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嗜血殿下强索吻 第40章 残忍离开
    :

    尹沫琪的胸脯剧烈起伏,她的声音都在颤抖:“拜托你,只需要给我一点时间,不会再有半夜尖叫,不会再有乱发脾气,不会再……一切都会好的,真的!”

    “不……”

    “我愿意去看心理医生!”

    “什么?”

    尹沫琪似乎在溺水前抓住最后一根稻草,“对,我愿意去看医生。”

    她是在开玩笑吗?她曾经是那么的抗拒,为什么?夜凌风不愿去揣测,他的心抽搐的巨痛,是她吗?是因为心灵相通吗?

    这一切远远比他想象中艰难得多,她越是急迫,越是不顾一切,他明白他就越应该断的彻底!

    夜凌风合上眼:“我们是不同世界的!”

    “不,别走!”尹沫琪一把抓住夜凌风的胳膊,红红的眼眶几乎在乞求。

    她忘了,她也曾是只高傲的天鹅,她把唯一的自尊踩在脚下。

    夜凌风无情的甩开了她,冷笑道:“所以,让我留下来继续忍受,是吗?”

    “忍受?”

    他一字一顿的说:“尹沫琪,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对我都是地狱的折磨!”

    尹沫琪怔住了,她的血……

    她上前,望着夜凌风,说:“你知道,我什么都愿意为你做!那晚在方宅,我说的都是真心话!”

    那晚?

    方宅?

    夜凌风冰刀般的眼里荡起一丝温柔,他用冰川筑起来的心墙似乎就要崩塌了。

    “你不配!”

    短短的三个字把尹沫琪的心砸了个窟窿,她张张嘴,愣是发不出半个音。

    夜凌风眼波凝固,质问道:“你以为你是谁?你又有什么资格为我死?”

    “……没有……资格?”尹沫琪感到一阵眩晕,“所以,在你心里,我……什么都不是?”

    夜凌风垂眉:“如果我有什么地方让你误会了,我很抱歉。”

    误会?

    尹沫琪胃里一阵翻涌,瞬间整个房间都在旋转。

    不!不能在这个时候!不应该在这个时候!

    她努力想要睁大眼睛,想要看清,可是夜凌风的身影逐渐扭曲,模糊,直至黑色一片……

    好久好久,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

    “沫琪,沫琪?哎哟,你可算醒了!我就说你天天不吃饭会出事的,医生说你因为低血糖晕倒,感觉怎么样?”

    尹沫琪扑腾挣扎着,冰冷的墙壁,白色的床单,头上的垫底,还有嘴巴快速一张一合的夕晴。

    这是哪?

    她尽快的扫视着周围的一切,唯独没有他!

    “他呢?”

    “谁?”

    尹沫琪想要爬起来。

    “别别别,你说夜凌风啊?他把你送到医院后就给我打了电话,现在还在外面跟护士说……哎,你干什么你?”

    尹沫琪粗鲁的拔掉手上的针头,不顾夕晴的阻拦冲了出去,刚好撞上进来的护士。

    “护士,送我来医院的那个男生呢?”

    “小姐,你怎么下床了,你现在需要休息!”

    “我问你,送我过来的那个男生呢?”

    护士明显被尹沫琪的泛着青筋的面庞给吓到了,她楞了愣转身指向走廊:“他就在……咦,明明刚刚还在那里的啊!去哪了?”

    尹沫琪一把将挡在门口碍事的护士推开一个劲儿的跑了出去,虚弱的身体在地板上趔趔趄趄画着s形,好不容易挪到长廊尽头,那里却空无一人。

    她又急匆匆的下楼,慌忙中踩空了一级阶梯直接滚了下去。

    “尹沫琪,你不要命了!”夕晴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扶起她。

    “别管我。”

    “什么叫别管你!你到底在干什么?”

    尹沫琪站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检查身体,没有出血!紧接着她又在一楼大厅里寻觅,身穿着病服的她觉得身体要被掏空,像只没有灵魂的也没有线牵引的木偶。

    推开医院大门,刺骨的寒风穿透她轻薄的衣衫直刺内脏,可这温度丝毫赶不上他带给她的万分之一冷。

    雨越下越大,仿佛是她没有流完的泪,它都要一一补上。

    回到家,尹沫琪瑟瑟发抖的手扭开夜凌风卧室的房门,里面依旧的整洁,只是衣橱里没了他的衣服,鞋柜里没了他的鞋子,就连他身上的味道也被这薄情的风雨给吹散了。

    他走了?

    真的走了!

    她的爱情,还没有发芽就被掐断!

    扑通一声,尹沫琪无力的跪倒在地,完全湿透的身体在冰冷中渐渐麻木,粒粒水滴在地板上集成汪洋一片。

    持续不下的高烧让她在医院待了整整十天,当她再次返回学校时,来迎接她的是夕晴,左逸,还有沐帆。

    “欢迎出院!”

    尹沫琪点头:“谢谢。”

    “切,瞎客气什么!”左逸轻拍了一下她。

    “麻烦你们了。”

    “嗯,是有点麻烦!所以,为了缓解一下你的歉疚之情,就,罚你请我们吃顿饭吧!”夕晴呵呵的笑着,挽起尹沫琪的胳膊说,“就当庆祝你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说什么说什么呢,一见面说什么死不死的!”

    “居然训我?”夕晴狠狠的拧了一把左逸的耳朵,疼得他哎呀呀的连叫娘。

    尹沫琪扑哧笑出了声,“好了,走吧。”

    上车的时候,沐帆贴心的护住了她的脑袋,也主动地帮她提包,她都没有拒绝。

    到了餐厅,三三两两的点好了菜,大家都聊得很开心。尤其是这次八校联赛樱尚大获全胜,作为队长,左逸已经完全得意忘形了。

    夕晴也是一直哈哈大笑,因为左逸居然正在埋头帮她剥着大虾。

    天呐,她真的只睡了十天吗?她们俩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尹沫琪伸手也想去夹一只虾吃,可是却被沐帆给打掉了。

    “你才出院,别吃海鲜,多喝点汤。”

    尹沫琪乖乖的收回了手,看着沐帆小心翼翼的帮她盛了碗鸡汤。

    沐帆真的很好,是哪里都好的那种。外表爽朗,内心细腻,如果可以……他应该是个很不错的男朋友吧!

    吃完后,尹沫琪拿出皮夹准备付款,却发现里面多了一张陌生的卡,她的手倏然定住了。

    “怎么了?你没事吧?”沐帆上前关切的问道。

    “没事,”尹沫琪摇摇头,这时沐帆已经把钱递给了服务员。

    “不用……”

    “没关系,我来吧,”沐帆笑了笑,很温暖,他是一个可以依赖的男生。

    一整天,沐帆都陪在尹沫琪身边,在校园里瞎转悠了一圈,然后去图书馆借了本书,之后还去吃了食堂的“大众情人”糖醋排骨。

    尹沫琪一直以为体育系的男生都跟左逸那样,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然而沐帆却完全不同。他开朗活泼,单纯善良,安逸中总会给人一种安全感。一个搞运动的男生竟然能够如此细致入微。

    坐着沐帆的单车,在夕阳下晃晃悠悠。虽然尹沫琪极力否认,可是连路边的一直青蛙都看得出沐帆凝视她的每一个眼神都似水温柔。

    “我到了。”

    沐帆扶着单车说:“我送你上去?”

    “呃,不用麻烦了,太晚了,”尹沫琪想要拿过沐帆手中捏着的自己的包。

    谁知沐帆却攥的更紧。

    “我没有恶意,”沐帆咧着嘴,露出一圈洁白整齐的牙齿。

    “我知道,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尹沫琪有些局促不安,“我只是……我有点累。”

    沐帆连忙按住她的肩膀,笑道:“我开玩笑的!别紧张,我不希望带给你任何压力。”

    “……谢谢你。”

    “给我们点时间。”

    “……”尹沫琪低头不语。

    沐帆耸耸肩,故作轻松道:“那,明天见?”

    尹沫琪点点头:“嗯。”

    回到家,尹沫琪站在客厅里呆滞半天,虽然他们一整天都不提夜凌风三个字,虽然自己一度高烧到昏迷不省人事,可是那些关于他的记忆,依旧如新。

    望着夜凌风曾经居住的卧室房门紧闭,她也再没有勇气去推开它。

    空荡荡的房间,他的话语字字清晰。

    “所以,让留下来继续忍受是吗?”

    “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对我都是地狱的折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