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嗜血殿下强索吻 第35章 血淋幻觉
    :

    倏然,女子身影模糊,琴音加快,紫色琴弦开始颤抖,那片粉色的花瓣上出现一群群戴着黑色面具的怪人,他们个个手持长戟,嘶喊着冲向纯色银透的辉煌宫殿。

    画面一转,宫殿里,一名翩翩少年愤怒的推门而出,快步疾走到后花园内撞见一名素衣女子,没有过多的言语,女子毫无预兆的上前深吻了少年,晕眩中少年失去了意识,最后被女子吸入手持的玉色瓶中。

    此刻,大批面具魂已经包围了整座宫殿,他们手中的长戟被血染成红,圣洁的殿堂俨然成为一条尸河。血泊中,雪灵从地上艰难爬起,不料却被樱花泪飞来一掌重击了出去。与此同时一个男人侧面临空而降,他眼神阴邪,长发披肩,模样半人半鬼,毫不犹豫的提起手中的夺命戟,刺穿了樱花泪的柔美的身体。

    琴声跌宕起伏变得越来越急促,所有的画面聚集在樱花泪的粉色瞳孔里,一幕幕喷涌而出。幽暗的牢房,潮湿的地面,浑身是血的翼人,他们紧抓牢门,满怀希望的眼神却等来一顿脱骨的鞭笞毒打。

    猛地,琴声戛然而止,所有的画面都伴着粉色花瓣的凋零消失。

    紫色琴弦断裂!

    刚刚的妙龄少女,如今居然两鬓斑白!

    尹沫琪望着她布满皱纹的练,张大了嘴说不出一句话。

    塔姆岚徐徐站起,蹒跚的再次向夜凌风行礼,她的声音变的沧桑而无力:“请殿下务必救出孤青哥哥!”

    夜凌风默许一声,问:“可有什么话需要带给孤青?”

    塔姆岚笑了,最后还是摇了摇头,脸上的皱纹更加明显了。她缓缓的披上自己的黑色风衣,拿着那把断了弦的琴缓缓离开。

    这是尹沫琪推门就冲了出来,着急的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她她她她那是怎么了?”

    雪灵解释道:“梦的第九章是具有极强封印的死亡乐谱,想要解开封印,弹奏一曲的代价则是耗尽青春。”

    “那为什么她还……”尹沫琪突然想起塔姆岚离开时所说的那番话,孤青?

    她仿佛明白了,可是……尹沫琪惆怅的低下眉,却无意间瞥见雪灵手中握着一份梦的第九章,而夜凌风的身旁竟然也摆了一份。

    “这……怎么会有两份梦的第九章?”

    “凌风那份是假的。”

    “假的?”

    听完雪灵的解释之后,尹沫琪才明白,当时雪灵将假的梦九交给她的时候,就已经知晓池痕躲在窗外偷听。所有的一切全是故意为之,一方面是为了让池痕因梦九而露出马脚,另一方面也是让夜凌风牵制住他,给雪灵前去天竺请塔姆岚来提供时机。

    所以,那天折返去超市拿东西是假,他不上楼的原因是因为他早就知道了池痕在家里。而在雨中的那场殊死搏斗,那么努力拼命想要保护的梦九……却是假的!

    尹沫琪怔在原地:难道他就从来都没有想过把真想告诉过我?

    她没有说话,只是转身进房里换了身衣服,背起书包和画架就走了出门。

    夜凌风起身:“我送你。”

    “不用!”

    砰!她摔门而出。

    雪灵望着夜凌风面无表情的脸,叹了口气:“是我的错,不该把真相告诉她的!”

    “没有理由骗她,”夜凌风把目光从门口收了回来,继续回到主题上,“显然,樱花泪为扈冧最后一次跳舞时,故意把这一切封印在了梦九里。”

    “你的意思是,樱花泪早就料到会发起这场叛乱之战?那,那她为什么不直接禀告白幽王和血灵帝来阻止惨剧的发生呢?”

    “或许,她有什么难言之隐。”

    “难言之隐?”雪灵无论怎样想也理不出半点头绪。

    她接着问道:“画面里的前半段都是已经发生的事情,可是最后,那个牢狱,还有那些被虐待折磨的吸血翼人……”

    “也已经发生了!”

    “你是说那所牢狱……”

    “是真是存在的,就在赤炎洞,小时候,夜诺跟我曾偷偷溜去过。”

    这么多年,雪灵都差点忘了他们俩也曾是那么调皮捣蛋的孩子。

    “你们见过?那究竟在在赤炎洞的什么方位?”

    “太久了,”夜凌风闭眼,循着模糊的记忆,“四周环火,我们没敢靠的太近。”

    “环火?吸血翼人的翅膀天生不能碰火,一旦接触就会瞬间灰飞烟灭。可是倘若不展开双翅灵力又会受到极大的限制,”雪灵边说边徘徊,“难道这就是没有一个吸血翼人能从那里逃脱的缘由?”

    夜凌风沉默,他隐约觉得,这不仅仅是场简单的叛乱之战,似乎还是一个密谋已久的巨大阴谋。那所四周环火的牢狱显然是专为血族而设计的!可是,如果那个时候就已经有了这样的牢狱,为什么父王和白幽王都没有丝毫的察觉?

    一块巨石拦在他面前,令他的思绪无法继续前行。

    这时,雪灵注意到了夜凌风的伤口,她很诧异:“你和池痕交手时受伤了?”

    “小伤。”

    那深深的血痕怎会是小伤?雪灵知道他在故意隐瞒,他在为尹沫琪遮掩,那女生的血已经严重影响到他了。

    可是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疗伤才是关键,雪灵走近说:“我知道附近有一队面具魂,晚上可以我们一起过去。”

    “不用。”

    “你需要进食!”

    夜凌风把领口往上拉了拉,似乎想要把伤痕遮住。

    雪灵冷笑:“就算从今以后你都不再饮血,你和她,也不是同类!你们是两个世界的,你们之间存在着与生俱来的不同!殿下,何苦这般折磨自己呢?”

    画室里,夕晴瞧着尹沫琪一脸不悦的样子,忍不住凑过来问:“喂,怎么啦?是谁胆大包天敢惹我们尹大美女生气?”

    尹沫琪没搭腔,继续盯着面前的画纸,手却不听使唤的停了下来。她不禁苦笑,自己究竟在气什么?

    画室里和往常一样静,偶尔有同学挪动下椅子,发出清脆的咯吱声响。尹沫琪愣愣的发着呆中,只感觉手背感觉忽然冰凉,还黏黏的?是什么液体?她扭头……红色!

    她大叫一声从座位上弹起,慌乱中弄倒了椅子、踢翻了画架、踩碎了调色盘,原本静谧的画室乒铃乓啷一通乱响,最后,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她这里。

    “抱歉啊,尹才女,不小心把颜料滴你手上了,”旁边站着的男生满脸歉疚。

    “哎哟,看看,我们尹大才女还真是娇生惯养啊!一点点颜料都能吓成那样?亏得还是学画画的!”安晓撇着嘴,每个字都是酸的,仿佛还带着刺。

    同学们开始议论纷纷。

    关导站在画室尾端,两片眉毛像毛毛虫似的纠缠到一起,声色俱厉的说:“大家集中精力,马上就要进行模拟考了,落马的人,就等着转班吧!”

    同学们又瞬间闭上了嘴。

    得到关导的许可后,尹沫琪来到水池边,她呆呆的看着手上那抹红色液体,对呀,这明明就是平时常常接触的颜料,到底瞎想些什么?

    扭开龙头,颜料接触水后颜色变得更加鲜红。

    她拼命想要摆脱那难缠的红色,可是怎么越搓越多?越搓越浓?就像是……倏地,她趴在水池上呕吐起来,感觉似乎有人正掐住她的肠子,体内被什么东西给哽住了,难受的吐也吐不出来,咽也咽不进去……

    良久,她才缓缓直起身,两手吃力的撑在池子两侧。抬起头,却看见镜子里的人并不是自己,而是那张她怎么也不愿忆的面孔。池痕满脸是血,惊恐瞪眼,面目狰狞,五官扭曲……

    啊!

    尹沫琪尖叫着拔腿就跑,身后的池痕却死死跟着,像甩不掉的厉鬼!

    到了午饭时间,尹沫琪说没有胃口,夕晴只好自个儿去了食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