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嗜血殿下强索吻 第41章 暖男柔爱
    :

    中午在食堂,夕晴把手机翻到一张图片放大后递给尹沫琪,问道:“怎么样?”

    “还不错。”

    “新开的,你最喜欢的意大利菜哦!”

    尹沫琪正准备把饭喂进嘴里,就看见不远处三三两两的女生朝她指指点点。

    她此刻才知道闲言碎语竟然能像刀割般疼痛。

    “自不量力,活该被甩!”

    “还以为他们会有什么好结果呢,没想到最后尹才女搞得这么狼狈。”

    “唉,初恋就是这个下场,人家那么帅,怎么可能看上她?简直是自作多情。”

    “还是安晓说得对,人家夜大帅哥不过是一时新鲜,玩腻了当然就跟丢垃圾一样把她甩了咯!”

    “……”

    啪的一声,夕晴把勺子往桌上一拍。周围的人都是一惊。

    谁知尹沫琪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还幸灾乐祸道:“既然你没勺子了,把汤给我吧。”

    “你……”夕晴磨着牙把汤碗推了过去,她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大的事怎么能够被尹沫琪说的如此云淡风轻。她还深刻的记的上次在槐树下再三追问她的场景。

    “你们真的分手了?”

    尹沫琪苦笑,“我们什么时候在一起过?”

    “为什么?”

    “没有什么为什么。”

    “那夜凌风去哪了?”

    “脚长在他身上,去哪是他的自由。”

    唉,夕晴摆弄着筷子,这顿饭吃的真压抑。

    之后尹沫琪要去图书馆还书,夕晴还有作业没完成,她们约好腕上碰面地点后就各自忙各自的去了。

    还好书打完卡尹沫琪并没有直接回画室,而是转了一条道去了舞蹈系。

    虽然她已经在心里说了无数遍的不可能,可她终究还是去了。

    “你好,请问雪灵在吗?”

    “谁?”

    “雪灵!”

    “我们班上没有这个人,”舞蹈老师操着一口蹩脚的普通话回答道。

    没有这个人?怎么可能?

    接下来她陆陆续续问了二三十个同学,都说听都没听说过雪灵这个名字。

    尹沫琪怔住了,发生什么事了?大家都集体失忆了?

    她捏紧背包直奔档案室,因为之前帮过档案室老师的忙,所以这次请他破例查一下学生的资料也是三两分钟的事。

    “没有。”

    “什么?麻烦你再仔细看看!”

    “我已经看了三遍了,樱尚学院确确实实没有一个叫雪灵的学生,连转学记录我都调出来了。”

    尹沫琪只感觉浑身发冷,她一口气跑回教室,喘着粗气扯住夕晴就问:“你知道雪灵吗?”

    “雪什么??”

    “雪灵啊!”

    夕晴摇头。

    尹沫琪几乎要把她的衣服撕烂了,“雪灵,就是我们跟踪夜凌风的时候在图书馆遇到的那个女生!你还说她跟安晓是一个货色,长得很漂亮?”

    此刻安晓就在旁边,听到有人用“货色”来形容她,脸上十分不悦,但是之后的漂亮二字倒是让她满心欢喜。

    “沫琪,你没事吧?”夕晴伸手想试试她的额头,难道是烧还没退?或者是被烧傻了?

    尹沫琪推开了她的手,继续说:“你之前还专门调查过她,而且是你告诉我她是舞蹈系的。”

    夕晴咦了一声,“这听起来像是我的作为。”

    “你想起来了?”

    “但是我真的不知道你口中的雪灵。”

    尹沫琪一屁股倒在凳子上,怎么会这样?为什么大家都不记得雪灵,唯独她记得?难道她真的疯了?

    身边的指指点点议论纷纷还是没有停,尹才女的试炼应该会成为一个持续力度比较长的八卦吧。不过这样也好,有的时候尹沫琪似乎还在庆幸这些人的恶言恶语,嘲笑讥讽,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证明夜凌风并不是一个她幻想出来的男生,而是真真切切出现在过她的生命中。

    无论他是否伤害了她,她还是那么执意的想要记住他。

    而他残忍的在她身上留下的那道深到骨子里的疤,她只有在无人的角落里独自哀舔,独自掉泪。

    到了晚上,尹沫琪守时的出现在那家新开的意大利餐厅门外,本以为这是一个闺蜜之夜,没想到出场的该有左逸和沐帆。

    尹沫琪皱了皱眉:“你把他叫来的?”

    “哦,左逸他……”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他。”

    夕晴只好认输,“好啦好啦,别不开心了,我承认,是我擅作主张帮你约了他,可是你不觉得沐帆很不错吗?他对你真的很上心!”

    “夕晴,我亲身证明,爱情里一厢情愿是没用的!”

    “你真的一次机会都不愿意给他?”

    “你……”

    “okok,我只错了,但是今晚怎么着你也不能现在就走吧。多下不来台!”

    没办法,都已经到了,不进去也太不合适了。尹沫琪咬咬牙,“下不为例!”

    这家意大利面很好吃,谈话气氛也很愉悦,并没有尹沫琪想象的那么糟。而且,沐帆似乎并没有表现出那个意思。她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

    沐帆把车子停在尹沫琪家楼下,熄了火,问:“周末你有什么计划吗?”

    尹沫琪摇摇头,“没什么特别的事。”

    沐帆脸上有掩饰不住的欣喜,“周六我们篮球队有个派对,要不你也一起来?”

    “……我最近不太喜欢热闹。”

    “哦,”沐帆点点头,眼神在窗外飘了一圈,接着说:“那周日我们一起去书吧吧?我知道一家书吧,那里很安静,而且你不是最喜欢摩卡吗?那里做的一流!”

    “沐帆我……”

    “没时间的话要不下周好了,下周周末……”

    “沐帆,”尹沫琪接近粗暴的打断了他,然后又觉得很愧疚,“对不起,真的抱歉,我,我最近可能没有心思再投入一段新的感情,我……”

    “沫琪,我明白,我不想逼你,就像我说过的,我不想也绝不会带给你任何压力!”沐帆眼神真挚的望着她,“我只是单纯的想让你开心!让你回到原来那个爱笑积极向上的女生。”

    尹沫琪低头沉默不语。

    “好了,”沐帆笑了笑,打开车门说,“快上去吧,早点休息!”

    “你也是。”

    从车里出来,尹沫琪才意识到,天已经转凉,到了离别的秋。

    他选得真是时候!

    离别……

    走上楼,单单只是站在家门口,尹沫琪都无法忍受一个人的孤独。她拿出钥匙转开门后又立刻关上。

    她真的做不到!

    她深吸一口气,折返下楼去了旁边不远的夜校,那里有很多空教室。

    找到一间灯管还没坏的,尹沫琪走进去灵巧的架起画架,呆呆的望着面前的白纸,嘴里重复着:“神秘?神秘?神秘?”

    这个词,除了他,她再也联想不到任何事物。拿起画笔,尹沫琪开始细细描绘。

    再次抬头,已经是凌晨二点。

    她活动了一下有些酸痛的身体,开始收拾起东西,拖着疲惫的步伐,她孤零零的走在街道上,望着那一户户紧闭的门,这似乎是场一个人的旅行。

    回到家,洗漱完毕后,她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仅仅睡了四个小时就被闹钟吵醒,她却感觉活力百倍。至少这一次她真的睡着了。

    从此以后,她一放学就会直接去夜校,在里面独自待到很晚,直到她筋疲力尽,累到没有精力再去想他。她的失眠似乎好了!

    她让自己忙到疯狂,她让大脑没有丝毫的空闲,她完全拒绝了一切的社交活动,她这是在孤立自己后的慢性自杀!

    这一天,夕晴约她去夜爬,她习惯性的拒绝了,可课间里她又转身问夕晴:“爬的是什么山?高不高?”

    夕晴点点头:“非常高!”

    她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去了。高是高,可是没有她想象中的高。因为这里根本看不到那种大的宛若一个圆饼的月亮。

    他去的地方,她再也去不了。她终于理解了他的话,他们俩个的世界是如此的不同!

    第二天,在学校门口尹沫琪差点晕倒,恰巧沐帆路过,急匆匆的送她去了医院。

    还是上次的那个医生,沐帆的叔叔,似乎在批评他,“小帆啊,你怎么把你的女朋友照顾的这么不周呢?上次是饥饿导致的低血糖,这次又是睡眠不足差点晕厥,你这个男朋友真的应该好好反省反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