将不清楚,要不是刚才那个声音是个男生,夕晴估计早就搭上下一班的飞机直奔a市了。

    “你那边怎么那么大的风声?”

    “当然了,我和沫琪在海边,大冷天的她非要来海里练习憋气,说要提高肺活量什么的,她……”

    说起尹沫琪,她下去可有好一会了,怎么到现在还没见从水面上浮出来?

    夕晴下意识的喊了几声她的名字,还是没人应答,她一下子就慌了。

    “不说了,沫琪好像出事了!”

    “怎么?没事吧?快打120……”

    120?不,夕晴知道有一个人会比救护车来的更快,因为他神神秘秘的,总是在“附近”!

    拨通夜凌风的电话后没说两句,果不其然,这次他又是在一分钟之内赶到的。

    “怎么了?”

    夕晴来不及惊讶于他的突然现身,指着海里就说:“沫琪下去了好久都还没出来!她会不会出……”

    “不会的!”夜凌风一头栽进水里。

    不一会儿,他就抱着尹沫琪钻出了水面。尹沫琪抹掉脸上的谁,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你没事吧?”

    尹沫琪连连摇头,惊愕的问:“你怎么会在这?”她转头望向岸边来回踱步的夕晴,瞬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你以为我溺水了?你是来救我的?”尹沫琪满脸惊喜。

    “大冷天你没事来海里干什么?”

    尹沫琪睁着无辜的大眼睛,回答说:“不是你要我来的吗?”

    “我?”

    “对呀,你之前说要去海里还让我练习憋气!”尹沫琪一副振振有词的样子。

    夜凌风瞬间又好气又好笑,她真是笨的可以!废话不多说,他直接将她拉回到岸上。

    “你以为你这样能呆多久?”

    “我……”

    夜凌风从兜里掏出一只精巧的盒子,那盒子的样子,好像是……

    夕晴在一旁瞪圆了眼珠,冲尹沫琪唇语到:“求婚?”

    尹沫琪也长大了嘴,不可能吧!

    在海边?好浪漫!

    可是,她穿的是泳衣哎?怎么办,他会不会单膝跪下?一会儿到底该说些什么?要不要煽情点?还是只要淑女的静静惊讶就够了?

    尹沫琪的脑子九曲十八弯,乱成一条打结的毛线。

    当夜凌风打开盒子的瞬间,事实证明,她真的想多了!

    盒子里装着一颗玉色的珠子,夜凌风拿起它说:“这是避水珠,服下,三日后我来接你。”

    尹沫琪还不愿从幻想中醒来。

    夜凌风望着目光涣散的她问:“听到没有?”

    “哦哦,知道了!”尹沫琪接过礼盒,问,“避水珠是什么?”

    “避水珠乃东方神物,能够保你在海底自由呼吸,跟在地面上没有什么不同。”

    “真的吗?可是……”

    “有问题?”

    “有!”

    夜凌风皱眉。

    尹沫琪大叫着跑开:“完蛋了,我在网上订了二十个氧气瓶!拜托拜托,千万不要发货啊!”

    夜凌风愣在沙滩上,“氧气瓶?二十个?能背动么?”

    她总是那么出乎他的意料!

    三日后,他们四人一同来到了白海。

    雪灵问尹沫琪:“刚刚我说的事情你可记住了?”

    “恩。”

    “重复一遍!”

    啊?任何人之间到底还能不能多一点信任?

    尹沫琪无奈,只好再次叙述一遍:“你说,我们这次去白海是为了取得七公主的人鱼之尾,你不叫雪灵,叫安老太太,夜诺是大少爷,名叫安诺,夜凌风为二少爷,名叫安凌风。而我……是婢女沫琪。”

    想到这里她就生气,为什么他们俩可以当少爷,而她却是一个丫鬟?真是不公平!

    雪灵继续嘱咐:“记住,你不能直呼他们的名字!不要乱说话,白海王法力强大,万一知道我们对她的女儿图谋不轨,我们四个没有一个人可以活着出来!”

    “那难道就不能换一个办法吗?一定得去竞选那个什么七公主的驸马?”尹沫琪嘟着嘴说。

    “你以为我不想?”雪灵解释道,“人鱼之尾存在上等灵力,曾经有很多邪魔妖类大肆捕杀过人鱼,并且活生生的取其尾,从而增强自己的修行。自那以后,人鱼们就纷纷将自己的尾巴斩断锁在胸前的玉坠里,无人可靠近,更别提抢夺了!唯一的方法就是洞房之夜,褪去衣衫,肌肤之亲,才有机会下手。”

    “可是,你怎么就知道那个七公主会在夜诺和夜凌风之间选一个呢?万一她喜欢上了别人,你的计划不就都泡汤了?”

    “所以我们才需要假借孤理安氏的身份,安氏曾经对白海王的妻子有过救命之恩,他们一定会更加关注我们,更何况,”雪灵媚眼上挑,“凌风对你来讲没有足够的吸引力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