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嗜血殿下强索吻 第34章 少女老颜
    :

    尹沫琪颤抖着拿起奖杯,机械般的磕掉顶端的水晶球,露出三个极为锋利的纯金尖角。抬起手抹掉脸上的雨水,她睁大眼睛四处寻找,过了好一会才隐约的捕捉到他们俩的翅膀停留在楼顶天台的边缘。

    可是,太高!太远!太快!

    尹沫琪紧张到嘴唇发紫,她死死的握住奖杯呆滞片刻,紧接着毫不犹豫的在胳膊划下一道深口。

    瞬间,血如泉涌。这突如其来的剧烈疼痛让她颤栗到叫出了声。

    猛地一刹那,她的前方出现一个暗影,睁开眼,夜凌风正瞪着她,神色中包含着说不清的复杂。

    池痕没有留给夜凌风丝毫喘息的机会,死死地跟在他身后如豺狼猛兽般恶扑过来,张开血盆大口伸出尖锐獠牙,就在他的灰色羽翼出现在尹沫琪瞳孔的那一秒,她决然的伸出了胳膊,一股暖流流向她的手掌。

    池痕脸上的惊愕,不甘,痛苦,狰狞,一幕幕强行闯进她疲倦的眼底。

    等她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已经站在了自家的浴室里,外面是吵闹的流行乐和男女的喧哗声。

    透过因泪水而模糊的眼眸,尹沫琪看着夜凌风修长的指尖在她的掌心来回揉搓,一滩滩鲜红的液体混着哗啦啦的自来水流进下水口。

    “我杀了他!”尹沫琪目光发直的盯着那股血水,不清楚究竟是她自己的还是池痕的。

    “还没有,”夜凌风的声音无比低沉,他只顾埋头仔细清洗着她的手掌,似乎不期望留下一丁点儿的痕迹。

    “那池痕人呢?”

    “人?”夜凌风低声咆哮,控制着那难以遏制的愤怒,说道,“你要时刻记住他不是人!我也不是!”

    合上水龙头,夜凌风从窗口跳出,一片绿叶从树梢上掉下,在它摇摇摆摆还未落地的时候,夜凌风已经安然的返回到了浴室里,手里提着急救箱和一些干净的衣物。

    他眼神冰冷,动作却十分轻柔,帮尹沫琪包扎伤口的过程中,没有一丝呼吸。

    这时,传来一阵敲门声,尹沫琪惊恐的回头望去。

    “谁呀?谁在里面?快点出来,我憋不住了!”

    男生急促的喊了一会儿后紧接着又是急促的咚咚咚!

    尹沫琪望着镜子里满身是血的自己,滚烫的泪不可控制的涌了出来。

    她本不想哭的!

    “换上,”夜凌风似乎没有看见,只是把衣服递给了她,冷静的转过身子。

    两分钟过后,尹沫琪仍旧没有出声,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凝聚在夜凌风的咽喉,他的瞳孔一会儿黑一会儿蓝,最后咬紧牙说:“你的伤口!”

    “我……我胳膊抬不起来。”

    夜凌风回头,尹沫琪胳膊上那缠绕的白色纱布再一次被浸的血红。

    外面的人好想真的等不及了,使劲的踹着门:“快呀!怎么还没好?再不出来我就撞门了!”

    夜凌风眉头微蹙,伸手,一道蓝光从他掌心发出,只听门外咣当一声,男生开始咿呀哎呀的糟心叫唤。

    “你……”尹沫琪刚想说什么,却感觉到夜凌风冰凉的指尖掠过她裸露在外的半个肩膀,然后轻轻滑倒她的胸前,她深吸一口气,只见夜凌风仍旧小心翼翼的帮她扣上了那些圆圆的纽扣。

    整理好一切之后,夜凌风说:“出去吧。”

    尹沫琪点点头,问:“那你呢?”

    夜凌风抬手,拭去她脸颊上挂着的晶莹泪珠,低声道:“我要去把他处理掉,他应该快醒了。”

    话音刚落,夜凌风就消失了。

    “处理掉?”尹沫琪怔怔的重复着,瞧见那条街道上燃烧着星星火光。

    她拖着疲重的身子走向门口,打开门的一瞬从外面冲进一个脸憋得通红的男生,嘴里不知咕哝了一句什么,使劲的撞在了她的胳膊上,她不禁咬了咬唇,疼得整个身体都缩了起来。

    “沫琪?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一直守在门口怎么没看见你进来?”一个兔女郎从人群里一边嚷着一边挤了过来。

    “外面在下雨,回来的有点晚。”

    夕晴恍然大悟的说:“怪不得你头发这么湿!哎,你衣服怎么是干的?”

    尹沫琪只感觉昏昏沉沉的,径直走到卧室门口,也不想再编更多的理由,只好说:“我头疼,先睡了。”

    “睡?可是……”

    砰!门合上了。

    夕晴无奈:“这是你的party啊!”

    在门上靠了好一会,尹沫琪才勉强的直起身体,她慢吞吞的褪去外套,望着镜子里的自己,然后有盯着胳膊上的伤口,她实在没有办法相信今晚所发生的一切。她缓缓爬上床,把脸埋进枕头,眼眶热热的,不一会枕头就湿了一片。

    不知过去多久,尹沫琪被一阵熟悉的清香唤醒,她软绵绵的睁开眼,发现夜凌风正坐在黑暗的角落里没有眨眼的凝视着自己。

    房间很静,她的声音有些沙哑:“他们都走了?”

    夜凌风点头,站起来走向她。

    “我睡了多久?”

    “三个小时,”夜凌风言语很轻,仿佛怕惊扰了她的梦。

    尹沫琪摸索着打开了床头灯,这才发现夜凌风的脸上居然有多处很深的伤口,而衬衣脖子露出来的地方也全都是悚然的血痕。她急急忙忙坐起来,伸手想要掀开他的衣服。夜凌风却挡住了她,淡淡的说:“很快就好了。”

    他帮她把被子往上提了提,沉默了一会问:“为什么?”

    “嗯?”她的脑回路似乎永远跟不上他。

    夜凌风干干的扯了扯嘴角,却笑不出来,他又重复了一边:“为什么要那样做?”

    尹沫琪攥着手,他是在问她为什么要救他吗?她咽口口水,解释道:“我看见那只带血的试管了,我知道是因为我的血你才变得……”

    “所以,只是因为内疚?”

    “……”

    她不做声了,夜凌风也没说话,只是望了望窗外,欠身吻着她的额,“睡吧。”

    在他起身的刹那,尹沫琪拽住了他的手。

    “是因为你!”

    夜凌风的身体僵在半空中,蓝色的眸子在黑暗中闪烁。

    这一夜因为伤口的疼痛显得特别漫长。

    这一夜因为夜凌风的陪伴变得过于短暂。

    尹沫琪不知道自己又是什么时候睡着的,是在他握着她的手的时候?是在低头对着她呼吸的时候?还是在他美丽的眼眸注视着她的时候?不管哪一种,她都觉得自己已经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生了!

    再次睁开眼,已经日上三竿。

    可怜她又找不到拖鞋了,只好光着脚走下床,打开门,第一秒就被他牢牢攥紧了眼球。

    客厅里的那张旧沙发尹沫琪之前本是打算换掉的,因为不论是样式还是款式都是怎么看都看不顺眼,怎么如今夜凌风坐了上去还坐出了高贵感?

    沙发的小命算是保住了!

    尹沫琪嘻嘻的笑着,从门缝中挤出半个脑袋,痴痴的欣赏着面前的这幅美男画的时候,却被一个陌生的声音打断了。

    侧目望去,客厅中间还站着雪灵和一个身穿黑色披风的人。

    说起雪灵,好像自从上次她把梦的第九章交给尹沫琪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现在这是个什么情况?

    没等尹沫琪想明白,只见那个陌生人褪去了黑色披风,原来是个女生!

    女生摘掉面纱,一身异域装束,手腕和脚踝上都带着白色的象牙环,胸前是一块方形古铜透镜,五官不算清秀,而是立体而突出,一只青木色的钗子将她的黝黑的长发高高挽起。

    不过,她为什么没有穿鞋?

    雪灵上前一步介绍到:“她就是塔姆卡的第十七个女儿,塔姆岚。”

    塔姆岚屈身行礼:“参见殿下。”

    夜凌风抬手:“你会弹梦九?”

    “回殿下,小女曾和樱花泪姐姐有过几面之缘,随她学过一些皮毛,小女愿意一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