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嗜血殿下强索吻 第43章 深情表白
    :

    两人你追我赶的跑了出去,还在尹沫琪蹲下系鞋带的时候夕晴一把将她塞进车里。

    一路不看交通指示灯的绝地狂飙,硬是把老爷电动四轮车开出了急速法拉利的味道。

    这左右一通乱拐的节奏,让尹沫琪本就难受的胃一阵翻涌,她捂着被喇叭叫的快炸裂的脑袋,沙哑着嗓音问:“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估计是酒保被吵烦了,最后才帮忙接了电话。”

    尹沫琪翻开手机一看,上面居然有二十几个未接来电,她还不敢相信的说:“我在酒吧睡了一宿?居然毫发无损?”

    “你这是失望的语气?”

    尹沫琪有点愤愤然:“怎么着我也好歹算是有姿色的一列吧!”

    夕晴切了一声:“拜托,咱能别太高估自己吗?也不那镜子瞧瞧你的睡相,估计任何男人看见后都会没了性趣的吧!”

    夕晴着重强调了那两个字。

    尹沫琪回馈一个白眼,反唇相讥:“笑话!本姑娘睡觉可乖巧了,不打鼾,不磨牙,不说……”

    她突然停住了。

    夕晴透过后视镜望着她呆滞的表情问:“梦话?”

    “梦话……偶尔吧,”尹沫琪像坏掉的旧收音机卡住了。

    终于到达学校,一下车夕晴就拿起香水对着尹沫琪全身上下毫不吝啬的猛喷。

    “这香水是买二送一的?”

    “狗咬吕洞宾!你这样进去,大家不被你身上的酒味熏死才怪!”

    “那你就不怕他们被我身上的香水味给毒死?”说罢,乘夕晴发飙之前,尹沫琪抱着画筒撒腿就跑。

    狂奔至办公室后推开门,里面两排面对面坐着的衣冠整齐的人们齐刷刷的将脑袋转向尹沫琪,吓得她连跑六层楼到现在气都不敢喘一口,差点憋死。

    “抱,抱歉,我来晚了!”

    这时关导走过来接过她的画筒,可就在展开画卷的刹那,所有人的脸都皱成了一团。

    整个房间鸦雀无声。

    关导咳嗽两声,说:“你先出去吧。”

    望着关导严肃的神色,尹沫琪连忙退了出来,转身没走两步就迎面撞上了安晓。

    “呦,你把香水打翻了呀?”

    尹沫琪没心思理会她的嘲讽,打算绕开她走。

    “看来他选择的也不是你!”

    “……”

    “说到底,你也没赢!”

    尹沫琪定住片刻,说:“结果没出来,谁胜谁负还不一定!”

    “你知道我指的不是画,不过,就算是画,你也输定了!”安晓诡异的笑着飘走,丢下一句,“好戏即将上演!”

    在尹沫琪还没弄明白安晓话中话的意思的时候,樱尚学院已经大肆传开,鼎鼎大名的大才女尹沫琪的参赛作品涉及抄袭!

    “什么?抄袭?”尹沫琪几乎失控“怎么可能?”

    夕晴不相信的解释道:“是学生会主席亲眼看见的,你的作品跟安晓的一模一样。”

    “这怎么……我……就算这样也不能证明是我抄袭的她呀!”

    “可是,人家安晓一大早就交了画!你却……”

    “我却,醉酒,迟到!”

    “沫琪,你先别着急,我们再想想办法!”

    “还能有什么办法?”尹沫琪灰心的说,“谁都知道在樱尚抄袭的后果是什么。”

    夕晴眼睛红红的,“不会的!一定有办法,大不了我们替你去跟院长理论!”

    尹沫琪抬头:“我们?”

    “你还不知道?沐帆回来了!”

    枫叶林,红似火,尹沫琪靠在树上问:“你不是在a市训练吗?”

    “中途离开了。”

    沐帆毫不在意的口吻让尹沫琪有些恼火,“那不是你一个人的比赛!”

    “那你希望我怎么做?眼睁睁的看着你独自承受这些?对不起我做不到!”

    尹沫琪低头沉默,也许她不该在这么躲避下去了。

    沐帆痛苦万分:“为什么不是你告诉的我?为什么?”

    “沐帆,”尹沫琪抬头,“你不必为我这样做!”

    “沫琪。”

    “我不值得。”

    “你值!你值得我为你做任何事!”

    “任何事?一个涉嫌抄袭的人?”尹沫琪苦笑。

    “我知道你是被冤枉的!”沐帆如此笃信。

    尹沫琪眼中酸涩,“你这么认为?”

    “是!”

    “可大家不这么想的。”

    “我不在乎他们怎么想,我只在乎你!我可以还你清白!”

    在沐帆的再三追问下,尹沫琪道出了昨天晚上在酒吧喝醉的事情。

    沐帆简直不敢相信,她一个人弱女子居然在那么混乱的酒吧烂醉一夜?他愤恨的一拳捶在树上,恨自己当初为什么没有执意留下。

    在原地徘徊几圈后,沐帆连续打了两通电话。不一会,一段视频传到他的手机里。

    尹沫琪走上前问:“这是?”

    “昨晚酒吧的监控录像。”

    “监控……录像?”尹沫琪甚是惊讶,怎么可能在短短几分钟里就弄到那么大的酒吧的监控录像,而且还发至他的私人手机?他的背景果然不简单。

    点开录像,时间刚好卡在昨晚尹沫琪走进酒吧的哪一刻。开始她还独自趴在吧台喝酒,后来不知怎么的她居然跟一个男人撕扯起来。画面里她瞪着眼揪住男人的衣服,一把缠住他的领带,推搡见男人似乎想脱掉西服,谁知尹沫琪当机又抓住男人的衬衣。可能是借着酒劲儿她的力气显得相当大,居然最后撕烂了男人的衬衣,在一帮保安的协助下男人才得以连滚带爬的赤着膀子逃脱。

    我的天!尹沫琪不敢相信画面里的那个疯婆子就是她!最糟糕的事她竟然完全回忆不起来了!

    再次回看到录像,她瞧见自己正趴在沙发上痛哭,哭的眼泪鼻涕一大把,把旁边的人都吓散了,酒保上来劝阻还被她一个无影脚给踢开了。

    尹沫琪不安的咽口口水,她发誓从此以后再也不沾酒。

    这个时候画筒还在她肩上背着。突然,画面出现雪花然后就黑屏了,黑色一会过后就是夕晴到达酒吧的时候。此时,话筒是摆在桌子上的。

    沐帆咬着牙拨通电话:“是我,录像里怎么少了一段?……什么叫监控器中间坏了?……废话少说,等着卷铺盖走人吧!”

    望着沐帆起伏的胸膛,尹沫琪的心情很复杂。她缓缓走进,发现沐帆眼角有余泪。

    “你怎么……”

    沐帆伸手保抱住了她,双臂将她紧紧扣在怀里,语气里满是愧疚:“对不起,对不起,沫琪,我不该丢下你一个人的!我不知道你会那么伤心,真的对不起!请你原谅我,我发誓我再也不会这样做了,我会永远陪在你身边保护你!”

    伤心?

    他是说她在酒吧里痛哭的事?

    尹沫琪想不起来她自己为什么会哭了,真的是因为沐帆不辞而别丢下她一个人吗?她开始分不清楚对与错,面前这个男生,他是如此的单纯善良,他的感情来的如涨起的潮汐,顺价淹没了她的苦楚,也让她失去了方向。

    “沐帆,沐帆,你别这样,”尹沫琪试图推开他,“我快呼吸不了了。”

    沐帆这才松开尹沫琪,神情的望着她说:“相信我,我一定会找到证据,她的阴谋不会得逞的!”

    “她?你知道是谁做的?”

    “除了安晓还能有谁?”

    “安晓?”尹沫琪默默的重复着,今早和安晓偶遇的情景在她脑海里闪现,原来这就是她口中的“好戏”!

    “可是,既然她决定这样做,她就不会留下任何痕迹。你也看到了,连录像的事情她都处理的这么干净,没有办法的。”

    “不,沫琪,你不能灰心!难道你想这样坐以待毙?”

    “或许吧,或许,我根本不适合这里,”尹沫琪的声音透着一丝叹息,“众所周知,在樱尚学院涉及抄袭,结果只有一个,开除学籍!”

    沐帆牵起她的手,说:“那我们一起走!”

    “什么?”尹沫琪很惊愕,“你在说什么?”

    “我说我愿意带你离开这里!”

    “不不,沐帆,你听我说,你还有很美好的未来!你篮球打得那么棒,再加上这次得奖,将来一定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