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嗜血殿下强索吻 第38章 你伤我痛
    :

    没有灯,夜凌风站在窗边,沐浴在冰冷的月光下。她喜欢明媚温暖的阳光,他却只能夜夜靠寒冷的月光维持灵力。

    他们注定不是一路人。

    房间很空,她还没有回来。

    铃铃铃……

    夜凌风滑开手机:“我在家。”

    接通的瞬间,他全身颤栗,一只手痛苦的撑在墙壁上,所有的感官都被尹沫琪的血液所吸引。

    同一时刻,电话那端传来夕晴焦急的声音:“夜凌风,沫琪受伤了,你快过来!”

    “……”

    “喂?你在听吗?喂?”

    瞬间,夜凌风出现在夕晴身后,手机从她手上掉落,她瞪圆了眼珠子:“你,你你不是在家吗?”

    “……附近,”夜凌风蹲下身子屏住呼吸将尹沫琪扶了起来,她额上鲜血直流。

    夕晴在一旁慌张的解释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沫琪说她心情不好晚上想一起吃饭,可就在我换衣服的一小会功夫她就倒在楼梯下面了。”

    夜凌风顺着楼梯往上望,眼神再落到尹沫琪腿上,那有好几块显眼的的淤青。他刚想抱起尹沫琪腾空而飞,却注意到了夕晴,这迫使他不得不停下动作,皱紧了眉说:“打电话叫救护车!”

    “那你呢?”

    “我去拿止血带。”

    “去哪拿?这么晚学校医务室早就关门了。”

    “附近,”夜凌风小心翼翼的将尹沫琪放下快速冲了出去,因为夕晴在场的缘故他故意放慢了步伐,却依旧出奇的快。

    夜已深,路上没什么行人,偶尔几辆孤零零的车子穿过。夜凌风走出门的刹那展开双翅,向一个红色十字架的方向飞去,那里是离这儿最近的一所医院。

    令他没有料到的是一列清一色天马向他急旋飞驰而来,白骑军各各身着盔甲、手持寒玄剑,目标是如此的明确。

    在珊海市寂静的夜空夜凌风飞速的逃窜着,这不禁使他回忆起才从玉炼瓶中被解印的那日,场景居然一模一样!他不明白,为什么只有跟尹沫琪在一起的时候,白骑军才会仿若看不见他般永不动手。

    尽管夜凌风的速度很快,可跟在其后的白骑军却依然紧紧相随。他是血族的正统王子,身上散发着特有的异香,这成为他独具一格的标志。

    经过连番的追击打斗,夜凌风终于拿到了止血带好不停歇的折返回樱尚,可那里早是空无一人了。他低头望着地上的那摊血,体内如火山喷涌般迸发出无法抑制的灼热痛苦,冰蓝的眸子像风中的火苗幽幽闪动。

    循着血腥味,夜凌风加速甩开白骑军来到了一区医院。站在病房门口,他瞧见尹沫琪面色苍白的躺在床上,手上还打着点滴。

    医生在一旁拿着报告单,问:“好端端的怎么会从楼梯上面滚下来?”

    “呃,”尹沫琪抬起右手,轻轻的摸了摸头上包扎好的伤口,声音很无力,“我也不知道,我好像……出现了……幻觉。”

    “幻觉?”

    “我……我看见的不是楼梯,是……是海!”

    “海?”医生原本在纸上写着画着什么的笔突然停住,他抬起眉略带着奇异的眼光望着尹沫琪,“这段时间你有没有受过其它的伤?”

    “没有。”

    “有没有撞到过头?”

    尹沫琪微微摇头。

    “这种幻觉经常出现吗?”

    “就……今天在马路上我……”

    “什么?”

    尹沫琪又有改口道:“没什么,我可能就是没休息好吧。”

    医生顿了顿:“最好待会儿抽个血化验一下。”

    “抽血?”尹沫琪神情紧张,“不,不,不用抽血,我没什么大碍。”

    她着急的从床上支起身子,却又无力的瘫倒下去。

    “别乱动,你身上还有伤,住院观察几天再说吧。”

    这时沐帆从走廊的另一端走了过来,手里还拿着各种各样的单子。夜凌风侧身,匆忙离开时撞倒了拐角而来的护士,哐哧一声,护士手里端着的医药瓶打翻一地,

    在他欠身扶起护士的时候,护士发现了他身上满是血痕,“先生,你受伤了!”

    夜凌风没有说话,反而加快了脚步,留下护士在后面嚷嚷着:“哎,先生,先生!你没事吧?先生!”

    离开医院没多久,夜凌风只感到背后一阵剧痛,他哗的一下倒在血泊里,手里的止血带滚落得好远,好远……

    医院里,护士推门走进病房。

    “不是让你拿到药就立刻来吗?”

    “陈医生,真是对不起,刚刚有位先生撞到我,药都摔了,所以我才……”护士连连道歉,将药给尹沫琪换上后就随医生一同离开了。

    门合上后夕晴这才敢放大声音的开起玩笑:“喂,你说你看见海了?”

    尹沫琪懒得理她,默默地掏出手机。

    “那个医生肯定是怀疑你嗑药了才出现幻觉的!尤其是你那个打死都不愿抽血的样子,搞得我都有点开始怀疑了!”

    扑哧,推门进来的沐帆笑了,他声音好听的说:“陈医生是我叔叔,他一定会尽力帮你的!”

    “谢谢你啊,沐帆!”

    “不用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沐帆又是爽朗一笑。

    应该做的?尹沫琪合上手机,眼里有遮不住的失落,“呃,那个,我已经没事了,时间也不早了,要不,你先回去休息吧!”

    “没关系,我可以留下来。”

    夕晴也搀和上了:“对呀,人家沐帆今天赢了比赛,明天又是周末,何况你……”

    “真的不用了。”

    实在拗不过她,沐帆只好点头,“那好,我明天再来看你,今晚你好好休息。”

    “嗯!”

    “那我先走了。”

    “路上小心。”

    之后的一个小时里尹沫琪一直都在摆弄着手机,这让夕晴连娱乐报都看不尽兴。她十分不爽的说:“拜托,小姐,咱能不能合上眼休息一会捏?”

    “我还不困,”尹沫琪敷衍了一句,又胡乱翻了翻,不下心翻到了通话记录,当那三个字跳进她眼帘的时候,她的心脏仿佛活了,“你给夜凌风打过电话?”

    “嗯。”

    “那你怎么没告诉我?”

    “有什么好说的,送你来医院的又不是他!”

    “你……”

    夕晴摆着气鼓鼓的样子:“还好你幸运,比赛结束后沐帆没有立刻离开,这才和我一起把你送进医院,不然啊,你估计就因失血过多那啥了!要我说啊,还是人家沐帆好,热情开朗,体贴细心……”

    尹沫琪耳边嗡嗡作响,她一遍遍的拨打着夜凌风的号码,却始终无人接听。

    难道是她的血又让他……

    尹沫琪望着胳膊上擦破的地方,心里满是歉疚。她滑开手机,指尖在上面轻点。

    尹沫琪:怎么不接电话?你没事吧?

    尹沫琪:我很担心你,我的伤已经全部处理好了,你……你还闻得到我的……血吗?

    尹沫琪:对不起,我保证这类事情不会再发生了!

    尹沫琪:我明早就出院,你……来接我吗?

    尹沫琪:算了,你在家好好休息吧!我自己回去就好。那个……明天见!(笑脸)

    滴咚,滴咚,滴咚……

    夜凌风的手机响个没完,雪灵滑开一看,没有任何迟疑的按下一键删除。

    寒冰床上,夜凌风上衣褪尽,结实的胸膛上缠绕着青色丝带,垂下的手臂伤痕累累。

    他长睫闪动,缓缓苏醒,似乎是想挣扎坐起,却浑身疼得难受。

    “别动!”雪灵慌忙制止了他,她端着一杯红色液体快步走到床边,“来,喝下去。”

    “这是哪?”夜凌风的脑袋昏昏沉沉。

    “我家。”

    “我怎么会在这?”

    “你被白骑军砍伤,我通过风雪咒找到了你,就把你带了回来。”

    夜凌风咬着牙想要站起来。

    “你想去哪?白骑军正在大规模的搜捕你,出了这道门你身上的异香就会立刻暴露你的位置,更何况,尹沫琪还在医院。”

    尹沫琪?夜凌风唇色暗淡,他拿起了那杯红色液体,“血?”

    雪灵莞尔一笑,“特地为你准备的!”

    夜凌风仰头一饮而尽,身体这才勉强有了一丝力气。他站了起来,寒冰床的寒气还环绕在他身体四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